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任何拍卖品的起拍价都不算高,但是到最后都会被炒到一个极高的价格。

    苏锐今天并不想买任何东西,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来抬价的。

    毕竟,能抬高多少,就意味着他能多赚多少。

    一个亿的价格喊出,现场沉默了十几秒。

    毕竟没有人想到,竟然有土豪如此的二百五,直接把价格翻出了十倍!这哥们是脑残吗?

    不过,当众人意识到这喊声是从中央包厢里面传出来的,便都释然了。

    坐在那里面的是什么身份的人?他看中的藏品,是其他人想抢就能抢的走的吗?

    李万义的脸色瞬间阴沉,他同样听出了,那是苏锐的声音!

    “该死的,和我对着干!”李万义咬了咬牙:“一亿一千万欧元!”

    “三亿?!彼杖窈敛豢推恼趴诰屠?。

    干干脆脆!

    从一亿一千万直接翻到了三亿!

    这种土豪的竞拍方式真的让在场的人都开了眼界!怎么可以如此的彪悍!

    事实上,在这些人看来,石像的真正价格绝对不止三亿,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未来一定会价值连城,所以,现在无论出多少价格拿下来,都不会吃亏的!

    阿尔卑斯投行从来不拍卖假货,因此选择这里投资是稳稳的放心!

    听到三亿的价格,李万义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尼玛,不带这样玩人的!

    这可是三亿欧元!

    云蝶舞和张曦予都注视着李万义,似乎在等待着他能做出什么反应来。从开场的竞拍来看,苏锐已经对李万义形成了全方位的碾压了。

    “三亿欧元一次!”拍卖师喊道。

    李万义咬了咬牙,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喊出三亿一千万,不仅不能赢得气势上的优势,还会受到身边两女的鄙视,于是再次举起了牌子:“五亿欧元!”

    豪气万丈!震惊全??!

    从三亿直接涨到了五亿!

    一时间,从许多人的目光里面都射出了羡慕的眼神,他们都在想着——这又是一个来自于华夏的土豪。

    李万义虽然肉疼,但也非常享受这样的眼光。

    五亿欧元,几乎是他能够给出的极限价格了,如果苏锐再来一声六亿,那么他也无力跟上了。

    在场的众人没想到一开场的交锋就如此的激烈火爆,他们都在等待着中央包厢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是直到拍卖师落锤,中央包厢里面也没有再出价了。

    “五亿欧元,成交!”

    现场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李万义笑着站起身来致意,同时对中央包厢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当然,并不是所有鼓掌的人都把李万义当成英雄看的,也有很多人把他当成了傻逼。

    敢这样和中央包厢对着干,不怕人家记恨你?要知道,这座城市可是毗邻西方黑暗世界,任何混乱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绝大多数人虽然心动,但是却没有人敢和中央包厢的大佬们竞争。

    “五亿欧元,就是四十多亿华夏币,万义兄,你确定回到华夏之后能够把价格再翻上几番吗?”云空蓝也不是傻子,他摸着鼻子说道:“我感觉想要收回成本都已经非常困难了?!?br />
    “不会有那么难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咱们华夏可就是有钱人多,越是有钱,就越喜欢附庸风雅?!崩钔蛞搴芴谷坏乃档?。

    不过,他虽然看起来很淡定,但是心里却是非常的紧张,因为他所能动用的家族流动资金远没有这么多,李云泽那些财富可大部分都是不动产,想要变现也没那么容易。

    但他是某个势力的大管事,可以私下里动用组织里的资金,只要尽快把窟窿填补上就可以了,所以,这个石像他必须尽快出手。

    李万义才不在乎收藏不收藏的事情,只要能尽快赚到钱,那就足够了!

    “就没见过你这么阴险的,只抬价不买?!钡つ荻钠詹恍嫉乃档?。

    苏锐把那石像从一千万的起拍价抬到了五个亿,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一件就赚这么多钱,要是把这些全部都给卖了,不得远远超过从亚特兰蒂斯家族手里敲来的那一百亿欧元?

    太阳神殿将从此彻底告别资金不够的时代!

    况且,格列兹曼的藏宝地点还有好几个呢,如果全卖了……苏锐想想都要爽翻天!

