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冰瑶手忙脚‘乱’地从安欣的小背包里将一堆‘药’品都给翻了出来,一盒接着一盒,眨眼间几乎要在洗手台的台面上垒成一座小山高。

    而哪怕是在仓促匆忙间,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某‘药’品的名字、那都是无比生僻的‘药’名,或者是一些‘药’品的治疗用途,上面的文字说明更是有些令人眼皮发跳甚至触目惊心。

    搀扶着安欣,帮助少‘女’就着水将一大堆的‘药’片、胶囊分了整整三次才全部吃掉,唐冰瑶将这些‘药’品盒子重新放回到了小背包里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又多看了这些‘药’品的名字和说明几眼——

    然后她的一颗心忍不住跳得更快了。

    将最后一盒‘药’品放回到小背包里、拉上拉链,唐冰瑶终于下定决心鼓足勇气一般看向安欣:

    “包子?!?br />
    “和、和我说实话好不好——”

    这时候吃过了‘药’、仿佛终于稍稍缓过来一些了的安欣状态好了一些,至少也算是勉强重新恢复了几分力气,但脸‘色’依旧微微有些苍白,半靠在身后的卫生间瓷砖墙面上,听着糖糖的询问,她抬起头、勉强地‘露’出微笑:

    “什么实话???”

    换做平时,唐冰瑶或许就会像之前几次那样,被安欣这种‘插’科打诨或者故意装作无事的模样给懵懵懂懂糊‘弄’过去。

    但这次——

    ‘女’孩儿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你还在生病对不对?!?br />
    唐冰瑶目光无比坚定认真地定定看着安欣:

    “明明就是病还没有好的?!?br />
    “是一直都没好?!?br />
    “从很早之前那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了,还有后面好几次请病假、上一次住院——”

    “都是因为这个病,对吗?”

    ‘女’孩儿本来就是不笨的,甚至可以说拥有着远超旁人的细腻心思,只不过之前的安欣一直都小心翼翼将自己的“秘密”隐藏得极好,稍稍几次出现破绽,也都没有真正引起唐冰瑶的疑心。

    或者说,是虽然有了疑心,但那时的唐冰瑶也根本没有往深处想、往严重处想。

    直到这一次。

    亲眼看着安欣几乎就要在自己面前毫无征兆地忽然失去力气倒下,苍白吓人的脸‘色’,甚至需要靠着自己搀扶才能勉强站立,还有那大堆大堆的‘药’品……

    唐冰瑶意识到了其中的严重‘性’。

    所以她不再迟疑和犹豫、无比认真甚至是严肃郑重地将问题毫无修饰地直接问出了口。

    安欣的脸‘色’依旧带着令人心疼的苍白,仿佛脸上的微笑也变得更加勉强:

    “糖糖你在说什么啊……”

    “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的?!?br />
    唐冰瑶用力地摇头,然后咬着嘴‘唇’直视安欣:

    “你再撒谎的话,我、我真的会把这件事告诉给枫子的!”

    这或许是‘性’格单纯到无暇无垢一般的‘女’孩儿第一次对人说出这种“威胁”般的话语,哪怕是鼓足了勇气、声音依旧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颤巍巍的。

    但这也都是出自她对于伙伴、闺蜜、好友最最真切的在意与关心。

    “包子,告诉我真相好不好?!碧票廴旌斓乜醋虐残?,语气中甚至再次带上了几分哭腔地央求。

    她毕竟还是那个单纯善良到极致的‘女’孩儿,不懂其他的什么手段或者言辞,眼前这样的事已经让她的心情足够慌‘乱’,鼓足勇气做了一句威胁,到头来自己刚刚努力做出来的气势却又自己弱了下去。

    只不过不管如何,她都努力而倔强地睁大了有些汪汪眼泪的眼睛,认真而坚持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安欣抿了抿嘴‘唇’。

