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行离开好了?!彼杖穸岳钔蛞逅档溃骸盎故悄蔷浠?,如果我要混西方黑暗世界的话,请你一定要多帮帮我?!?br />
    李万义很满意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哥哥我说到做到?!?br />
    这会儿他已经开始自称哥哥了,宙斯在一旁听的眼皮直跳。

    苏锐也没有多说什么,同样笑眯眯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而后转向了其他几个人:“那我们就明天拍卖会现场见了,今天晚上都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也好打起精神竞拍,别别被人把拍卖品抢走了啊?!?br />
    苏锐这句话说的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如果仔细的听起来,总是会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云蝶舞和龚明宇等人都在仔细的咀嚼着这句话,一时间,包厢里面陷入了沉默。

    李万义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有些尴尬的招呼道:“该走的也走了,咱们继续喝酒?!?br />
    很显然,他把苏锐列为了“该走的”那一类。

    “我有点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痹频杪氏日酒鹄?,有些心不在焉。

    “我也有点累了?!闭抨赜杷档?,这个女孩子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李万义更加尴尬了,看起来这几个人都不怎么给他面子啊。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夜里两点半钟了,于是说道:“那好吧,我先送几位回酒店,等明天下午的拍卖会一结束,我们就立刻动身,前往黑暗圣城?!?br />
    在说到黑暗圣城几个字的时候,李万义还举起了一只手,看起来倒是显得很有激情。

    等到把云蝶舞几人给送到了酒店之后,李万义的手下凑过来轻声说道:“头儿,你说要不要把那个苏少爷的地址找到,然后这样……”

    他用手在脖子上一划拉,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看来,这种事情他们之前可绝对没少做。

    “不用,怎么至于这样做?”李万义立刻拒绝,不过随后又冷笑着说道:“明天拍卖会结束之后,我会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前往黑暗圣城,到了那里,才是他倒霉的开始!”

    …………

    苏锐自然是不知道李万义这边有什么安排的,不过,即便他知道,也是完全不会在意的。

    他身处十二天神位,在黑暗世界里完全可以以睥睨的姿态去面对李万义!

    苏锐一想到丹妮尔夏普正在自己以前的房间里面,他的心情便有些复杂,于是又重新找了一家酒店。

    在他看来,可不能和丹妮尔夏普继续干柴碰烈火了,虽然对方的性格张扬了些,但是浑身上下简直是处处极品,苏锐真的不敢保证到时候能不能控制的住自己。

    想到了在临分别之时对丹妮尔夏普做的那件事情,苏锐便觉得身体有些火热,只能再去冲个冷水澡降降火了。

    等他洗完澡,穿着浴袍走出来,脑海里面还是盘桓着丹妮尔夏普的样子,看来,这个女人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已经把苏锐给撩拨到了一定程度了,否则苏大官人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如此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这酒店里面也有夜间服务吗?”苏锐摇了摇头,对着猫眼看过去,没想到,站在门外的竟然会是云蝶舞。

    这一次,苏锐真的是有些意外了,以他的智商,也完全没想到云蝶舞会因为什么在今夜来找自己。

    “你怎么来了?!?br />
    苏锐打开门,却没有立即让云蝶舞进来,站在门口问道。

    “我有些话,想要和锐哥你单独说?!?br />
    云蝶舞往走廊两端看了看,声音微微压低了些。

    “进来吧?!彼杖袢每寺?。

    云蝶舞同样是刚刚洗完澡,穿着一身白色浴袍,微湿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浴袍的下摆露出了光洁的小腿,再配合上她那本身就比较妩媚的气质,颇为的吸引眼球。

    不过,她的手里面还拎着一个手提袋。

    苏锐之前还在回想着丹妮尔夏普的样子,结果一个只穿着浴袍的云蝶舞就送上门来了,这是要让人怎生是好?

    “坐吧?!?br />
    苏锐和云蝶舞坐在面对面的沙发上,后者似乎是担心走光,坐下来之后,还把两条腿给并拢的紧紧的。

    苏锐并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目光的意思,肆无忌惮的从对方的脚尖一路打量到了对方的脸。

    云蝶舞被苏锐看的脸色泛红,有点不自在的说道:“锐哥,你别这样看人家?!?br />
    苏锐笑了:“你大半夜的穿着浴袍来找我,不就是让我这样看你的吗?”

    “锐哥,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其实我是为了……”

    云蝶舞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苏锐给打断了:“不管你现在过来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你的行为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哪怕我今天晚上对你做出什么事情,也不是让人意外的?!?br />
    云蝶舞也笑了:“我明白锐哥你的意思,你是说我在勾引你,但事实上我并没有……”

    “难道不是吗?”苏锐微微一笑:“我现在很想知道,你这浴袍里面究竟穿了什么衣服?!?br />
    他的话语实在太直白,他的眼神充满了侵略性,云蝶舞被盯的已经是脸庞发烫了。

    苏锐就这么一直看了一分钟,才笑了笑:“好了,不逗你了,你直说吧,今天晚上来我这里,究竟有什么事情?”