    在这一点上,他和李万义一样俗,不喜欢任何的藏品,只想着变现。

    “那有什么,我这个人就是喜欢钱,有问题吗?”苏锐没好气的对丹妮尔夏普说道,后者闻言,更没好气的在苏锐的腰间拧了一把。

    宙斯的眼皮继续狂跳。

    由于第一件拍卖品彻底的点燃了现场的气氛,因此接下来的拍卖变得热烈无比,而且关键是这些源自于波旁王朝的古董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买下来都可以当做传家宝的。

    一件又一件的拍出了天价,苏锐真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当然,他也早就安排着金泰铢坐在一边,专门负责把价格往上面抬,甚至有个竞拍者被金泰铢抬出了火气,专门较劲,最后的成交价简直高的让人咋舌。

    看着苏锐咧嘴直笑的情形,宙斯摇了摇头。

    云空蓝等几人也各拍下了一件东西,李万义则是没有再出手……他已经被苏锐坑惨了。

    等到最后一件拍卖品名花有主,整场拍卖会也宣告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需要众人排队付钱了。

    很多人都有些纳闷的看向中央包厢,坐在那里的大佬除了第一件物品参与了竞价之外,整个过程皆是一声不吭,让人感觉到很奇怪。

    不过,从这一点上更能说明,这个大佬是多么的想要那个石像。

    想到这一点,那些人都开始用怜悯的眼神看向了李忠义——可怜的华夏土豪,有本事拿到石像,也得有本事运走啊。

    不过,李万义却浑然不觉,能够踩苏锐一次,就已经让他洋洋得意了,这货甚至还对着中央包厢遥遥的竖起了中指!

    太威武了吧!

    看到李万义的动作,在场的人几乎都要石化了!

    这人难道一点都不了解西方黑暗世界的规则吗?难道就不知道中央包厢的大佬是多么的位高权重吗?

    阿尔卑斯拍卖行可是有着严格的规定,如果身份地位不达标的话,那么中央包厢宁愿空着,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人进去坐的!

    李万义并不是不知道这回事,只是他已经铁了心的认为,苏锐是被他的朋友带进包厢去的。这中指也是竖给苏锐看的。

    苏锐就这样站在包厢的扶手旁,坦然的接受了李万义的手势侮辱。

    同时,他还朝着李万义的方向努了努嘴,对宙斯说道:“你看,有人朝你竖中指?!?br />
    宙斯差点没给气的从二楼跳下去——这个家伙居然又来给自己拉仇恨!

    把东西交给了阿尔卑斯拍卖行,一切就不用操心了,信誉是这家拍卖行最在意的东西了,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所有款项便会全部转到太阳神殿所提供的账户里面。

    赚了一大笔钱,苏锐简直是志得意满,心情好的不得了。他拍了拍手:“今天发了点小财,走吧,我请你们吃饭,怎么样?”

    “我没胃口,还是等到了黑暗圣城再吃吧?!钡つ荻钠账档?,看到这一宝库的东西拍出了让人不敢想象的总价,她开始有点肉疼放弃的那两个宝库了。

    宙斯已经率先离开了包厢,朝讲台的后方走去。

    他所走到的地方,人群都自动的分开了一条通路,李万义这次也没敢上前挑衅,他忽然发现,苏锐的这个朋友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气场。

    苏锐一脸笑意的来到了李万义的面前,双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说道:“李兄,恭喜你拍到了心爱的宝物啊,我跟你说,这种东西世界上只有一件,千万不要变现,否则就亏大了?!?br />
    李万义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如果不变现的话,资金的窟窿怎么填的上?

    “对了,你们是不是要去黑暗圣城?”苏锐明知故问。

    “是的,我要带首都的朋友们参观一下,毕竟我对那儿比较熟悉?!崩钔蛞迩辶饲迳ぷ?。

    “是吗?不过我对那里不太熟,到时候如果李兄有时间的话,还要请你当个导游呢?!彼杖裥呛堑乃档?。

    “没有任何问题,包在我身上?!毖奂杖裼指约核屠戳俗氨频幕?,李万义很开心。

    “锐哥,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这个时候,云蝶舞出声了。

    在平日里,她的身上总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媚意来,此时刻意喊了苏锐一声,那眼波温柔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不过,在喊完了这一声之后,云蝶舞立刻感觉到了一阵逼人的寒冷气息,从苏锐的身侧射了过来,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不光是云蝶舞,饶是见过很多世面的李万义,此时此刻也浑身发冷了。

    接下来,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正满脸冷意的看着云蝶舞!

    丹妮尔夏普!

    也不知道是丹妮尔夏普太漂亮了,还是她所释放出的冷意太强大了,反正几个人都是觉得被压抑的无法呼吸了!

    云蝶舞看着丹妮尔夏普,有些艰难的问道:“请问,我们认识吗?”

    “我认识你,昨天晚上,我们见过?!钡つ荻钠绽淅渌档?,现场一片剑拔弩张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