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前台和安保,毕竟那茶几已经变成了好多碎块,溅射的到处都是!

    而这些碎块之中,有好几块都是朝着苏锐的面门爆射而去!

    老牌天神葛伦萨似乎只是随手的暴怒一击,却产生了杀伤性的效果!

    看那些碎块的飞行速度和力道,如果是普通人坐在这里,面骨和颅骨绝对会被砸碎!只能落得个当场死亡的下??!

    要知道,那个茶几既结实又厚重,苏锐完全可以确信,即便是他来出手,也无法造成这样的效果!更别提还能在这种——小-说——情况之下对别人发动攻击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苏锐的身体猛然后仰,顺带着沙发也翻了过去!

    就在往后翻倒的时候,苏锐手中的茶杯也已经甩出,精准无比的穿过了无数碎块,直冲葛伦萨的面门而去!

    砰砰砰砰砰!

    好几个碎块尽数砸在了厚实的真皮沙发底部,深深的嵌入了其中!

    苏锐也已经翻倒在地,而葛伦萨面对那茶杯的攻击,却端坐在原地,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他冷哼了一声,伸出了手,道:“雕虫小技而已?!?br />
    即便是在如此高速的旋转之下,在如此仓促的反击之中,这杯中的水仍旧没有洒出来一滴!

    足以可见苏锐的功力!

    但是,这份功力落在葛伦萨的嘴里,只有四个字的评价雕虫小技!

    茶杯的速度极快,一般人完全躲不开,能够在仓促的躲避之中还能做出如此精准的反应,的的确确十分不容易!可是,葛伦萨却认为这些完全的不值一提!

    在说话间,那茶杯已经旋转着飞入了他的手掌!

    在葛伦萨看来,他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控制住苏锐的这一击,甚至连多少力气都不用花。

    可是没想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像他预想中那样发展!

    茶杯才刚刚碰到了葛伦萨的手掌,就突然爆裂了开来!

    葛伦萨猝不及防,被杯子里面滚烫的热水浇了一头一脸!

    对于葛伦萨来说,这真的是奇耻大辱!

    那杯水真的很烫,他胡乱抹了一把脸,感觉到皮肤的某些位置已经开始发疼了!

    甚至还有不少红茶的茶叶站在葛伦萨的头发和脸上!

    而苏锐的身体才刚刚落地,就已经再度暴起,在身形猛然跃出的同时,手中的四棱军刺也已经爆射而出,直奔葛伦萨的心脏而去!

    他才不在乎自己用出来的究竟是不是杀招,因为对方已经毫不客气的对他动手了!

    那四棱军刺仿若雷霆,凌厉无比!

    而这个时候的葛伦萨才刚刚把手从面部挪开!

    宙斯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拍手中的茶杯,那玻璃茶杯同样旋转着飞出,同样一滴水都没有洒出来,准而又准的撞在了四棱军刺的侧面!

    军刺被撞歪,偏移了目标,茶杯也已经变成了碎片!

    “都住手!”

    宙斯的身影宛若瞬移,出现在了苏锐和葛伦萨的中央。

    苏锐落地,收回了军刺,眯着眼睛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说道:“我从来不对那些先对我动手的人客气,葛伦萨,咱们这次没完?!?br />
    葛伦萨冷眼看着苏锐,什么也没有说。事实上,他的心中是有些震撼的。

    他拍碎的茶几速度极快,很少有人能够躲开,苏锐不仅成功的避开了,甚至还能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做出精准的反击,那一丝附加在茶杯上面的力道,让葛伦萨这种超级高手都不禁要拍案叫绝。

    这种临场应变,这种反应速度,这种武学天赋,只要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为自己认知中的最强者!

    “葛伦萨,你也停手?!敝嫠沟档?。

    苏锐再次眯了眯眼睛,盯着宙斯说道:“如果你想对我动手的话,那就最好小心一些你的神王宫殿?!?br />
    威胁,绝对是**裸的威胁!

    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几个人能够威胁到宙斯,而苏锐绝对是其中一个!

    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看来,宙斯怎么了?神王宫殿又怎么了?敢把自己惹恼,一样可以和你对着干!就算不能掀翻对方,但是绝对可以搞的鸡犬不宁!

    而此时,大厅的安保和工作人员已经迅速的聚拢了过来。

    酒店自从建立伊始,就没有发生过这么激烈的打斗事件,虽然在场的人都没有看清楚交手双方究竟互相走了几招,但是他们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肃杀的氛围。

    大堂经理看到一地的碎木头,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他可是知道这实木茶几有多沉的,能够一掌把茶几拍成碎片,这究竟是人是鬼?

