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锐在这里,只要是看背影就能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一头金发,浑身流露出浓浓的上位者气息,除了宙斯之外,还有谁

    平时,都是葛伦萨给他开车门的,这个时候,他等不及对方开门,就已经率先下车了,足以说明这位众神之王那急切和郁闷的心情。

    能不着急吗

    葛伦萨也下了车,看着站在宙斯身旁的男人,皱了皱眉头:“问你的话呢,没听见吗”n小说bsp;葛伦萨所斥责的这个男人,自然就是地炮了。

    后者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众神之王,因此不免有些忐忑,再加上宙斯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身上的王者之气,那种威压让身边的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地炮距离最近,自然首当其冲。

    听到葛伦萨的提醒,他才缓过神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就是这间酒店,小姐和阿波罗一起进去的,已经半个多小时了?!?br />
    从黑暗圣城坐直升机赶到此地,大概也就是一到两个小时,算算时间,几乎是地炮把那两人的接吻视频发过去的时候,宙斯就已经动身了。

    按理说,儿女的事情不该管的,但是宙斯真的是郁闷到了极点,连坐都坐不住,否则根本不会大老远的从神王宫殿赶过来。

    尽管他在这些年间,对女儿持放养态度,但是丹妮尔夏普眼高于顶,一般的男人也入不了她的法眼,从来没谈过恋爱,因此宙斯对女儿找男朋友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什么太真切的感觉。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地炮的每一次汇报,每一段视频,都对宙斯形成了鲜明的刺激

    他即便再强大,也是个当爹的,每个当爹的在嫁女儿的时候都会非常复杂非常的不舍,天知道当宙斯看到丹妮尔夏普可以为了苏锐在大庭广众之下跳钢管舞的时候,他的心里有多少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简直数都数不清

    葛伦萨狠狠瞪了地炮一眼,对这个学生怨念极重。

    这些年来,葛伦萨的心境已经堪称古井无波了,可是被地炮刺激的,一天之内不知道翻腾出了多少次巨浪

    这个学生怎么就那么实在怎么就那么的缺心眼儿每次的汇报都是如此的详细,他难道就不知道刻意的去忽略掉一点细节吗

    甚至这个家伙还要把偷拍的视频给发回来葛伦萨当时纠结再三,还是把这视频拿给宙斯看了。

    于是,宙斯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前来此地的决定

    看来,这位众神之王是准备棒打鸳鸯了

    宙斯看了地炮一眼,他完全没有心情去表扬这个手下把工作做的多么细致多么到位,可是,话说回来,人家地炮也确实是尽职尽责的在完成手头的工作。

    难道工作做的细致也有错吗

    宙斯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知道房间号吗”宙斯说道。

    “知道?!钡嘏诹剂司蓟惚ǎ骸拔乙恢痹诙悦娴穆ド峡醋拍?,他们两个进入房间之后并没有拉窗帘,小姐先是躺在了床上,然后阿波罗就去卫生间洗澡了,接着”

    地炮真的是太详细了,他还想说出一些更重要的信息来,却被葛伦萨打断了。

    “足够了,我们知道了?!备鹇兹档?,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威严。

    地炮讪讪闭嘴,他完全没注意到,宙斯的脸已经铁青了,甚至眼角下方的肌肉都在小范围的抽搐着。

    这些年间,葛伦萨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谁能够让宙斯露出这种神情的,地炮成功的做到了

    地炮仔细的想了一下,似乎觉得还有重要的细节要汇报,毕竟后来丹妮尔夏普可是跟着苏锐一起进入了浴室里面,这个消息必须要让宙斯知道。

    于是,实在人地炮先生再度开口了。

    “大人,老师,接下来在阿波罗洗澡的时候,大小姐她也推门进去了”

    “我说够了”这一次,葛伦萨毫不犹豫的打断,瞪了地炮一眼,他的语气已经明显加重了。

    此时此刻,就连葛伦萨的心里都已经开始咆哮了。

    这个地炮究竟是怎么搞的,知道他们在这个房间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把这两人干些什么说的那么详细他真的有些担心,宙斯一怒之下会一掌打飞地炮。

    迎着葛伦萨杀人一般的眼神,地炮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走在前面默默的带着路。

    宙斯在踏进酒店大门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大理石地面太滑了,还是脚步不稳,总之一个打滑,差点摔倒。

    葛伦萨在侧后方看着此景,默默的叹了一声,他知道,宙斯的心乱了。

    尽管已经跟着宙斯那么多年,但是此时此刻葛伦萨还真的不好判断,为了女儿,宙斯究竟能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而此时,在苏锐房间的浴室里面,一场激战还在上演着。

    由于苏锐的浴巾已经被扯掉,因此丹妮尔夏普已经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某种触感,这种和异性之间的肌肤之亲让她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的反感。

