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拿丹妮尔夏普没有办法了,苏锐也只能任由其进入自己的房间。{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只见这女人刷卡进门之后,直接不顾形象的躺在那柔软的大床上,丝毫不在意她现在的举动有多么的不妥、姿势有多么的撩人。

    白色的紧身背心,露出了一截平坦而雪白的腹部,短短的热裤之下,就是修长而有弹性的大腿。苏锐只是看了一眼,就抓紧把眼神给挪开了这种情况,也太引人犯罪了。

    “今天晚上我睡床,你睡地上?!钡つ荻钠找弥钙?。

    这种话和情景似曾相识。

    苏锐闷声闷气的洗澡去了。

    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在他洗澡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又想着来占便宜,砰砰砰的把门拍的震天响。

    听着拍门声,苏锐把水龙头关掉,走到门口,靠着门说道:“怎么回事啊你不会又想上厕所吧你这理由都用烂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开门了?!?br />
    丹妮尔夏普已经从苏锐的身上尝到了甜头,抑或是说占到了便宜,把后者当成好欺负的对象了,在门口摆出了一副女流氓的架势来:“喂,你信不信我现在把门踹开你要是不想再光溜溜的见人,那就抓紧给本姑娘开门?!?br />
    苏锐听了,顿时无语的说道:“丹妮尔夏普,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我一个大男人在里面洗澡,你凑什么热闹”

    “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开门,我现在就踹了”丹妮尔夏普直接开启了威胁模式。

    苏锐低头看了看颇为脆弱的浴室门,这木门哪里禁得住丹妮尔夏普的一脚,于是无语的在身上围了一条浴巾,然后便打开了门。

    看着头上顶着白花花的洗发水泡沫、身上还在不断往下滴着水的苏锐,丹妮尔夏普顿时哈哈大笑。

    苏锐一脸黑线:“你要是再不进来,我就把门关上了?!?br />
    “我当然进来?!钡つ荻钠账底?,便闪身进门。

    “好,你进来,我出去?!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翱斓隳?,尿完滚蛋?!?br />
    说着,他就要走出门去,可是没想到,丹妮尔夏普竟然顺手把门关上了,然后身体靠在了门上。

    苏锐皱了皱眉:“你不是进来用卫生间的”

    “我当然不是进来用卫生间的,我是进来陪你洗澡的?!钡つ荻钠张髅サ谋旧∠?,她的眼睛从苏锐的胸口一路下移,瞄到了被浴巾覆盖的位置,不怀好意的说道:“其实没关系的,你被我看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么紧张干什么,放开一点啦?!?br />
    苏锐简直想死。

    “你给我出去”苏锐说着,就要把丹妮尔夏普给推开。

    “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推我,我就把你的浴巾给撕开?!钡つ荻耆桓彼乐聿慌驴痰谋砬?。

    “我说你也是个美女,怎么脸皮能那么厚一点美女该有的害羞态度都没有好不好”苏锐说道:“快点滚出去,不然我就用强制手段了?!?br />
    “装什么纯,你看过我,我看过你,何必呢”丹妮尔夏普似乎吃准了苏锐不会对她怎么样,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因为她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苏锐的命门,他要是敢对自己如何,那么就给他来上一记断子绝孙脚,绝对分分钟让其失去战斗力。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好,你也脱掉衣服,咱们两个坦诚相见?!彼杖袼档?。

    在说话的时候,他还紧了紧身上的浴巾,然后慢慢的退到了墙角。

    此时此刻,丹妮尔夏普在他的眼睛里面根本就不是个女人,而是个女流氓,苏锐决定要拼尽全力抵抗这个女色狼,来捍卫自己的贞操。

    看着苏锐不断后退的模样,丹妮尔夏普步步紧逼,直到站在了苏锐的跟前。

    “我说大姐,你让不让人家洗澡可不可以不这么不要脸啊”苏锐无奈,他不得不伸手挡在浴巾的前面。

    “挡什么挡我又不是没见过,再说了,今天中午都缩成那样了,还好意思拿出来见人”丹妮尔夏普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张嘴简直毒的要死。

    “丹妮尔,你到底要我怎么办非得把浴巾拿掉当着你的面洗澡你才满意吗”苏锐都快咆哮了。

    “是啊,我早就说了,要不,我帮你把浴巾脱掉”

