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而李万义几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刚刚到达“夏洛特烦恼”门口的时候,苏锐已经告别了丹妮尔夏普,来到了城市中央的一处别墅区。

    在阿尔卑斯山脉的中央开辟出黑暗圣城,其难度和成本要比普通城市高上十倍以上,因此,那些国际大都市的寸土寸金,和这里比起来,已经不算什么了。能够在黑暗圣城中央地带的别墅区拥有一套别墅,很显然,仅仅有钱还是办不到的。

    而此地别墅的基本价格,已经是李万义那一套的几十倍了。

    苏锐走到了一处四层小楼的旁边,按了按门铃,里面便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把苏锐迎了进去。

    如果李万义看到这一幕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改变对苏锐的看法,从此以后顶礼膜拜。

    而事实上,这幢别墅的真正主人并不是苏锐,而是某个人送给他的。

    以苏锐的性格,才不会砸下那么多的钱,在黑暗圣城中心买这么一幢几乎不会有人来居住的别墅,实在是太不经济了。

    躺在那堪称壮观的卧室之中,一贯睡眠质量极高的苏锐竟然难得的失眠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来到黑暗圣城,他都睡不好觉,心底似乎有波澜起伏。

    他似乎认为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应,但是苏锐也说不出这感应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他辗转反侧的时候,丹妮尔夏普还坐在神王宫殿的悬崖边上,任由狂风把自己的头发吹乱。

    她的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边喝着,一边遥望着下方那灯火通明的城市,目光穿过了重重夜色,似乎锁定在了城市中央的那片别墅区上。

    “阿波罗,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呢你又想做些什么呢”

    丹妮尔夏普自言自语,有些怔怔的出神。

    就这么坐在悬崖边上,双腿在空中荡着,她也不怕掉下去。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袍的身影走过来,是宙斯,他的手里,竟然拎着一箱啤酒。

    听到脚步声,丹妮尔夏普转过脸来,有些吃惊的说道:“我很少见你喝酒,今天你是怎么了”

    宙斯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看到你在这里喝酒,我的胃也有点蠢蠢欲动了?!?br />
    说罢,他竟也不顾形象的坐在了丹妮尔夏普的身边,打开了一罐啤酒,和女儿碰了碰,随后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这和宙斯以往的风格简直完全不一样

    喝完之后,他随手一扔,那啤酒罐便穿过了浓重的夜色,落向了悬崖下方

    看到这个情景,丹妮尔夏普张着小嘴,喊了一声:“哇哦”

    她也兴奋了起来

    如果放在以往,宙斯绝对不会随地乱扔垃圾,更别提这种从悬崖上往下扔啤酒罐的举动了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第一次认识自己的父亲。

    宙斯笑呵呵的又开了一罐啤酒:“丹妮尔,我也年轻过?!?br />
    “年轻就代表着一定要犯错吗”丹妮尔夏普闻言,收起了笑容,忽然话锋一转。

    听到女儿的问话,宙斯沉默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丹妮尔,你以后就会明白,在年轻的时候,你总会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都想去追逐,到头来却会发现自己丢失了很多东西?!?br />
    “这是在给你犯的错进行解释吗”丹妮尔夏普目光灼灼的说道。

    她的眼神穿透宙斯的眼睛,似乎想要看到对方的心底。

    其实,父女两个的感情一直很奇怪,丹妮尔夏普因为某种原因,从小就叛逆异常,极为讨厌自己的父亲,直到在华夏被苏锐欺负的够惨,才听了对方的话,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从这一点上来说,苏锐堪称这父女关系的破冰船。

    “不,我并不是解释,也不是追悔,很多事情都输给了时间,我们赢不了?!敝嫠顾档?。

    “我知道,这些东西都已经过去了,很难说得清谁对谁错,责任都是双方的?!钡つ荻钠找×艘⊥罚骸爸皇?,我有时候也想有母亲的疼爱?!?br />
    宙斯沉默了,并没有说什么。

    “站的那么高,你累不累”丹妮尔夏普见此,主动和宙斯碰了碰啤酒罐,两人齐齐一饮而尽,又是两个啤酒罐被从悬崖上扔了下去真不环保。

    宙斯望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似乎有些恍惚,在他的印象里,这还是女儿第一次和自己并肩而坐,这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平等对话。

    “有点累,再强大的人也会疲惫的?!敝嫠固鞠⒌?。

    “你很少叹气?!?br />
    “那这就说明我是真的累了?!?br />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但是我觉得你完全有能力去过一种更轻松的生活?!辈恢?,说到这儿,丹妮尔夏普的脑海之中竟浮现出一张脸来。

