上海中学战队的五人在曾睿的带领下来到了十三高电竞社战队众人面前。

    双方就这样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站定。

    两边都没有人先说话,氛围显得有些紧张凝固。

    对于十三高战队的众人来说,面前的上海中学战队、不止是他们明天决赛的对手,同样也是去年十六校联赛的冠军队伍。

    这份名头的压力,要比上外附中战队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更大。

    今天的三场比赛虽然他们是3比0击败了上外附中,可是这其中的功劳主要是在于安欣的战术制定完美、林枫的两场中单一场打野也发挥出了carry全场的实力。

    但上海中学比上外附中更强。

    而且是从整体实力、到战术层面,都要再领先一截的真正强大。

    先前十三高电竞社战队对阵上外附中,获胜的很大一部分因素在于战术方面执行完美、从ban选到开局套路再到一些整体节奏的把控都无可挑剔,这才压住了对手的中单和ADC这两个核心位置。

    否则,如果让那个严良的中单或者柳正杰的ADC真正发育起来、找到了发挥的余地,刚才的那三场比赛绝对会无比艰难胶着甚至危险。

    但好在上外附中的那两人,三场比赛从头到尾都被压着,完全没有发挥空间。

    看先前下台的时候、柳正杰和严良两人的脸色表情就知道他们有多憋屈了。

    所以这就是战术的作用。

    一个执行力最强的人,先手打破局面、然后再将原本定下的战术贯彻执行下去,其他的四位队友跟上节奏严格配合,这样的一支队伍是可以以弱胜强的。

    可是这样的套路,并不适用于明天的决赛、也无法适用在上海中学战队的身上。

    想到此处,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几人都不由得下意识将目光望向了上海中学战队五人最前的曾睿,心中一阵凛然:

    因为……

    这个上海中学战队的辅助队长,就是公认战术制定与节奏掌握指挥能力可以媲美职业级选手的此道高手。

    是真正的战术大师!

    ……

    被十三高电竞社战队众人的目光注视,曾睿脸上神情却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仿佛丝毫没有察觉一般。

    然后他看了看林枫几人,说出一句话:

    “进决赛了,恭喜?!?br />
    语气平淡,说着“恭喜”却根本没有让人听出什么恭喜的诚意。

    十三高电竞社战队众人都一愣,然后便看见那曾睿目光又落在了林枫身上:

    “打野很厉害?!?br />
    又是一句简单而平淡的评价。

    但只有熟悉曾睿的人才会知道,从这位上海中学战队队长的口中要听到这样一句评价、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林枫倒是一点都不客气,被夸得眉开眼笑:

    “哦是吧?过奖过奖了~”

    “其实我最厉害的还是中单??!”

    电竞社战队众人听得一脸黑线,喂喂喂人家夸你的话你谦虚一下就好了、后半句自吹自擂不要也说出来??!

    曾睿则是直接忽略了林枫的后半句话,目光又从唐冰瑶的身上扫过,微微点头:

    “ADC打得不错?!?br />
    唐冰瑶认真回复一句:“谢谢?!?br />
    最后曾睿的目光落在了安欣的身上,眼中光芒一瞬间变得有些凛冽锐利仿佛试图看穿面前的少女。

    而安欣只是一脸笑吟吟地同样看着曾睿,气度从容而一如既往的恬淡自然。

    半晌,曾睿才缓缓沉声开口:

    “战术制定得很完美?!?br />
    “佩服?!?br />
    ……

    最后的“佩服”两个字一出口,直接让曾睿身后的上海中学战队其他四位队员险些要吃惊得掉了下巴,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他们的队长刚刚说了什么?

    队长居然对着这个十三高战队的美女妹子说了句“佩服”???

    天哪他们真的没听错???

    要知道,其他的夸奖评价也就算了,但是在战术领域、他们的队长可从来都没有对谁说过一声佩服啊,好像只有那北美Season战队的四皇Autumn是他们队长的推崇偶像,可除此之外,就连国服LPL的职业选手当中都没有谁能够让他们队长推崇至此。

    这个从长相到气质都完美到不像话的美女妹子……

    难道真的有着那么深藏不漏的实力?

    不管上海中学战队几位队员心中是多么的惊疑不定,听着这样的一句评价,安欣仅仅只是抿嘴微笑了一下:

    “过奖了哦?!?br />
    “贵战队的战术制定和执行力,也很强呢?!?br />
    曾睿不可置否地微微点头,然后又深深看了安欣一眼:

    “我期待着明天的比赛?!?br />
    说完。

    然后转身离去。

    上海中学战队的其他几人也彼此互看了一眼,然后赶紧跟着自家队长走人了。

    看着上中战队几人离去的身影,十三高电竞社战队众人忍不住愣了半天,好半晌魏东才冒出一句:

    “他们这就走了?”

    刘越也忍不住抓了抓脑袋:

    “这过来……到底是干嘛的???”

    欧阳哼了一声:“还能干嘛,就是来示威宣战的呗,没听见他最后那句话的语气吗,**裸的就是挑衅??!”

    林枫倒是有些无所谓,大咧咧发表评价:

    “哦,我感觉他们这个队长人不错??!”

    任柔没好气白了林枫一眼:“你是只要人家夸你就觉得人家不错吧?”

    ……

    不管怎样,上海中学战队几人这一番过来,仅仅也只是个小插曲而已。

    晚上的比赛算是圆满收官,接下来就马上要备战明天的决赛了,现在时间也到了深夜,电竞社战队众人走出了比赛会场、下楼到了百脑汇商城门口各自告别准备离开。

    “小枫,晚上我去你那儿一趟?!?br />
    安欣转头看向林枫、语气自然地这样说了一句。

    诶?

    旁边的电竞社战队几人听得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好像有八卦??!

    唐冰瑶则是身子微微僵住了一下,低下头不说话。

    林枫呆了一下,纳闷:“去我那儿干嘛?”

    安欣不客气伸手敲了林枫脑袋一下:“白痴,还能干嘛,当然是做客??!”

    林枫抓了抓头:“这么晚了来做客???”

    安欣偏了偏头,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看着林枫:

    “是啊?!?br />
    “怎么,不欢迎吗?”

    (杀、杀气?。。?br />
    电竞社战队几人瞬间毛骨悚然、齐刷刷往远处退开了几步。

    林枫倒是反应神经迟钝大条地根本没感觉什么,也就相当爽快地点头答应:

    “行??!”

    “刚好晚上雪姐应该有做夜宵,给你尝尝她的手艺!很赞的哦!”

    安欣一脸笑吟吟地点头:“好啊,那我就先期待一下了哦~”

    因为时间也比较晚了,电竞社战队几人打车的打车、坐最后一班地铁的也准备赶地铁去了,林枫摸了摸下巴:

    “这么晚了,地铁太麻烦,我们也打车吧!”

    说着他偏头看向唐冰瑶:

    “糖糖那我们仨一起打车走好了?!?br />
    语气很理所当然。

    本来唐冰瑶的家和林枫的家就距离不算太远,两人平时放学的时候也都一块儿走、现在打车当然也是顺路。

    但唐冰瑶听得却微微咬了咬嘴唇,然后摇摇头,小声说了一句:

    “不、不用了?!?br />
    “你们打车吧,我……我坐地铁就好了?!?br />
    语气弱弱的。

    带着一点点难以察觉的低落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