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地炮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故事,让他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再也不是苏锐曾经认识的那个家伙了。

    现在他的心思是非常简单的,在他看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黑的不能说成白的,圆的也不能说成是方的,阿波罗此时在后面抱着丹妮尔夏普,后者没有反抗,那就是心甘情愿!

    两个人穿的那么少,还这样如胶似漆,不是男女朋友,起码也得是炮友!

    不得不说,地炮这推断能力真的是太强悍,一般人绝对无法企及。

    重大[__]小说发现!这是足以震撼整个神王宫殿的重大发现!

    他一边听着电话里等待接通的声音,一边举着望远镜,继续观看。

    不知道葛伦萨干什么去了,手机没有人接。

    地炮锲而不舍,继续拨打第二遍。

    丹妮尔夏普站在阳台上面,怒气未消,即便苏锐从后面抱住了她,这妹子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完全把他无视了。

    “对不起?!彼杖袼档?,声音很轻。

    丹妮尔夏普还不吭声。

    “其实我也是开玩笑的,只是一不小心把话说重了?!彼杖癖ё诺つ荻钠?,这道歉的姿势还在真是奇特。那被黑暗世界无数人觊觎的纤腰,就这样被他紧紧环住。

    “哪有这样开玩笑的?人家也是女孩好不好?那也是人家的初吻好不好?”

    丹妮尔夏普转过脸来,越说越激动,一边说着一边捶着苏锐的胸膛,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姑娘。

    就你这性格,也能是女孩?泼妇还差不多。

    苏锐被捶打的有些胸闷,但是他现在是绝对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自知理亏,只能轻轻拍着丹妮尔夏普的后背:“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道歉?!?br />
    丹妮尔的眼睛里面已经绽放出了泪光,不依不饶的说道:“光是道歉就有用吗?我的初吻都不在了!”

    面对对方突如其来的委屈,苏锐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只能说道:“亲爱的丹妮尔,我不知道该如何补偿你,如果能让你消气,那么我愿意做任何事情?!?br />
    “我又能让你做什么?难道你还能从这楼上跳下去吗?”

    丹妮尔夏普的一声哭喊,真是把苏锐吓得一个激灵。

    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跳楼可不行,这小妮子够狠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丹妮尔夏普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已经被丹妮尔夏普逼到墙角的苏锐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两只手抄起丹妮尔夏普的大腿,将对方举起,紧紧贴着墙壁!

    然后,他的嘴巴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这是……壁咚?

    望远镜那一端的地炮看着这一切,简直眼睛都直了!

    两个人加起来才穿三件衣服,竟然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少儿不宜了!

    在他的视线里面,整个过程可以分解成这个样子苏锐抱住了丹妮尔,后者转过来在他的怀里撒娇捶打,然后两个人便开始旁若无人的热吻。

    “也许葛伦萨老师知道了这个事情,会愿意好好的喝上一瓶酒?!钡嘏谀艘话淹飞系睦浜?,他很纠结,是不是应该再继续看下去。

    这一个深吻,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丹妮尔夏普已经变得有气无力,整个人都趴在苏锐的身上才停止。

    她趴在苏锐的肩膀上面,在其后背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让苏锐疼的倒吸冷气。

    掐人是女人的天性,即便此时的丹妮尔夏普已经是一身高强武艺,在面对男人的时候,还是本能的选择这种“攻击方式”。

    “疼吗?”丹妮尔夏普冷冷问道。

    “不疼?!彼杖裱圆挥芍裕骸澳慊股??”

    “我生气有用吗?生气了那初吻还能回得来?”丹妮尔夏普又掐了苏锐一把:“你亲了我多少次了?阿波罗,你就是个该死的混蛋?!?br />
    “那你说,该怎么办?”苏锐说道。

    “你是不是个男人?有没有主见?这种事情还来问我?”丹妮尔夏普不经意间,就使出来女人在吵架时候的专用杀手锏。

    苏锐很想和她认真的证明一下自己究竟是不是个男人,但是现在说这些貌似没什么用,永远也不要和一个生气中的女人讲道理。

    看到苏锐不讲话,丹妮尔夏普说道:“放我下去?!?br />
    “我不放?!闭庀滤杖竦故强诹?。

    他倒不是为了体验怀中美人儿那极致的手感与触感,只是担心把她放下去之后,再对自己喊打喊杀。

    说实话,即便此时苏锐和丹妮尔夏普几乎堪称是亲密接触,但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多少旖旎的想法,想的全部都是该怎么赔礼道歉,好让对方消消火。

