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尔夏普躺在床上,仍旧只是穿着一身内衣而已,优哉游哉的看着电视。

    此时此刻,她在苏锐面前已经是彻底放的开了,内衣怎么了?这可比海滩上那些比基尼要保守不少呢。

    况且,此时的暴力女神还在为她之前的小计谋沾沾自喜呢。

    事实上,从苏锐开始道歉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就已经不怎么生气了,而苏锐那一下壁咚,更是让丹妮尔有种脑缺氧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准备报复苏锐,所以才有了那一下浅啄,有了那一下膝撞。

    而这一切对于 苏锐而言,完全是让他欲哭无泪的。

    在外面阳台上足足趴了二十几分钟,苏锐才艰难的站起身来,满脸憋屈。

    在刚刚的这一段时间里面,他很郁闷,也想了很多。

    为什么男人可以把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练的很坚硬,但是那个地方却不行呢?

    即便是最轻最轻的攻击,也能够让男人倒地不起,痛苦不堪!甚至会瞬间失去战斗力!

    苏锐实在是想不通,老祖宗花了几十万年时间,从猿猴进化成了人类,不应该是最完美最无缺的吗?为什么男人还要随身携带着这个天生的“bg”?

    可是,如果让苏锐就此把这个东西给舍弃掉,那又是万万不能的,否则他可就当不成男人了。

    在过往的二十好几年中,苏锐所踢过的裤裆,即便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他那里却几乎从未受过伤,可这两天,他算是把这种机会给体验足了,那种酸爽简直没法形容!

    就连苏锐自己也不会想到,在受伤的这二十分钟里面,他竟然开始思考关于人类进化这种终极的命题。

    苏锐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而丹妮尔夏普则是要雀跃的飞起来。

    她躺在床上,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一起,露出让人无法抗拒的风景??墒?,踉踉跄跄扶着门进来的苏锐,却只是无神的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丹妮尔夏普甚至发现,苏锐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灰败,好似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希望。

    “喂,你还好吗?”哼着歌儿的丹妮尔夏普笑眯眯的问道。

    苏锐没有答话,拖着腿到了卫生间,开始打开水龙头洗脸。

    “切,真没用?!钡つ荻钠崭揪筒唤橐?,鄙夷的看了卫生间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

    其实,女人真的不知道,“蛋疼”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没有体会过,永远也别想感同身受!

    “唉,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没想到身上也还有那么大的弱点啊?!?br />
    听到卫生间的水停了,丹妮尔夏普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而后她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巨大的声响苏锐一个踉跄,狠狠的滑倒在地。

    丹妮尔夏普走到卫生间门口,看着苏锐的模样,单手叉着腰,笑的前仰后合,丝毫不介意自己胸前的雪白山峰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道诱人的弧线来。

    苏锐这一下可是伤上加伤,他抬起头,看了看这个没有同情心的女人,然后将其从门口推开,走到床边,开始穿衣服了。

    “喂,你穿衣服做什么?”

    丹妮尔夏普的性格之中也有落井下石的一面,这一点和苏锐实在是太相像了。

    她就像个内衣模特一样,站在苏锐的面前,还转了个圈:“我们在房间里穿成这个样子难道不是很好吗?”

    “好你妹啊好!”苏锐心里在咆哮,浑身都在滴血。

    这哪里是女人,根本就是魔鬼!苏锐非常确信,如果再跟丹妮尔夏普呆在一起超过三天,那么他下半辈子真的做不成男人了!

    你真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对你的那个位置来一记狠的!

    说实话,刚刚要不是苏锐往后缩了一缩,躲开了丹妮尔夏普一大部分的攻击力量,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穿越回到古代当个皇宫里的公务员了!

    “噗,哈哈哈哈哈!”

    丹妮尔夏普又开始放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苏锐终于开口了。

    “你看看你,哈哈哈,不过是受了一下打击,都缩成那个样子了!”丹妮尔夏普指着苏锐的两条腿中间,简直是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由于此时苏锐穿的还是贴身短裤呢,因此某个位置的轮廓实在太清晰不过了,他的心里憋屈无比麻痹的,谁这里被撞了能不缩回去?

    被一个女人这样嘲笑,苏锐觉得自己丢人丢到了姥姥家。

    他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穿好了裤子,而此时丹妮尔夏普已经笑得站不住了,干脆坐在地上,一边笑一边抹眼泪。

    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了别的女人这样嘲笑自己,这简直是往死里打击好不好?

    丹妮尔夏普给苏锐造成了生理上的严重伤害,又继续给他带来心理上的创伤,她的每一声笑,对于苏锐来说,都是一百点的暴击!

