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仙学院的学生莫不是疯了?”

    “实力差距这么大,克洛西尔赢定了?!?br />
    “我怎么感觉,这一局像是仙学院故意放水?!?br />
    一群百域天才们讨论着,甚至连阿加莎都充满了疑惑,她也心里在思考着,难道真的是仙学院故意放水,想让他们赢上一局。

    不自觉的,阿加莎朝着那边的仙学院学生看去,想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可是那边发生的一幕,却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一个个的仙学院的学生虽然震惊,可是完全不同于他们的这种震惊,而是一种对克洛西尔的同情。

    “那不是万俟之么,他……他竟然出手了?!?br />
    “天仙一级……虽然他是天仙一级,可是天仙境界之中,谁能是他的对手?!?br />
    “这个变态,在学院都没有人敢招惹他?!?br />
    “是啊,听说之前有几个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招惹他,都被他给困在宿舍里面一个月,连门都出不了?!?br />
    ……

    听着这些,阿加莎脸色大变。

    难道这个万俟之是什么绝世的天才,可以跃一个大境界战斗。

    这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她根本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人。

    一群不明情况的百域天才,此刻还在为克洛西尔叫好。

    “仙学院初中部三年级学生万俟之,请指教?!蓖蛸怪乃底?,他站在台上,脸上带着笑容,“那个友情提示一下,我的攻击手段有些特殊,你最后有个心理准备?!?br />
    “有什么特殊,尽管来吧?!笨寺逦鞫湫Φ?,对付一个不过相当于宙光境一阶的仙学院学生,他虽然觉得有些诡异,但是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会输,怎么会输,这一场比试,他赢定了。

    万俟之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讽刺。

    那边的阿加莎此刻终于忍不住了,他悄悄地靠近了一个仙学院学生身边,低声问道:“同学,这个万俟之真的那么厉害么?”

    听到这话,这个学生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你也是百域天才之一吧,我告诉你,仙学院初中部里面这么多学生,选谁做对手都不要选这个万俟之,他虽然个人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可能随便一个初中部三年级的学生就能击败他,可是谁让他副业牛逼啊。他的阵道水平,据说现在已经达到了高中部二年级阵法班要求的水准,已经可以随手布置三级的仙阵,而若是给他时间,他甚至能布置出来四级的仙阵?!?br />
    “阵道,三级仙阵?四级仙阵?”阿加莎愣住,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不错,阵法虽然在宇宙之中也有这门学问,可是并没有形成规模,但是在我们学院,这已经是一门完善的学科。厉害的阵法大师只是往那里一战,任你千军万马,一支战舰编队横扫过来,都是完全不惧?!闭馕幌裳г貉底?,脸上还是有些羡慕之色,“继续说这个万俟之,他随手布置出来的三级仙阵,已经可以围困甚至诛杀玄仙境界的强者,也就是这个宇宙所说的混沌王者。至于四级仙阵,更是已经能对付造物境界的尊者。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学院的学生会有这反应了,克洛西尔碰到万俟之,基本是歇菜?!?br />
    “阵法竟然这么厉害,那你们要是每个人都修炼了这阵法……”阿加莎脸色微变,她想到了更多。

    “每个人都修炼阵法……你当阵法是小学数学题呢,看看就会了。这也是要讲天赋的,一般人可能连入门都难。不过万俟之确实很厉害,他的阵道天赋,院长都评价为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人,以后有可能成就阵法之神的?!毖梢牡?,要是有这么容易,他也学习阵法了。

    “哦,我明白了?!卑⒓由懔说阃?,对仙学院越来越震惊。

    原来这个学院,不但修炼厉害,竟然还有那么厉害的阵法,而听说仙学院的炼丹和炼器水平也很高明,仙学院的仙丹现在是整个巫行山星域的抢手货。

    场上,比试已经开始了。

    万俟之这时候做出来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拿出来了一把瓜子,然后竟然嗑了起来。

    所有人都懵逼了,大哥,你是在比试啊,认真点好么。

    “你来吧,你能打到我,算我输?!蓖蛸怪咀殴献?,不忘装逼道,似乎觉得这是一场很无聊的比试,而其实他的心里则是另外一番想法,总算轮到我我出来装逼了,这逼马上都被其他学生装完了,我也是很有名的好么,这次一定要好好装,一举成名。

