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关灯

    苏锐并没有按照丹妮尔夏普的意思去做,此时此刻,他已经占尽了上风,如果此时起身的话,想要再制住对方,可就得多花一大番工夫了。

    “让我关灯你害羞了”苏锐哈哈大笑:“你也知道害羞吗”

    不过,苏锐虽然在这样笑,但是明显能够感觉出自己也快撑不住了,要知道,他的手还停留在丹妮尔夏普的胸前呢,这几乎是致命的诱惑

    “阿波罗,你别欺人太甚了?!钡つ荻钠找ё叛?,她似乎也在努力抗拒身体深处的那种异样{小}说3之感。

    “我并没有欺人太甚,只是正常的自卫反击而已?!彼杖袼档溃骸澳训浪?,女人对男人耍流氓就可以,反过来就不行”

    “当然不行,你们随身携带凶器”丹妮尔夏普说道,双颊已经赤红。

    她此时也清楚的感觉到了某些凶器的威力。

    苏锐听了这话,往身下一瞅,可不是么,绝对是威力无边

    “亲爱的丹妮尔,只是一句道歉而已,就能够保下自己的贞操,难道你不愿意吗”苏锐说道。

    “阿波罗,你别这样?!钡つ荻钠账档溃骸澳闳ス氐?,我就道歉?!?br />
    “好,我关灯,但是你不能脱离我的掌控范围?!?br />
    苏锐说着,竟是双手紧紧抱住了丹妮尔夏普,挪到了墙壁旁边

    看到苏锐的动作,丹妮尔夏普咬着牙说道:“你真的太有心机了”

    “承让承让,彼此彼此?!彼杖裨缇涂闯隼戳?,丹妮尔夏普想要借机反击,他又怎么可能中招

    此时此刻,两个人已经变成了站姿,苏锐从背后抱着丹妮尔。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不行了?!彼杖窈鋈凰档?。

    事实上,在关了灯之后,也并没有变得一片漆黑,因为客厅的灯光还是可以透过木门的缝隙和磨砂玻璃,反而把这番场景给装饰的别有情调。

    “什么不行”丹妮尔夏普的双颊几乎要滴出水来。

    在这以往彪悍异常的女人身上,真的极少能够看到这种情形出现。

    “废话,你难道感觉不到吗”苏锐说道:“就这样吧,我松开你,咱们和平解决问题,不再动手动脚了咝”

    苏锐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他的某个位置已经被丹妮尔夏普控制了起来

    “你很热”丹妮尔夏普低声说着,她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非常热,快要热死了?!彼杖袷祷笆邓?,“不过,你能不能先松手”

    丹妮尔夏普这样握住了他,让他感觉到了危险,但是却不想脱身而出。

    “阿波罗,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br />
    丹妮尔夏普出言威胁道,不过,她的语气怎么听起来都没有威胁的味道,反而充满了挑逗的感觉。

    “好啊,你如果不怕死,尽管可以试试?!彼杖窠艚舻陌讯苑礁吭诨忱?,避免她做出危险的动作。

    丹妮尔夏普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此时此刻,浴室里面的气氛再度回归了尴尬。

    “阿波罗,我我真的会废了你的?!?br />
    丹妮尔夏普说起话来明显底气不足。

    苏锐深吸了一口气,结果吸入鼻间的全部都是丹妮尔夏普的淡淡体香,他说道:“好,你可以废了我,我也可以废了你的?!?br />
    说罢,苏锐腾出了另外一只手,在丹妮尔夏普的某个位置抹了一把。

    这一把让他非常意外,也让丹妮尔夏普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

    “我说,你都泛滥成这个样子了”苏锐惊讶的说道。

    他完全没看出来,丹妮尔夏普竟然是个“快热型”的选手。

    “阿波罗”

    丹妮尔夏普的两条腿发软,几乎都要站立不住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眼前的美人儿实在动人,苏锐也是男人,也会有冲动,虽然他想到了对方是宙斯的女儿,如果就此推倒的话,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但是,身体内那不断升腾着的已经涌进了脑海里面,让他自己的行为完全不受控制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彼杖裆钌畹奈艘豢谄?,然后说道:“有两个选择?!?br />
    “哪两种选择”丹妮尔夏普仍旧没有松开苏锐,即便此时此刻是她最好的脱身机会,也是苏锐前所未有的危急时刻。

    丹妮尔夏普只要手上稍稍用力,苏锐就可以变成太监了。

    “一种是我们就此放手,大家一起冲个冷水澡,浇灭一下心中的火焰?!彼杖袼档?。

    “我的心里没有火焰?!钡つ荻钠昭圆挥芍?。

    “是啊,没有火焰,你一点火焰都没有,一眼望去全是大海?!彼杖癯胺淼乃档?。

    丹妮尔夏普知道苏锐是在影射着什么,因此脸庞更红了,身体的温度似乎也更高了。

    “那第二种选择呢”

