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是完全没指望丹妮尔夏普会跳舞的。

    在苏锐看来,对方可是宙斯之女,都是别人来取悦她,完全不需要她来讨好别人。

    可是没想到,丹妮尔夏普竟是咬了咬牙,鬼使神差的喊道:“喂,我真的跳个舞,你就高兴了?”

    “是的?!彼杖裢芬膊换氐乃档?。

    “阿波罗,你站??!现在就坐下看我跳舞!”丹妮尔夏普攥着拳头喊道1。

    “真是遭罪,到哪里都躲不开你?!彼杖襦止玖艘痪?,然后转身坐下,嘲讽的说道:“好,你现在去跳,跳了我就不生气了?!?br />
    望着苏锐的嘲讽表情,丹妮尔夏普的倔强脾气也上来了,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好,阿波罗,你给我等着?!?br />
    说着,她便转身朝着舞台走去!

    看着这姑娘的背影,苏锐露出了微微诧异的神情,他招了招手,让服务员送来了一瓶酒。

    无论是正面还是背影,丹妮尔夏普都是极为吸睛的,因此,她走上舞台的这一路,不知道引来了多少人的注视。

    众人纷纷发现,今天晚上酒吧竟然来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姑娘,他们体内的某种激素全部都被点燃了。

    当一身背心热裤的丹妮尔夏普站到了舞台上的时候,现场的山呼海啸已经完全挡不住了。

    苏锐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美女的影响力可以大到这种程度,看着那个站在舞台中央一言不发的漂亮姑娘,苏锐竟一时间有些挪不开目光了。

    站在中央,她光芒万丈。

    “我想跳一支舞,可以吗?”丹妮尔夏普拿起话筒问道。

    现场的喝彩声已经给了她答案。

    “我惹一个朋友不高兴了,所以,想要通过这支舞,让他开心一下?!钡つ荻钠账底?,目光飘向苏锐所在的位置。

    苏锐很诧异,诧异到了震惊的地步。

    他完全想不到,丹妮尔夏普竟然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低头,这哪里还是那个暴力女的风格?

    于是,苏锐举起双手,鼓了鼓掌。

    隔着老远,丹妮尔夏普也清晰的看到了苏锐的手,露出了一个堪称绝美的微笑。

    如果抛却了她那彪悍霸道的性格,这个微笑真的仿若天上的仙女来到了凡间。

    现场的气氛已经隐隐有失控的迹象了,美女一笑倾城!

    鼓了鼓掌,苏锐把手放下来,望着台上的那个身影,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脑子坏掉了吗?”

    现场的DJ有些激动的喊道:“美女,你需要哪首歌来伴奏?”

    “随便来一首动感的就可以?!钡つ荻钠账底?,走到了一根钢管的旁边。

    钢管舞!

    如此充满诱惑的舞蹈!

    虽然丹妮尔夏普没怎么进过夜店,但是基本的舞蹈功底还是有的,再加上她那远超一般舞蹈演员的身体素质,区区的钢管舞,根本就难不住她,只要在电视上随便的扫上几眼,那些动作她就能全部学会了,并且做的堪称完美。

    因此,当丹妮尔夏普单手一拽便翻上了钢管最顶端的时候,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不说别的,就凭丹妮尔夏普的这一下,已经可以完爆这酒吧里所有的舞娘了。

    灯光闪动,现场迷离,丹妮尔夏普的身体在钢管上面旋转着,飘逸而灵动。

    这是苏锐第一次见到她表现出这种状态,忽然有种错觉,这哪里还是平日里那个暴力彪悍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姑娘?简直美的不要不要的。

    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柔美的身体在钢管上面柔美的旋转着。丹妮尔夏普的这一曲钢管舞完全没有任何的色-情味道蕴含其中,充满了纯粹的美感。

    在良好的武学功底和身体素质的支撑之下,丹妮尔夏普简直是人和钢管合二为一,根本就是一体的!

    现场的人都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忘了鼓掌,不愿意错过任何一秒钟的美好。

    苏锐很认真的看着丹妮尔夏普,此时此刻,他和现场的这些观众们一样,眼睛眨也不眨,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姑娘一样。

    丹妮尔夏普跳的很认真,许多大幅度的动作都需要极好的体力支撑,因此都有些出汗了,一曲终了,她站在钢管旁边喘着气,胸膛上下起伏着。

    现场并没有响起欢呼声,因为大家都还沉醉在之前丹妮尔夏普所营造出来的意境之中,没有谁舍得从这种意境里面脱离出来。

    苏锐率先站起来。

    当看到苏锐站起来的时候,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骤然爆发出一阵浓烈的光彩。

    说实话,她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向苏锐赔礼道歉,依照她的身份,完全不需要这样做,就算苏锐不理她,她也可以转身去寻找大把大把的男人,何必当众跳舞?

