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明显是丹妮尔夏普发出来的,而且带着一种急迫。

    “好,我可以?!彼杖袼档溃骸叭绻悴换?,我可以慢慢教你,咱们这样一直亲着嘴可不是办法,你先下来?!?br />
    “不行,我要在上面?!钡つ荻档?,看来真是个女权思想极其严重的姑娘。

    在外面的宙斯听到女儿竟然主动这样要求,差点没崩溃,一脸黑线的他也完全不管不顾了,直接推开浴室的门

    苏锐正准备说服丹妮尔夏普调整个姿势,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小}说3

    他浑身的汗毛瞬间炸起,想要反击,可是身上的女人还处于意乱情迷之中,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老爹正在身后

    “阿波罗,你怎么了怎么”

    丹妮尔夏普觉察到了苏锐身体的某些变化,有些疑惑的说道。

    苏锐真的是要被宙斯给吓出毛病来了,哪里还有兴致做那种事情,他使劲的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在拍了拍丹妮尔夏普,指了指后面。

    后者完全没有理会,正处于兴奋头上呢,被打断的滋味可不爽。

    于是,她重重的打了苏锐胸口一巴掌,说道:“愣神干什么快点给老娘动起来”

    苏锐听了这话,差点没崩溃:“我怎么动啊都被你爹看到了”

    “被他看到又怎样”丹妮尔夏普不爽的说道:“且不说他现在看不到,就算他真的来了,老娘该睡你的时候还得睡快点”

    霸气侧漏。

    苏锐欲哭无泪,这才是正宗女王范儿啊

    不过,你表现女王范的时候,是不是得避开你老爸啊

    苏锐的手还放在丹妮尔夏普的屁股上呢,顺手拍了拍,满嘴苦涩的说道:“看看谁来了?!?br />
    可是,丹妮尔夏普还是不听劝:“谁来也没用,今天老娘非得把你给办了?!?br />
    这霸气的让苏锐简直感动的想要流眼泪

    “宙斯来了”苏锐再一次强调了一遍

    “宙斯来了就让他滚出去”丹妮尔夏普就像是个未经驯服的小野马。

    滚出去

    宙斯站在后面,听着这句话,简直脸都绿了

    苏锐一脸无辜的对宙斯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说你看,都是你女儿的要求,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宙斯实在是忍不了这一对男女了,于是使劲的咳嗽了两声

    这个时候,丹妮尔夏普才意识到身后有人,她立即从意乱情迷的状态之中退了出来,然后便转脸看到了父亲的脸。

    “宙斯你怎么会在这里”丹妮尔夏普惊奇的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宙斯的眼神并没有在女儿的身上停留,作为当爹的,他实在是不方便这么做。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穿上衣服给我出来”宙斯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浴室,还重重的把门给摔上了。

    想着自己这一切竟然被老爹给看到了,丹妮尔夏普简直快要囧死了,她即便可以在苏锐面前扮演一个女流氓的形象,但是让她这么赤着身子出现在老爹的眼前,还是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坐在苏锐的身上,丹妮尔夏普使劲的拍打了一下脸颊,还是没搞清楚宙斯究竟为什么会来,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让她感觉到晕晕乎乎的。

    苏锐双手扶着丹妮尔夏普那纤细而充满弹性的腰肢,说道:“你老爹给了我们一分钟,貌似只有乖乖的穿上衣服出去了?!?br />
    “我不服?!钡つ荻钠沾有【褪且桓雠涯娴暮⒆?,此时她撅着嘴说道:“他凭什么干涉我的私生活”

    她是个快热型的人,体内的火焰之前都快要把这绝美的人儿给熔化掉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突然被打断,简直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苏锐苦笑着说道:“你不服能咋办,我打不过你老爹?!?br />
    丹妮尔夏普想了一下:“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能结束吗”

    一分钟快男

    苏锐一听,额头上顿时掠过了好几条黑线:“一分钟怎么可能够对我来说,六十分钟还差不多再说了,只是一分钟的话,你会更难受的”

    苏锐分明能够感觉到,在自己与丹妮尔夏普接触的位置,早就已经是一大片水渍了。

    丹妮尔夏普一脸严肃,站起身来,打开水龙头简单的冲了一下,不过在冲洗的时候,还把苏锐拉了进来,顺手吃了几下豆腐。

    苏小受真的都要看呆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来占自己的便宜大姐,你心真大

    “再约个时间,我们把今天没做完的事情做完好了?!钡つ荻钠账低?,在苏锐的臀大肌上拍了一巴掌,如此响亮。

    尼玛,苏锐彻底石化,这个动作不是男人常用的撩妹技能吗为什么会被丹妮尔夏普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还如此的熟稔

