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猛然间停下话语的酒馆老板娘,秦然诧异的看向了对方。

    双方现在明显是开诚布公的交谈着。

    对方这样的态度,难道……

    突然,秦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不能说吗?”

    “还是无法说?”

    秦然直接问道。

    酒馆老板娘没有开口,保持沉默的擦着酒杯,甚至,还在躲避着秦然的眼神。

    不过,对于秦然来说,有着这样的表现就足够了。

    “明白了?!?br />
    秦然点了点头,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

    “我会去进行调查的?!?br />
    “一旦有了结果,我会告知你全部?!?br />
    酒馆老板娘说着,转身就向着小厅走去。

    秦然目送对方离去后,向着满是欢乐的无法无天一侧走去。

    “2567等我一下!”

    “我马上就完成挑战!”

    无法无天一边喝着一边这样的说道,但是等到秦然已经走到桌边时,无法无天已经意识模糊的开始向着桌底钻去。

    单独两三种的混酒本就容易醉人,更何况是二十二种经过了精心搭配的混酒?

    仅仅是意识模糊就足以说明无法无天的酒量不错了,普通人的话,恐怕会醉死过去。

    秦然抬手抓住好友,一把将其扔到了沙发中。

    “德尔德尔看看他有事没事?”

    秦然冲着一侧的德尔德尔说道。

    “嗯?!?br />
    虽然加入了这里,但是德尔德尔保持着做为一个医生的恪守:滴酒不沾。

    “没事的,2567,无法无天经常这么干?!?br />
    “是啊,他一会儿就清醒了?!?br />
    汉斯、拉蒙特笑嘻嘻的说着。

    显然,他们没有往其它地方想。

    而这就是秦然想要的效果。

    “正因为经常这样,才需要让德尔德尔检查一下,我可不希望哪一天无法无天突然因为某些意外而遭遇更大的意外?!?br />
    秦然说着,坐到了J.佩雷尔曼面前。

    “嗨,2567?!?br />
    打了声招呼后,J.佩雷尔曼就保持了沉默。

    对于此刻的J.佩雷尔曼来说,他‘杀’了阿米利亚,和被退出自由联盟的事实,依旧是无法接受的。

    但,事实就是事实。

    发生了就无法改变。

    所以,秦然很直接的开口了。

    “逃避是没有用的!”

    “可除了逃避,我还能干什么?”

    J.佩雷尔曼苦笑的问道。

    “很多?!?br />
    “去做以前想做,却因为被束缚而无法做的事情,或者……干脆去报仇?!?br />
    “我干掉了那个家伙,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形来看,他可能也就是稍大一点的棋子,真正的幕后主使另有他人?!?br />
    “而且,那个家伙的能力发动并不是直接的,是需要有接触后,获得被控制者头发、指甲、血液其中之一,接着还要有七天的缓冲时间?!?br />
    秦然大致的将【巫毒之柱】的功效说了一遍。

    J.佩雷尔曼并不是傻子,听着秦然的话语,目光就微微一凝。

    “你是在说自由联盟中还有和那个家伙勾结的同伙?”

    J.佩雷尔曼抬起头看着秦然,一字一句的问道。

    “不知道?!?br />
    “也许有,也许没有?!?br />
    “一切都要看你的调查,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共享你的调查结果?!?br />
    秦然缓缓的说道。

    “好?!?br />
    说完,J.佩雷尔曼一口饮尽了面前的酒液,转身就向着丰收酒馆外走去。

    目送着对方远去,秦然小口小口啄着杯中的柠檬水。

    自由联盟中当然有亚利基诺的内因。

    而且,应该不止一个才对。

    不然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取得头发、指甲、血液这种东西,即使是再大意的家伙,在巨大城市内也会对一个对其他人头发、指甲、血液异常有兴趣的玩家心怀警惕的。

    不过,在一条真正的大鱼面前,他没有工夫去理会那些杂鱼了。

    为了1毛钱,放弃100块,秦然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所以,交给J.佩雷尔曼却恰好合适。

    “善良的家伙?!?br />
    喝得醉醺醺的‘炼金士’勒梅醉眼朦胧的呢喃着。

    秦然听到了。

    他不置可否的举起了柠檬水示意着。

    勒梅这个大酒鬼当即一扬脖,就举起了手中的酒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片刻后,这位身高一米五的女士,钻到了桌子底下,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搀扶,包括造成了这一切的秦然。

    但是,下一刻,秦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埋怨的目光。

    是……

    ‘孤僻者’莱文。

    这位一直抱着猫,身材瘦弱的男子在秦然看向他的时候,就再次低下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秦然可不认为会是他感知出错了。

    目光在醉倒的‘炼金士’勒梅和‘孤僻者’莱文上来回扫视了两圈,在后者越发局促不安的呼吸中,秦然笑眯眯的啄了一口柠檬水,那模样犹如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后,庆祝似的喝着最烈的酒般。

    大约一分钟后,秦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孤僻者’莱文的私信。

    莱文:保守秘密,我知道如何有效的训练自己的动物类随从。

    2567 :好。

    ……

    简单而又快捷的交易,实在是让秦然感到愉悦,在看到‘孤僻者’莱文交易过来的抄录文本后,这样的愉悦简直是又拔高了一筹。

    【名称:动物随从训练之书(抄录)】

    【类型:书籍】

    【品质:魔法】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特训】

    【特效:通俗易懂】

    【需求:神秘知识(精通),】

    【备注:在听闻‘炼金士’勒梅因为饲养的仓鼠不听话时,‘孤僻者’莱文开始总结自己的知识,并将其进行抄录,为了让勒梅能够更好的学习,他尽量选择了通俗易懂的方式】

    ……

    【特训:对有天赋的动物类随从进行相应的教导时,提高一定的速度(视动物随从的自身天赋而定)】

    ……

    【通俗易懂:学习这本书内容的人,可以根据笔记注释,加快一定的速度(视者自身的知识储备而定)】

    (标注1:这是真正的书籍,并不是技能书,可以多人学习。)

    (标注2:因为它不是真正的技能书,效果因人而异。)

    ……

    “不错?!?br />
    秦然如实的评价着,话语中既带着对【动物随从训练之书(抄录)】的夸赞,也带着对‘孤僻者’莱文的夸赞。

    虽然不是真正的技能书,但是能够抄录出这样的书籍,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了。

    而就在秦然想要询问什么时,突兀的一股异样冰冷的气息从酒馆小厅后传来,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就向着小厅走去。

    除了‘孤僻者’莱文外,周围的人根本没有察觉。

    但是看着醉倒的‘炼金士’勒梅,‘孤僻者’莱文没有动,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她,如往常那般。

    她醉倒在那,毫无察觉,如往常那般。

    周围的喧闹与欢笑,从未停止,亦如往常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