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包厢的外面,站着十几个男人,有黑有白,看起来个个强壮,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和戏谑。

    “真是有两下子,连我的兄弟都敢打?!?br />
    为首的是一个蓄着胡子的白人,他的个子也就一米七的样子,但是浑身的肌肉简直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就像是个人形的推土机一般。

    苏锐和丹妮尔夏普对视了一眼,互相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面的笑意。

    刚刚的并肩作战让他们都感觉很好,这种并肩和之前在阿帕奇飞机上面的联手又是不同的,那个时候,他们彼此斗气,丹妮尔还恨不得杀了阿波罗呢。

    “你们两个知不知道,在这座城市里面,谁才是真正的主人?”那个矮壮的白人冷眼看着苏锐,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那你来告诉我,谁才是真正的主人?”苏锐忽然发现,这件事情比他想象的要更有意思一些。

    他知道,这座城市毗邻黑暗世界的中央地带,有许多势力都盘踞着这里,不少大佬也在暗中进行着博弈,可是对于这一点,法国政府的态度也非常的鲜明,他们少有的保持了强势的做法,对于此地的利益几乎一点不让。

    当然,当局的强硬并不能够在表面上完全的体现出来,由于黑暗世界的不断介入,政府的一些行动也得转入地下才行。在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黑白两道的争斗简直异常的激烈。

    在一贯实行开放自由政策的法兰西,这种情况简直是少之又少。但是,整个黑暗世界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即便法国政府已经少见的强硬,但是那些黑暗势力也同样是往死里争斗,这才造成了此地的混乱局面。

    甚至有人说过,这里是通往黑暗世界的门户,能够彻底占领这座城市,就相当于控制住了黑暗世界的咽喉。

    对于这种说法,许多黑暗世界的大佬都是嗤之以鼻,毕竟黑暗圣城可不是只有一条通路,那个地方的给养也不会完全依靠从这座城市的运输——阿尔卑斯山可大的很,和好几个国家都有接壤。

    但是,既然会有这种说法,也说明了这座城市的重要性了。

    这龙蛇混杂的小城市,却也是咽喉一般的战略要地,包括宙斯的神王宫殿在内,或大或小的势力都会在此布点,可是太阳神殿却一直不曾染指过,甚至阿波罗连这种念头都没有动过。

    这并不是说明苏锐清高,而是太阳神殿起步时间比较晚,甚至连自身的根基都还没来得及彻底夯实,对于这种城市的纷争也就懒得顾及了。

    正是因为知道这座城市的真正情况,苏锐也对这白人壮汉的话表现的很有兴趣,因为他也不清楚,在诸多黑暗势力和法国政府的博弈之中,到底是谁占据了上风。

    “既然你想知道的答案,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们是黑暗世界十二天神太阳神阿波罗的手下!”那个白人壮汉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一下,轮到苏锐的表情变得很精彩了。

    丹妮尔夏普先是意外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嘲笑的神色来:“阿波罗的手下?看起来今天某个人还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br />
    “这怎么可能?”

    苏锐听了之后,真的是哭笑不得。

    他几乎想都不用想,对方根本就是在狐假虎威,拉着虎皮做大旗,太阳神殿在此地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还有谁能够比苏锐更加的清楚呢?

    不过,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遇到了这种事情,真的是很让人蛋疼啊。

    “为什么不可能?你是不是听到了我们太阳神殿的名头,都被吓尿了?”白人壮汉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给我乖乖跪下,把女人送上来,然后,我们可以饶你不死?!?br />
    “太阳神殿什么时候这样横行霸道了?”苏锐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发现后者还在嘲讽的笑着,不禁对眼前的几人有些恼火,于是一脸黑线的说道:“我可是知道太阳神阿波罗一贯御下严格的?!?br />
    这算是什么破事儿??!

    那白人壮汉似乎有心卖弄,继续说道:“阿波罗大人当然御下严格,不过,强者面对弱者,并不需要给出多少的解释,让你做什么,你照办就是了,否则,那可就变成了敬酒不吃吃罚酒?!?br />
    苏锐的脸色变得严峻了一些,眯了眯眼睛:“太阳神阿波罗也让你们强抢民女?看到好色的女人就据为己有,你们太阳神殿都是这样做的?”

    “当然了!”那白人嘲讽的看了苏锐一眼:“你也不看看,我们阿波罗大人有多少女人!就是他教我们这样做的!”

    听着白人壮汉的这句话,苏锐眼睛里面的精光顿时涣散了许多,他竟无言以对!

