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夜里,这的确是不错的风景。

    苏锐就这样坐着,看着云蝶舞的亲手解开了浴袍的系带。

    不过,带子虽然解开了,但是云蝶舞的双手却还放在衣襟之上,里面的风景也并没有露出来。

    苏锐看着这一切,眼神之中除了玩味之外,并没有什么波动。

    云蝶舞的牙齿轻轻咬着嘴唇,只是看起来一个很不经意的动作而已,却充满了诱惑和媚意。

    只要双手一松,那么曾被许多人觊觎过的风景就可以展现在面前了。

    “锐哥,这就是我的诚意?!?br />
    云蝶舞看到苏锐的目光之中并没有带上多少的炽热之意,心中有些微微的失望,但是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就没有半点再退缩的借口和理由。

    浴袍顺着柔滑的肌肤滑了下去,落在了脚边。

    此时的云蝶舞穿着一身白色的内衣,纯棉的质地,并没有任何诱惑的镂空花纹,但是却充满了一种居家女人的性感。

    这种媚而不俗,对于绝大多数男人而言,这都是一场绝对无法抵抗的冲击。

    “锐哥?!?br />
    云蝶舞的眸光流转,轻轻呼唤。

    “身材不错?!彼杖裎⑿ψ潘档?。

    “多谢锐哥夸奖?!痹频枵飧鍪焙蜃吖?,在苏锐的大腿上坐下。

    很主动。

    对于苏锐而言,这个夜晚本来被丹妮尔夏普给带的躁动无比,但是由于云蝶舞的出现,他又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即便能够感受到大腿上的那种清晰而充满了弹性的触感,但是苏锐并没有太冲动的感觉,双手甚至仍旧放在沙发的扶手上面,甚至都没有去碰一下云蝶舞的纤腰。

    看着苏锐仍旧保持着镇定,这让云蝶舞不禁有点意外,她知道自己的诱惑力究竟是怎样的,但是苏锐却能够岿然不动,实在是不可思议!

    再次咬了咬牙,云蝶舞说道:“锐哥,是我的诚意让你不满意吗?”

    “不,你的诚意很好?!彼杖裎⑽⒁恍?,说道:“你的身材看起来很美妙,应该还没有男人开发过吧?”

    云蝶舞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傲然:“我愿意把这一切都留给锐哥你?!?br />
    “好,挺好的?!?br />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云蝶舞的腰肢,说道:“我接受你的诚意了?!?br />
    “你接受了?”云蝶舞好像被巨大的惊喜给击中了!

    她今天的举动其实背负了巨大的压力,因为如果云家人知道了,那么她就会从一个小公主变成家族的叛徒!

    看来,今天晚上她的付出不是没有收获的!

    虽然她在此之前并不喜欢苏锐,但是在做了决定之后,就完全不介意把自己送给他了!

    反正男人都是一样的,能够提前给自己找个好靠山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事实上,云蝶舞的眼光还是比较犀利的,远比一些顽固的老家伙要看的清晰明了,在她的眼睛里,首都的局势已经渐渐清晰了,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那么苏锐崛起的势头将是挡无可挡。

    自己珍藏了那么多年的身体,就是最有利的武器。

    云蝶舞看着苏锐的面容,棱角分明,线条刚毅有型,真的是越看越有味道。

    把自己的身体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比送给那些天天睡在女人肚皮上的首都公子哥们强吧?那些家伙早就被夜夜笙歌给掏空了身子,如果没有从国外买来的药,恐怕根本就不行了。

    想到这儿,云蝶舞忽然有些庆幸了。

    她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在很多时候这份小聪明没有用到点子上。

    “锐哥,要不你躺在床上,我给你按摩按摩?!?br />
    云蝶舞纠结了一下,才开口。

    现场的情形有点太让人尴尬,她坐在苏锐的大腿上,苏锐却没有多少的反应,虽然心中窃喜,但是云蝶舞却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美人在侧,苏锐却摇了摇头。

    他的目光从云蝶舞精致的面容上缓缓滑下,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云蝶舞已经被看的撑不住了,但还是要挺起胸膛,就像接受着检阅一样。

    “我接受你的诚意,但我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这种利益的交换也并不是我想要的?!?br />
    苏锐再次拍了拍云蝶舞的纤腰:“起来吧?!?br />
    云蝶舞忽然觉得有些委屈。

    她虽然在许多时候和富二代们玩的很疯,但是还从来没有这样去诱惑别的男人,今天这才是第一次尝试,就铩羽而归了?

    虽然这样能够保住自己的身子,但是云蝶舞真的一点也不开心!

