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尔夏普在苏锐的身边呆的很开心?

    无论是对于阿波罗,还是对于宙斯,眼前的场景都是出乎他们想象的。

    丹妮尔夏普的强势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在这种情况下,宙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看着女儿搂着阿波罗,俩眼皮一个劲儿直跳!

    为什么非要当着自己的面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来?为什么偏偏要这样往死里刺激自己?

    “阿波罗,你跟我出来一下?!敝嫠棺涣斯セ髂勘?。

    他要拉着阿波罗出去单练!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宙斯,哪有你这样的,说不过你女儿,就想揍我一顿吗?”苏锐被丹妮尔夏普揽着,心中简直涌出了无限的安全感,小受就是小受,关键时刻还是露出了本色。

    丹妮尔夏普也颇有一种护犊子的气场,竟是当即站起身来,挡在了苏锐和宙斯之间:“宙斯,你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这一切和阿波罗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丹妮尔夏普这才和苏锐呆了几天,就已经把老爹当成生死敌人了?

    堂堂的众神之王,忽然涌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宙斯,我想好了,我可以不需要你的道歉,但是你必须离开这里,等我心情好了一些之后,我会去找你的?!钡つ荻钠账档?。

    宙斯从鼻孔之中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还有,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钡つ荻钠占绦⒒舆瓦捅迫说谋臼?,让宙斯几乎没有插嘴的空隙,在和苏锐呆了几天之后,丹妮尔夏普在这一点上的能力已经大大提升了不少了。

    看着女儿的样子,宙斯忽然想起了华夏的一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还要在这句话的后面再补充一下——近苏锐者贱。

    “什么问题?”宙斯没好气的说道。

    “你是不是在派人跟踪我?”丹妮尔说着,整个人的气势竟然已经开始了缓缓升腾,一股怒意从其眼底流露了出来。

    看着女儿的表情,宙斯的心中咯噔一下。

    他忽然想到女儿最在意的事情是什么。

    “**权!”丹妮尔夏普直接回答了他!

    “宙斯,你派人跟踪我,在我和阿波罗一起洗澡的时候,你还要冲进来制止,你严重的侵犯了我的**权!”

    苏锐真的想给丹妮尔夏普大声鼓掌,这妹子实在是太有勇气也太出乎预料了,居然在给宙斯讲**权?

    可是,宙斯明显一副受制于人的样子!

    从小到大,叛逆的丹妮尔夏普屡屡以这个理由来要求父亲,而由于某种原因,宙斯自己觉得对丹妮尔夏普也有诸多的亏欠,所以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是顺着她的意思,这却让丹妮尔夏普的性格更加的嚣张和骄傲。在这一点上面,宙斯属于自酿苦果。

    “这并不是**权的问题!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宙斯摇了摇头:“找男朋友要慎重!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当爹的真的很不容易,生怕女儿会过的不幸福,结了婚还要受欺负,这么苦口婆心,连堂堂的众神之王宙斯都不能免俗。

    可是苏锐却听的非常不爽了,什么叫找男朋友要慎重?难道自己还不够优秀吗?放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还能找出来比自己更有能力更上进更有前途的年轻人吗?

    此时此刻,苏锐真的很想对宙斯用华夏的东北腔吼一声:“宙斯,你特么的眼瞎了???”

    不过,苏锐都还没开口呢,丹妮尔夏普马上就替他出气了:“宙斯,我该怎么找男朋友用不着你来教,不然的话,是你找男人,还是我找男人?”

    宙斯气的嘴唇都在哆嗦。

    “再说了,你必须明白一点,我现在还不是在找男朋友,只是简单的约个炮而已!我身上有火需要发泄,约……炮!你明白吗?”

    看来,丹妮尔夏普还很能摆清楚她和苏锐的位置。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差点让宙斯当场犯了心脏??!

    无论是从地炮的汇报里面,还是从现场听到的那些声音,无疑都是丹妮尔夏普始终占据主动权,紧紧粘着苏锐,此时此刻竟然还如此大声的说出“约炮”这种字眼!难道说,女儿真的是个放浪形骸的人?

    尽管西方的某些观念已经足够开放,但是谁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变成这种人!

    宙斯忽然就想撞墙了。

    一个单亲父亲,被叛逆的女儿逼到了这个份上,也是着实不容易。

    丹妮尔夏普就像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小母鸡,昂着头挺着胸,看着说不出来话的老爹,看起来愤怒的眼睛里面却流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狡黠。

    她伸出手,在背后对苏锐比划了一个“V”的手势。

    看到这剪刀手,苏锐差点没笑出声来,原来丹妮尔夏普也是非表演专业出身的超级高手,一旦演技爆发,浑身上下都是戏??!