    苏锐越想越不爽,把丹妮尔夏普给逼到了墙角,在她的身上来回抓了几把,以示报复。

    等他擦干身上的时候,发现丹妮尔夏普竟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这种“热得快”的速度,也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起来吧?!?br />
    苏锐穿好浴巾之后,把对方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用毛巾给对方擦干。

    丹妮尔夏普一动不动,任由苏锐在自己身上施为。

    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个将彻底的没有秘密可言。

    擦着擦着,苏锐一扔毛巾,捂着鼻子说道:“不行了,你自己擦吧,在这样下去,我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br />
    “看你没用的样子?!钡つ荻钠找涣潮梢?。

    等到两个人穿着浴巾齐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葛伦萨和地炮站在房间外面,房内只有宙斯。

    看着穿着浴袍的年轻男女,宙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苏锐那一头碎乱的黑发上,他似乎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年轻真好,可以想撩妹就撩妹,不用担心精力不够用。

    宙斯不是不准阿波罗撩妹,只是这个家伙撩到了自己女儿的身上宙斯知道,阿波罗可是不止有一个女人的

    而且,让宙斯很难理解的是,阿波罗和丹妮尔夏普之前在直升机上见面的时候,还互相喊打喊杀有他无我呢

    其实,宙斯之所以做出把丹妮尔夏普送到苏锐身边的决定,也是和两人不和有着极大的关系,这样的话,他完全不用担心两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超友谊的关系。

    但是,但是,这才多长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难道说他们之前从一开始就是在演戏

    在宙斯看来,这种可能性应该并不大。

    总之,不管怎么想,他都是想不通的。

    “有什么要对我解释的吗”宙斯看着自己的女儿。

    他压根就不想看到苏锐,那个家伙总是表现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简直和受害者没什么两样。占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等等受害者

    宙斯忽然想了起来,貌似在地炮的那些汇报里面,丹妮尔夏普几乎每一次都是主动往苏锐的身上贴的甚至于宙斯在进入了浴室之后所听到的那几句对话,一直都是丹妮尔夏普在强迫阿波罗男女的主动权完全颠倒了过来

    难道说,女儿一直喜欢阿波罗

    宙斯感觉到世界一片黑暗。

    “我没什么好说的,宙斯,你干预了我的私生活,我需要你向我道歉?!?br />
    丹妮尔夏普正襟危坐,义正言辞。

    宙斯听了,大感意外。

    他本想着让丹妮尔夏普给自己道个歉,然后自己把她给带走,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可是现在看来,女儿根本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宙斯真的是气的不打一处来,低吼道:“丹妮尔夏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知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当然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丹妮尔夏普本来和宙斯这个当爹的就不怎么对付,当即站起身来,针锋相对:“我刚刚正准备和阿波罗**,然后你冲进来了宙斯,你必须要为这件事情向我道歉”

    事实上,丹妮尔夏普现在身体还觉得空虚呢,某些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实在很难受一难受,自然就得生气了而且是越想越气

    听到这么裸的字眼被丹妮尔夏普吼出来,宙斯真的是要被气晕了

    还当着外人的面呢,要不要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他转而对苏锐吼道:“阿波罗,我不管丹妮尔是个什么态度,但是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苏锐继续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我想说的话都被丹妮尔夏普给说完了?!?br />
    宙斯铁青着脸,对丹妮尔夏普说道:“跟我回去?!?br />
    “我不回去”丹妮尔夏普说道:“宙斯,你必须先向我道歉”

    她还在纠缠于这个问题呢,真是个执着的姑娘啊。

    宙斯不说话了,他转过身去,背对着二人。

    丹妮尔夏普的强势显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如果她一开始就低声下气的承认错误,那么只会换来老爹的变本加厉。

    现在看来,堂堂的众神之王,不也是拿自己女儿没什么办法了吗

    “要怎样你才愿意跟我回去”沉默了两分钟之后,宙斯说道。

    无疑,这句话已经代表了他的妥协

    丹妮尔夏普坐下来,单手揽住了苏锐的脖子,看起来亲密无间:“我为什么要回去我在阿波罗的身边呆的很开心,我坚决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