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S1赛季世界总决赛,BO5最后一场的赛点之战遗憾落败之后,无限懊悔自责的林枫一边是无法接受那样的残酷现实、一边是不愿意面对队友们和其他朋友们失落的目光,悄无声息选择了退役。

    而这个决定,当时的他甚至连战队里关系最好的胖子都没有事先告诉,只说给了一个人听。

    那个人便是他最为崇拜和尊敬的前辈。

    甚至连当时参加S1总决赛时林枫因为年龄问题险些被世界电竞协会拒之门外、连中国电竞协会总部的副会长都出面斡旋争取也收效甚微的时候——

    在那个关键要命的节骨眼上,便是这位前辈出面轻飘飘说了一句话,凭借着在世界电竞协会中的超然地位、方才一锤定音,扫平了他进入世界总决赛的所有门槛阻碍。

    而在他心情低沉灰暗地告知了这位前辈自己的退役选择时,换来的却并非预期之中的苦口婆心劝阻。

    这位前辈仅仅只是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然后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哦,这样也好,花点时间把心性给沉淀一下吧?!?br />
    然后他便给了林枫一个手机号码,说是等哪天林枫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可以给他打电话。

    再然后。

    就是这样足足接近四年的时间过去。

    直到今天,林枫才终于用手机拨出了这个号码,打通了这个电话。

    ……

    “哦,你啊?!?br />
    “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不会打这个电话了?!?br />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带着玩味笑意的男声,林枫有些尴尬窘迫地抓了抓头发。

    哪怕是以他这种经常脱线的粗线条性格,却也在面对着这位前辈的时候像小学生面对着老师一样规规矩矩,尤其是因为当初冲动之下的退役决定,让自觉是辜负了对方期望的林枫更加感到心虚。

    而林枫半点不说话,那头的男声却再次响起,好心提醒:

    “有事的话快说,话费很贵的?!?br />
    林枫一呆,然后小心翼翼地问:“前辈你是不是不太想搭理我啊……”

    “唔?”

    电话那头的男声简直比林枫更纳闷,但随即又恍然:

    “哦你搞错了,我是说话费真的很贵——现在我在国外度假啊,开的国际长途,一分钟好几块的?!?br />
    原来如此!

    林枫恍然大悟,然后如释重负松口气,想了想,组织好语言飞快把事情对着对话那头说了一遍。

    听完,电话那头传来男声:

    “哦,明白了,总决赛首轮没打好,小胖子心态崩了是吧?”

    然后那男声碎碎念地评价了一句:

    “职业选手,心理素质才是最重要的品质啊,经得起赞誉还要扛得住诋毁和压力,小胖子这毛病简直和你当时一模一样……”

    说到这,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顿了顿,继续:

    “哦对了,所以你想让我帮忙传个话是吧?”

    “嗯!”

    “不行啊我现在不在英国,我也没有小胖子的联系方式?!?br />
    林枫立刻拍马屁:“如果是前辈你的话,肯定会有办法的!”

    “哦都学会拍马屁了啊,”电话那头的前辈笑起来,然后若有所思:“不过这句话倒是很中肯没有错……嗯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会帮你解决的?!?br />
    得到电话那头前辈的承诺,林枫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正准备由衷地出声道谢,电话那头的男声却已经再次响起:

    “所以你隔了四年才找我,为的是你队友的事?!?br />
    “那你自己呢,想得怎么样了?!?br />
    林枫愣了一下,然后无比认真而决然地回答:

    “我会回来的?!?br />
    “我要成为世界最强的职业电竞选手!”

    ……

    美国,夏威夷。

    天空澄净蔚蓝,海水一阵阵拍在沙滩上,带起细腻的白沙、冲刷出散落在沙滩上的一个个精致美丽的贝壳。

    沙滩旁的一间精致小木屋前插着把太阳伞,而阳伞的余荫下摆放着一张沙滩椅,一位年纪约莫二十六七岁的青年脸上戴着个大大的太阳镜,正懒洋洋地躺在舒适躺椅上、神情悠闲惬意。

    挂掉了那一通长途电话,青年回想着刚刚电话那头传来的最后那一句认真而坚定的回答,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

    世界最强……的职业电竞选手吗?