    她能够感受到面前的糖糖无比坚持的决心和认真。

    同时她也更够感受到自己身体里传来的虚弱和无力。

    心情难受得仿佛有些揪紧,有些发疼,用力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能够勉强将情绪暂时平复下去,然后仿佛也下定了决心,安欣抬起头同样看着面前的唐冰瑶:

    “好?!?br />
    “我和你说?!?br />
    “但是,再等几天?!?br />
    “三天,三天以后我保证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br />
    声音很轻。

    但带着足够分量的承诺。

    ……

    等到安欣和唐冰瑶两人回到场馆前排的观众席上时,竞技台上的season和ssK战队也已经完成了主持人的采访提问,今天的所有赛程和安排事项全部圆满结束。

    台下观众席上的现场玩家观众们都开始陆续离席退场。

    看到两‘女’回来的林枫雀跃地伸手招呼示意:

    “哎包子糖糖~”

    “这边!”

    “你们怎么动作这么慢啊,等你们半天了?!?br />
    “走了走了~雪姐她好像还要和逗鱼TV那边的人做赛后采访和收尾什么的,我们仨先坐地铁回去!”

    “哎你们‘女’生去洗手间就是‘花’时间,现在地铁肯定开始挤了……”

    某人碎碎念的牢‘骚’抱怨,‘性’格粗线条的林枫并没有发现安欣脸上那一抹尚未消散的虚弱苍白,也没有察觉到唐冰瑶依旧有些心事重重般的状态心情。

    三人坐上了地铁回家。

    地铁上,一男两‘女’的组合依旧无比引人注目,尤其是唐冰瑶和安欣两‘女’更是吸引了无数地铁内男‘性’同胞的惊‘艳’目光。

    林枫则是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关于接下来msI邀请赛的事儿:

    “决赛被放在六号了?!?br />
    “明后两天刚好是周三周四上课?!?br />
    “六号就是周五?!?br />
    “到时候决赛时间在周五晚上六点半开始,两场全明星表演赛加上Bo5的决赛,咱们那天上完课了直接打车过去,刚好能赶上!”

    “老十三和胖子他们还让我们帮忙去加油助威呢!”

    林枫说得兴致高涨。

    身旁的唐冰瑶却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忍不住地在安欣身上停留。

    而至于安欣,却始终都是笑‘吟’‘吟’地听着林枫的长篇大论,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过了五六站路之后,先到了安欣下地铁出站的时候。

    地铁自动‘门’打开。

    安欣转头看向林枫和唐冰瑶两人,嫣然一笑:

    “那,我先走啦~”

    轻快自然地挥了挥手,随即背着小背包的少‘女’便转身迈着脚步走下地铁、一路远去。

    而望着身影渐远的少‘女’,唐冰瑶却是微微咬住了嘴‘唇’。

    她想起了先前在电竞场馆后台的洗手间里,安欣对她恳求般说出的最后那一句话:

    “不过,不管怎么样……”

    “千万千万,不要把这些事告诉小枫?!?br />
    ……

    时间一晃眼又是两天过去。

    msI季中邀请赛在半决赛结束之后,周三和周四两天的间隔空余对于十三高的同学们来说,哪怕是上课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不少同学也都在惦记着即将到来的msI决赛。

    season战队和ssK战队之间的王者对决。

    还有那同样堪称华丽的全明星表演赛。

    那将是一整晚的狂欢视觉盛宴。

    时间也终于来到了周五这天。

    傍晚五点整,放学的铃声在整座十三高中的校园内响起。

    高三七班的教室内,坐在课桌上的林枫‘精’神振奋几乎是瞬间背上书包一跃而起:

    “糖糖包子,走了!”

    “咱们出发!”

    ********************************************************************************

    更新送上,今天一大清早赶飞机去菲律宾下一个城市。。。去拍一座两年前还在活动的火山。。。。请小伙伴们祝福我。。。下一章更新争取晚上7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