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前,田天在和队友们兴奋地拥抱庆祝之后就一个人兴冲冲跑到了后台的卫生间里,拿出电话就给远在国内的林枫打去一个国际长途:

    “枫、枫子!我赢了??!我们赢了??!”

    因为太兴奋,胖子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忍不住地打哆嗦,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们KG战队居然真的能一路杀进半决赛的四强。

    距离决赛、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电话这头的林枫才刚刚溜到洗手间里接起电话,听着话筒那头的田天兴奋哆嗦的报喜声音,也是开心笑起来:

    “是吧,我看到了!”

    “上一把剑姬五杀很亮哦!这才是你该有的水平嘛!”

    说着,林枫顿了顿,又评价一句:

    “不过其实刺杀者也还是很强的?!?br />
    田天认同地点头:“嗯,念十三的打野还是很厉害啊……第二局都是他的打野挖掘机靠一个人carry翻盘的,第三局如果不是我五杀,说不定也要危险了?!?br />
    想到先前和那刺杀者战队在台上的惊心动魄交手经历,到现在田天还一阵心有余悸。

    毕竟是台湾赛区的第一打野。

    毕竟是位列七王的强者。

    如果不是拼尽了全力的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如果不是他自己今天打出了超水准的状态发挥,胜负还真是难料。

    电话这头的林枫幸灾乐祸地笑:

    “老十三现在肯定郁闷死了,居然被你收割一波五杀,估计那个家伙要撞墙了吧~”

    田天想了想那个念十三的脾气性格、还有刚才两家战队握手致意的时候念十三表情抽搐的模样,也忍不住地一阵点头:

    “嗯嗯,念十三肯定气坏了?!?br />
    然后他有些心虚地瞅瞅四周,仿佛生怕这会儿那刺杀者战队的念十三会突然冒出来找自己的麻烦。

    “哦对了,”林枫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提议:“胖子你也给三号前辈打个电话报喜吧,他肯定也很关心你这边的情况的?!?br />
    田天恍然,然后猛点头:“好好好,我给前辈三号打电话去!”

    ……

    如果是好消息的话,当然是让越多人分享就越值得高兴。

    挂掉了和林枫的电话之后,田天又兴冲冲给那位自己最尊敬的三号前辈打去了一个国际长途。

    嘟——嘟——嘟——

    电话接通,话筒那头传来某位男子随意而轻松的声音:

    “喂,哪位?”

    田天激动:“前辈,是我!我今天赢了!我们KG进了四强,我还拿了总决赛的第一个五杀!”

    结果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显得相当风轻云淡:

    “哦?进四强了???”

    “还行吧,回头拿了冠军再和我报喜好了,我这儿准备登机了回头再说吧,先这样吧,拜拜挂了?!?br />
    然后电话那头就挂掉了。

    “诶?”

    电话这头的田天一阵傻眼,完全没想到自己兴冲冲找前辈三号报喜、居然换来的就是这么意想不到的反应。

    殊不知就在这同时,远在西班牙首都的马德里机场,即将登机的男子挂掉了电话,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一丝的笑意弧度。

    四强?

    总决赛的第一个五杀?

    胖子干得不错啊。

    随即男子想了想,又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很快地电话接通,话筒那头传来某位青年懒洋洋的声音:

    “诶?干嘛呢?”

    被胖子尊称为“前辈三号”的男子嘴角勾了勾:

    “胖子给我报喜了,他们今天刚杀进四强?!?br />
    电话那头的青年笑:“哦?是吗,那不错啊~看来上回你专门去趟伦敦还是有效果的?!?br />
    男子点头,语气随意地问了句:“你还在夏威夷?”

