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万义等三人在夏洛特烦恼里度过了一个无比难忘的夜晚,一个个累的几乎虚脱。

    苏锐的脑袋里面一直在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天亮才渐渐的睡着。

    丹妮尔夏普和宙斯把那一箱啤酒喝完了,而后躺在床上,在临睡之前,给苏锐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阿波罗,你个大傻逼。

    这个夜晚,有太多太多的人无法入眠。

    黑暗之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普通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在天亮之后,便陆陆续续的有行人开始步履匆匆。

    这里也有许多公司,也有许多工作人员,他们同样要从居住地乘坐拥挤的早班车和地铁去讨生活。

    如果不是那么多的赌场和酒吧,如果不是那么多的暴力分子,以及随处可见的枪支弹药,你真的会把这座城市当成国际化的大都市各种肤色的人都有,各种职业的人都有。

    这里的管辖者就是神王宫殿,宙斯在成为了众神之王之后,做主设立了一系列的机构,让整个黑暗之城更加的有秩序。

    不管是黑市,还是城中的打架斗殴,都已经有了严格的控制,比起之前来说已经好了太多太多了。

    当然,从这种方面上来说,宙斯的的确确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但是却他似乎少了一点野心这一点对于黑暗世界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在光明世界步步蚕食步步紧逼的情况下,能够把黑暗世界保持在这种相对平衡的水平上,已经是让人非常难以置信了。

    醒来之后已是下午,苏锐看到了丹妮尔夏普的短信,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手点了删除键。

    洗完澡后,苏锐准备出门去吃个饭,可是当他刚刚打开门的时候,一个漂亮到极点的金发女郎已经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这一次,没有烟熏妆,也没有棒球帽,丹妮尔夏普恢复了她最本来的面目,只是带着一副黑超。

    “阴魂不散啊?!彼杖裎抻?。

    “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丹妮尔夏普不满的说道。

    阳光下的她,看起来灿烂而耀眼。

    “好,你等一下?!?br />
    苏锐掏出手机,也编辑了一条信息发了出去,内容是丹妮尔夏普,你是个丑八怪。

    后者收到了短信,怒火中烧,差点就要拳脚相向,苏锐摊了摊手,说道:“你看,你也没回我的短信,你还怪我”

    这似乎是一对天然的冤家,只要一见面就斗嘴。

    “走吧,请我吃饭?!钡つ荻钠账档?。

    “凭什么”苏锐无奈的说道:“这几天能不能不要粘着我你跟在身边,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好吗”

    “我是在监视你,以防止你做出什么对黑暗圣城不利的事情?!钡つ荻钠账党隽俗约旱男睦锘?。

    “我能干什么我完全是与世无争好不好”苏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丹妮尔,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宙斯的意思”

    “我把你的事情都对宙斯说了?!钡つ荻钠账档溃骸暗撬恍家还??!?br />
    “所以我才不怕告诉你?!彼杖窆笮?。

    丹妮尔夏普不禁有了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敢情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了

    丹妮尔夏普铁了心要宰苏锐一顿,带着他来到了黑暗之城最豪华的凯莱斯酒店,如果以外面的酒店评级来衡量这家酒店的话,那么最合适的级别就是七星级。

    而一般来到这里吃饭的,也大多数都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大人物,一般人也承受不了这里的消费。

    没想到的是,就在苏锐和丹妮尔夏普刚刚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就接到了李万义的电话。

    “苏少爷,今天我请你吃饭啊,就在凯莱斯酒店的全景餐厅,你觉得怎么样”李万义得意洋洋的说道,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优越感。

    苏锐抬起头看了看门前高耸入云的酒店大楼,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玩味的弧度来:“凯莱斯酒店的全景餐厅那可是很贵的”

    “贵又如何,我能花五个亿拍下波旁王朝开国皇帝的石像,难道还请不起全景餐厅的一顿饭吗”李万义笑着说道:“你就在凯莱斯酒店的门口等我们吧,我们十分钟之后就能到?!?br />
    挂了电话之后,李万义对身边的几个同伴说道:“苏锐已经同意了,咱们待会儿就能碰见,话说这个凯莱斯酒店在黑暗圣城投入那么大,也不知道几百年才能收回成本,我估计苏锐在西方混了那么久,也没有在凯莱斯酒店吃过饭吧?!?br />
    他的话里话外,都是在表现着酒店有多么的高级,都在表现着他有多么的厉害,顺带还贬低苏锐一下。