    丹妮尔夏普简直快要憋不住笑了,顺便还给苏锐补个刀:“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br />
    白人壮汉贪婪的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然后把目光转到了苏锐的身上:“小子,让我浪费了那么多的口舌,如果你不乖乖投降的话,下场可是很惨的?!?br />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腰间。

    在那里似乎插着一把刀。

    “看清楚了,如果胆敢反抗我们,那么就是反抗太阳神殿!”这白人倒还真的挺能给自己找理由的。

    苏锐摇了摇头:“你们几个,真的是太阳神殿的?你们隶属于哪一个部门?或者说哪一个分队?分队的负责人又是谁??!?br />
    那白人壮汉冷冷一笑:“分队?我们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分队,我们一直都是受到军师的直接管辖!”

    饶是苏锐的脑洞足够大,此时也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艰难的说道:“你们说自己隶属于军师,你确定?”

    “当然,你没看到这酒吧的名字吗?”白人指了指头顶:“酒吧的名字就是军师!军师酒吧!”

    苏锐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外面看到的那几个字母,原来还真是军师的意思。

    他知道,这是个巧合。

    对于敢拿太阳神殿拉虎皮做大旗的人,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姑息。

    碰巧,这几个家伙被自己撞上了,可是在自己没有撞到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人在冒充太阳神殿?

    这样下去,会把自己和整个神殿的名声给搞臭掉的!

    苏锐把狗血的心情收了起来,目光之中开始缓缓的流露出摄人心魄的冷芒。

    对面的那些人看到苏锐的气势忽然发生了变化,本能的从心底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不自量力的家伙,真是找死!”

    白人壮汉终于决定不再拖延下去,对面这个愣头青既然不怕太阳神殿,那么想要兵不血刃的解决战斗,可就要多费一番周折了。

    不过,他的刀子才刚刚抽出来,脑袋上面就顶上了一支枪。

    这是苏锐的沙漠-之鹰,此时,枪的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随时处于可击发的状态!

    “哥们,有话好说,你到底是谁?”白人壮汉说道。

    他没想到苏锐的身上竟然有枪,因此话语之间看起来开始了服软。

    “我是阿波罗,你很幸运,在装逼的时候遇到了我?!彼杖袼档?。

    他说的是实话,可是这实话在别人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如果不是被枪指着,那么这白人壮汉恐怕已经要捧腹大笑了。

    他憋的十分辛苦,甚至身体都不住的颤抖着:“哥们,我说你的幽默感是不是太强了些?你说你是太阳神阿波罗?”

    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完全没有一丁点相信的意思。

    丹妮尔夏普则是笑吟吟的站在一旁,好像整个事件和她并没有一点的关系,这个女人倒是很想看一看,苏锐怎么能够证明他就是“他自己”。

    貌似,这是世界上最难的证明题,没有之一。

    白人壮汉继续说道:“哥们,说实话,如果你能证明你就是阿波罗,那么我带着我的弟兄们转头就走,绝对不再骚扰你和你的女朋友,你看怎么样?”

    他根本就没有被枪指着的觉悟。

    苏锐淡淡说道:“我并不需要证明自己,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说出你背后的人是谁。一共三秒钟,把握好了?!?br />
    那白人继续笑道:“哥们,我可告诉你,法国警方在这里有很大的势力,你可千万不要铤而走险,如果你敢开枪,引来警察,那你就死定了!”

    “谢谢你提醒了我,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已经到了?!?br />
    苏锐说完,那白人壮汉忽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痛哼。

    四棱军刺已经捅穿了他的腹部,然后毫无阻碍的拔了出来!

    即便把肌肉练的坚如铁石又有什么用处,在专门为了放血而生的利器面前,他的那些肌肉简直和柔软的豆腐没什么两样!

    这白人难以置信的捂着腹部,看着鲜血从指缝间喷涌而出,感受到了生命力的迅速流逝!

    他不是没有受过伤,但是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失血速度可以这么快!这速度快到了让他感觉到惊悚的地步,刚想张嘴大喊,便发现沙漠-之鹰的枪柄在自己的眼前越放越大!

    砰!

    枪柄狠狠的砸在了白人的嘴巴上面,即便是隔着嘴唇,也把他的牙齿给砸落了一半!

    “我说过,我不需要证明我是谁,但是,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需要证明,你们到底是谁?!彼杖窭淅渌档溃骸案颐俺涮羯竦?,你们知道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吗?”

    PS:开了一天车,累惨了,现在才写完,今天一更,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