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来自于一个女人,很清冷,甚至带着一股来自于上位者的压迫力。

    这连衣裙女人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比她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正怒视着自己。

    她努力的想了好几秒钟,才找到一个形容眼前美女的词来——漂亮的不像话。

    眼前的美女穿着白色的紧身背心和牛仔热裤,金色长发束成马尾飘荡在脑后,整个人流露出一种浓浓的青春活力来,性感之中还呈现出浓浓的动感。

    这个女人一出现,立刻把这酒吧里面所有的莺莺燕燕全部都秒杀了下去!

    来者竟然是丹妮尔夏普!

    很难想象,她刚才竟然说苏锐是她的男人?

    就连苏锐听到这句话都愣住了,然后心中涌出了一丝不爽。

    尼玛,都把老子踩成了这个样子,结果还来阻止妹子勾搭我,你是何居心???怎么走到哪里都甩不开你???

    女人之间的嫉妒心理都是很强的,连衣裙女人也不甘示弱,她挺了挺比对方还要大上一圈的胸部,拖长了音节,冷声说道:“哎呦,你谁???敢和我抢帅哥?”

    事实上,这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并不算差,如果不是苏锐心情不好的话,还真的有可能会选择和她聊聊的,但是当这女人拉着苏锐的手往她大腿上摸的时候,这个可能性就彻底的宣告终止了。

    丹妮尔夏普冷冷的说了一句:“和你抢帅哥?他本来就是我的?!?br />
    连衣裙女人听到这句话,微微有点意外,她转脸看向苏锐,发现后者正在冷笑:“你说我是你的男人,我就是你的男人了?你咋不上天呢?”

    丹妮尔夏普一愣,她也同样没想到,苏锐竟然会直接拒绝自己!

    老娘都如此放低身段了,还说你是我的男人,结果你竟然一点不给面子!

    丹妮尔夏普刚想发作,又想起来苏锐今天出走的原因,不禁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平声静气的说道:“阿波罗,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怨气,我……”

    “帅哥,你认识她吗?”这连衣裙女人也从两个人的对话之中看出来一丝端倪,看来俩人有点不和啊,他们既然不和,那么自己的机会可就来了。

    “当然认识!”丹妮尔夏普说道。

    “我不认识她?!彼杖窨戳说つ荻钠找谎?,然后示威性的把身边的漂亮女人揽在怀里,直截了当的说道:“她又没你漂亮,胸又没你的大,我认识她做什么?”

    苏锐这句话让连衣裙女人的脸色变得明媚无比,而一旁的丹妮尔夏普的脸色则是不大好看了。

    “你开什么玩笑?你说你不认识我?”丹妮尔夏普没想到苏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气冲冲的说道:“我的嘴巴都要被你亲肿了好不好?”

    “我并不关心你的嘴巴是谁亲肿的,因为我真的不认识你?!彼杖窭涞幕赜Φ溃骸拔蚁肽闶遣皇侨洗砣肆??”

    丹妮尔夏普又要抓狂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苏锐,却没想到后者竟然给她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你看,帅哥都不认识你,就别厚着脸皮往这里凑了!”这连衣裙女人说着,把手伸向了苏锐的胸膛上,在他的胸肌之上来回抚摸着。

    苏锐差点没给弄的起一身鸡皮疙瘩,硬生生的忍着,刻意无视了丹妮尔夏普,把怀里的女人搂的更紧了一些:“今天陪我,我在斯贝特酒店订好了房间?!?br />
    苏锐倒绝对不是真的会带这女人去自己的房间,她今天既然能够在这里撩拨苏锐,之前肯定不知道撩拨过多少男人了,在这方面,苏锐好歹是有点自控能力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对方长的好看一些或者胸大一些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他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气一气丹妮尔夏普,这个女人把自己踩的下半生都差点废掉了,苏锐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怨愤呢?

    听到苏锐这样讲,丹妮尔夏普的脸更黑了,自己一个大活人兼大美人站在这里,他视而不见,偏偏要找这种庸脂俗粉!

    连衣裙女人眉开眼笑:“好,帅哥,今天晚上人家一定会让你爽飞天的,你也要让人家好好地舒服舒服?!?br />
    这女人满脸都流露出一种又饥又渴的神情,之前还能端得住,在苏锐挑明了酒店开房之后,她就露出了本色。

    不过,就凭连衣裙女人这种姿色,想要在酒吧里面勾搭男人,几乎是一勾搭一个准。

    她的声音并不小,刻意让丹妮尔夏普听到,一边说着,还一边挑衅的看了对方一眼。

    丹妮尔夏普见此,脸上的阴沉更加浓郁,咒骂了一句:“不要脸的女人!”

    不知为何,看到苏锐把这种女人搂在怀里,她发自内心的不舒服!

    “你在说谁不要脸啊,自己没本事,也就只能在这里嘲讽别人了?”