    能够从新世代的新人口中听到这样信心十足的熟悉宣告,实在是让人有点唏嘘感慨啊……

    但随即青年的嘴角又止不住地扬起一丝弧度。

    因为如果是那个小子的话,的确应该是新世代的国服职业电竞圈当中最有希望和机会、朝着那个职业电竞人的终极目标发起冲击的人选。

    (真是……有些期待啊。)

    思绪收回,想到那个专门打电话给自己的小子请求自己帮的忙,青年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块巧克力丢进嘴巴里、边吃边若有所思地考虑着,然后他再次拿起手机,按着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在哪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语气随意的声音:“西班牙,旅游呢——你不是知道的吗,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哦有事找你帮忙?!?br />
    “什么意思?”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变得警觉。

    青年笑:“哦,不要那么紧张嘛,小事而已?!?br />
    “不干?!钡缁澳峭返纳粝攵济幌氡阋豢诰芫?。

    但这边的青年已经自顾自把请求说出来了:“KG战队那个小胖子好像心态有点崩了——你得帮人去趟伦敦,传个话?!?br />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住了一下:“LOL的这届总决赛?你有在关注?”

    青年:“当然没关注,我忙着度假呢?!?br />
    电话那头的声音无语:“那你找我去个什么劲儿?”

    “哦,小枫打电话找我,是他要托我传话?!鼻嗄甓倭硕?,补充一句:“而且那个小胖子,你不是也挺上心的吗?”

    “那胖子自己不争气心态崩了关我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不悦,冷哼:“当初S3总决赛我就教训过他一顿他也听不进去,现在再多说也无益?!?br />
    青年听得笑了笑,淡定:“所以这次只是让你去帮忙传话而已啊?!?br />
    “……”

    “哦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br />
    “……好,不过别忘了这次你算欠我个人情?!?br />
    青年耸肩:“没问题,到时候你来我这儿我让小舞给你做顿丰盛点的?!?br />
    “……你自己欠的人情让女朋友帮你还、你也好意思说?”电话那头的声音无语。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br />
    青年理直气壮,然后他顿了顿,笑了起来:

    “还有,得纠正你一下,不是女朋友——”

    “是未婚妻了?!?br />
    语调一下子变得有些柔和。

    青年稍稍在沙滩椅上支起身,朝着前方的蓝天碧海沙滩望去,可以看见不远处一道无比熟悉的修长窈窕身影映入眼帘。

    那是一位哪怕远远观望看不真切面容、却依旧能够让人感到惊艳无双的女子。

    褪去了少女的淡淡青涩,本该披落在双肩的柔顺黑发此时简单地挽住扎起,却依旧保留了令人心动的清新脱俗。

    还有随着时间慢慢沉淀下来的那份愈发恬淡而宁静的动人气质。

    仿佛是感受到了不远处投来的目光,女子下意识转身回望,目光落在青年的身上,然后嫣然一笑。

    笑容如同百花盛放。

    ……

    把事情交托给了自己最为信赖的前辈,对于林枫来说暂时也就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他相信那位前辈所做出的承诺就一定会实现,所以一点都不担心,所以他也迅速将心思精力重新转回到了眼下手头的事情上来——

    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众人还需要继续抓紧训练。

    短短的两天之后,世界总决赛迎来了C组和D组的第一轮小组赛。

    于是又是两天的赛事激烈交手战斗,C、D两组的首轮战绩结果也很快出来,D组的尘埃战队战绩同样让人感到揪心,一胜两负,两场都是分别败给了韩国OGN赛区的两支战队。

    那么国服LPL赛区三支出线战队,已经有两支都走到了生死悬崖的边缘。

    岌岌可危。

    国服玩家们无比紧张而揪心。

    而就在C组D组的首轮小组赛结束后,又是三天时间过去,便再次迎来了小组赛的第二轮。

    A组和B组的八支战队,终于到了最后决定生死的重要关头。

    恰好同样是在这一天——

    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林枫众人,也终于迎来了沪上十六校联赛的首轮淘汰赛的开幕。

    同样,也是决定十三高电竞社荣誉生死的关键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