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老天神葛伦萨非常的喜欢地炮这个学生,虽然对方失忆了,但是在某些方面的能力极强,许多其他学生解决不了的疑难问题,到了地炮这儿,简直是一点就透,这份领悟力真的少有人能及。

    老人家知道自己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他还准备把一身所学尽数传给地炮呢。

    可是,看着地炮那么诚实到死心眼的程度,葛伦萨真的挺担心他以后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下去——还不被人往死里坑啊。

    在失忆之前,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乱象纷呈的黑暗世界里面,他怎么活到那么大的?

    “是,老师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谢谢您的教导?!钡嘏诓⒚挥腥魏蔚谋缃?,而是干干脆脆的认错。

    徒弟这样认错,葛伦萨忽然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面的无力感觉,此时此刻,老人家感觉到胸口无比的憋闷,只想吐血。

    “你这个……混蛋!”葛伦萨气的浑身颤抖。

    看着老师那生气的模样,地炮真的是委屈极了。

    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尽职尽责的工作也有错,此时干干脆脆的承认错误也有错!以后的工作要怎么开展才行??!

    “你知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葛伦萨说道。

    “我知道了,老师?!钡嘏谘圆挥芍缘乃档?。

    他真的把握不好什么事情该汇报,什么事情不该汇报,但是,看到老师暴怒的样子,地炮心中的那些疑问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

    “你知道个屁!你看你把这件事情给办成了什么样子!”葛伦萨真的是无法消解心中的火气。

    老天神在训斥地炮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房间里面的宙斯还在心里想着如何重重奖励一下这个优秀的手下呢!

    “干的漂亮!”宙斯心中想着对地炮的评价,嘴上顺口就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丹妮尔夏普又皱了皱眉毛。

    “没什么?!敝嫠沟牧成下冻隽宿限蔚纳裆?,然后说道:“亲爱的丹妮尔,我再次认真的向你道歉,希望能够获得你的原谅?!?br />
    “我不原谅?!钡つ荻钠蘸鋈槐淞肆成?,本来还怒气冲冲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一样,立刻就泫然欲泣了!

    宙斯身为众神之王,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女儿哭!

    因此,看到丹妮尔夏普这个样子,他甚至都有些慌乱了。

    我的大小姐,我这道歉都道了好几遍了,你怎么还想哭???怎么还不原谅???

    “别哭了好不好?我的丹妮尔?!敝嫠故肿阄薮?。

    “人家美好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你破坏了,以后每次想起来,都是痛苦的回忆!”丹妮尔夏普跺了跺脚,抹了一把眼泪。

    宙斯也想抹眼泪,好不容易赶在关键的节点上面拦下来女儿的第一次,结果合着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不过,他对女儿是有着无限的包容,再加上此时心里还算是比较庆幸,因此并没有发火。

    除了看到女儿哭了让他有点乱之外,宙斯并没有想要教训苏锐的心思了,甚至连带着看他都顺眼了几分。

    毕竟,种种证据证明,都是女儿主动强行和苏锐发生那种事情的??蠢此杖窕故怯凶诺挚剐形?,否则又怎么会拖到了现在?

    “亲爱的丹妮尔,我保证,你以后一定会拥有美好的第一次回忆?!敝嫠购苋险娴乃档?。

    “你能保证什么?你只能保证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来打断我!”丹妮尔夏普跺了跺脚,然后伸手指了指门,说道:“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说着,她猛地趴在了苏锐的怀里,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听着那声音,看着其肩膀耸动的样子,宙斯摇了摇头,心里竟然有了一点内疚。

    如果不是他来打断的话,女儿也不会哭的那么伤心了。

    她长大了,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也有了自己的选择。

    父亲对女儿的溺爱,从宙斯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宙斯叹了一口气。

    看着宙斯的反应,苏锐拍了拍正在怀中假哭的丹妮尔夏普,然后说道:“宙斯,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br />
    宙斯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苏锐从女儿身边给扯开,听到苏锐这么说,自然立刻答应:“好,我们出去?!?br />
    “不行!”这一下,轮到丹妮尔夏普不干了。

    她从苏锐的怀里抬起头来,双眼红肿,满脸泪痕!

    这姑娘竟然是真的在哭!

    苏锐都愣住了,他一直以为丹妮尔夏普是在他的怀里假哭来着,谁能想到,人家演技一爆发,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看着女儿梨花带雨的模样,宙斯任何强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摇了摇头,说道:“阿波罗,你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到楼下来找我,我在大厅等你?!?br />
    放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即便是十二天神,也没有谁敢放言让宙斯等自己一会儿,以前的阿波罗同样没有这个资格,但是现在看来,他无疑已经拿捏到了宙斯的软肋,那就是——丹妮尔夏普。

    等到宙斯出去,丹妮尔夏普的眼泪却没有立刻停止,还在抽泣着,这倒把苏锐弄的慌了神。

    “我的大小姐,你这是真的在哭???”

