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的决心,我必须要降低你后悔的可能性,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彼杖窕涣烁龇较?。

    “什么意思?”丹妮尔夏普挑了挑那好看的眉毛:“你这句话说的,难道是不想负责任?”

    说着,她已经开始冷笑了:“不过就是约个炮而已,我让你负责了?你就是想要对我负责,老娘还不答应呢!”

    “并不是这样?!彼杖窨嗌囊恍Γ骸拔胰绻湍惴⑸四侵止叵?,那么我的心里就多了一份牵挂?!?br />
    “我呸!牵挂?你是在炫耀你的责任感很强?”丹妮尔夏普嘲讽的说道:“那么,为了少一份牵挂,你就宁愿拒绝我?你就没想过这样会不会伤害一个女人的自尊?你这究竟是牵挂还是负担?”

    这个话题是说的越多,越说不清楚的,至少,在苏锐的心里,丹妮尔夏普可没啥自尊心——她一贯猖狂的让人发指,之前在浴室里面不也是那样吗?

    “或许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感谢宙斯这一次中途打断了?!彼杖衿挠猩钜獾乃档?。

    丹妮尔夏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是对苏锐的说法感觉到有些不爽,

    “你呢?既然在你眼里,男人女人的第一次都那么重要,你又拿走了几个女人的第一次?”丹妮尔夏普眯着眼睛,嘲讽的问道。

    “没几个?!彼杖窨嘈?,这真的是他最在意的话题。

    “没几个?那就是好几个了?!钡つ荻钠赵俅纬胺淼囊恍Γ骸肮植坏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br />
    “并不是这样?!彼杖窦蛑笔亲约涸诟约和诳?,好端端的安慰她干啥?刚刚要不是宙斯进来,这一切早就已经生米变成了熟饭了!说不定现在的丹妮尔夏普正呆在自己的怀里你侬我侬呢!

    “好了,不逗你了?!钡つ荻钠蘸吡艘簧?,“就你这智商,还不是被我玩的团团转?!?br />
    原来,这女人又在让苏锐难堪。

    “大姐,咱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苏锐欲哭无泪的说道:“总之,能不能不要这样喜怒无常的?人家很不适应的好不好?”

    “小受男?!钡つ荻钠蘸吡艘簧?,从苏锐的身上下来:“你去找宙斯吧,小心不要被他给痛打一顿才好?!钡つ荻钠招碧稍诖采?,顺手拿过??仄?,把电视给打开了。

    她的浴袍衣襟敞开了一些,雪白的光景从里面露出来,亮度实在太高,有些晃人眼睛。

    看着美人儿慵懒的模样,苏锐忽然说道:“喂,你看这里?!?br />
    丹妮尔夏普看了看苏锐,发现后者正指着他的小腹——又是水渍。

    丹妮尔夏普的俏脸登时红透了,什么时候出现这种状况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

    “阿波罗,你快点擦干净,不然我杀了你?!钡つ荻钠斩窈莺莸乃档?,不过语言虽然充满了威胁,但是气势不足,看起来有点外强中干的感觉。

    “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敢威胁我?”

    苏锐冷冷一笑,用手抓住了丹妮尔夏普的两条腿,用力一扯!

    …………

    一分钟后,苏锐起身,到卫生间里面洗了把脸,然后开始换衣服。

    丹妮尔夏普躺在床上,两条腿紧紧的夹着,脸色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阿波罗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一定!”

    “那有什么,不如现在就立刻来杀了我?!彼杖翊┖昧艘路?,一脸挑衅的看着丹妮尔夏普:“只不过你还能站得起来吗?”

    “滚?!?br />
    丹妮尔夏普扔过来一个枕头。

    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苏锐刚刚是用什么手段来折磨她的,丹妮尔夏普现在真的站不起来,两条腿软的跟面条似的。

    枕头的攻击对于苏锐没有任何的效果,他接过来之后又反扔了回去,嘲笑的说道:“对了,要是身边没有男人,不妨抱着枕头睡觉,试试看,会有效果的?!?br />
    说着,他顺手把枕头给抛了回去。

    丹妮尔夏普也算是经历过一半的男女之事了,还能听不懂苏锐的话语里面有什么深意,于是脸色更红,说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快点滚,不然我真的杀了你?!?br />
    而后,她真的把紫色软剑从床单的下面抽了出来!

    苏锐看的一阵阵的发冷!

    尼玛,玩这种游戏,还带在床单下面藏武器的!

    得亏没做什么啊,要是自己犯了老毛病,在时间和力度让她不满意,丹妮尔夏普会不会高喊一声:“要你何用!”然后抽出软剑把自己废了?

    苏锐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这个女人太狠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用这么温和的手段来对付你了?!彼蛋?,苏锐无意识的擦了擦嘴,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不知为什么,看到苏锐擦嘴的动作,丹妮尔夏普忽然就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止也止不住。

    苏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扭头走了出去!