    等到苏锐气冲冲的把门摔上的时候,丹妮尔夏普的笑声才渐渐的放低了些,但是还是止不住。

    “就这心理素质,也太脆弱了些吧?”丹妮尔夏普还在嘲笑着。

    事实上,苏锐走了也没关系,她又不担心自己会没有钱花丹妮尔夏普早就从苏锐的钱包里抽出了厚厚一沓欧元呢,这些钱足够她在这座城市逍遥很多天的了。

    “跟老娘斗,哼哼?!毕衷?,丹妮尔夏普又觉得自己占尽了上风,苏锐之前对她的种种欺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丹妮尔夏普打了个电话,让餐厅把午饭送来,然后就只穿着内衣跳到了柔软的床上,张开双臂,喊道:“美好的单身生活就要开始了!”

    她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话语中的语病。

    即便是对于丹妮尔夏普这种天之骄女来说,她也很少拥有这么悠闲的时光,靠在床上抱着枕头,吃着零食看着电影,这种机会真的很难得,让人着迷。

    她的这种情况和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歌思琳有些类似,许多人都会羡慕那些富二代,羡慕他们从一出生就很有钱,不用奋斗也能活的很好。殊不知,他们所承受的压力更大,许多辛苦都是外人所不知的。

    丹妮尔夏普看完了电影之后,想要躺下睡个午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个人睡在那么大的床上,竟似乎有点不太习惯。

    “真不知道那个家伙去哪里了?!钡つ荻钠账档?。

    尽管很讨厌苏锐,但是此时一安静下来,她的脑海里面竟然全部是两个人在一起斗嘴置气的情景,想着想着,她竟然笑了出来。

    “不对不对,态度不对!”丹妮尔夏普收起笑容,努力想要保持一副严肃的样子,但是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笑着笑着,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美人也有惆怅的时候。

    …………

    苏锐离开了这间酒店,到了隔壁酒店开了间房。他悲催的再一次洗了个澡,仔细的检查一下某个位置的伤势,心中憋屈无比。

    “该死的泼妇,该死的泼妇,我一定不要再见到你?!?br />
    苏锐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擦干身子,一觉睡到了晚上,透过窗子看了看外面的灯火,决定出去走走散心。

    或许,多运动运动,对某个地方的消肿化瘀也有好处呢。

    沿着城市的公路走出去大概五公里,他看到了一个规模很大的酒吧,招牌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单词vi色r。

    苏锐也只是扫了一眼,没多想这词里面的意思,便走了进去。

    人一旦失意,就想要借酒浇愁,或许这种买醉能够消除心里的郁闷,就连苏锐也不例外。

    走进了酒吧里面,苏锐坐在吧台前,随便要了一杯鸡尾酒,便慢慢的喝了起来借酒浇愁。

    这酒吧外面看起来不小,里面更具规模,上下三层,每层都有大型舞台,简直堪称是壮观。

    这座城市位于阿尔卑斯山的边缘地带,也是所谓的“地上世界”和“黑暗世界”的交界地,因此,来来往往的人堪称鱼龙混杂,各种奇怪行业的人都有,治安方面并不是太好。

    苏锐眯着眼睛,一边喝着酒,一边打量着这酒吧里面的环境,其冷静的样子和热火朝天的氛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帅哥,一个人在这里买醉?”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在苏锐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阵香风钻进了苏锐的鼻孔里面。

    “闲着蛋疼,出来喝喝酒?!彼杖袼档?。

    听到“蛋疼”这个词,这女人捂嘴轻笑:“帅哥,你可真幽默?!?br />
    苏锐这可不是幽默,他说的是事实。被丹妮尔夏普在两天内攻击了两次,他到现在还肿着呢!

    看到苏锐没有讲话,这女人又说道:“帅哥,有没有心情请我喝一杯?”

    苏锐上下打量了这女人一下,连衣裙是低胸的,露出了大片大片的雪白,那弧度也足以傲视同性,腰肢和腿部的流线也都非常不错,以苏锐的审美眼光,甚至可以打到八十分。

    不过,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她脸上的妆稍微浓了一些。

    “不好意思,我身上的钱可能没带够?!彼杖裣衷诓⒚挥卸嗌倭妹玫男那?。

    “没关系,我可以请你喝?!?br />
    说着,这美女就凑了上来,大大方方的挽住了苏锐的胳膊,半个身子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苏锐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那种柔软而惊人的触感。

    “不好意思,我想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彼杖裼职哑ü赏员吲擦艘慌?。

    可是没想到,这女人仍旧主动,她甚至拉起了苏锐的一只手,往自己的大腿上摸去!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这女人的身后响了起来:“本大小姐的男人,你也敢动?给我滚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