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的长假已经结束。

    周一,十三高的同学们都已经返回了学校重新开始了新一周的学习,但白天上课的时候,教室里的同学们却一个个都有些心不在焉、上课各种发呆走神。

    讲台上的老师看着下面这样的情景,一阵气恼,觉得现在的这些学生真是心越来越散了。

    放个长假,回来就都变成了这种魂不守舍的德性?

    但实际上这却是老师想错了,班级里的同学们心不在焉的原因,并非是国庆长假让他们状态变得松弛懈怠,而是在于今天晚上就是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的小组赛第二轮对决。

    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轮比赛。

    今晚和明晚的小组赛战斗,将会直接决定A组和B组的出线名单。

    他们国服LPL赛区的KG战队和God-上帝之手战队,也终于将要迎来最为关键的考验。

    生死胜败,在此一举!

    不过,对于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众人来说,他们所需要牵挂的东西比寻常的同学们还要更多一些。

    因为今晚同样是沪上十六校联赛首轮淘汰赛的开赛之日。

    三场比赛的严峻考验,就在前面等待着他们!

    高三7班这边,下午还没放学的时候,像是欧阳就因为走神接连在课堂上被老师呵斥了好几次,每次唯唯诺诺认错坐下,却很快又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坐在前排的杨帆稍微好一点,但也在下意识地不断转着笔头,这是他分心的时候才会有的动作。

    甚至就连唐冰瑶都因为有一次走神、被英语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好在小唐同学本来就是学霸级的水平,站起身以后认认真真正确回答了问题、也就轻松逃脱了老师的教训。

    但这样却已经可以看出来,对于今晚的淘汰赛,电竞社战队的众人都已经提前开始感受到了压力。

    ……

    只有林枫丝毫没有被今晚淘汰赛的事情所影响。

    但他同样也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在想着世界总决赛的事情,想着远在英国伦敦的胖子。

    距离他给那位前辈打电话求助,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今天这便是第四天。

    但他至今都还没有得到音讯。

    这便让林枫稍稍有些感到心神不宁,因为今天刚好也是世界总决赛的第二轮小组赛,时间就在晚上7点左右和他们电竞社战队参加的沪上十六校联赛刚好冲突。

    所以他到时候可能就没有办法观看这一轮的小组赛直播,而如果胖子依旧是那样的崩盘心态上场,今天的发挥表现绝对只会比之前更加糟糕。

    深吸了一口气,林枫让自己的心情暂时平复下来。

    他相信那位前辈的承诺。

    或许,他所托付的那番传话,已经在路上、就快要到了。

    而恰恰就在林枫还在教室里上着下午最后一堂英语课的时候——

    英国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伴随着一阵发动机引擎的轰鸣低吼,一架从西班牙城市巴塞罗那而来的航班飞机缓缓降落。

    机舱内,一位年纪接近30的男子坐在座位上,随意看了眼窗外艳阳高照的天色:

    “哦,赶上了啊?!?br />
    然后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老方?!?br />
    “帮我搞一张总决赛的门票,要可以进后台的那种?!?br />
    “哦对,我来了?!?br />
    ……

    下午四点四十分左右,伴随着“叮铃铃”响彻十三高的悦耳铃声,这样的放学铃对于十三高的同学们来说简直和仙乐无异。

    不知道多少同学是动作飞快地收拾背上书包、火急火燎地就直接冲出教室冲出学校往家里赶去。

    等吃过晚饭写完作业——

    今晚,他们就可以守在电脑屏幕前看着世界总决赛第二轮小组赛的直播了!

    而对于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众人来说,一放学,战队的八个人就立刻在电竞社的活动室里碰头集合,然后准备一同打车前往今天十六校联赛淘汰赛的比赛会场。

    活动室里,氛围显得有些凝重。

    林枫看了看战队众人脸上微微的紧张神情,纳闷:

    “紧张什么???”

    欧阳翻了个白眼:“枫子你这不是废话吗……”

    刘越忍不住地补充:“今晚就要和同济附中还有三高、七高对上了啊——”

    “哦对啊,”林枫点头,顿了顿,宣布:“所以,也到了检验大家最近训练成果的时候了!”