    直到摔门声响起来,丹妮尔夏普的笑声才渐渐停止,她想着苏锐之前擦嘴的动作,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双腿,不禁摇了摇头:“这个混蛋,口味真重,也不嫌恶心,呸呸呸?!?br />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丹妮尔夏普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股难言的燥热,她叹了一口气,直接脱下浴袍,就这样走进了浴室里面。

    “看起来,真的要好好的冲个冷水澡了?!彼底?,她打开了花洒,冰凉的水便喷洒在了她的肌肤之上。

    凉水遇到了滚烫的肌肤,顺流而下,等落入地面的时候,这些水已经变得温和了许多。

    …………

    苏锐走进电梯里面,回想着刚刚发生的情景,不禁还是有点心猿意马。

    不去讨论丹妮尔夏普这个人有多么的难缠,仅仅凭借对方那极致的外貌和身材,就足以让所有男人把持不住了。苏锐知道,自己刚刚幸亏闪得快,不然绝对没可能“幸免于难”,要知道,宙斯还在楼下等着呢,如果知道自己“顶风作案”,那还不得和葛伦萨联手把自己给灭了?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就更得小心翼翼了,至于临走前“折磨”丹妮尔夏普的那一下,主要是为了报复一下对方。

    结果,真的做出了那种行为苏锐才发现,丹妮尔夏普真的是个极品美女——全方位的。

    不用再具体形容了,“全方位”三个字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发现了新大陆的苏锐吹着口哨,心情变得轻松了不少,不管接下来和宙斯谈的怎么样,至少他在丹妮尔夏普的身上没吃什么亏。

    苏锐懒得去想接下来和丹妮尔夏普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相处,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真的不是男人擅长的事情。

    “要不,以后就尽量避免见面好了?!彼杖褚×艘⊥?,他已经没法多想了,因为电梯门打开,大boss正坐在沙发上面等着他呢。

    欺负了女儿,老的来撑腰,真的是一个很难缠的问题。

    苏锐一边走着,一边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搓了几把,旨在提神,但也是心情略微紧绷的表现。

    他不知道接下来宙斯会采取什么办法,说实话,如果单挑的话,他是打不过宙斯的,从来没有谁能够真正的试出对方的身手,否则的话,如果没有强悍的实力来撑腰,宙斯又怎么可能被称为黑暗世界的众神之王?

    不过,虽然打不过,但是苏锐自信可以逃得掉,除非,除非连葛伦萨也加入战斗,那么苏锐真可能连走都走不了了。

    一个在好几十年前就已经是老牌天神的葛伦萨,在沉淀了那么多年之后,其真正的实力又得达到怎样的恐怖地步?

    宙斯坐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茶几,喝着酒店提供的茶水,表情严肃。

    而葛伦萨则是坐在他身侧的沙发上,从苏锐走出电梯的时候开始,他的目光就始终放在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让后者被盯的浑身难受。

    坐下来之后,苏锐毫不客气的拿起面前的茶杯,想要喝,却发现水太烫了,于是放下杯子说道:“宙斯,既然都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也不会去狡辩什么,所以,也没什么好解释的?!?br />
    开门见山。

    宙斯沉默,他知道,在现代的年轻男女之中,像苏锐和丹妮尔夏普这样的已经属于很保守的了,他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光,不也是招惹了很多的风流债吗?

    纠结了半天,宙斯才说道:“你和丹妮尔夏普确定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进展?”

    “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苏锐一脸疑惑的问道。

    宙斯差点就抓狂了:“混蛋,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请不要装傻?!?br />
    “本来可以的,但是被你打断了?!彼杖袷祷笆邓?,而后补充了一句:“我并不喜欢你的这种问话方式,就像是在审问一样?!?br />
    一旁的葛伦萨听了,冷哼了一声,老爷子这几十年来所有的情绪波动加起来,都没有今天来的剧烈。

    宙斯听到苏锐这样回答,心中的那块石头彻底的落了地,他知道,苏锐在这方面是不会撒谎的。

    想要把自己心中的疑问全部问出来,宙斯说道:“从头到尾,都是丹妮尔夏普在强迫你吗?”

    在这位众神之王看来,如果真的是女儿强迫的苏锐,那么苏锐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责任了,这件事情就当这么过去,大家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毕竟,宙斯从一进入房间开始,就听到女儿一口一个“老娘”,还说什么“老娘现在就要办了你”之类的话,唉,那急迫的样子,想想都让人打哆嗦。

    没想到,苏锐却否认了,他笑着抬起头来:“她在强迫我?宙斯,实话告诉你,如果我不愿意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强迫我做任何事情,你也一样?!?br />
    “无知无畏!”

    宙斯还没说什么,葛伦萨已经一拍茶几,那昂贵的实木家具顿时四分五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