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云蝶舞和张曦予竟然同时被苏锐给揽在怀里面,李万义的心情真的是渣到了极点,眼底甚至有着怒火开始燃烧。

    他完全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当着他的面做出这种动作

    每个男人的占有欲都是极强的,尤其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竟然被别的男人给搂在怀里,这种感觉太要命了

    因此,李万义已经准备当场发作了。不过就是个还没有迈进苏家大门的私生子吗自己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这里还是西方黑暗世界,是自己的地盘

    不过,他有些意====小说===外的是,云蝶舞却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

    被苏锐给揽住了纤腰,无论是云蝶舞,还是张曦予,都没有任何挣脱的意思,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敢,还是存了些别的心思。

    于是,这一行人之中,只有苏锐独占两个美女,左拥右抱,看起来他才是此行的老大。

    排场很大的李万义一进入酒吧,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一些。要了一个大包厢,转脸又看见了苏锐的手还搭在两个美女的纤腰之上,弄的李万义差点一头撞在了拐角的柱子上。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个安保人员在和他们的队伍交错而过的时候,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

    苏锐的目光同样从对方的身上扫过,并没有任何的停留。

    而这名安保人员就是军师安排在这酒吧里的安保队长。

    谁才是这里的东道主

    “来来来,苏少爷,今天晚上我做东,不醉不归?!崩钔蛞逅底?,便坐在了主座上。

    宙斯什么都没有说,坐在了沙发边上,看起来他像是个沉默的保镖。

    李万义也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多看了宙斯几眼,然后并没有放在心上,在黑暗世界里打混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够和众神之王坐在同一个包厢里面

    在落座之前,云蝶舞说道:“锐哥,我想去一下卫生间?!?br />
    她这是在给苏锐请假,而不是给李万义请假。

    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存了挑拨离间的心思,但是,李万义的心中已经是极为的不爽了

    自己才是东道主

    当然,他并不会把怒火发泄到云蝶舞的身上,只是会因此更加的厌恶和憎恨苏锐

    苏锐颇有深意的看了云蝶舞一眼,然后松开了对方的腰,笑道:“去吧?!?br />
    云蝶舞歉意的笑了笑,然后低头出去了。

    但是,苏锐的另外一只手臂还紧紧的揽住了张曦予。

    反正这个妹子一心想要杀了自己,不吃豆腐白不吃,况且,苏锐在看到了这姑娘之后,还生出了一丝别的想法。

    李万义摇了摇头,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一笔。

    张曦予几乎任由苏锐这样,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知道她是怕了苏锐,还是想要借此机会来拉一拉苏锐和李万义之间的仇恨。

    李万义点了一大桌子的酒,而他的那些保镖则是大部分被留在外面,只有两个人分别站在包厢门的内侧。

    如果真是朋友聚会的话,还需要这种保镖来帮助自己提高气势镇场子

    包厢很大,几个人坐的都挺分散,因此,苏锐紧紧搂着的张曦予,就显得异常扎眼。

    “用的什么香水呢”苏锐用手指缠住了张曦予的几根头发,问道。

    后者不禁浑身紧绷,又回想起来上次秦冉龙拽自己头发的情形。

    “别那么紧张嘛?!彼杖裎⑽⒁恍?,另外一只手搭上了张曦予的肩头。

    “能不能放开”

    张曦予终于说道。

    “放开”苏锐大有深意的说道:“我怕你会杀了我?!?br />
    “张家已经被你折磨的够惨了?!闭抨赜枘抗獾痛?,看不清她的眼神究竟如何。

    苏锐松开了她的肩膀,往旁边欠了欠身子,和张曦予拉开了二十公分的距离:“送你四个字,咎由自取?!?br />
    听了这句话,张曦予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针对张家了?!?br />
    “我再送你四个字,杀人偿命?!彼杖袼低?,又补充道:“未遂也是一样?!?br />
    张曦予浑身一颤

    很显然,苏锐这就是在警告她

    别以为出了五千万就没有事了,你找杀手来杀我这件事情,我到现在还记着呢

    张曦予迫切的想要逃离这个房间,因为身边的苏锐让她无法呼吸

    这个时候,云蝶舞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她看了看现场的环境,犹豫了一下,然后抚了抚身上的连衣裙,坐在了苏锐的身旁。

    “真是个懂事的姑娘?!彼杖裎⑽⒁恍?,但是却没有再把手放在云蝶舞的腰间。

    至于云空蓝,完全眼观鼻鼻观心,对苏锐之前撩拨自己妹妹的举动视而不见,自从苏锐出现之后,他就一直惴惴不安的,哪里还有心思管别人

    龚明宇也没说话,他一直在利用眼角的余光来观察着苏锐的反应。

    李万忠看的双眼冒火,他没想到苏锐竟然如此的喧宾夺主他这个东道主的风头完全被抢光了

    “来,喝酒”

