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李万义甚至是以为自己眼花了,他完全想不到,苏锐为什么要嘲笑自己难道说他在笑话自己不敢撞他

    “呵呵,一个雏儿而已?!崩钔蛞逡×艘⊥?,他自认为自己是黑暗世界的华夏第一人,苏锐真的只不过是一碟撂着的小菜,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踩翻他。

    “我们下车吧?!?br />
    李万义说着,却没有推开车门,反而是挥了挥手。

    后面几辆越野车的车门同时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一群身穿迷彩军服的男人,看起来气势汹汹,颇为的骇人。小说

    这些人下了车之后,立刻站在第一辆车子的跟前,分列两排,然后一人上前恭恭敬敬的拉开了车门。

    苏锐分明看到了这些身穿军装的人在胸口别了一枚黑色六芒星勋章

    这个勋章很熟悉,苏锐似乎还亲手在华夏掰断过一枚。

    而丹妮尔夏普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那六芒星勋章,目光之中绽放出无限的冷意。

    “黑暗佣兵团斯塔卢克”丹妮尔夏普真的要笑了,这是被气笑的。

    那一次,斯塔卢克在不知道苏锐就是太阳神阿波罗的情况下,派人去西藏暗杀苏锐,看热闹的丹妮尔夏普花了一千万赌苏锐会死在西藏,结果那么多佣兵,愣是没有一个能拿苏锐有办法的,丹妮尔夏普气不过,把黑暗佣兵团的首领斯塔卢克大骂了一顿。

    后者同样不知道丹妮尔夏普的身份,气的要带人去轮了她,这也把丹妮尔夏普给气疯了。

    如果不是宙斯无奈阻拦,恐怕当时丹妮尔就已经带着人把黑暗佣兵团上上下下给犁个好几遍了

    谁也想不到,他们和黑暗佣兵团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碰面。

    苏锐摇头一笑,黑暗佣兵团的王牌狙击手黑蛇,现在已经被他收回麾下,“被迫”改名成了白蛇。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彼杖癫⒉恢赖つ荻钠蘸秃诎涤侗乓灿泄?,盯着正摆足了架子从车里下来的李万义,摇头嘲讽的一笑:“本来想给他个装逼的机会,不过很可惜,今天我不愿意配合他了?!?br />
    丹妮尔夏普也冷冷说道:“那就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好了”

    苏锐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你和这个佣兵团也有过节”

    “何止是过节?!钡つ荻钠找Я艘а溃骸拔宜倒?,如果我见到斯塔卢克,就立刻让他变成太监”

    听到她这么说,苏锐就明白了,一定是斯塔卢克对丹妮尔夏普说了什么荤-话或者黄-段子,才会让这个妹子如此愤怒。

    不过苏锐有点想不通了,斯塔卢克不可能不知道丹妮尔夏普长得什么样子,为什么还要去摸老虎的屁股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李万义自然不知道这一男一女的心理活动,他还正沉浸在无边的虚荣感之中呢。

    事实上,在黑暗圣城,除非是天神级别的大佬,否则在出行的时候根本不会这般摆谱,身份越高的人,越是不在意那些外在的虚名。

    身为黑暗佣兵团的大管事,这些人几乎也是李万义能够调动的极限了。

    是的,他所服务的那个组织,就是这两年风头正盛的黑暗佣兵团

    其实,以李万义的战斗能力和战术素养,在黑暗佣兵团里面,几乎就是垫底的存在,但是他曾经在战场上救了团长斯塔卢克一命,从此便成为了后者的心腹,也不用再上战场,为了佣金参加一些随时可以丢掉性命的战斗了。

    而今天,李万义同样穿着一身墨绿色军装,胸口的位置佩戴着黑色六芒星勋章,至于他的肩章,也让人有些云里雾里黑暗有红兵团这几年来越做越大,也搞出了自己的一套军衔,但是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谁也看不懂。

    看到这肩章和军衔,苏锐在心里默默的骂了斯塔卢克一句傻逼想装逼都装不到点子上啊。

    不过,当李万义看到丹妮尔夏普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还是闪现出了惊艳的神色,即便对方戴着墨镜,也没法掩盖出那让人无法自拔的气质,这样的美色,这样的身材,让李万义愿意做出和云空蓝一样的选择用十年寿命来换取春风一夜。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决定今天要装逼装的更狠一些。

    把胸膛挺直了,清了清嗓子,李万义走到了苏锐的面前:“苏少,让你久等了,刚刚有点危险,开车的司机走神差点撞到了你,我已经狠狠的训斥过他了?!?br />
    “没关系,都没碰到我,他的车技还是很高的?!彼杖裥ψ?,指了指李万义胸前的勋章:“李兄,你这一身行头还是挺帅的,在哪里买的”