    丹妮尔夏普眨了眨眼,然后伸出纤纤玉手,挑了一下苏锐的浴巾边角。

    就这么个动作,把后者给弄的浑身紧绷。

    丹妮尔夏普看着苏锐的小受模样,笑的是前仰后合,胸膛上下起伏着,感觉都快岔了气了。

    “阿波罗,你要不要这样害羞在战场上你不是很果断的吗”丹妮尔夏普笑着笑着,忽然猛的一提膝盖

    苏锐对这个动作已经有了极大的阴影,他连想都没想,往后一缩身子,结果已经到了墙角,根本没有给他留出任何躲闪的空间了。

    所幸丹妮尔夏普也只不过是虚晃一枪而已,并没有真的攻击苏锐,这个女人总是喜欢通过羞辱别人来找乐子,迎着苏锐那处于崩溃边缘的眼神,又笑的花枝乱颤。

    可是,她笑着笑着,忽然感觉到对面的苏锐没了影子

    她本能的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下一秒,苏锐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体下方,猛然一掀

    这个动作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由于丹妮尔夏普是光着脚的,浴室的地上都是水渍,当即被掀的朝后面翻倒而去

    “阿波罗,你个混蛋”

    高手就是高手,连摔倒的时候都能够做出那么强大的反应,丹妮尔夏普一边骂着,身体还在空中硬生生的转了个弯,本来是后脑勺着地,硬是给变成了正面着地。

    她准备一落地就对苏锐形成反击,可是没想到的是,苏锐根本就不给她这样的机会,几乎是在对方身体着地的一瞬间,他的身子也压了上去

    丹妮尔夏普的武功很好,如果是被普通男人这样压着,恐怕一个拧身就能将对方掀翻,可是面对苏锐就不一样了。

    后者几乎是整个人伏在她的后背上,完全不给她留出任何挣扎的空间来

    “阿波罗,你真是有胆子,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那里给废掉”丹妮尔夏普贴着地面,正面的衣服已经湿了,觉得自己狼狈无比,不禁怒声斥到。

    “丹妮尔,你以为就只有你能欺负别人,别人不能反击吗”

    “阿波罗,你这样做,要考虑清楚后果,你明白吗”丹妮尔夏普试着挣扎了几次,实在是没有效果,于是只能出言威胁。

    说着,她顺手在苏锐的腰间一抓,于是,那浴巾便被华丽丽的抓了下来。

    可怜的苏锐,又变成了一丝也不挂了,不过还好,丹妮尔夏普看不到这些。

    丹妮尔夏普把浴巾扔到了浴室的另外一端,然后想象着苏锐此时的窘态,说道:“阿波罗,不穿衣服的感觉是不是特别爽哈哈哈哈哈”

    苏锐真的很想把这女人的嘴巴给缝上,他恶狠狠的说道:“你现在动也动不了,还敢这样信不信我现在上了你”

    这话说的粗俗之极,但是对于宙斯这位开放的女儿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她反过来挑衅道:“别开玩笑了,你都伤成那个模样了,还能用哈哈哈哈”

    当然,要是别人对丹妮尔夏普说出这种话来,一定连命都没有了,可是此时的她一点怒气都没有,只想着嘲讽对方。

    被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从背后压着,这种姿势真的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丹妮尔夏普不仅没有多少的反感,反而觉得非常有意思。

    看来,苏锐也是在无意中撩拨了这女流氓的心弦啊。

    “你说我不能用”

    苏锐是中午被踢的,但是现在已经消肿了不少,没有男人能够忍受如此的羞辱,他决定要在丹妮尔夏普的面前证明自己。

    于是,苏锐的双手便抓住了丹妮尔夏普的紧身背心,用力一撕

    呲啦

    后者的衣服便从后背上裂开了,即便衣服再坚韧,又如何能够挡得住苏锐的这一下

    背心没了,露出了光洁的后背,还有白色的内衣。

    “看不出来,你还穿白色啊,我怎么就觉得你不适合这种颜色呢”苏锐嘲讽的一笑,损道。

    如果丹妮尔夏普在这种时候求饶的话,那么说不定苏锐会就此放手,但是,宙斯的女儿一贯高傲,什么时候会说出主动求饶的话来

    “阿波罗,我警告你,给我住手,否则我让你这辈子没法当男人”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行了,翻来覆去的都是一句威胁的话,你就不能再多来一点新意”

    说着,他的手沿着丹妮尔夏普那光洁的后背一路向下,停留在了牛仔热裤的边缘。

    “阿波罗,你个流氓”丹妮尔夏普还想着挣扎,结果苏锐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这是大多数女人的敏感地带,丹妮尔夏普也不例外,只不过是一口热气吹上来而已,她瞬间就已经失去了力量,浑身发软

    趁着此时,苏锐顺手一撕,坚韧厚实的牛仔布也从中间裂开了丹妮尔夏普穿着一身白色的内衣,尽数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同样把这牛仔短裤扔的远远的,苏锐在对方的短裤上面重重一拍,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丹妮尔夏普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喊道:“阿波罗,你再打一下你试试”

    “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

    苏锐反正也是打习惯了,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在乎对方的威胁,顺手就又来了一巴掌。

    这个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这间酒店的门前,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下车,他抬起头,声音低沉的说道:“他们住的就是这间酒店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