    说话间,连衣裙女人把苏锐的手从肩膀上拉下来,正好落在她那胸膛之上,那雪白细腻的肌肤和苏锐的手亲密接触着。

    苏锐的身体一紧绷。

    那女人说道:“帅哥,别那么紧张,你会得到最美的享受的?!?br />
    丹妮尔夏普怒火中烧,忽然迈步上前,单手扯住了那女人的手臂。

    “你要干什么?放开,你抓疼我了!”连衣裙女人说道:“哪有你这样抢男人的?”

    “我就这样抢男人了!”丹妮尔夏普把这女人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高跟鞋的鞋跟都断了一个!

    “你松开!”

    “给我出去!”

    一旦动起手来,连衣裙女人又怎么可能是丹妮尔夏普的对手,她一路一瘸一拐的被生拉硬拽出去。

    五分钟之后,丹妮尔夏普才从外面走进来,一脸的阴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阳光明媚。

    苏锐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品着杯子里的鸡尾酒。

    “哈喽,帅哥,可以一起喝杯酒吗?”丹妮尔夏普款款走来,单手搭住了苏锐的肩膀。

    “不感兴趣?!彼杖窭淅渌档?。

    这女人有病吗?把自己踢伤,还来阻止自己的艳遇!根本就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是不是?

    “人家一个大美女坐在这里,你就不准备请人家喝杯酒吗?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哦?!钡つ荻钠赵谒杖衽员咦?,一歪头,一头金发便倾泻下来,美丽之中还透着一丝俏皮的味道来。

    “美女,他不请你喝,我可以请你喝?!闭飧鍪焙?,一个黑人坐在了丹妮尔夏普的旁边,他赤着上身,只要能看到的皮肤上面,全部都布满了纹身,耳朵上戴着两个闪闪的耳环,甚是扎眼。

    在和丹妮尔夏普说话的时候,他的嘴巴里面喷出了浓重的酒气来,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

    丹妮尔夏普转过脸来,表情之中清晰的流露出对此人的厌恶之情,和之前对苏锐的言笑晏晏完全是两个模样。

    “三秒钟,给我从眼前消失,否则我不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br />
    丹妮尔夏普的声音清冷。

    听到这句话,那黑人嘿嘿一笑,他又怎么可能把这么一个大美女的威胁放在心上?

    “美女,你不能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知道,和你这种漂亮女人上床,我一定会心跳加速生命垂危的?!?br />
    说话间,他伸出一只手来,就要搭上丹妮尔夏普的肩膀。

    不过,在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对方肩膀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

    他的冷汗瞬间就冒了满脸!粗壮的胳膊被丹妮尔夏普折成了一个让人目不忍视的角度!

    “放开,快放开,你这个疯女人!”这黑人疼的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这次只是个警告,下次再敢过来,你的胳膊就断了?!钡つ荻钠绽淅渌档溃骸盎共淮永夏锏难劬η肮隹??”

    这黑人怨愤的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然后捂着胳膊狼狈跑开,临走之前还不忘撂下一句狠话:“敢弄我,今天晚上有你好受的!”

    丹妮尔夏普根本不会把这样的威胁放在眼里,她转过脸来,表情之上竟然立即恢复了如沐春风的样子。

    “你看,我对你多始终如一,别人来约我,我都不高兴搭理?!钡つ荻钠占绦钭潘杖竦募绨?,笑眯眯的说道。

    “别,你最好答应和那个家伙去约会,我真的不介意?!彼杖窭淅渌档?,他完全没有看一眼身边女人的意思。

    “还生我气呢?”丹妮尔夏普竟是完全不介意苏锐对自己冷冰冰的,仍旧微笑着问道,这一次伏的更近了。

    那淡淡的体香已经清晰的钻进了苏锐的鼻孔里面,让人的心痒痒的。

    苏锐不答话,算是默认了。

    “那你什么时候能不生我的气?”丹妮尔夏普竟是拿过苏锐的酒杯,丝毫不介意对方已经喝过了,仰起脖子,一口喝干。

    苏锐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等我那里什么时候不疼了,我就可以消气了?!?br />
    丹妮尔夏普促狭的看了苏锐一眼:“要不,我给你按按摩?让你恢复的快一些?”

    一个顶级大美女说出这种话来,真的不知道能造成多大的杀伤力。

    苏锐的心竟然砰砰砰的连续急促跳动了好几下。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这种“按摩”完全不现实。

    “不好意思,我去红灯-区里面随便找个女人按摩就可以,不麻烦你了?!彼杖裾酒鹕砝?,朝酒吧深处走去。

    丹妮尔夏普连忙跟上:“阿波罗,究竟让人家怎样,你才能开心?”

    苏锐转过身来,冷冷一笑:“你要是在这里随便跳个舞,我就开心了?!?br />
    ——————

    PS: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啦。

    第二章十点左右,祝大家假期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