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敬你,咱们干了?!崩钔蛞灏驯尤搅怂杖竦氖种?。

    “干了?!彼杖裎⑽⒁恍Γ骸耙院笪乙窃诨拇舨幌氯?,想要来西方黑暗世界里面讨生活的话,还得多仰仗李兄你啊?!?br />
    他说完,竟然也把那一大杯伏特加一饮而尽。

    “好,爽快!只要苏少你愿意来,那么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李万义要的就是苏锐这句话,他兴奋的拍了拍胸脯,也喝干了杯中的酒。

    苏锐看起来真的不胜酒力了,被呛的连连咳嗽,脸色涨红,看起来有些狼狈,李万义见此,非常满意,哈哈大笑,又给苏锐添满了酒。

    云蝶舞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而张曦予则始终都没有笑容。

    “明天阿尔卑斯拍卖行正好要举行一场拍卖会,据说这次有许多来自于欧洲中世纪的珍稀古董出现,几位可以和我一起感受一下,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好东西?!彼γ忻械乃档溃骸耙?,这儿是普通世界和黑暗世界的交汇处,在这里弄到的东西,基本上可都是宝贝!绝对是华夏见不到的!要是拍到几件东西,然后拿回去买,翻个五六番都不成问题!”

    李万义说的倒是实话,他的第一桶金也是靠倒卖这些古董赚到的,华夏的有钱人大有人在,只要弄到了好东西,就不愁没有销路。

    云空蓝等世家子弟虽然看不上这些钱,但有的赚总比没有好,而且人人都喜欢宝贝,听到李万义这么一说,便一个个都蠢蠢欲动了起来,就连张曦予的眼睛里面也都露出了微微的光彩来。

    云空蓝说道:“正好,我们也可以去淘一点东西来,反正无限额度的信用卡,随便刷?!?br />
    这些世家子弟,哪一个没有运通黑-卡这种顶级信用卡?

    “好,那我就提前把入场门票给买好?!崩钔蛞寤瓜胍傧园谝淮?,说道:“平时阿尔卑斯拍卖行的门票只要一千欧元一张,也不知道这次是怎么搞的,光是入场票就要五千欧元!”

    苏锐作为知情人,只能暗自撇了撇嘴,财神就是财神,都那么有钱了,还把自己整的跟铁公鸡一样,连门票所赚的这点小钱都不放过。

    不过,一场上规模的拍卖会,参加者可以有五六百人,那么且不说拍卖的抽成,光是入场费一项,就可以赚个两三百万欧元了。

    财神就是财神,无论如何都可以想方设法的赚钱!

    他在早年所布下的阿尔卑斯全行业网络,如今就像是一台巨大而恐怖的吸金机器,每天在帮助其疯狂的赚钱!

    这种情况和情报之王比埃尔霍夫非常的类似,后者当年继承了一大笔遗产,明明可以安安稳稳的当个富家翁,结果却把所有的资金全部投入到了建设情报网络之中,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工程,比埃尔霍夫甚至为此而背负了一身的债务。

    但是,当这情报网络开始盈利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就像是财神的全行业阿尔卑斯招牌一样!吸金能力强大的让人发指!

    必须敢投入,才有可能赢得未来。

    “苏少,我也帮你和你朋友买两张票啊?!崩钔蛞逅档溃骸罢馄焙芮朗值?,今天才放出来,得抓紧时间抢票才行?!?br />
    “不用了,谢谢李兄的好意,有朋友给了我两张票,可以给你省下一万欧元了?!彼杖窬芫?。

    事实上,他作为拍卖物的主人,是有资格免费入场的。所有的拍卖所得,阿尔卑斯拍卖行和宝主按百分之十的比例抽取佣金。

    比如说,你拍出了一个亿美金,但是阿尔卑斯投行要从其中抽走一千万美金,这简直和抢钱差不多。

    但是所有的拍卖行都是如此,也只有通过拍卖和竞拍,才能让货品达到一个较高的价格。

    苏锐知道,这次拍卖行的五千美元入场费,只是最普通的座位价格,如果要选择好的包厢,那么座位价格甚至要高上好几倍。

    也正因为如此,苏锐对李万义的举动有些不以为然——既然你要在国内的几个公子小姐面前装逼,那就装个彻彻底底,他们可都是有钱人,你弄一个普通座位,人家怎么看你?

    “既然如此,那我就提前说明一下,如果大家到时候有看中的东西,尽管喊价,不必互相谦让?!闭饩浠熬陀械惚┞读死钔蛞宓陌票拘?,他还生怕这几个公子哥抢走了他认为值钱的东西。

    毕竟,如果能够搞到几件珍品卖回国内,那么又可以逍遥好几年了。

    从这件事情上面,也能够看得出来,李万义并不是多么有钱,想要通过这种投机倒把的方式聚敛财富,至少距离富豪级别还差的很远。

    事实上,李万义本来准备带着几个人直接去黑暗圣城,但是听说这里有拍卖会,才特地又停留了一天,也算是提前感受一下黑暗世界的风土人情,多找几个装逼的机会。

    不过,当李万义再次兴奋的把伏特加一饮而尽的时候,他看到宙斯的酒杯还没有动。

    李大家主顿时开始不爽了。

    “哥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进入这个房间直到现在,你都还没有喝上一杯酒呢!”李万义皱了皱眉头。

    “我不喝酒?!敝嫠沟乃档?。

    “你不喝?”李万义顿时觉得宙斯拂了自己的面子,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你不喝酒就是不给我面子!”

