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去有多久了——

    时间或许已经久远到连李十一自己都快要记不清,仿佛当年s1赛季和枫子、阿秋还有阿默胖子他们几个人一起辛辛苦苦地在国内新兴的职业电竞圈里拼杀的那段记忆,都已经遥远到了有些恍惚模糊的程度。

    但他依旧还能够记得他们击败了老十三他们的台湾战队、终于拿到s1赛季世界总决赛入围资格的那一天的场景。

    哥几个里头只有自己的年纪最大,但就算是当时年纪最小的枫子还有胖子,也都喜气洋洋二话没说地在庆功宴上开了一大箱的啤酒,一直喝到深夜,醉醺醺地全都扯着嗓门对着空荡荡的大街还有头顶的夜空鬼吼乱叫,发誓赌咒一定要拿下世界总冠军的奖杯。

    当时还有谁在呢,对了,包子是他们战队的领队兼职教练,自然也是在的,那会儿枫子喝到迷迷糊糊一张口就要吐在人家烧烤摊上,还是包子又急又气地赶紧把他扶到旁边墙角、一边恼火地责备教训着一边又没忘记拍着枫子的后背帮忙顺气。

    老十三也在啊。

    只不过那个当时已经被封为台服第一打野的家伙坐在桌子前脸臭得不行,他们的队伍输掉了比赛和世界总决赛失之交臂,那天晚上硬是操着啤酒瓶找上了自己泄愤般的猛灌,咬牙切齿说着什么“赛场上放不翻你酒桌上总得把你干死一次”。

    是啊。

    那一回的比赛,他和老十三那家伙打野对位,可是硬生生在赛场上把人家给放翻了,台下没坐多少观众,但那场对局打得是酣畅淋漓真的痛快,现在回味起来都觉得无比怀念。

    对了,那也应该算是他真正的成名战。

    当初s1赛季的世界职业电竞圈,是欧美称王的年代,连韩国的英雄联盟电竞都才刚刚兴起不久,亚洲赛区这边各个位置上的职业选手实力水平和名气都远不如欧美选手,只有在打野位置上能够与欧美诸强一争长短。

    老十三算一个。

    他李十一算另一个。

    那一场比赛击败了老十三他们的战队之后,甚至连世界第一打野的名号头衔都已经要落在他的头上,就差最后他们在世界总决赛登顶便能够稳稳封神。

    可是他们输了。

    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击败了欧美各大强队,将“不死鸟”phoenix所在的legend战队都给3比2硬生生放翻,可最后他们遇上了“那个人”的队伍。

    那个现如今登顶职业电竞圈金字塔最高处的四皇之首的家伙。

    论实力,就算是他也必须承认那个id名叫“f”的家伙在当时的中单水平上已经达到了世界最顶尖层面,是他们所遇到过的最危险最可怕的对手。

    但即便是那样,他始终认为枫子的实力绝对不比那个韩世昊逊色半分。

    而最终他们还是输了,并非输在实力上,仅仅只是因为一点点的运气,这话哪怕放在现在即便是当着那个韩世昊的面他都敢再说一次,2比2杀入bo5对局的最终赛点,胜负就是五五开,没有拼杀到最后一刻,就算是你韩世昊也照样绝对在心里紧紧攥着一把冷汗,不是么?

    可没有机会了。

    输了就是输了,电子竞技的赛场上不存在同时的两家胜利者,韩国在s1登顶,作为中国唯一出线代表队伍的他们便只能够黯然接受亚军的奖杯。

    再往后,一切也就都变了。

    枫子一心认定了那一次的总决赛和世界冠军荣耀失之交臂是他一个人的过错,连招呼都不愿意打便离队退役。

    阿秋和阿默两人也都被弄得心灰意冷离开。

    剩下的就只有他和胖子两个人。

    胖子去了kg,而原本他也应该跟着一起去kg的,但因为当时刚刚组建起来的高山战队俱乐部给他开出了更高的合同价格,他心里惦记着妹妹的生活费和学费,便忍痛和胖子分开。

    原本他以为自己就算去了高山战队,也能够花一年的时间带队重新杀回原本的高度,而s2赛季他也差点就要做到了,战队进入lspl的积分前三,距离晋级lpl只有一步之?!?br />
    结果天不遂人愿,因为比赛中的一些失误,高山战队与晋级lpl的机会失之交臂。

    到了s3赛季的时候,他的状态开始莫名地出现下滑,明明每天也都在着急上火地拼命努力训练,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了比赛就找不到状态,发挥出来的水平让他自己都有些绝望。

    更绝望的是s3赛季中段的时候,高山战队俱乐部的高层进行了一轮换血,新来的主管经理和教练直接不管不顾地提拔了一堆他们所看好的队员亲信,而他这个战队原本的主力却被以赛季表现不佳的理由而淘汰去了二队。

    再然后是s4赛季、s5赛季……

    他在高山战队的二队也依旧是咬牙拼命努力训练,想要至少重新回到一队的主力位置,但却不争气地始终找不回状态,一场场比赛甚至队内训练赛的失利让他心里都蒙上了淡淡的绝望阴影,恶性循环下让他的实力水平进一步大跌下滑。

    到了这个s6赛季,他已经彻底沦为了战队最卑微没有存在感的替补,连新来的二队队员都可以对着他指手画脚呼来喝去,更没有人记得他曾经的战绩与辉煌。

    在俱乐部里受尽了冷眼与嘲笑,他不是没有想过离开高山战队。

    但他不敢走。

    以他现在的状态和水平,离开了又有那家战队俱乐部愿意接手他呢,现在他在高山战队俱乐部里虽然只是个替补还要各种打杂低声下气,但至少还能够拿到一份微薄却稳定的薪水。

    这些钱,他自己一个人省吃俭用,大半则是都用来供给妹妹的生活学杂费了。

    妹妹今年也已经初三,马上就要高考,成绩很好又懂事,之前哭着说不想哥哥这么辛苦了她不要继续读书要出来打工帮忙补贴家用,还被自己咬着牙狠狠骂了一通。

    开什么玩笑,父母都不在了,家里的重担当然是他这个当哥哥的扛起来,就算再苦再累,也绝对不能让妹妹受了委屈。

    胖子现在已经是国服公认的第一上单了啊,还有了“圆神”的头衔,他一点都不会嫉妒,只会由衷地替昔日的伙伴队友感到欣喜与高兴,只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睡在冷硬的床板上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还是会有些黯然。

    但他一点都不会去责怪枫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都是要靠自己去奋斗打拼出来的。

    他李十一落到现如今这样的地步,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怪自己没用不争气,只是他一直都由衷地希望枫子能够有一天走出当年的阴影,重新回到这片电子竞技的赛场上——

    毕竟,当年的他们几个人当中,无论天赋还是实力,枫子都绝对是最强的。

    他会无比期盼着有一天能够重新看到枫子那个“maple”的名字出现在世界职业电竞圈金字塔的最顶端,看到那个熟悉亲切的身影能够站在s系列世界总决赛的赛场上将总冠军的奖杯高高举起。

    那便能够一了他们所有人当年的遗憾。

    只是他自己已经无法参与其中了,现在他的实力状态和当年相差了有千万里,甚至在一支lspl的二线职业战队里都只能做一个上不了场的替补,这样的处境,又有什么资格和脸面去重见当年的几位伙伴呢。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胖子在数个月前给他无比激动地打来那通电话的时候,他在同样的激动欣喜之后却一下子如同被泼了盆冷水,无比冰凉,几乎是死死咬着牙才下了决心向胖子提出了那样的请求。

    ********************************************************************************

    更新送上,比较难写,今晚没有办法补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