    “你……”克洛西尔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无比起来,这是什么情况,他对面的这个家伙是真的有实力,还是在故弄玄虚,不会是有什么陷阱吧。

    心中徘徊不定起来,他竟然不敢主动攻击了。

    如此三分钟过去,万俟之磕了三分钟的瓜子,而克洛西尔的脸上却是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什么情况,难道这是心理战?”一个百域天才奇怪道,搞不懂状况了,“克洛西尔,上??!”

    “对啊,怎么还不动手?!庇腥烁诺?。

    “不管了,再不动手,我就真的要成为笑话了?!笨寺逦鞫闹邢胱?,刷的一下,脚踏大地,一拳朝着万俟之轰了过去,“不管你有什么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br />
    这一拳犹如流星划破虚空,带出耀眼的火光,像是要把一切给焚烧掉。

    可就在这个时候,万俟之却是笑了,他的右脚朝着地下一跺,方圆十里之内亮起了几十个圆形的光芒,然后这些光芒互相连接起来,形成了一道道的线,最后这些线又组成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出现的一瞬间,他食指和中指朝着空间一处一点,整个空间像是活了起来,眼前的空间衍化除了大漠黄沙,残阳落日之画面,犹如创造世界一般。

    “什么东西?”克洛西尔傻眼了,他哪里见过这玩意,而他再朝着万俟之看去,那本来就要一拳被他击中的万俟之,只是朝着后面走了一步,就消失不见了。

    然后他催动甚至,立即寻找万俟之,却是完全失去了万俟之的踪迹。

    此刻的万俟之,已经到了阵法之外,然后朝着四周道:“各位百域天才们,各位老师和学生们,请欣赏我最新创造的三级阵法鎏沙幻境?!?br />
    众人无语。

    万俟之笑了笑,又朝着里面的克洛西尔喊道:“请开始你的表演,破阵吧!”

    说完之后,他用仙力凝聚出一张椅子,翘着二郎腿就那么坦然的坐了下去,哪里有一点和人交战的样子。

    阵法之中的克洛西尔懵逼了,他的神识无法找到万俟之,就开始不断地用肉眼寻找,他相信万俟之一定还要在这个对战的平台之上??墒鞘种庸?,二十分钟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寻找了半个小时,还是在不断飞行的情况下,别说见到万俟之的影子了,连第二个人都没有见到。

    他像是被人摄入到了某个小世界,或者次元之中一样。

    不觉,他的后背都湿了。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甚至他怀疑万俟之会不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然后给他致命一击。

    在外面观战的百域天才们,却是另外一番想法。

    克洛西尔在阵法里面的举动,他们看的清清清楚,只是他们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克洛西尔不走出那什么阵法,而是想傻子一样,在阵法里面飞了一圈又一圈。

    “克洛西尔这是傻了么,那个万俟之就在他不到千米的地方,他怎么就看不见呢?!?br />
    “是啊,只要一招,他就赢了?!?br />
    “瞎转什么,这都半个小时,克洛西尔在搞什么鬼?!?br />
    “不是克洛西尔不想出来,而是他已经陷入了这个幻阵之中,完全不知道怎么出去?!备詹拍歉鲅词俏⒓由步獾?,“怎么说呢,这阵法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把克洛西尔困在了里面,当然事实上这还要比迷宫复杂千倍万倍?!?br />
    “那怎么才能破阵?”阿加莎忍不住问道。