    听到苏锐这么说,云蝶舞松了一口气。

    她并不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引起了苏锐某些方面的注意,但是现在云蝶舞确认苏锐的眼神是非常清明的。

    她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公子哥儿追过,因此云蝶舞很明白自己的吸引力,尤其是刚刚洗完澡穿着浴袍的样子,更能够触动男人内心的某个隐秘地带。

    “锐哥,我今天晚上过来,是想对你说一下这一次的欧洲之行?!痹频杷档溃骸笆率瞪?,我本来与这个李万义并不相熟,只是通过别人介绍,觉得西方黑暗世界是个能够重新振兴家族生意的好渠道,因此才打算过来考察考察,也权当散散心了?!?br />
    “你没有必要把这些东西来向我汇报,我从来也不该是你示好的对象?!彼杖裎⑿ψ潘档?,他的眼睛里面似乎已经开始放射出了丝丝精芒。

    “不,有这个必要?!痹频璧哪抗馕⑽⒌痛梗骸笆妒蔽裾呶〗?,这句话我还是明白的?!?br />
    “你明白?”苏锐摇了摇头:“我那次对你极尽羞辱,还利用你从云家敲走了五千万华夏币,这个梁子你能忘掉?”

    “我当然会不爽,但是我更知道的是,如果我继续和你作对下去,那么将会得到怎样的下场?!痹频枰Я艘ё齑剑骸拔也⒉幌胍庋??!?br />
    “看起来,你比李家的李万义要识时务多了?!彼杖裎⑽⑿Φ溃骸盎褂心隳歉龈绺?,恐怕他看我更加的不爽吧?!?br />
    “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李万义还要比云空蓝要更有用一些,不过,李家的这位也仍旧脱离不了小人得志的范畴?!痹频杼崞鹚橇礁隼?,都没什么好话,甚至包括自己的哥哥。

    “那么,你今天晚上来到这里,想要表达什么?抑或是说,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苏锐直接说道。

    “想要表达我的善意?!痹频璧纳硖逦⑽⑼扒懔艘恍骸叭窀?,几年前的你就已经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不否认曾恨过你,但是我已经看清了局势,我知道,成为你的敌人,并没有任何的好处?!?br />
    苏锐直接打断:“可是,你也完全没有必要成为我的朋友,如果接下来云家不再惹我,那么我和你们会一直井水不犯河水?!?br />
    “不,我认为有这个必要成为朋友,因为我不确定云家接下来会不会做出什么脑残的事情来?!痹频杷档?。

    苏锐看着这个女人,微微一笑:“比起上次来,我感觉你似乎成熟了很多?!?br />
    “我愿意把这句话当成锐哥你对我的夸奖?!痹频栉⑽⒁恍?,站起身来,显得心情很好。

    她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细心的斟满之后,递给了苏锐一杯。

    “锐哥,我敬你?!痹频杷底?,便一饮而尽。

    苏锐则是很没有风度的浅尝辄止,只不过微微的抿了一口而已,便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面。

    云蝶舞见此,丝毫的不以为意,又给自己倒满了。

    她款款的坐在沙发上,黄色的灯光打下来,让她显得充满了某种难言的诱惑力。

    “锐哥,我知道,曾经的云家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也知道我曾经不懂事,但是我不希望这一点会影响到我们彼此之间的友谊?!痹频杷底?,又是一饮而尽。

    她扬起脖子喝酒的样子确实挺动人的,一丝红酒从嘴角流下来,顺着雪白的脖颈,流到了浴袍的领口里面。

    云蝶舞不好意思的拿出纸巾擦了擦脖子,两大杯红酒下了肚,让她的脸庞更红了,眼睛里面似乎也随时可能滴出水来。

    看到苏锐还没吭声,云蝶舞咬了咬牙,再次给自己倒满。

    “锐哥,我再敬你?!彼底?,她举起了酒杯。

    “不用了,我如果不想接受你的友谊,你喝再多的酒也是没用的?!彼杖竦档?。

    “那我……”

    “我需要看到你更大的诚意?!彼杖竦哪抗庾谱频拇蛟谠频璧那瘟持希骸拔蚁?,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br />
    云蝶舞的脸庞更红了。

    “锐哥,我确定,我很有诚意?!?br />
    她的眸光如溪水一般流转了起来,站起身,双手放在了浴袍的腰间系带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