    可是,丹妮尔夏普不仅跳了,心里还充满着淡淡的期待。

    和苏锐在一起的时候,她很想要去变着法的嘲讽他,可是,一旦看到他真的不理自己甚至“离家出走”,丹妮尔夏普的心里就说不出的怪异。

    尤其是看到他把别的女人揽入怀中的时候,丹妮尔的心简直不舒服到了极点,事实上,她在把那个女人拖出酒吧之后,还顺手打晕了,招了一辆出租车,嘱咐司机将其送到警察局门口。

    也许这是出于女人之间争强好胜的心思,也许这种行为看起来很低级,但是丹妮尔夏普来不及思考原因,做了就是做了。

    “你还生我的气吗?”

    丹妮尔夏普气喘吁吁,拿着话筒,目光直直的射向了苏锐,无论是眼神,还是话语,都带着一股灼灼的热量。

    “谁会生这种美女的气?是傻逼吗?”

    “太不懂得珍惜了好不好?如果这妹子愿意当我的女朋友,杀了我都可以?!?br />
    “是啊,我感觉被她看上一眼,心都要化了?!?br />
    场下一大堆人在低低咒骂着苏锐暴殄天物,不解风情。

    不过,不知道这些人如果被丹妮尔夏普往那里踹上一脚,还会不会这样说。

    “我不生气了?!彼杖袼档?。

    不过,相隔这么远,丹妮尔夏普并不能听到他的声音。

    “如果你不生我的气了,就请你到台上来?!?br />
    丹妮尔夏普继续说道。

    这算是在逼着苏锐表态吗?

    苏锐本身是不想上台的,但是,就这么把丹妮尔夏普给晾在那里,似乎并不太绅士。

    人家姑娘在今天晚上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了。

    “上来,上来,上来!”

    这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在热烈的喊道。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不可能再继续站在原地,否则会遭到所有人群殴的。

    丹妮尔夏普的目光一直锁定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迈着步子走向自己,嘴角微微翘起,眼底绽放出一丝微笑。

    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在丹妮尔夏普那灼灼的目光之中,苏锐这一段路走的异常艰难。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后背上的衣服已经被湿透了。

    “你还生气吗?”

    看着苏锐的双脚终于站到了舞台之上,丹妮尔夏普继续用麦克风喊道。

    “我当然不生气了?!彼杖窠庸模实莨吹穆罂朔?,笑了笑:“你的舞那么美,我怎么可能还生气呢?”

    其实,这个根本就是两码事,苏锐的某个地方其实到现在还肿着呢。但是他也明白,丹妮尔夏普能够放下身份,在众多人面前为他跳了一段钢管舞,这对于宙斯的女儿而言,已经是足以震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的举动了。

    所以,苏锐真的不生气了。而且,此时的丹妮尔夏普静静的站在那儿,如水一般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如此的氛围,如此的人儿,所有的不快也都烟消云散了。

    “我跳的真的那么好?”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流露出笑意,苏锐的夸奖让她十分欢心。

    “非常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舞蹈?!彼杖裢苋险娴乃档?。

    两个人之间还有着五六米的距离,互相用麦克风讲话,这种感觉很奇怪。

    “还愣着干什么?过去亲一个??!”

    “是不是男人?你要是不去亲,我们就亲了??!”

    一堆人都在鬼喊着起哄着,现场的气氛已经热烈到了极点。

    丹妮尔夏普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别的原因,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

    苏锐却没理会那些起哄的声音,轻轻笑道:“亲爱的丹妮尔,你的这一场舞蹈,真的颠覆了我对你的看法?!?br />
    “我可以经常跳给你看的?!钡つ荻钠沼忠淮喂硎股癫畹乃档?。

    她的目光之中已经充满了柔和,气氛感人,眼前的男人似乎也无比的顺眼。

    经常跳给你看?

    这句话落在别人的眼睛里面,无疑就相当于表白了!

    苏锐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丹妮尔夏普到底为什么会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但是他已经被这场舞蹈和对方认真的态度感动了。

    “我想,普天之下没有几个男人有福气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吧?看来我真的是个幸运的家伙?!?br />
    苏锐确实很幸运,能够被丹妮尔夏普踹了两脚之后还不断子绝孙,这运气也算得上是逆天了。

    “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喝一杯?!彼杖裼寐罂朔缪氲?。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一贯嚣张跋扈骄傲无边的丹妮尔夏普,忽然感觉到鼻子酸酸的。

    从苏锐“离家出走”开始,丹妮尔夏普就准备把这个家伙给弄回来,她邀请他喝酒,他不仅拒绝,甚至还找了一个庸脂俗粉来气自己,说实话,那个时候的丹妮尔夏普是真的不爽的。她也想转头就走,离开这个酒吧,但是她没有。

    冥冥之中,丹妮尔夏普有一种感觉,她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了,会永远的失去苏锐。

    虽然她从来没得到过,但是每天吵吵架斗斗嘴生生气,也是生活中难得的调料。

    所以,她站上了舞台。她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苏锐的谅解。

    “我想哭?!钡つ荻钠蘸鋈凰档?。

    ——————

    PS:马上月底了,求大家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