    “第二种选择,我们就做该做的事情好了?!彼杖癫钩淞艘痪洌骸俺赡耆烁米龅氖虑??!?br />
    丹妮尔夏普闻言,说道:“那我们还是去洗冷水澡吧?!?br />
    “好?!彼杖窬醯?,对方做出了这种选择,对于他来说也是个解脱,虽然某种没有能得到释放,但是也不用承受日后的麻烦了。

    不过,两个人虽然达成了一起冲冷水澡的协议,但是谁都没有率先迈动脚步,仍旧是保持着这种奇怪的站立姿势。

    “阿波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快点去做啊?!钡つ荻钠沾叽俚乃档?。

    事实上,她距离花洒更近,如果她愿意的话,绝对可以率先洗到冷水澡。

    苏锐有些艰难的说道:“要不,我们去洗冷水澡吧,我带你去?!?br />
    对于自欺欺人的两个人来说,这真是无比艰难的选择。

    不得不说,苏锐真的是个勇敢的男人,他就这样从后面抱着丹妮尔夏普,然后朝花洒走去。

    丹妮尔夏普几乎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行走了,似乎都要软倒在苏锐的怀里。

    “马上就好了,马上就洗到冷水澡了?!彼杖翊糯制?,还自嘲的说道:“看起来我们真的是自制力太强的两个人啊?!?br />
    “阿波罗,你是不是惧怕宙斯所以才这么不男人”丹妮尔夏普忽然问道。

    “怕他我怕他什么”苏锐被说中了心事,但是嘴上还在否认。

    不过,丹妮尔夏普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问题来,又是为了什么

    “那你为什么这么不男人”

    丹妮尔夏普又问道。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不男人的”苏锐嘴硬道。

    丹妮尔夏普也不吭声。

    “好了,别废话了,洗冷水澡吧?!?br />
    苏锐说着,打开了花洒。

    喷出来的真的是冷水,苏锐也是够狠够果断的。

    不过,一男一女这样抱在一起洗冷水澡,真的能够浇灭心中的火焰吗

    结果自然是恰恰相反的。

    当水花喷到身上的时候,丹妮尔夏普猛然转过身来,抱住了苏锐。

    这凉水不仅没有冷却体温,反而成了催化剂。

    她揽住苏锐的脖子,双腿盘在对方的腰上,说道:“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等我睡了你,然后我就杀了你?!?br />
    说完,她便抱着苏锐开始狂吻起来。

    这真是最血腥的表白了。

    苏锐一边回应着丹妮尔夏普的狂吻,一边说道:“好,不过谁杀了谁还不一定呢?!?br />
    守身如玉二十几年,丹妮尔夏普从来没有被异性激起过这种,此时一旦开了头,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什么身份,什么立场,在身体最本能也最原始的召唤之下,都已经尽数的变成了浮云

    保持了这种姿势十分钟,苏锐似乎觉得有点累了,便把丹妮尔夏普给放到了地上。

    不过,后者似乎并不愿意自己处于被动的地位,一翻身,便把苏锐给压在了身子下面,然后俯下身来,继续接吻。

    “看不出来,你还喜欢主动的?!彼杖竦淖炖镌谂缱呕?。

    “闭嘴?!?br />
    丹妮尔夏普狠狠的堵住了苏锐的嘴巴。

    在这方面,丹妮尔夏普的技术真的不算太高,似乎除了接吻之外,其他什么也不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宙斯已经站在了苏锐的房门外。

    他的手里握着一张房卡。

    是的,堂堂的众神之王,此时此刻准备亲自开门了。

    “你想好了吗”葛伦萨问道。

    天知道这扇门打开之后,他们能够看到什么样的场景。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断然没有退缩的可能了。

    宙斯也只是犹豫了十秒钟而已,就已经刷卡开门,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没有人。

    但是只要稍稍留意,就能够发现此时从浴室里面传来了一种让人脸热心跳的声音。

    大家都是成年人,除了失忆的地炮之外,谁不明白这种粗重的呼吸声到底代表了什么

    葛伦萨分明看到,宙斯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

    他和葛伦萨对视了一眼,后者的眼神里面充满着无奈。

    看来,在这件事情上,老天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天知道里面的这一对男女是第几次做这种事情了

    他们实在是太过投入了,连房间里面进来了几个人都不知道

    宙斯咬了咬牙,准备开门进去,结果却听到里面传来了对话声。

    “阿波罗,你能不能快一点”丹妮尔夏普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