    “等你不生气了,我就把你放下来?!彼杖袼档?。

    “我现在已经不生气了?!钡つ荻钠湛戳怂杖褚谎?,冷冷说道。

    她还眼带泪光呢,那眼神哪里像是不生气的样子,完全就是充满了怒火和不满。

    “我不相信,怎么证明你还不生气?”苏锐可不会上当,虽然他全力发动的话,战胜对方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少说也得费一番周折,况且,和女人打架,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非要我证明,你才能放我下来?”丹妮尔夏普问道。

    此时此刻,她趴在苏锐的肩膀上,大腿被架起来,身体悬空,完全用不上力量。

    而苏锐感觉到她在耳边呼出的热气,那本来没有任何旖旎念头的心情开始变得略微暧昧了一些。

    这种念头一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了,首先沿着神经冲进脑海里面的,就是从丹妮尔夏普那充满弹性的大腿上传来的触感。

    “对,你必须要证明?!彼杖袼档?。

    他的话音一落,丹妮尔夏普便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主动亲!

    苏锐愣住了,整个人都石化了。

    和他一起石化的,还有远在对面高楼楼顶上的地炮同志。

    他也是一样,看到神王宫殿的大小姐竟然如此主动,吃惊的不行。

    看来,身上发生了巨大改变的地炮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纯洁的初哥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接通了,葛伦萨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地炮,什么事?是不是又有了新情况?”

    事实上,前几次葛伦萨都是刻意不接地炮电话的,因为这个小子自从找到了丹妮尔夏普和苏锐之后,就从来没有带来一个好消息,每次都是开了一间房同住一张床之类的,搞的葛伦萨都想把这个家伙好好的修理一顿!

    他难道就不知道什么该汇报,什么不该汇报吗?自己就算被蒙在鼓里,也是眼不见心不烦好吗?

    可是,地炮的电话还是坚持不懈的打来,葛伦萨不得不接了,他怕丹妮尔夏普出什么事情。

    地炮也不再看了,扔掉望远镜,靠坐在天台的墙壁上,语气之中透着急切和震惊,说道:“葛伦萨老师,您猜猜我在小姐的阳台上面看到了什么?”

    听着那边惊恐的声音,葛伦萨的语气也空前凝重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谁要对丹妮尔不利?”

    “不,并不是这样,老师,我看到小姐和阿波罗两个人穿着内衣在接吻!已经吻了很长时间了!甚至小姐还是主动亲的他!您是没看到那个场面,实在是太少儿不宜了,我真的……”

    “够了!给我闭嘴!”

    砰!

    地炮还没说完,电话那端便已经传来了一声怒斥,然后被狠狠挂断了。

    看着手机,地炮一脸茫然。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老师那么生气?我已经描述的很详细了???”地炮回想着那一男一女之前发生过的热烈场面,疑惑的说道:“难道我没有把气氛描述到位,让老师不开心了?”

    可惜单纯的地炮同志永远也不会知道,正是因为他描述的太具体了,才让葛伦萨受不了的。

    试想,你要是当着别人长辈的面,对他说你女儿正穿着内衣跟别的男人在阳台上面亲嘴呢,哪家的长辈能受得了?还不得个个疯掉!

    “唉,这个位置的观察已经到此结束了?!?br />
    地炮叹了一口气,拎起望远镜走向天台的出口。

    很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此时发生在阳台上的情景,否则这消息要是传回去,一定能够让葛伦萨开心起来的。

    轻轻啄了苏锐一口之后,丹妮尔夏普看着对方的眼睛,柔声说道:“这样是不是能够证明我不生气了?”

    苏锐几乎是被巨大的惊喜给击中了,他点了点头:“可以了?!?br />
    “那就放我下来吧?!钡つ荻钠盏纳粢丫晖耆淖淞朔绺?,就像是华夏的江南水乡美女一样,绵软甜糯。

    苏锐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对方都主动亲自己了,还能怎么样呢?于是他还是把丹妮尔夏普给放了下来。

    丹妮尔夏普的脚才刚刚站到地面上,竟是猛然提起膝盖,狠狠的撞在了苏锐的小腹之下!

    一股巨大的危险感觉充斥了苏锐的脑海,他本能的向后缩了一下!

    虽然他这个动作帮助自己卸掉了部分的力量,但还是没能躲得开丹妮尔的攻击,发出了一声痛叫,本能的捂住裤裆,蜷缩在地!

    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又看了看地上的苏锐,丹妮尔夏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拍了拍手,说道:“我现在真的不生气了?!?br />
    “可是,我很生气?!彼杖裉稍诘厣?,冷汗都下来了,一脸的憋屈。

    接二连三的中招,如果丹妮尔夏普再攻击他一次,那么他苏锐这辈子也不用当男人了!

    ps:感谢0428qy、jjxee、花仙子小裴、sgn、q1336、书友24512434、江南怪才、丶假想敌丶丶、淫帝他爹、书友73730、bggi840118、疯狂的溪哥、卿羽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