    他示意了一下,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立刻上前,把每个人的酒杯都给倒满了。

    “我擅自做主,给大家多点了几瓶伏特加?!崩钔蛞迕闱柯冻隽诵θ?,似乎把话题带到了他熟悉的领域,能够让其变的更有自信。

    “在西方黑暗世界,混乱是唯一的代名词,毫无秩序可言,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每天都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去,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而伏特加酒的口味凶烈,劲大冲鼻,就像是烈火一般的刺激,这种酒和黑暗世界的精神最为契合不过了?!?br />
    听着李万义的介绍,苏锐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而宙斯则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在他看来,黑暗世界固然混乱,但是并不是没有任何的秩序,尤其是黑暗圣城,在宙斯的治下,早就形成了自己的运行模式和生存规则,哪里像是李万义形容的那样

    李万义这样说,简直就是侮辱宙斯这些年来的付出

    张曦予往一旁坐了坐,说道:“黑暗世界真的那么乱吗既然没有任何的规则和秩序可言,我们接下来又怎么能够在这里开展业务呢”

    原来,这几个人还想着和李万义合作,以此来打开黑暗世界的市场。

    宙斯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安静的坐在沙发边角上,堂堂的众神之王,此时此刻竟然完全没有存在感。

    张曦予的发问正好中了李万义的下怀,给了他表现的机会,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露出了一丝得色。

    “我以前也是和曦予抱着同样的想法,但是不得不说,在这些年的打拼了之后,我也慢慢的摸索出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崩钔蛞骞首髑崴傻男Φ溃骸盎嶙苁呛头缦粘烧鹊?,风险越高,机会也就越大,富贵险中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br />
    他举起杯子,继续说道:“我想,以在座几位的财力,再加上我的渠道,一定可以顺利的打进西方黑暗世界,狠狠的大捞一笔来,干杯”

    说着,李万义把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龚明宇和云空蓝都喝干了,两个姑娘则是浅尝辄止,至于苏锐和宙斯,根本就没拿起杯子来。

    苏锐是不想喝李万义的酒,而宙斯则是被李万义那一番伏特加和黑暗世界秩序之间的联系弄的完全没了喝酒的心情。

    把酒杯放下,李万义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既然带着几个世家公子小姐来到黑暗世界,那么就需要这种演讲的机会他认为自己是这里面唯一的行家。

    “好辣的酒?!闭抨赜柰铝送律嗤?,那模样倒是显得颇为可爱,李万义见到了,觉得砰然心动了。

    苏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冷笑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如果李万义真的被张曦予的柔弱外表给骗了,那么这个女人恐怕能够把他给坑的连骨头渣也不剩。

    “你怎么没喝酒呢”

    李万义看到苏锐的酒杯还在那里好端端的放着,不禁冷笑道:“苏少爷,你这可是不给我李某人面子啊?!?br />
    “我酒精过敏?!彼杖褚×艘⊥罚骸坝绕涫钦庵至倚跃?,肯定沾了一滴就晕倒了?!?br />
    李万义认为这根本就是推托之词,嘲讽的说道:“看不出来,曾经能够打穿五大世家的特种兵竟然那么娇弱?!?br />
    听到李万义说这话,云家张家还有龚家几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了,毕竟他们都属于多年前被苏锐所打穿的“五大世家”之列,那一夜,家族之中多人受伤,到处是血,就连地砖都换了一遍,那是家族创立以来的最大耻辱。

    而这个李万义,无疑相当于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我确实是酒精过敏,真的很难受的?!彼杖衿涫挡⒉幌不斗丶?,在他看来,这伏特加纯粹就是酒精兑水,比华夏国内的那些浓香型酱香型的经典白酒差的远了。

    “是吗”李万义自然是不相信的,他乐呵呵的给自己倒满,然后举起杯子,和苏锐碰了碰:“苏少爷,我当年也是华夏南方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成员,也算是华夏解放军之中的精英了?!?br />
    “特种侦察大队”苏锐露出了微微意外的神色:“没想到我们还能算得上是战友?!?br />
    李万义的脸上露出得色:“是啊,就是战友。不过我已经在西方黑暗世界里面打拼了很多年,应该算是你的前辈,如果你想要在这个世界里面开疆拓土的话,有不懂的尽管来问我?!?br />
    得,这是在以苏锐的前辈来自诩了。

    ps:第二更送上,第三更八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