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苏锐和宙斯的那一堆人,看起来个个精悍,腰间皆是鼓鼓囊囊,明显带着枪!

    带枪出门,在这边陲的城市里面也算正常,但是,这大概二十几个人全是这种武装,公然在大街上面围住自己,这可就有些太招摇了。

    而这一堆人,绝大部分都是东方人的面孔。

    “哎呀,苏少爷,真的是山不转水转,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碰见你啊?!?br />
    这个时候,一道华夏语从苏锐和宙斯的背后响了起来。

    能够把苏锐称之为“苏少爷”,很显然,这绝对是华夏的老熟人了!

    苏锐转过脸来,看到了几个站在人群之后的年轻男女。

    “世界那么小,世界那么奇妙,让我们在这里相遇,苏少爷,我找你可是找的好苦啊?!?br />
    这个时候,先前发话的男人又出声了。

    “找我?”

    苏锐并不认得他,但是却认得他旁边的几个人。

    而且,这也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云空蓝,云蝶舞,白忘川,张曦予,龚明宇,这几人之前还被苏锐在首都的北方公馆集体教训了一顿呢。

    不过,这一次首都李家的李万忠却不在了,他已经被“忠心耿耿”的李长风亲手把脖子捅了个对穿儿。

    苏锐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他们。

    这已经是毗邻阿尔卑斯山的城市,他们来到这儿又是为了做什么?

    “你是谁?”苏锐眯了眯眼睛,望向站在中间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身穿一套白色休闲西装,在夜色之中显得很是扎眼。

    “鄙人李万义,是李万忠的堂哥?!彼γ忻械乃档溃骸拔蚁?,我这么介绍起来,你应该就能明白了?!?br />
    李万义看起来中等身材,但是很强壮,在侧脸的位置,有着一道很明显的刀疤,这让他的笑容看起来颇有些狰狞的味道。

    “李万忠的堂哥?”苏锐冷笑了两声,李云泽和李万忠这父子俩已经殒命了,没想到在这里又冒出来了一个李家人。

    “你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来围着我,难道说是想要给李万忠报仇?”苏锐冷冷一笑,目光之中已经充满了很多的嘲讽之意。

    说实话,来到了西方黑暗世界,几乎就相当于来到了他的地盘,这几个东方的世家公子哥儿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尤其是,军师还在这座边陲城市里面埋伏了一千好几百人!这李万义想要凭借区区的十几个人对付自己?开什么国际玩笑?

    更何况,身边的这个人还是宙斯!

    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扫过周围的几个人,云空蓝直接挪开了眼神,压根就不敢和苏锐对视。

    这个男人对苏锐有着极大的心里阴影,每次遇到他,都被打的很惨很惨。他甚至不自觉的去摸了摸喉咙,那一次苏锐把点燃的雪茄塞了进去,把他的喉咙烫的起了好几个大泡,接连好几天不能吃饭,连喝水都困难。

    云蝶舞则是一直看着苏锐,其实她的长相也是很漂亮的,再配合上总是流露出一股妩媚之意的气质,颇为吸引男人的眼光。但是在苏锐看来,这个女人完全不是自己的菜。

    苏锐并没有从云蝶舞的目光之中读出什么愤恨或者怨毒的情绪,她的目光很平静。

    不过,正是这种平静,让苏锐开始对这个女人有了提防之心。

    这才说明这个女人的不简单,心思的深沉程度还要在她的哥哥云空蓝之上。

    至于张曦予,这个被自己查出了瑞士银行户头的女人也是不简单,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敢找雇佣兵对付自己,甚至她的伪装程度还要在云蝶舞之上。

    一身淡黄色的裙子,纤细的腰肢盈盈不足一握,柔顺的长发几乎要垂到腰际,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对这种女人起呵护之心。

    不过,苏锐可不会怜香惜玉,上次见面的时候,还让秦冉龙拔掉了她的好几根头发呢。

    至于龚明宇,这个名为“掌握龚家经济大权”实则是“龚家的职业经理人”的龚家核心子弟,此时看向苏锐的目光和其他人明显有些不一样了。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敬畏”。

    是的,既敬且畏。

    这种情绪是很复杂的,在龚明宇看来,如果没有苏锐在北方公馆的那一次霸道发难,那么龚家的龚夏刀恐怕还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呢,自己还要恭恭敬敬的给其服务。如果不是苏锐,龚夏刀又怎么可能会被曝出“和国外势力相勾结,扶持国内汉奸官员上台”的劲爆消息?