    面对这种情况,云蝶舞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几个男伴的黑眼圈,这说明这几人昨天晚上肯定又去哪里享受去了。

    想到这里,云蝶舞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苏锐的模样。

    当日,自己只穿着内衣坐在他的大腿上,他都能够无动于衷,而要是换做李万义龚明宇之流,恐怕连十秒钟都别想撑过去,立刻就露出男人本色了吧

    这一比较,高下立判。

    对于马上就能见到苏锐,云蝶舞的心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

    不过,李万义接下来的一番话,立刻把云蝶舞心中的热情给剿灭了一大半,他说道:“也不知道上次跟在苏锐旁边的那个金发美女到底是谁,简直是漂亮到极点啊?!?br />
    云空蓝一脸猪哥相的,连忙附和道:“是啊,我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能够和她共度良宵的话,我宁愿少活十年”

    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让张曦予和云蝶舞都瞪了他一眼,云空蓝讪讪一笑,尴尬的闭上了嘴。

    云蝶舞可不认为李万义或者云空蓝能够有机会和那个女人春风一度,那女人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和冷意简直是有如实质,云蝶舞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连顺利的呼吸都很难做的到。

    似乎是看到了云蝶舞的表情有些不对,李万义也尴尬的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不过,那西方女人再漂亮,也不符合我的审美,我还是喜欢东方女人,她比我们的蝶舞和曦予妹妹差远了?!?br />
    对于这种说法,二女的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来揭穿,看似不经意的,云蝶舞问了一句:“今天苏锐身边的那个女人也会过来吗”

    “不知道,但我估计八成不会,苏锐一个落魄的少爷,还能泡到那么漂亮的妞那女人一看就是出身贵族苏锐想要接近她,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李万义嘿嘿一笑,开始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东方美女,但是李万义真的被丹妮尔夏普给惊艳到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即便不择手段,也要一亲芳泽。

    他准备从苏锐的嘴里问出丹妮尔夏普的下落,然后偷偷接近,即便用上一些强制性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如果苏锐知道了李万义这个想法的话,估计不仅不会担心丹妮尔夏普的安危,还会巴不得李万义抓紧快些行动,他可是迫不及待要看到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锐并没有等太久,十五分钟后,几辆越野车就已经驶到了凯莱斯酒店的门口。

    车速很快,气势汹汹,到了苏锐跟前,来了一个急刹车,苏锐眯了眯眼睛,并没有任何的躲避。

    车子在距离苏锐不到十公分的位置才停下,这个距离已经是非常危险了,稍不注意都有可能出人命,这是极为明显的挑衅

    苏锐不躲,不代表丹妮尔夏普的心中没有火气,她事实上站的还要远一些,但是看到别人这样在苏锐的面前蹬鼻子上脸,宙斯的女儿就有些压制不住了。

    她走到车前,浑身冷意迸发,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把手枪

    看到丹妮尔夏普的举动,苏锐微微一笑,拉住了她:“丹妮尔,何必和傻瓜一般见识呢你要是现在把人给一枪打死,我待会儿还怎么看这个家伙在我面前装逼”

    丹妮尔夏普本来是想要为苏锐出头的,结果对方还阻拦自己,于是心中有些不爽,哼了一声:“你自己的事情,我可不爱管?!?br />
    说完,她把枪收了起来,站在了苏锐的身后。

    看着这姑娘的样子,苏锐不禁暗自好笑,他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与丹妮尔夏普之间的关系已经无限的缓和了。

    这是苏锐愿意看到的情况,但是,这种最终的缓和将使得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走向何方,这就不是他可以掌控的了,甚至连预料都做不到。

    第一辆越野车的车门并没有立即打开,李万义坐在其中,笑呵呵的打量着苏锐,目光之中带着微微意外的神情:“看来,这个苏家少爷的胆识还算可以,他就真的不怕我开车撞他”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真的是个西方黑暗世界的菜鸟啊,他不知道这里随时都可以丢掉性命的”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抬起了头,目光穿过了前挡玻璃,和副驾驶上的李万义对视在了一起。

    李万义分明看到,苏锐的嘴角竟然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