    如果为了在云蝶舞和张曦予面前装逼,他完全不介意拿苏锐的朋友来杀鸡儆猴。

    宙斯仍旧不吭声。

    “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李万义这句话就很是有些不客气了。

    宙斯的眉头也狠狠的皱了皱:“那么,如果我不喝呢?”

    “这样说吧?!崩钔蛞逅坪蹙醯米约河行┏宥?,调整了一下语气,道:“只要你喝一杯,我就认你这个朋友,如果你不喝的话,今天晚上别想出这个门!”

    苏锐在心中暗暗的骂了一句傻逼,这货也太没智商了吧?敢当面这样和宙斯叫板?是不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宙斯并没有理会李万义,而是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竟然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

    这一下,轮到苏锐的眼睛瞪圆了!

    他看到了什么?他竟然看到宙斯对李万义妥协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苏锐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想来想去,都找不到任何导致宙斯这样做的理由!

    这可是骄傲的宙斯!谁也不会放在眼里的众神之王!

    如今,竟然被黑暗世界一个不入流的小喽啰给威胁了!

    实在是太有画面感了!

    苏锐真的异常后悔,他简直超想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给录下来,每天看一遍,都能就着下酒!

    而李万义则是有些失望,事实上,他对苏锐心存火气,自然不会对他的朋友有什么好脸色,本想借机立威的,让几个国内的富二代看看自己手下的能力,结果没想到,这个高大的西方男人竟然服软了!

    不过,狠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就断然没有收回的道理,他只能挤出一丝笑容来:“好,喝的不错,够爽快,我李万义认你这个朋友!”

    宙斯面无表情。

    李万义有点尴尬,为什么他感觉无论这男人喝酒还是不喝酒,都那么的让自己没有面子呢?

    他在心中暗暗的把这高大男人的长相给记下来,准备日后再行报复。

    在西方黑暗世界,随随便便的敲个闷棍装麻袋扔河里简直是最温柔不过的举动了,只不过是最简单的喝酒而已,李万义就已经给宙斯判了死刑。

    苏锐坐到了宙斯的旁边,伸出胳膊捅了捅后者,低声说道:“喂,你这是怎么回事?和你的风格完全不同啊,你是众神之王,怎么可以对这种小喽啰低头!”

    依照着苏锐对宙斯的印象,后者就该直接站起来,一巴掌把李万义拍死在墙上。

    苏锐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宙斯淡淡的看了苏锐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是不想成为你拉仇恨的工具?!?br />
    以宙斯的观点,如果他真的一怒之下站起身来把李万义给弄死,不就成了苏锐借刀杀人的那把刀了吗?

    已经被苏锐接二连三的利用了好几次,宙斯的心里已经很有阴影了,在和苏锐相处的每一秒钟,他都多留了个心眼儿,这一次也是一样。

    “这样也行?”苏锐有些艰难的说道:“可是我从来没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宙斯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br />
    苏锐郁闷的直想吐血:“在你的眼睛里面,我就那么阴险,我就那么没有诚信?”

    宙斯冷冷一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一百倍?!?br />
    苏锐站起身来:“我想出去哭一会儿?!?br />
    “那我也告辞?!敝嫠顾档溃骸懊魈炫穆艋嵯殖〖??!?br />
    苏锐没想到宙斯也要去,不禁来了一点兴趣,问道:“你难道也想去淘宝?”

    “我对波旁王朝的东西很有兴趣,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敝嫠顾档?。

    在苏锐看来,这完全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那波旁灵修会的财产明明就可以和宙斯对半分,而宙斯却看不上这些钱,主动放弃,结果呢?现在还是要花高价买回来,苏锐简直无法理解这种价值观。

    “怎么,两位要走了?”

    李万义看到两人站起来,不禁大感满意。

    他本来就是把这两人叫来看自己装逼的,此时装逼也装的差不多了,这两人就要离开,不得不说,他们真的是很识趣啊。

    PS:感谢前夫丶、我爱英镑、规则研究者、Steven_cc、wvq_1111、张文文璐璐、花仙子小裴、坏矮穷挫、无聊小兵、心就像玻璃杯、Mebr、jason0927、卿羽、紫龙仙人、书友26827702、炽天湖、残花冷l、天涯孤兔@百度、Lyx0570、用户39480933、sd4800763、野骏、aoa47388、大连仁者无敌、乐乐走吧、虎哥come、我有大保健、落叶后的惋惜、m966111、Kz6、染血天下、lwydavid2、书友26958669、二贰@百度、恶魔炽天使、江南怪才、明明白白胖胖、苏玲芝、姨妈没我红、温情橄榄树、Fatboi、威少363、逸殁丶流年、天上飞鹰、踏浪归来者、和尚宝、看迟、着点林、我爱美元耶耶、i9s、易尘333、人于八余、地狱人间阎王、书友26448283、刘大公子、六王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