    “按照我的了解,一般破阵就三种方法,一种是自己懂这个阵法,一眼就看出来了阵法的虚实,这样从内部就能轻易破解阵法。第二种就是外面有人帮忙,这个对克洛西尔来说显然不可能。最后一个其实笨方法,维持阵法也是需要能量的,只要持续不断地消耗阵法的能量,最后没有能量的维持,阵法自己就破了?!?br />
    “第一种和第二种都不可能,那克洛西尔想破阵,只有第三种方法了?”阿加莎想了想,心中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克洛西尔一下,可是这克洛西尔的为人实在是不敢恭维,她甚至都想找机会杀了这个家伙,所以这个想法也就是一闪而逝。

    “没用的,除非是主持阵法的人不在了,这种笨方法还可能凑效,可现在万俟之就在那坐着,他随时可以为阵法补充能量,甚至改变阵法,你这么做,只会先把自身的力量给耗尽?!毖乃底?,“其实胜负已出了,好没意思的一场战斗,我还是喜欢那种拳拳到肉的?!?br />
    果然,这时候陆小凤的声音传来:万俟之,你赢了,把阵法收了吧?!?br />
    “这就结束了,好吧?!?br />
    万俟之有些无语,朝着阵法打入一道仙力,眼前的幻境消失了。

    一众百域天才们沉默了,陆小凤判定万俟之赢了,他们一个个的都是无比的失望。

    最后一场,竟然也输了。

    “克洛西尔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庇腥巳滩蛔〉?,心里也没有了对克洛西尔的尊敬,其他人几乎也是一样。

    这时候的克洛西尔终于感觉回到了现实世界,此刻脸色显得无比狰狞:“不,我还没有输!”

    说着,他竟然不顾一切的冲向了万俟之。

    万俟之感觉到一股危险过来,脸色不觉大变,他刷的一下退后千米,手指一点再次启动阵法。

    不过克洛西尔的攻击还是过来了,凌冽的拳风擦着他的脸,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寸许的血痕,这让他整个人无比的愤怒起来。

    “你找死!”

    万俟之咆哮起来,转身进入了鎏沙幻境之中。

    他开始亲自操纵阵法,同时对阵法进行着改动,只看到本来是充满幻境的阵法,忽然场景大变。

    轰!

    大地塌陷,黄沙倾覆,一股力量包裹住克洛西尔,要把他拉入黄沙深处,把他给埋葬起来。

    “不,不……”

    克洛西尔大惊,挣扎着朝着外面跑。

    可是这个时候,在他的周围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的黄沙巨人,这些黄沙巨人组成队列,朝着他攻杀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克洛西尔被一个黄沙巨人挑飞,他也在不断地击杀黄沙巨人,可是很快这黄沙巨人还会再次凝聚成型。

    “沙暴!”

    万俟之说着,里面的场景再变,沙尘暴降临要把克洛西尔给彻底吞噬掉。

    “住手!”

    黄药师这时候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是真的要把克洛西尔给玩死啊。

    他一只手朝着克洛西尔抓去,竟然硬生生的把克洛西尔从阵法之中抓了出来,这时候的克洛西尔披头散发,手里拿出来一把战刀胡乱的看着,嘴里还在喊着‘别过来’,整个人简直像是疯了一样。

    看到克洛西尔的惨状,所有人看着万俟之都是充满了畏惧。

    这就是阵法么,太可怕了。

    百域天才们也是一个个的噤若寒蝉,心中发颤。

    ……

    “走吧,继续参观高中部?!被埔┦μ玖艘豢谄?,把克洛西尔扔给了其他人。

    众人走着,一路就来到了高中部所在的地方。

    现在的克洛西尔也清醒了过来,此刻他阴沉着脸,总感觉谁看着他,都像是在看笑话一样。

    高中部的门口,正有七个孩童在一个巨大的古树上跳跃玩闹。

    “怎么这里还有小孩,他们不会是高中部的学生吧?”有人忍不住好奇道。

    “不,他们是高中部的老师?!被埔┦ξ薇瓤隙ǖ乃档?,“而且他们,杀过神?!?br />
    这话一出,百域天才们都是打了一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