    在哪里买的

    听到苏锐这话,李万义气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尼玛,这是能买的到的吗这根本就是我们组织的军装好不好

    强忍着吐血的冲动,李万义说道:“我在这里的身份是黑暗佣兵团的大管事,当然,我不知道苏少你有没有听说过黑暗佣兵团,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下?!?br />
    看着他装逼的样子,丹妮尔夏普差点没气的暴走,这里一个是神王宫殿的大小姐,一个是太阳神殿的太阳神,随便一个身份搬出来,都能够把这个劳什子佣兵团的管事给活活的压到死

    苏锐瞥了丹妮尔夏普一眼,那眼神非常的清楚,后者见此,立刻会意,只能强行忍下心中的恶心,走到一边去,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打完之后,丹妮尔夏普忽然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将变得非常有趣,她的嘴角也情不自禁的牵扯出了一丝微笑的弧度来。

    貌似和阿波罗在一起,他总是能够把很简单的事情变得很有意思。丹妮尔夏普望着正在和李万义几人说着话的苏锐,在心中想到。

    “锐哥,你好?!?br />
    云蝶舞说道,她已经是彻底豁出去了,丝毫不介意当着其余几个同伴的面去向苏锐示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云蝶舞只是先行了一步而已。在她看来,成功者第一要善于把握时机,先下手为强,第二嘛就是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譬如身边的张曦予,这个时候正咬了咬嘴唇,目光复杂的看着云蝶舞呢。

    看着云蝶舞那灿烂的笑容,苏锐微微的点了点头。

    尽管这个姑娘从上到下总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媚意来,但是苏锐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想法,对于那些以身体为交换条件,抱着最功利的心态来接近自己的女人,苏锐从来也不会碰一下。

    这些年在西方黑暗世界,他遇到的比云蝶舞还要漂亮还要诱惑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不还是保持了六根清净坐怀不乱吗

    云蝶舞看到苏锐对自己点头,一颗心差点没乐开了花。

    不过,她可以不去在意同伴们的目光,但是却不得不在意另一个人的眼神,她就是丹妮尔夏普。

    正在暗暗高兴的时候,云蝶舞的脸色陡然一僵,因为她重又感受到了两道冰冷的眼神

    而这眼神的主人,正是丹妮尔夏普

    即便戴着黑超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此时的云蝶舞仍旧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外国女人正冷冷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之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云蝶舞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连忙把眼睛从丹妮尔夏普和苏锐的身上给转移开来,心中暗暗猜想着这女人和苏锐究竟是什么关系。

    “哼?!?br />
    见到云蝶舞示弱,丹妮尔夏普一声冷哼,也就不再用气势压迫对方了。事实上,作为神王宫殿的公主,在黑暗世界地位极高的她完全没有必要去和一个华夏姑娘这样“争风吃醋”,可是丹妮尔夏普就是忍不住,每次见面都想和这个“风骚”的女人好好的针锋相对一番才痛快。

    李万义并没有注意到丹妮尔夏普的情绪波动,他好不容易把眼神从对方的身材之上收了回来,伸出手,极为绅士的指了指凯莱斯酒店的大门,说道:“现在我们就从这里前往顶层的全景餐厅吧?!?br />
    苏锐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这次真是辛苦李兄了,没想到李兄在黑暗世界的地位那么高,让我只能仰望?!?br />
    李万义听了这话,心中简直爽透了,昨天在拍卖会上多花的好几个亿冤枉钱所造成的不快也已经一扫而空了,他还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苏锐居然这么配合自己来装逼

    “苏少,美女,你们两位在西方呆了那么久,这凯莱斯酒店一定没来过吧”

    苏锐摇了摇头:“还真的没来过?!?br />
    嘴上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的心里还在想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别人装逼,感觉真好?!?br />
    李万义就像是个导游一样,一边走着,一边“热情的”介绍道:“这酒店是按照七星级标准来建造的,只有迪拜的帆船酒店可以与之媲美,所以,黑暗之城许多人都想要来这里吃一顿饭,或者住上一晚,他们会以此为奋斗目标的?!?br />
    苏锐一脸懵逼的问道:“为什么他们不经常来呢因为这里太贵了吗”

    李万义听了,心中骂了苏锐一声傻逼,而后露出了鄙夷的笑容:“非常简单的道理,七星级酒店得多少钱一晚况且这里还是黑暗世界,酒店的造价甚至可以达到迪拜帆船酒店的三倍以上并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起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李万义并不知道,随着苏锐和丹妮尔夏普的身影走进了凯莱斯酒店的大门,整个监控室里面已经是乱作了一团

    一个监控员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喊道:“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天啊,超级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