    那是苏锐的脸。

    “宙斯,你看阿波罗,他活的多么潇洒,虽然也是十二天神,但是他的生活可比你轻松多了?!钡つ荻钠盏难劬锩婢沽髀冻鲆恢窒蛲纳裆矗骸澳隳训啦幌肴ス庋纳盥稹?br />
    “他轻松,那是因为他随时可以舍掉现在的一切,甚至不会有任何的留恋,他的根在东方那个古老的国度,不在这里?!?br />
    宙斯眯了眯眼睛,两道精芒从他的眼中射了出来,和丹妮尔夏普一样,目光似乎也看到了那城市中央的别墅群。

    “那你为什么不可以”丹妮尔夏普问道。

    “因为我的根在这里?!敝嫠怪噶酥改亲鞘?。

    “宙斯,你觉得阿波罗有野心吗”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丹妮尔夏普才问出了盘桓在心中已久的问题。

    她想到了军师布置重兵在两个通道处,想到苏锐今天晚上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也想到了那个二十年后重新现身的刺杀之王赫塔费,心情莫名的沉重了起来。

    “这一点其实非常简单,阿波罗没有野心,军师也没有野心,十二个天神势力里面,太阳神殿是最安全的,这一点无需怀疑?!敝嫠顾档?。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

    “不管他们做了些什么,我告诉你,那都是为了应对未来变化所做的必要准备而已,太阳神殿别的不行,未雨绸缪的本事倒是很强?!敝嫠沟ψ潘档?,他似乎对太阳神殿的那些布置一点也不感兴趣。

    这个时候的丹妮尔夏普终于明白,她和宙斯真的不在同一个高度上。

    “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钡つ荻钠账档溃骸鞍⒉藿ㄒ槲颐窃傩抟惶跛淼?,他甚至愿意为此出钱?!?br />
    “这个这个再议吧?!敝嫠瓜氲搅怂杖窠裉彀滋煺驹谡舛运档哪切┗?,心情忽然有些烦躁了。

    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所谓的众神之王,真的不如别人眼中看起来那么的潇洒。

    如果真的可以,他又怎么愿意把黑暗之城给限制在这茫茫的山脉之中呢

    “对了,我今天晚上见到了赫塔费?!钡つ荻钠沼淘チ撕芫?,才终于说了出来。

    她不知道说出这个消息会不会有些对不起苏锐,但是,看着有些烦躁的父亲,她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

    “就是曾经那个对你纠缠不休的赫塔费?!?br />
    听了女儿这话,宙斯稍稍的愣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他还没死?!?br />
    “你会去杀了他吗”丹妮尔夏普犹豫着问道。

    虽然赫塔费是宙斯的敌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的会面之中,她对那个刺杀之王的印象很好,那爽朗的笑声绝对是一个内心通透的人才能拥有的。

    “当然不会?!?br />
    出乎丹妮尔夏普的预料,宙斯摇了摇头,随后,他又拆开了一罐啤酒。

    丹妮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找他找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今天得知了他的下落之后,却放弃杀他的机会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赫塔费并不能正面抗衡?!?br />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敝嫠沟难劬ν旁斗?,眼光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燃烧起来,又似乎有什么东西熄灭了:“我也快老了,赫塔费的年龄也是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未来的天下,是阿波罗那一帮年轻人的,我们这些老家伙又怎么会自相残杀”

    丹妮尔夏普再一次的被震撼了。

    她以往总是觉得宙斯既清高又孤傲,对很多事很多人都看不上,不上心,但是现在看来,他的那些不争不抢,全部源于胸中的那些丘壑和格局他一直是站在整个西方黑暗世界的角度

    他是宙斯,是黑暗世界之王。

    就在丹妮尔夏普把苏锐的“秘密”全部告诉宙斯的时候,苏锐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完全没有半点睡觉的意思。

    他的脑海里一直变换着两张脸,这两张脸虽然气质不同,但却都是绝美的容颜。

    于是,苏锐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睡了吗”

    已经是深夜了,没想到,那边立刻回复了:“刚刚参加完一个真人秀节目,简直快要累死了?!?br />
    虽然是在抱怨辛苦,但是苏锐却能够听得出来,对方的语气之中有着明显的欣喜之意。

    “别太累着自己,你看看全球的女明星里面,能找到几个人比你还要拼命的”苏锐无奈的说道。

    “有你的关心,我就一点都不累了?!钡缁澳嵌诵Φ溃骸岸粤?,你半夜找我,肯定是有着其他的事情吧”

    “当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彼杖裼淘チ艘幌拢骸叭绻奖愕幕?,寄两根头发给我?!?br />
    ps:感谢安梁熙、晨仔0724、靈犀子、书友21983943、江南怪才、aa电梯小周、踏浪归来者、春风聚太和、中华神剑、炽天使1972、二贰百度、班班最美、我和世界不熟、心就像玻璃杯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