    “怎么,你不愿意起来?”苏锐微眯着眼睛问道。

    “锐哥,你是不是看不上我?还是觉得我这种行为太不上档次?”云蝶舞说着,都有点泫然欲泣了:“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如果我对你没有好感,更不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的,这也是我最看重的东西?!?br />
    “我知道?!彼杖袼档溃骸澳憬徊唤皇悄愕氖虑?,我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情,所以,你没必要因此而郁闷?!?br />
    听到这话,云蝶舞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轻声说道:“锐哥,你是个好人?!?br />
    苏锐笑着摇了摇头:“回去睡吧,我已经看到了你今天晚上的诚意?!?br />
    云蝶舞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然后穿上浴袍转身离开。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转过身来,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迷离之意:“锐哥,我就住在你的斜对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去敲我的房门?!?br />
    在说到“有什么需要”几个字的时候,云蝶舞的俏脸越发的红了。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端起了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

    看着杯中摇晃的酒液,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一丝危险的光芒来,他轻轻的自言自语:“想要打进西方黑暗世界,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谁才是这里的东道主?”

    苏锐并不知道的是,一个望远镜已经透过窗帘的缝隙,把他给观察的一清二楚了。

    丹妮尔夏普放下了望远镜,冷笑两声:“算你有点良心?!?br />
    刚才,她可是把苏锐所做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了。

    在云蝶舞脱掉衣服坐在苏锐大腿上的时候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可是差点没气的七窍生烟,所咒骂的那几句狠话,让站在一旁的地炮都有些战战兢兢了,甚至觉得两条腿之间凉飕飕的!

    地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大小姐,请问你能把望远镜还给我了吗?要是老师知道,他一定会怪罪下来的?!?br />
    “切,还给你,又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丹妮尔夏普说罢,便把望远镜扔到了地炮的怀里。

    她在临走之前,还心满意足的说了一句:“看来阿波罗的品位也还算可以嘛,这个傻逼?!?br />
    地炮狐疑的看着大小姐的背影,前一句话明明还是夸奖,后面一句就成了咒骂,以他现在的情商,实在是有些理解不能,

    苏锐并不知道此时有人正在偷窥他,云蝶舞也不知道,就在她的房间门刚刚关上的时候,龚明宇的房门打开了。

    他望了望空无一人的走廊,又看了看苏锐的房间,他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便发现对面张曦予的房门也打开了。

    “那么晚了,还没睡吗?”龚明宇问道。

    “这就睡了?!币簧碓∨鄣恼抨赜杷低?,便立刻关上了门。

    龚明宇也放弃了去苏锐房间的打算,他摇了摇头,关门苦笑道:“都是一群各怀鬼胎的家伙?!?br />
    …………

    由于拍卖会九点钟开始,因此苏锐也没了睡懒觉的机会,出了酒店的大门之后,便径直向阿尔卑斯拍卖行走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其出门十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已经从后面追上了他。

    车窗打开,露出了李万义的脸。

    “苏少爷,要不要搭我们的车?捎你一程啊?!崩钔蛞迤ばθ獠恍Φ乃档?。

    “不用了,这么近的路,我走着就过去了?!彼杖窕恿嘶邮?。

    云蝶舞看到了苏锐的身影,眸光之中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来。

    “那好吧,我们就先过去了?!崩钔蛞宄胺淼墓厣狭顺荡?。

    在他看来,坐车的人在步行的人面前,总是充满了优越感的。

    “不过就是个没有进入苏家门的落魄少爷而已,何足挂齿?!崩钔蛞謇淅涞乃盗艘痪?。

    对于他这句话,只有一个人公开表示赞成,那就是云空蓝。

    这位云家的少爷似乎还嫌吃的亏不够多,挥了挥拳头,说道:“是啊,不就是会点儿功夫么?我要是去当几年特种兵,肯定比他牛-逼!”

    “是啊,空蓝,你太对我的胃口了,咱们这几天一定要多喝一点!”李万义重重的拍了拍云空蓝的肩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云蝶舞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来,她不禁有些庆幸昨天晚上所作出的选择。

    云家如果交到了自己哥哥的手里,迟早得被败个精光。

    想到这里,云蝶舞情不自禁的转过脸去,她想要看看苏锐的身影。

    不过,她却看到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苏锐的身前,然后后者便上了车。

    李万义本来想转脸看云蝶舞的,结果同样看到了这个场景,不禁不屑的说道:“切,不就是辆劳斯莱斯么?从哪儿租来的?在我的地盘上面装逼,也不看看地方!”

    ——————

    PS:第五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