    这已经是严重的危害到了国家安全,国安对此非常重视,把龚夏刀收押调查,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

    龚家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想要营救他们的家族继承人,但是这一次国安的态度异常坚决,对于这种意图牺牲国家安全来达成自己某种不可告人秘密的人,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姑息,发现一起就查处一起,严厉打击,毫不手软。

    在华夏的历史上,刑不上大夫,这几乎是条铁律,但是国安这次却一反常态,想都不用想,在这后面,苏天清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她当初在北方公馆说出“龚夏刀活不过一个月”的话,纯粹是气话,但是话既然说了,苏天清也没有随便放手,她在不停的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给国安等相关部门施压。

    她这个当姐姐的,要给弟弟苏锐好好的出一口气。每每有龚家人托关系找到苏天清,想要通过一些的交换条件让她就此放手的时候,苏天清都会想起龚夏刀安排狙击手对苏锐开枪的事情,她的回答也只有四个字,那就是——绝不原谅。

    苏锐并不知道这些故事,但是他早就已经从内心深处承认了苏天清的姐姐身份。正是她的一系列所作所为,让从小就是孤儿的苏锐强烈的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也正是由于苏天清的强烈打击,龚家的声望和地位一落千丈,就连经济方面也受到了严厉制裁,身为经济掌权人,龚明宇这段日子很不好过。

    不过,这也是?;鱿嘁赖氖虑?,虽然经济萎缩的厉害,但是龚明宇几乎已经变成了龚家的第一继承人,哪怕龚夏刀能够从国安活着回来,也别想撼动他的地位了。

    而这一切的变故,都是因为苏锐,都是因为这个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男人。

    所以,龚明宇是在场的几个人里面唯一对苏锐没有愤恨之意的人。

    事实上,他很想上前去跟苏锐打个招呼,但是朋友们都对苏锐有着极强的敌对情绪,因此他并不好贸然上前。

    云空蓝等人哪里会猜得到龚明宇的心思,他们以为后者和自己一样,都是属于当时被苏锐羞辱的对象呢。

    从这一点上面来看,对方的阵容都还没来得及展开攻击呢,就已经出现了一丝裂隙。

    李万义抚掌一笑:“错错错,我并没有任何要给我那个堂弟报仇的意思,首都的李家已经被你给整散了架,我不得好好的收拢收拢剩下的人,再造一个新的李家吗?这个李家,是李万义的李,不是李云泽的李!”

    李万义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浓浓的野心,很显然,他对李云泽这个叔叔并不怎么尊敬。

    苏锐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如果这个李万义要选择给李万忠报仇,那么苏锐反而还会高看他一眼,此时则是恰恰相反了。

    宙斯站在原地,他的气势不凡,但是此时落在“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几大公子哥的眼睛里面,堂堂的黑暗世界众神之王也不过是一个长的不错气质也不错的普通男人罢了。

    “那么你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说要请我喝茶的话,不好意思,我没兴趣?!彼杖袼档?,而后,他转向了宙斯,说道:“我们离开吧?!?br />
    不过,苏锐并没有走的成,因为那十几个人已经齐齐的从怀中掏出了枪!

    苏锐和宙斯见到此景,没有任何的慌乱,但是一线锋锐的精芒却已经从他的眼角流露出来。

    宙斯看了苏锐一眼,那眼神之中所表达的意思非常的清楚明白,那就是——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搞定,不要波及到我。

    “李万义,看起来你比我想象之中要更加的不客气?!彼杖窭淅湟恍Γ骸澳招叱膳鸵吻沽??”

    “这是两码事,只是想要做个简单的邀请而已?!?br />
    李万义对手下人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满的说道:“你们在开什么玩笑?怎么可以对苏少爷拔枪呢?他可是我的贵客!混账,都把枪给我收起来!”

    苏锐就静静的看着他装逼,一句话也没有说。

    “苏少爷,既然那来到了这里,就相当于来到了我的地盘,所以,我东道主邀请你一起喝杯茶,你难道不愿意给个面子吗?”李万义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显得异常潇洒。

    来到了我的地盘!

    事实上,这句话之前还盘桓在苏锐的心头,结果却被这李万义说了出来!

    宙斯本来是冷眼旁观,结果听了李万义的这句话,他的目光之中也流露出了玩味的神色来……他堂堂的众神之王还站在这里呢,竟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苏锐看到这个家伙装逼装大发了,不禁一拱手,说道:“你的地盘?难道说你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真是失敬!失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