    “是啊……等下你问这个干什么?为什么我好像听见你那边有飞机降落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青年突然反应过来。

    “三号”的语气若无其事:

    “哦没什么,你还在就行,我准备登机了,明天凌晨到夏威夷,你还欠我顿饭,回头准备好还债吧?!?br />
    “……”电话那头的青年愣了半天,随即好像是一阵手忙脚乱滚下躺椅的混乱动静、再听得青年忙不迭地对着什么人慌张喊话:“小舞快把行李收拾一下!订今晚机票!速度准备闪人,三号那个家伙要来敲竹杠了!——”

    ……

    总决赛现场,后台的卫生间里,被前辈三号挂掉了电话的田天发了会儿呆,才想起应该要回战队那边了。

    而就在他要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刚好和一个从外头走进来的人迎面撞上。

    看清来人面容,田天顿时神情一变,忙不迭就要走开。

    那来人也一眼就看见了田天,顿时惊道:“我靠,胖子?”

    田天一边往门边挤过去一边慌张回答:“不是我不是我,你认错了!”

    “干,认错你妹??!”念十三不客气地一把将田天的脖子勒住往里拖,一边咬牙切齿:“你妹的今天你场上是吃**了是吧这么猛?还五杀?靠搞得我很不爽??!”

    田天拼命挣扎,好半天才从念十三的蹂躏当中摆脱出来,嗖地一下子缩到墙角紧张看着这位刺杀者战队的核心打野:

    “你、你要干什么——”

    “有有有话好说?!?br />
    念十三翻白眼:“说你妹啊,算你活该谁让你们今天把我们干翻了的,我这正不爽呢活该你刚好送上门来,这口恶气不出我念头不通达!”

    不过说归说,实际上也是因为两人间有着过往的熟稔交情才会这般毫无顾忌的作态。

    刚刚这么一通折腾,念十三也算是平静下来了,瞅瞅田天:

    “今天打得挺给力???”

    田天弱弱回答:“还、还行吧?!?br />
    “还行个屁,”念十三一扬眉,不客气就是一通数落:“这还有什么好谦虚的?就你今天这水平,北美那个Seven都比不上你,简直被你爆出好几条街去了,给力就是给力,别装谦虚!”

    说着念十三自己又是叹气:“干,你这状态突然爆发可真心是有点夸张……我们刺杀者怎么刚好就在这种时候和你们对上了?要不然杀进四强绝对有戏的啊……”

    毕竟是总决赛,在八强被淘汰,对于任何一支有志冲击总冠军的队伍来说,都绝对是一种遗憾。

    不过很快地念十三又调整好了心态,抬手在田天的肩膀上重重擂了一拳:

    “反正你们进了四强也不赖,代表的都是咱们华人职业电竞圈,接下来可别漏气??!”

    “我们刺杀者被淘汰了,你们可得带上我们这一份希望继续杀下去才行?!?br />
    “要不然——”

    “回头我专程杀到上海找你算账!”

    田天被吓了一跳,然后赶紧猛点头:“放放放心,我们肯定会努力的!”

    念十三满意点点头,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看看田天冷不丁问了句:

    “对了,十一那个家伙呢?最近怎么样?”

    对于念十三来说,他最大的执念甚至都不是这世界总决赛的冠军奖杯,恰恰是当年S1赛季的时候和田天所在的那支战队之中的打野位选手“十一”的竞争较量。

    当年他败过一次,也是他最心高气傲的时候第一次的在打野对位上的战败。

    所以哪怕到现在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始终都惦记着要报仇雪耻的事。

    而被念十三这么一问,田天却一下子有些低落下来,嗫嚅着回答:

    “十一……十一他现在不在LPL?!?br />
    念十三不耐烦地打断:“我知道,上次我问你你也这么和我说的,可你别告诉我、那家伙现在还在那什么LSPL的狂马战队里???”

    田天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

    表示默认。

    连带着,念十三的心情也变得有些糟糕恶劣起来,其实上次见到田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大致了解到了自己视作宿敌的那个家伙的现状,但他始终都不愿意相信——

    他不愿意相信,当年那个能够正面击败自己的男人,现如今居然……会落得那般的狼狈境地。

    但他也知道田天肯定不会拿这种事来骗自己。

    所以……

    那便是真的。

    念十三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甩了甩头将这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暂时抛开,然后转开话题:

    “对了,你刚刚在打电话?”

    “和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