    不知道是苏锐吹的那一口气太温热,还是此时亲密接触的缘故,丹妮尔夏普的面色很红。

    “阿波罗,你要是再敢打我一下,我就把你的手给剁下来?!钡つ荻钠兆焐先跃刹皇救?,继续威胁道。

    该死的苏锐,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敢打自己的屁股

    就算不照镜子,丹妮尔夏普都能猜得到,苏锐用了那么大的力气,那里肯定已经都红了

    如果她今天晚上不来敲苏锐的浴室门,那么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宙斯和他的女儿齐齐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丹妮尔夏普,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能欺负别人?!彼杖褚补瞬坏米约好淮┥兑路?,坐在对方的后腰上,让其完全发不上力量,说道:“如果你现在能给我乖乖跪下求饶,喊一声阿波罗大爷我错了,那么我今天就放过你?!?br />
    “让我认输不可能”丹妮尔夏普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苏锐的提议。

    “你就不仔细的考虑一下现在可是人为刀俎你为鱼肉?!彼杖竦氖忠丫旁诹怂暮蟊成厦?。

    只要轻轻一挑,那上半身的束缚就会被解开了。

    可是,丹妮尔夏普还在挣扎着,根本不理会苏锐的威胁。

    于是乎,苏锐的手指一弹

    还好,此时丹妮尔夏普是脸朝下方的,因此并不会暴露什么关键的位置,但是饶是如此,她也快面红耳赤了。

    “别挣扎了,再挣扎就被我全看到了?!彼杖袼档?。

    不过,丹妮尔夏普也足够彪悍,仍旧不理会,想要去用手抓苏锐的腿。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对方的两只手臂反剪到身后:“你再这样,我就把你变得和我一样,反正我的衣服被你脱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br />
    这件事情非常简单,谁怕谁啊

    说着,他扯住了丹妮尔夏普的最后一件衣服,而后语带戏谑的问道:“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来帮你”

    “阿波罗,你一定会变成太监的,我保证”丹妮尔夏普喊道。

    她的上半身起起伏伏,春光-乍泄。

    苏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笑眯眯的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现在对我说的那些威胁的话,我都会先施加在你的身上?!?br />
    在苏锐看来,这丫头就得给她点颜色瞧瞧否则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好欺负的了

    “阿波罗,你个混蛋?!?br />
    丹妮尔夏普还在拼命挣扎,不过没有任何的办法,苏锐只不过是轻轻的一扯,那最后一件衣服就变成了碎片了。

    “好了,现在公平了?!?br />
    苏锐并没有放开丹妮尔夏普,仍旧压在她的身上。

    在这种情况下,他终于感觉到了有点不一样了。

    丹妮尔夏普虽然平日里经常锻炼,但是肌肤却细腻的犹如锦缎,又柔又滑,和许多西方女人的肌肤完全不同。

    此时此刻,压着这种极品大美女,苏锐的心里忽然腾起了一股火热的感觉。

    好像有无数只蚂蚁从他的小腹处爬出来,然后向整个躯干缓缓游走着。

    而下方的那个美人儿,看起来就是最美味的食物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苏锐没敢动作,但是某个受了伤的地方却已经按捺不住的昂首挺胸了。

    丹妮尔夏普同样感觉到了异样,她没有再挣扎,但是也不讲话,就这么趴在地上。

    刚刚还喊打喊杀的两个人忽然变得那么安静,整个浴室里面只有粗重的呼吸声,现场的气氛简直怪异到了极点。

    “阿波罗,你不是说要上了我吗你怎么不动了”丹妮尔夏普冷笑道:“你是怂了,还是那里伤的太重了”

    苏锐一愣,他倒是没想到,丹妮尔夏普在这种时候还能选择挑衅自己,真的是勇气可嘉啊。

    不过,丹妮尔夏普的这句话倒是打破了现场的尴尬气氛,苏锐压着她,在其耳边说道:“你认不认错如果不认错的话,我可就真的那什么了?!?br />
    “我不认错,我没有错?!钡つ荻钠栈乖谧煊?。

    “呼?!彼杖癯隽艘豢谄?,然后单手伸到了丹妮尔夏普的胸前,覆盖在了胸膛之上:“你现在看看,你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处境里面?!?br />
    丹妮尔夏普的身体骤然紧绷着,她反手抓住苏锐的咸手,但是却完全没有力气把他的手给掰开。

    “丹妮尔夏普,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并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所以,你快点求饶,我就放你一马?!?br />
    苏锐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呢。

    美女的杀伤力总是很强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面。

    “你去把灯关上,我就给你道歉,这样太尴尬了?!钡つ荻钠账档?。

    孤男寡女请关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