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一起——”

    “可以吗?”

    不大的客厅里,电视音箱传来舒缓而优雅的八十年代欧美音乐旋律,少女悦耳好听的声音轻柔平静地在旋律间伴随着响起。[

    这是一句邀请。

    已经有几分醉意的林枫坐在沙上迷迷糊糊抬起头,一脸茫然看向安欣:

    “???”

    “天台?”

    安欣“嗯”了一声,美眸的目光依旧安静落在林枫的身上:

    “可以吗?”

    语气依旧轻柔。

    虽然是恳请,但却带着令人完全无法拒绝的气息。

    “哦,可以啊……”林枫下意识地抓了抓头,然后转头看向客厅里的其他人:“阿曾你去不去?”

    曾睿眼中目光微微闪烁跳动了一下,然后神色如常地摇头拒绝:

    “不用了,我就待在这里休息就好?!?br />
    林枫望向还清醒着的唐冰瑶和任柔:“糖糖和阿柔呢?”

    任柔目光从某人和少女的身上飞快扫过,心中不知转着什么样的念头,正谷欠开口答应,却被一旁的唐冰瑶伸手轻轻拉住,女孩儿抢先一步地摇头:

    “我们也不去?!?br />
    “柔柔陪我就好了?!?br />
    “你们去吧?!?br />
    任柔有些愕然,目光视线下意识望向身旁的唐冰瑶,而后者却并没有看着自己,只是认真地对着林枫又重复了一遍:

    “枫子你陪包子上去吧?!?br />
    “这里没关系的?!?br />
    林枫又是下意识抓了抓头,然后点头:“哦,好吧,那我们先去了啊——”

    说着他站起身看向安欣:

    “那,走吧?”

    少女微微一笑:

    “嗯,好?!?br />
    ……

    客厅外玄关前的房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林枫和安欣两人去了楼顶天台。

    这时候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横七竖八躺倒着醉倒不省人事的张浩、欧阳和杨帆,以及还清醒着的唐冰瑶、任柔与曾睿几人。

    看了看周围的景象,曾睿摇摇头站起身:

    “这里有两个卫生间吧?”

    “我去擦把脸,也醒醒神?!?br />
    随即他便朝着另外一个卫生间方向走去。

    于是客厅内清醒着的就只剩下了唐冰瑶和任柔两女。

    直到这个时候,任柔终于忍不住心中疑惑地看向唐冰瑶,出声询问:“糖糖,你刚刚是……”

    话问到一半,任柔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描述了,斟酌了好半天用词才重新小心翼翼地开口:

    “就这样让枫子和包子他们两个人去天**处……”

    “你没有关系吗?”

    一众伙伴好友当中,大概的确要属任柔算是最清楚唐冰瑶、林枫和安欣三人之间复杂关系的了,她还清楚记得在大半年前的某个夜晚,当她和糖糖两人一起坐着地铁的时候她们之间的对话。

    她知道糖糖一直喜欢着某人。

    她也知道,在面对着林枫和安欣之间那份青梅竹马的关系、面对着近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少女时,唐冰瑶心中始终都存在着的那一份小小的自卑。

    这便让任柔真正地感到为难。

    事实上,虽然说和安欣、唐冰瑶的关系都无比交好,但如果真要说起来,毕竟她和糖糖认识得更早、更亲密,所以在心里她也会更加倾向于站在唐冰瑶这一边。

    可是,在这件事上,唐冰瑶的“竞争对手”是安欣。

    如果随便换成其他的任何人,任柔都不会觉得有谁够资格和唐冰瑶相比。

    偏偏……

    只有安欣,那个如同公主般优雅、又如同精灵般完美无可挑剔的少女,让她实在无法笃定信心地鼓励唐冰瑶,告诉女孩儿一定能够赢过前者。

    而刚刚,当安欣叫上林枫去天台的时候,任柔便心念微动、想要出声说自己和糖糖一块儿也跟着上去的。

    算是一份小心思。

    是她想要为身旁的女孩儿再争取一些机会。

    至少,不让某人和少女拥有这样的独处机会。

    听上去似乎有些自私了,但刚刚的任柔的确是这么想的,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话未出口,就被唐冰瑶先一步地打断拒绝。

    所以,现在的任柔也完全猜不透唐冰瑶的想法了。

    目光望向身旁的女孩儿,而这时候的唐冰瑶只是抿着嘴唇,摇了摇头小声开口:

    “我没关系的?!?br />
    任柔有些急:“可是、可是——”

    话未说完,她便突然现唐冰瑶的眼圈已经不受控制般地微微有些红,顿时更加着急上火:

    “你看看你!”

    “还说没关系呢!”

    “真的喜欢那个家伙的话,就不要做这种好像‘谦让’的事??!”

    “这种事,哪有谦让不谦让的道理,喜欢就要自己去争取??!”

    一番话着急得连珠带炮说出来,却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只是让唐冰瑶的眼圈变得更加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仿佛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而哪怕是这样,女孩儿依旧努力抽着鼻子,红着眼圈却又用力地摇头,哽咽着努力地争辩:

    “真的,不是因为这个?!?br />
    任柔有些茫然了:

    “那……那你这是……”

    唐冰瑶蜷缩着膝盖坐在沙上,把头埋进双腿里,想起两天前在安欣家里时和对方的那一番毫无保留的交心对话,任凭眼泪簌簌地流淌过脸蛋:

    “没什么?!?br />
    “我就是——”

    “有一点点难过?!?br />
    ……

    从天台上往外望去,便能够轻易望见一整座魔都的夜景。

    夏夜的晚风在楼顶的天台上吹拂。

    带着些许沁人的凉意。

    走上天台的林枫被这样清凉的晚风拂面,惬意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长长呼出,感慨:

    “哦——”

    “果然吹吹风觉得就舒服多了啊?!?br />
    连带着酒意都仿佛清醒了几分,再次睁开眼,林枫便看见安欣已经站在了不远处天台边的栏杆扶手前,出神般地望着远处的夜晚城市风景。

    今晚的少女一身纯净无暇的洁白长裙。

    风起。

    带着裙摆在夜空中妙曼轻舞。

    飞扬的丝遮挡不住少女精致完美的美丽侧颜。

    气质悠悠然出尘。

    令人心神迷醉。

    连林枫都看得忍不住心神微荡,由衷赞叹了一句:“包子你今晚的确很漂亮啊——”

    听到赞美的安欣笑吟吟转身:“是吗?毕竟是生日嘛,总要打扮得漂亮一些才可以啊~”

    林枫煞有介事点头:

    “也对?!?br />
    “过完生日你也十八岁了,是个大姑娘了啊?!?br />
    少女听得有些没好气瞥了某人一眼:“说得老气横秋的,像是你有多大了一样——”

    林枫则是不以为意,转而继续感慨:

    “不过,时间也真快啊?!?br />
    “上次说到你生日的时候还是在广州呢,一晃眼就到今天了?!?br />
    “感觉这小半年……一眨眼就过来了啊?!?br />
    安欣听得轻轻抿了抿嘴唇,然后再次笑起来:

    “是啊?!?br />
    “不止是这小半年——”

    “感觉从我转学到上海,再到现在,一切也好像只是昨天才生过的事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