    “几位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请问需要报警吗?”大堂经理声音微颤的问道,因为他发现,这三个男人的身上拥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这种气势让他的呼吸都变的有些艰难了起来。

    宙斯看了大堂经理一眼,说道:“葛伦萨,你负责赔偿这里的损失,我和阿波罗还有几句话要说?!?br />
    说完,宙斯便对苏锐示意了一下,转身走出了大厅。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葛伦萨一眼,手掌在自己的脖子间一划,做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葛伦萨摇了摇头,他忽然看到自己的手上还沾着几片茶叶,不禁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的叹道:“真的老了,我要是死了,那么……谁来继续……”

    继续什么?

    葛伦萨并没有说下去,他看了看苏锐和宙斯的背影,目光之中显得有些复杂。

    …………

    站在军师酒吧的门前,宙斯看着停下脚步的苏锐,说道:“怎么不走了?”

    “我和你女儿刚刚从这酒吧里出来?!彼杖袼档?,很明显,他这是在故意刺激宙斯。

    当然,宙斯是绝对不会为这件事情道歉的,他也完全看出来了,苏锐还对刚才的事情抱有火气,他现在就是存心的。

    不过,宙斯并不知道的是,苏锐之所以不想进入军师酒吧,并不全是丹妮尔夏普的原因,他主要是避免让宙斯发现这间酒吧里面的端倪。

    军师能够在这处于咽喉要道的城市布下这么一个大局,苏锐可不希望被宙斯中途识破。

    “葛伦萨一直把丹妮尔当成孙女儿看待?!敝嫠顾档?。

    “关我屁事?这是他对我动手的理由吗?”苏锐挑了挑眉毛:“一出手就是杀招,宙斯,这难道就是你们神王宫殿的待客之道?”

    宙斯皱了皱眉头:“不管你和丹妮尔日后如何发展下去,我都不希望你伤害她?!?br />
    不提这个还好,宙斯一提起这件事情,苏锐就气的不打一处来:“丹妮尔会受到伤害?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差点被她踩的当不成男人好不好!”

    宙斯并不知道这二人之间具体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他摇了摇头,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继续下去已经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刚刚想要换个话题,却只听的苏锐说道:“宙斯,当时是你把丹妮尔夏普扔在我身边,连一个招呼也不打,现在却又要为了你的女儿来找我的麻烦,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搞笑太滑稽了吗?你当我是接盘侠?”

    宙斯尽管对苏锐所形容的“接盘侠”很不满意,但是他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于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网上的视频,是你录制的么?”宙斯忽然说道。

    此时在苏锐的“有心引导”之下,两个人已经慢慢踱步,离开了军师酒吧的门前。

    “什么视频?”苏锐一脸茫然。

    宙斯摇了摇头,他早就熟悉了苏锐的这种行事方式,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那些在黑暗世界的网站上面引起轩然大波的视频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把话给说清楚一些?”苏锐睁着无辜的眼睛问道,演技开始全面爆发。

    “阿波罗,把我们两人联手教训波旁灵修会的事情传出去,对你能有什么好处?”宙斯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啊?!彼杖衤冻隽嘶腥坏纳裆?,不过却死不承认的说道:“不过我并没有录制什么视频,那间酒店那么大,在场的人有这么多,天知道是谁干的!”

    宙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心中有些不太愉快:“你知道的,这些年我从来不会偏向于任何一个天神,如非必要,更不会亲自出手对付一个黑暗世界的势力,所以,你这么做,相当于把整个神王宫殿都推上了风口浪尖?!?br />
    这就是苏锐所需要的效果,如今,他在黑暗世界中有很多敌人,必须把宙斯拉在身后做靠山,有备无患总是好的。至于宙斯愿不愿意……管他呢?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那视频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看过?!彼杖袢跃刹换岢腥希骸爸皇?,我必须告诉你的是,但凡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去相信我们两个会联手,整个黑暗世界里面谁不知道,你宙斯是最公正最无私最为大众着想的人?”

    这一连串的高帽并没有砸晕宙斯,后者淡淡说道:“既然这样最好,我会让人发个声明,澄清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太阳神殿和神王宫殿并没有任何联手的意图?!?br />
    “宙斯,你完全不需要这样做?!彼杖褚惶?,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堂堂的众神之王,什么时候需要对别人做出解释了?你的锐气去哪里了?”

    听了苏锐的话,宙斯又好气又好笑,这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刚想说什么,却发现一堆人已经围住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