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苏锐的话,服务生笑了笑,说道:“先生,这是我们总经理特地关照的,事实上,我们并不允许情侣在情侣包厢里面做那种事情,可是,你们不一样?!?br />
    丹妮尔夏普的性格真是大大咧咧,看到这个纸盒之后,竟然拿过来反复端详了一下,丝毫没有多少害羞的意思,说道:“哦,不知道我们哪里不一样呢?”

    “因为你们是我们的贵客,你们给酒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狈裆ЧЬ淳矗骸叭绻忝窃敢獾幕?,这一件情侣包厢甚至可以永远为你们单独保留?!?br />
    “看来你们总经理是个很有眼色的人?!?br />
    苏锐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挥挥手,让服务生出去了。

    此时此刻,苏锐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他在酒吧霓虹大招牌上看到的那几个字母。

    不过,这服务生一走,丹妮尔夏普就在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

    这沙发的空间本来就极小,因此,她几乎都要倒在苏锐的怀里了。

    “你笑什么?就为了那一盒套套?”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

    “是啊,他们都不知道你受了伤,居然还给了十二个!”丹妮尔夏普挥舞着纸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从舞台上才刚刚下来,她就重新开启了挑衅苏锐的模式——似乎这才是两人相处的正常状态而已。

    “你再这样喊,信不信我把这一盒在你身上全部用掉!”苏锐恶狠狠的说道。

    “你来啊,你来啊,难道我还怕你?”丹妮尔夏普挑衅的看了苏锐某个位置一眼:“它还行吗?”

    听到这话,苏锐顿时熄火了。刚刚受伤没多久,他绝对不能进行这种禁忌运动。

    “你不是才向我道过歉吗?怎么现在从你的身上我又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歉意了?”苏锐岔开了话题。

    这却让丹妮尔夏普笑的更加前仰后合。

    “你唱不唱歌?”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不唱,那我就先走了?!?br />
    “唱,你都还没听过我的歌喉呢,就这样离开太遗憾了?!?br />
    不得不说,丹妮尔夏普真的是属于自我感觉极好的那一种类型,这一点和歌思琳还是有着极大区别的。两个人的性格之中都带着高傲,但是在某些时候,歌思琳更容易被感动,而丹妮尔夏普则是直来直去,大大咧咧的成分更多一些。

    “好,那你快点唱吧?!?br />
    苏锐趁着丹妮尔夏普去拿麦克风的时候,把那一盒安全-套给丢在了沙发后面。

    对于这个酒吧的贴心服务,他真的不知道是该夸还是该骂。

    丹妮尔夏普唱了起来,对于唐妮兰朵儿的歌,她似乎具有一种天生的契合感,不仅曲调曲风完全一样,甚至连音色都可以模仿的惟妙惟肖。

    或许,这并不是模仿,而是她的本色出演。

    相信,如果丹妮尔夏普去参加华夏好声音的选秀,那些背对着她的导师们一定会误认为是原唱来到了现场。

    无论是高音还是低调,在起承转合之间,丹妮尔夏普做的比受过专业培训的歌者们还要到位和细致,似乎这就是从她骨子里面透发出来的天赋,这种强大的天赋让那些在后天付出了极大努力的人也仍旧难以望其项背。

    一曲终了,苏锐已经开始鼓掌了,这是发自内心的第二次鼓掌。

    没想到,大大咧咧的丹妮尔夏普竟然会歌舞同辉!

    且不说她这极致的容貌和身材足以让她成为一个偶像派的花瓶式歌手,仅仅凭借那美到了极致的钢管舞和此时展现出来的歌喉,丹妮尔夏普也完全拥有可以成为巨星的潜质!

    只要稍加包装,那么火遍全球根本不是问题!

    从韩国随随便便的来几个长相差不多的女子团体,都能在华夏火成了这个样子,粉丝无数,而丹妮尔夏普这种底子,综合了偶像派和实力派,足以成为不弱于唐妮兰朵儿的存在!

    “唱的真好?!彼杖裼芍缘乃档?。

    “来来来,和我一起唱?!?br />
    似乎苏锐的夸奖让丹妮尔夏普起了极高的兴致,她干脆一把拉过苏锐的手腕,把另外一只麦克风塞到他的手里,非要一起合唱。

    面对这种实力派的女歌手,苏锐也只能稍稍的和音一下,甚至于包厢里全部都是丹妮尔一个人的声音。

    正当后者唱的正高兴的时候,小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

    从外面走进来四个赤着上身的欧洲古惑仔,两个黑人两个白人,身上全部有着密密麻麻的纹身。

    音乐戛然而止,对于这几个破坏了自己好兴致的家伙,丹妮尔夏普没有半点好感,她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是谁?”