    “我能不哭吗?我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丹妮尔夏普把脸埋在苏锐的怀里,狠狠的抹了几把眼泪,然后双手拽住苏锐浴袍的双襟,朝两边猛然一扯!

    苏锐里面可是真空上阵,刚才出来的太匆忙,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上呢。

    丹妮尔夏普也是如此,不过,她并没有解开自己的浴袍,而是把苏锐往床上一推,然后顺势骑在了他的腰上。

    她做这个动作貌似已经是极为的轻车熟路了。

    “又来了?”苏锐望着身上的人儿,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你老爹还在外面呢?!?br />
    虽然是个美人儿,但是想想宙斯可能还在走廊里面偷听,苏锐就无论如何也嗨不起来了。

    “阿波罗?!钡つ荻钠盏拿理潘杖?,说道:“其实,我不是个放-荡的女人,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br />
    苏锐把手放在丹妮尔夏普的纤腰之上,望着这个已经从“狂热状态”之中退出来的女人,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次是个意外,有些时候,生理上的冲动一旦出现,谁也抗拒不了?!?br />
    丹妮尔夏普听了苏锐的话,不禁想起来自己之前“海浪狂涌,江湖泛滥”的模样,俏脸登时都红透了。

    “阿波罗,我现在说不清我们是个什么关系,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我真的不是个随便的女人?!钡つ荻钠栈乖谇康髯耪庖坏?。

    每个女人都是很在意自己形象的,别说是丹妮尔夏普,就是某些人尽可夫的公交车,也同样喜欢装出一副清纯的样子。

    “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女人,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彼杖裥Φ溃骸捌涫狄皇悄愠さ恼饷雌?,身材这么好,我是一定可以把持住的?!?br />
    苏锐说完,就见到但内容夏普柳眉一竖,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到漂亮女人把持不住可以理解,但是你长得一点也不帅,身材也不好,我怎么没把持???你还是在说我放-浪对不对?”

    苏锐没想到随便一句赞美对方的话都可以触碰到雷区,因此郁闷的说道:“哪有的事儿啊,你的理解能力是不是强悍的有些过头了?”

    这个时候的苏锐算是深切的体会到了,女人的心思根本就无从理解。

    不过,他刚刚说完,便见到丹妮尔夏普笑靥如花:“我喜欢你的赞美?!?br />
    原来这个女人还在开他的玩笑!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种心情!

    苏锐没好气的抬了抬手,然后给了丹妮尔夏普一个响亮的巴掌——事实上,对于这种动作,他同样已经驾轻就熟了。

    不仅是他,就连丹妮尔夏普也没有多少反应,顶多就是欠了欠身子。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究竟是朋友,还是炮友?

    “我知道这件事情很难以理解,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不用太过在意,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彼杖袼档溃骸懊扛鋈硕加谐宥氖焙?,你姑且可以把这次的行为当成一次美好的回忆?!?br />
    “美好的回忆?”丹妮尔夏普冷笑道:“中途被打断,这可一点都不美好?!?br />
    “不,并不是这个道理?!?br />
    苏锐不想一直处于被“骑着”的受压迫状态,因此想要坐起身来,不过这样一来,他和丹妮尔夏普在某些位置又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摩擦,他明显感觉到后者的身体一软,差点没歪倒在他的身上。

    看来,宙斯的女儿不仅是个快热型的选手,还是个身体极度敏感的嫩妞儿。

    “你要这样想?!彼杖衽酥谱⌒脑骋饴淼母芯?,强行让自己保持镇静:“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第一次都是很珍贵的,不能草率的就交出去,等到你可以确信自己不后悔的时候,再把第一次给出去,那才会成为美好的回忆?!?br />
    “不后悔?”丹妮尔夏普咀嚼着苏锐的话,一时间有些怔怔出神。

    “是的,就是不后悔?!彼杖裎⑽⒁恍?,紧紧揽住了丹妮尔夏普的纤腰,让她贴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在其耳边轻声说道:“今天我们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样就避免了你日后后悔的可能?!?br />
    避免后悔的可能?还是日后?

    要不要那么内涵!

    丹妮尔夏普虽然被耳边的热气给弄的身体发软,但还是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的选择,既然做了,我就不会后悔。阿波罗,你还不了解我?!?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