    战队众人听得都不由得精神一振。

    没有错。

    这段时日以来,总决赛在紧张而激烈的进行着,而他们电竞社战队的训练也从未有一点松懈,在林枫的指导下所有人都在咬紧了牙关地拼命努力训练和提升自己。

    一晃眼,都快要半个月的时间过来了。

    回头看看这段时日以来的经历,电竞社战队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忍不住感到吃惊,他们竟然真的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完成了所有的训练任务,而且统统都是高质量达标!

    再看看他们自己现在的样子,众人都要忍不住感到欣喜和振奋:

    因为现在的他们,真的变强了!

    和半个月前相比那几乎就是质的飞跃!

    一时间,电竞社战队众人的信心全都拾了起来,眼中也闪烁起兴奋和跃跃欲试的光芒:

    现在的他们,有信心和沪上十六校联赛中的任何一支战队正面一战!

    “大家,加油??!”

    任柔看看周围的电竞社战队众人,脸上露出欣喜和兴奋的笑容,用力挥了一下拳头。

    众人默契对视一眼,也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信心和斗志,随即齐声应诺:

    “加油!”

    ……

    英国,伦敦,温布利六千人体育馆。

    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的一点二十分,世界总决赛小组赛的第二轮比赛已经开始了,今天第一组上场的是B组的韩国Fate战队和欧洲Gold战队。

    场上的战斗正在紧张而激烈地进行着,台下的数千现场玩家观众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巨型液晶观战屏幕上的OB画面,整个体育馆内时不时就会响起一阵热烈沸腾的欢呼与掌声。

    氛围无比热烈而火爆。

    而就在会场的后台,KG战队的休息室内,却是一片沉闷压抑的氛围。

    KG战队几位队员、包括教练在内,脸上的神情都显得很不好看,突然间一位教练抬起头,看了看房间内的几位队员,皱眉:

    “田天呢?”

    无人应答,好半天才有一位KG战队的队员无精打采回了一句:

    “那家伙又去厕所了吧?!?br />
    说完,他还小声嘀咕:“一到比赛就去上厕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屎尿……”

    语气中仿佛也带着几分对自家上单队友的成见与不满。

    ……

    与此同时,后台的一个卫生间内。

    依旧是最里面靠墙的隔间,插门紧锁。

    坐在马桶上的田天整个人都要缩成了滑稽可笑的一团,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地瑟瑟发抖。

    但这次,他的紧张和惊惶无助情绪甚至比上次还要更加严重,整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哆嗦的嘴唇甚至有些发青。

    最近这几天,他所承受的压力简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

    网上那样铺天盖地的辱骂言论,还有战队内部的消极沉闷氛围,甚至是队友、教练看着自己时皱眉的表情,都让田天整个人的压力大到快要崩溃。

    就好像是一根神经被残忍暴力地拉扯到了极致的长度,随时都可能崩断,但偏偏又还没有断掉。

    “撑不住的……撑不住的……”

    “我没有用了……打不赢了……打不赢了……”

    田天简直是一边哆嗦发抖、一边不断喃喃重复着这样的话语,豆大的眼泪从那对小小的眼睛里不断掉出来出来,一下子脸上就挂满了泪水显得更加凄惨和狼狈。

    而就在这时,隔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了敲。

    田天一下子收声,硬生生止住眼泪,慌里慌张地问:

    “谁?”

    然后他又赶紧抹了把脸,慌张道:

    “是是是要我回去吗,我、我马上就来了!”

    门外安静了片刻,随即听到一个淡定随意的男声响起来:

    “就知道你会待在这儿?!?br />
    “我说胖子,我都说了你多少次了,你能不能稍微涨点儿出息???”

    “就你这样,怎么去争七王?”

    语气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田天下意识地喃喃回答:“可是我不想争什么七王啊……”

    突然间声音顿住,田天的那对小眼睛一下子瞪大,脸上也露出无比震惊的神情:

    “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