    她的高超演技不仅骗过了苏锐,也骗过了宙斯!

    从她开口辩解的时候起,这又是生气又是癫狂的,在听起来极为不靠谱的同时,还带着浓浓的咄咄逼人的意味,不断的攻击着宙斯的软肋,让堂堂的众神之王彻底的处于了下风,被压制的有苦难言!

    嚣张的背后,总是需要高智商来进行判断的!

    或许丹妮尔夏普也没有想的那么仔细,只不过是顺势而为,但越是这样,越是能够说明其超高的智商和情商。

    看着丹妮尔夏普全面压制宙斯的样子,苏锐不禁摇了摇头,看来,他还是低估了丹妮尔夏普这个姑娘。

    从头到尾,自己都把她当成一个嚣张跋扈的脑残富二代了。

    但是现在看来,没有被那某种**冲昏头脑的丹妮尔夏普,简直恐怖到了一定的境界。

    话说回来,虽然苏锐每次随随便便三言两语就能够把丹妮尔夏普给气的抓狂,但是宙斯敢把女儿扔到冥王殿里放养,让其独自在黑暗世界里面打拼,至今为止毫发无伤,足以说明丹妮尔夏普本身的能力和智力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水平线了。

    宙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丹妮尔,你虽然是长大了,但是有些事情你需要明白?!?br />
    “我不需要你的教导?!钡つ荻钠账档溃骸爸嫠?,我还从来没有约过炮,你坏了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

    宙斯听到这句话,心中的一大块石头忽然就放下来了!

    真的是第一次?

    女儿并不是那么放浪形骸的人?

    可是,第一次为什么非得采取“约炮”的方式来解决?

    为什么就不能正儿八经的谈个恋爱?

    即便每个男人都希望能够和别的女人多发生几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但是他们绝对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这一点是共通的。

    宙斯听了女儿的话,然后转脸看向了苏锐,从后者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肯定,还有……无辜。

    这个混蛋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在装无辜!

    宙斯真的很想让他尝尝自己的拳头,看看这个贱人到那个时候还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无辜!

    得知女儿的第一次保住了,虽然对苏锐没什么好气,但是宙斯对女儿说话的语气还是软了不少。

    “丹妮尔夏普,我没想到会破坏你的第一次,我想,第一次对于任何的女人而言,都应该是个美好的回忆?!敝嫠贡砻嫔嫌行┓?,但仍旧有点话里有话。

    苏锐不爽了,当即开口道:“怎么着?难道和我在一起,就是不美好的回忆吗?宙斯,咱们说话不带这么影射别人的!”

    “就是,你还知道这应该是美好的回忆?”丹妮尔夏普立刻帮腔,完全是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宙斯,因为你的中途介入,我的第一次回忆一点都不美好!甚至,这个美妙的过程都还没开始呢,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丹妮尔夏普的俏脸红扑扑的,高耸的胸前都在上下起伏着,看起来真的是被气的不轻。

    不过,苏锐可是真切的瞧见,她的剪刀手还放在背后呢。

    “结束的好??!”宙斯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丹妮尔夏普柳眉倒竖。

    宙斯自知失言,反正女儿的第一次保住了,他的心情好的不行,也不怕道歉了,当即说道:“丹妮尔,我向你道歉,对不起,破坏了你美好的回忆?!?br />
    在说这话的时候,宙斯的心里还是有着一点点的庆幸,因为如果自己稍稍晚来一分钟,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这干柴和烈火,早就已经熊熊燃起了!

    想到这里,宙斯简直太想表扬一下地炮了!如果不是这个尽职尽责的手下时时刻刻的汇报着女儿和阿波罗的动向,他宙斯又怎么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现???

    他现在考虑着,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奖励奖励地炮!能力又强,为人又老实,虽然因为某种原因失忆了,但仍然可堪大用!

    不说别的,就凭他保下丹妮尔夏普第一次的功劳,给他多少奖励都不过分!

    而此时,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面,地炮正在靠着墙,低着头,认真聆听着葛伦萨的训斥。

    老牌天神并不知道苏锐和丹妮尔夏普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还以为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所以把心中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地炮的身上。

    “如果再有下次,你也不用再叫我老师了!”葛伦萨气的领结都在颤抖。

    PS:感谢易尘333、人于八余、地狱人间阎王、书友26448283、刘大公子、六王、紅龜仔、水平仪器1992、甘乐甘乐、骑猪奔沙场、踏浪归来者、心恋红尘、只为_那个她、夏日FA、0o时间o0、书友22637475、书友13478480、Wangxl5522、w8250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