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冤枉!”

    苏锐被丹妮尔夏普死死压在身子下面,无奈的喊道:“我一直在做俯卧撑,也不知道你没穿衣服??!”

    原来,苏锐的那一掀,让丹妮尔夏普彻底的走了光。[手机,平板电脑看小说,请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此时此刻,她正不顾形象的坐在苏锐的身上,拼命要掐住对方的脖子,苏锐则是使劲挣扎。

    眼前的白色简直要晃瞎人的眼睛!

    “你冤枉?你明明是在故意欺负我!”

    丹妮尔夏普喊道,她真的不知道她这样做会给苏锐带来多么大的诱惑力……后者连挣扎都变的有气无力了……

    “大姐,你讲不讲理?我躲你还来不及,还要主动凑上去欺负你?”苏锐真的快哭了:“还有,你别这样在我身上磨蹭行不行?我受不了!”

    “我偏磨蹭,你越是不喜欢我做什么,我就越是做什么!”丹妮尔夏普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冲动起来,真的是智商直线下降。

    苏锐现在有些怀疑,丹妮尔这性格……真是宙斯亲生的吗?

    他仿佛看到了众神之王的头顶上面正闪耀着绿油油的光芒。

    苏锐彻底放弃了抵抗,四肢张开,呈大字型躺在地上,不,现在唯一还能保持抗议的,就是他的兄弟了。

    丹妮尔夏普看到苏锐如此安安分分的投降了,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而后才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阿波罗,你这个流氓!”

    丹妮尔夏普站起来往苏锐的某个地方重重的踩了一脚,然后捡起浴巾冲进了浴室。

    靠着门,她摸着自己的胸膛,在那里,心跳的速度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之前,苏锐已经被她弄的有气无力,她自己又何尝好过?根本就是“外强中干”了。

    而外面,苏锐正不断的惨嚎着。

    听着他的惨叫,丹妮尔夏普的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看你还敢欺负我,分分钟踩废你!”

    …………

    陆地巡洋舰再一次上路了,等待这一男一女的,还有半天的路程。

    而这一次,苏锐坐在副驾上,一脸的郁闷。

    “能不能开慢点?”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丹妮尔夏普真的是个不讲什么规则的人,在路上挤来挤去,横冲直撞,速度一直保持在一百二以上,连续发生了好几次险情。

    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她看了苏锐一眼,眼中满是得意:“怎么样,废了吧?”

    踩了苏锐一脚之后,似乎她对这个男人往日的怨气全部都消散了,快意无比。

    虽然被他看光光,但是对方至少也得疼上好几天,不是吗?而且,昨天她还还把苏锐围在腰间的毛巾给扯下来了呢。

    当时丹妮尔表现的很淡定,但是这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酒精的缘故,因为她也是人生之中第一次见到异性的身体,而且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

    不管怎么说,丹妮尔夏普都认为自己赚了,尤其是当她看到苏锐此时还是一脸的蛋疼模样……对了,这真的就是蛋疼!

    “不回答我,那就是真的废掉了?!钡つ荻钠展笮?。

    “废你妹!”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昨天晚上要放过你!”

    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丹妮尔夏普的脸上竟然爬上了一丝红晕。

    看来,酒精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能让她脱了衣服和苏锐共用一个浴缸。

    不过,今天早晨她醒酒之后,不也是一件衣服都没穿,就这样和苏锐扭打在一起吗?

    想到自己三番五次的被苏锐看光,丹妮尔夏普的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情绪,愤怒已经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既不生气,也不尴尬。

    “昨天晚上的机会只有一次,你没把握住,怪谁?”丹妮尔夏普竟然难得的开始主动调戏苏锐,同时还挑衅般的看了看后者正夹紧的双腿。

    “可不止昨天晚上那一次机会好不好?”苏锐恼火的说道:“在华夏就有好几次,我现在正为我的正人君子行为后悔?!?br />
    “啧啧啧,好几次机会你都没把握住,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胆子小,还是该说你不男人?!钡つ荻钠占绦飨贰忌戏绲母芯跽婧冒?。

    苏锐一脸憋屈的发着狠:“丹妮尔夏普,如果再有下次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希望你到时候别后悔?!?br />
    “就凭你?”丹妮尔夏普再一次往苏锐两条腿中间瞄了一眼,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能办的到?”