    而苏锐却已经认出来了,这几个家伙和之前被丹妮尔夏普弄伤胳膊灰溜溜滚蛋的那个黑人应该是同一伙的。

    “就是这妞儿吧?”一个高大的黑人双手抱胸,上下打量着丹妮尔夏普:“没想到身材还挺劲爆的,是我喜欢的,汤姆那个家伙可真没用,竟然被这女人给差点拧断胳膊,哈哈哈?!?br />
    “是啊,也不知道汤姆那个家伙是怎么搞的,我想,光是他的大鲶鱼,就得比这小妞的胳膊粗了吧?”

    几个人肆无忌惮的狂笑着。

    “三秒钟,滚出去?!彼杖衩辛嗣醒劬?,一股冷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而丹妮尔夏普则是跨前了一步,脸上绽放出了一丝微笑。

    看到这笑容,苏锐就知道,这个女人准备要动手了,而且——绝对是狠的。

    因为,在今天中午,丹妮尔夏普同样对他露出了这种笑容,然后——他的小腹之下就中了一记狠狠的膝撞。

    “小子,你是谁???哥几个要泡妞,你有意见?”一个白人说道。

    他在说话的时候,还顺手把包厢的门给反锁上了。

    丹妮尔夏普长得这么惊艳,由不得他们不心动,甚至已经忘记了老大交代的任务。

    “这妞是这小子的女朋友吧?”为首的高大黑人嘿嘿笑道:“那就把这小子给捆起来,让他好好的看一看,我们是怎么轮流搞他女人的!”

    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和人渣没什么两样,一股危险的光芒从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来。

    他冷冷的说道:“老子的女人,也是你们能碰的?”

    苏锐这句话和之前丹妮尔夏普那一句“老娘的男人你也敢碰”有异曲同工之妙,后者听了,脸上的怒意陡然间消散了一大半,目光都锁定在了苏锐的身上。

    “这个家伙怎么这样讲,真是……”丹妮尔夏普的脑子里完全想着苏锐的这句话,竟然把四个侮辱她的大男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这小白脸,黄种人,恐怕你还没有……”

    为首的高大黑人还没说完,便已经发出了一声惨叫!

    只见他捂着裤裆跪倒在地上,光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了!

    苏锐嘲讽的笑道:“还大鲶鱼?我直接就把你变成小蚯蚓?!?br />
    说完,他的拳头从斜上方狠狠抡下来,重重的砸在了黑人的侧脸上!

    连一声痛叫都没有发出来,这黑人的头部便干脆利落的磕在了地上,然后晕了过去。

    看到同伴的下场,剩下的三个人不禁感觉到裤裆发凉。

    他们没有想到,眼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白脸竟然有胆量率先动手,因此都没反应过来。

    等到他们意识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疼痛给笼罩在内了。

    因为,他们和高大黑人遭遇了同样的下场,全部被踢中了要害!

    苏锐这一脚可是实打实的,绝对没有任何的花哨,因此,这些人的下半生究竟要怎么过,可就太值得怀疑了。

    当这三个人刚刚跪下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就已经紧跟而上了。

    被这三人觊觎的长腿,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他们的下巴上!

    下颚和上颚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他们感觉到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苏锐伸出手,丹妮尔夏普默契的和他击了一下掌,笑眯眯的说道:“配合的不错?!?br />
    苏锐点了点头,带着深意说道:“所以我们更适合当战友,而不是当敌人?!?br />
    情侣包厢里本来就不大,此时横七竖八的躺倒了四个人,几乎让人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你这种模样,实在是太招人注意了?!彼杖褚×艘⊥罚骸盎故亲ソ艋鼐频旰昧??!?br />
    虽然这种小角色不会被苏锐放在眼里,但是苍蝇多了也烦人。

    “好,回酒店?!钡つ荻钠账档秸饫?,停顿了一下:“回哪个酒店?”

    苏锐想都没想,立即回答道:“当然是你回你的酒店,我回我的酒店,怎么着,你还想和我继续住在同一个房间?”

    丹妮尔夏普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两天以来,她已经喜欢上了那种和苏锐互相斗气的时光,偶尔安静一会儿,她居然还会感觉到一阵阵的空虚,但是这种情况,她又没法明说。

    于是乎,她为了发泄,只能往那个黑人大汉的身上猛踹了十几脚,估计把对方的肋骨踢的全部骨折了才罢手。

    苏锐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到现在他都还没弄明白,丹妮尔夏普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这么暴力。

    或许,就连丹妮尔自己也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吧。

    她的气愤来的快去的也快,踹完了之后,被苏锐引起的不快已经烟消云散了。

    “走吧?!彼玢宕悍绲乃档?。

    苏锐看着这一前一后的强烈情绪转变,他有些气场不足的点了点头:“好,我们走?!?br />
    丹妮尔夏普所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苏锐几乎要把她给当成神经病早期患者了。

    不过,就在两个人刚刚打开包厢门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挤了一大堆人!

    ——————

    PS:现在回到了小睦姑姑的老家,明天回去,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