    苏锐满脸黑线,决定今天一天都不再讲话了。

    暂时看来他真的办不到,丹妮尔夏普那一脚把他都给踩肿了。

    丹妮尔夏普一路调戏,把苏锐给憋屈的差点没跳车自杀,可是面对这种情况,他也只有忍了。

    伤成了这个样子,连走路都不方便,午饭还是让这女人买了个三明治给他,而后在车里解决的。

    终于,在下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法国边陲的一座城市里面,而这里,已经到了阿尔卑斯山脉的边缘了。

    而在这座小城之中,有一个比较有名的拍卖行分部,叫做阿尔卑斯拍卖行。

    黑暗世界的很多人都知道,这是财神斯塔德迈尔旗下的拍卖行,生意做的极大,在欧洲几大主要城市都有分部,但是,这一个分部却位于阿尔卑斯山的边缘,让很多不了解真相的普通人都有些纳闷。

    事实上,这里却是阿尔卑斯投行最火爆的分部之一。

    之所以说是之一,是因为还有一个地方的生意能够和这里并驾齐驱,那就是——黑暗圣城分部。

    这里是白道和黑道的交界处,在此地,许多人都可以拍到并不“合法”但是却极有价值的物品,苏锐让手下和格列兹曼一起,把那些物品运送到这里,也是看中了阿尔卑斯投行的实力,有财神的名号罩着,根本没人敢捣乱。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运到黑暗圣城去——废话,那里的某些路段可不是那么好走,那些古董皮娇柔嫩的,万一颠坏了几个可就麻烦大了去了。

    由于苏锐的身体受了伤,因此住酒店的事情也都交给了丹妮尔夏普来负责。

    后者竟然很乐意来做这些事情,因为这样的话,她就有充足的理由来鄙视苏锐的伤势了。

    他们选的还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不过由于这里已经足够偏远,因此酒店在身份方面的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但饶是如此,丹妮尔夏普还是用苏锐的身份证选了一间房。

    “选和我同一间房,就是为了嘲讽我吧?”苏锐早就看透了这个女人的恶毒心思。

    反正两个人都已经互相的yankuai相见了,彼此的厚脸皮程度让人发指,就算同住一间房,也不会有什么尴尬,以苏锐现在某个地方的疼痛和心中的怨愤,绝对没兴趣和丹妮尔夏普发生那种关系。

    等到苏锐和丹妮尔夏普进入电梯之后,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刚刚那一男一女住的是哪个房间?”

    前台小姐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yankuai?!?br />
    “哦,这样啊?!闭飧瞿腥寺冻鲆桓甭痪牡难?,然后不经意的把一沓欧元放在了前台小姐的手边。

    粗粗看去,竟有一千多块。

    前台小姐愣了一下,然后不留痕迹的把钱拿过来,低声说道:“他们住在2308房?!?br />
    这次轮到男人愣住了:“只有一间?”

    “他们同住一间房?!鼻疤ㄐ〗闼档溃骸懊菜颇俏幌壬煌庖黄鹱?,可是那女士看起来非常迫切的要求这样?!?br />
    女人都是八卦的,这前台小姐本能的认为眼前的男人是丹妮尔夏普的老公,此次前来是捉奸来着。

    这男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这一下,前台小姐有些弄不懂了,难道不是来捉奸的?她还准备绘声绘色的形容一下丹妮尔夏普的表现呢!

    远在黑暗圣城之上的神王宫殿,葛伦萨仍旧穿着一身古典礼服,正在悠闲的喝着一杯咖啡。

    从外表上来看,谁也不知道这位老人已经一百多岁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地炮,你有什么事情汇报?”

    “小姐已经和阿波罗一起,进入了波茨科斯酒店?!蹦歉鼋械嘏诘哪腥嘶卮鸬?。

    地炮!

    “很好,小姐安全就好?!备鹇兹暮攘艘豢诳Х龋骸凹绦?,?;ば〗愕陌踩??!?br />
    “您先别挂断电话?!钡嘏谟淘チ艘幌?,还是说道:“这一次,小姐和阿波罗住的是同一间房?!?br />
    “一对男女住同一间房?”葛伦萨差点被咖啡呛道:“你能对你所说的话负责吗?”

    “当然,您是我的老师,我又怎么敢欺骗您?!钡嘏诨拐遄昧艘幌掠么剩骸熬菟?,阿波罗并不同意住同一间房,但是丹妮尔夏普小姐极力主张,并且,她似乎已经占据了二人之间关系的主动权?!?br />
    “丹妮尔主动要求?”

    葛伦萨那老成持重的样子完全消失,手一抖,咖啡全数洒在了燕尾服上面。

    “老师,老师,您怎么了?”地炮在那边关切的问道。

    葛伦萨是看着丹妮尔夏普长大的,几乎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儿,此时听到她和阿波罗同住一间,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我要去跟宙斯说明这件事情,让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备鹇兹玖艘豢谄骸白约杭业呐缤淼眉蕹鋈?,就是不知道他对这女婿满不满意?!?br />
    ——————

    Ps:第四更送上,大家晚安。htt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