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今天入住的是五星酒店,因此浴室还算是豪华,当看到那圆形的按摩浴缸之后,苏锐的心情都好了很多。{本站换新网址啦,速m]

    懒得管外面那个自我感觉极为良好的女人,他给自己放了满满一大池子水,然后跳了进去,准备美美的泡个澡,洗去身上的疲惫。

    不过,苏锐才刚刚泡了两分钟,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拍门声响。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丹妮尔夏普站在门口,晕晕乎乎的喊道。

    苏锐才懒得理会。

    “阿波罗,快点开门,我要用卫生间!”丹妮尔夏普继续喊道。

    “你再憋半小时?!彼杖衩缓闷幕卮?。

    “我不行了!快点开门!”

    拍门声愈发响亮了。

    苏锐才不舍得那么快从浴缸里面出来:“喂,你要是憋不住,那就尿裤子里好了?!?br />
    “你要再不开门,我就尿你的皮鞋里?!钡つ荻钠找斐1牒返乃档?。

    苏锐只能爆了句粗口,然后在腰间围上一条毛巾,浑身湿漉漉的去开门。

    门还只是开了一条缝而已,丹妮尔就冲进来,不过,当她看到浴缸和一池子泡沫的时候,竟然把上厕所这件事情给忘了,看来本身就没有那么急切。

    “你都给我放好了洗澡水!还说你不想泡我!”

    丹妮尔夏普两眼放光。

    这不是同一个泡!

    苏锐差点为之绝倒,他站在了丹妮尔夏普的对面,指了指自己浑身上下:“请你看看我,这洗澡水是为了我自己放的!我还正在泡澡呢!”

    丹妮尔夏普打量了一下苏锐,然后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只是围着一条毛巾的苏锐感觉到心里有些发毛。

    丹妮尔夏普笑着笑着,忽然伸手一扯!

    苏锐猝不及防之下,腰间的毛巾立刻便被扯掉了!

    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双手立刻捂住要害部位,只是这姿势看起来要多小受有多小受!

    丹妮尔夏普笑的更欢了!

    “以前你偷看我,现在我终于能看看你了!哈哈!”她的笑声之中,颇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你这个疯女人!”

    苏锐非常恼火,现在也不能还手,一还手就走光,于是只能三步并作两步,连忙跳进了浴缸。

    只听到丹妮尔夏普的狂笑声更响亮了:“哎呦,阿波罗,你屁股真白!”

    苏锐听了差点崩溃,干脆整个人都沉到了浴缸的水下面,反正他也能闭气很久,眼不见心不烦。

    丹妮尔夏普真的是喝多了,她施施然的用完了卫生间,然后站在了浴缸旁边。

    “你出来,我进去?!彼档?。

    苏锐没有任何的反应,由于水面上飘着一层泡沫,所以丹妮尔夏普的目光并不能看清楚下面的状况,这让某个小受的心里很有安全感。

    “那好,你不出来,那我就拉你出来?!钡つ荻钠账蛋?,竟是脱掉了外面的皮衣皮裤,一步跨进了浴池!直接踩在了苏锐的身上!

    苏锐没想到这喝醉了的女人竟然如此生猛,被踩的呛了一大口水,连忙翻身坐起,不住的咳嗽着!

    后者落落大方的站在水里,笑眯眯的看着下方的苏锐:“你不是一直都欺负我吗?怎么现在换成了被我欺负了?是不是个男人?”

    面对如此鄙视,是可忍孰不可忍。

    苏锐抓住了丹妮尔夏普的脚踝,手腕一用力,便把这个喝多了的女人放倒在了浴池里面。

    由于后者只是穿着贴身内衣,因此苏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身体上传来的惊人弹性。

    酒精的刺激,配合上这时候的暧昧气氛,让苏锐身体的火苗开始蹭蹭蹭的往上冒!

    终于,丹妮尔夏普也不是那么迟钝的人,她也从晕晕乎乎的状态之中感受到了身旁之人传来的浓浓的异性气息。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圆形的浴缸就那么大,两个人挤在里面,池水都要溢出来了。

    “我想做什么,你管得着吗?”丹妮尔夏普的面庞微红,话语依然骄傲。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水下抓了几把,然后嘲讽的说道:“是不是太小了没法见人?捂那么紧干什么?”

    苏锐真的要哭出来了,就没见过这样的女流氓!

    丹妮尔夏普很漂亮,身材更是极好,两个人就这样呆在浴缸里面,苏锐体内的火焰已经越烧越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要把对方给推倒,那么想必也不会遭到太激烈的反抗。

    当他觉得有些不清明的时候,一想到对方是宙斯的女儿,整个人顿时就冷静下来了。

    好似一头冷水,从头浇到脚。

    而那边的丹妮尔夏普还在不知死活的挑衅:“你不是很喜欢我吗?怎么不欺负我了?我现在可就坐在你身上哦?!?br />
    事实上,苏锐能够明显感觉出来,这个女人也颇有一些情动,在酒精的刺激下,呼吸都粗重了。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伸出手来,把丹妮尔夏普搂在了怀里。

    他这个动作好似抽去了对方身上全部的力量,丹妮尔夏普瞬间就瘫软了在了苏锐的身上。

    看来,这也是个异常敏感的女人。

    “阿波罗,我警告你,你不准对我做什么,否则我杀了你?!?br />
    丹妮尔夏普还兀自嘴硬,只是这咬牙切齿的样子怎么样看起来都有些有气无力。

    “那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苏锐伸出手,在某个地方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不过由于是在水下,苏锐并没有打上力量。

    “明明我洗澡的时候你闯进来,明明你扯掉我的毛巾耍流氓,明明是你主动脱了衣服钻进我的浴池里面,你都不记得了?”苏锐同样咬牙切齿:“你这个女流氓!”

    丹妮尔夏普没有反驳,酒醉的她似乎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她想要站起来,但是浑身发软。

    明明是自己最讨厌的男人,怎么在喝了一场酒之后,就变成了这种状态呢?

    “我起不来,你抱我出去?!?br />
    丹妮尔夏普尝试了几次,实在是站不起来,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她无法避免的和苏锐发生了身体接触,把后者给整的快崩溃了,当然,丹妮尔夏普自己也不好过……都是成年人。

    苏锐并没有抱起对方,而是推开对方,就这样站起来,扯过一条浴巾便走出了浴室。

    丹妮尔夏普还是晕晕乎乎,大喊道:“是不是个男人???我让你抱我出去,你居然自己走了!”

    砰!

    浴室外面传来了一声闷响,只见苏锐已然一头栽倒在地了。

    …………

    过了半个小时,丹妮尔夏普从浴室之中走出来,似乎已经清醒了不少。

    她身上围着一条浴巾,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长腿,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阿波罗,你在哪里?”丹妮尔夏普问道。

    不过,话音一落,她便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男人。

    于是乎,骄傲的妹子又下了个评语:“真是个没用的男人,连床都不敢上?!?br />
    苏锐不仅没有还击,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睁开。

    丹妮尔夏普躺在大床上,目光望着房顶,忽然嘲讽的冷笑了一声,然后翻身沉沉睡去。

    第二天,等到她睁开惺忪的睡眼,便感觉到喉咙像是冒火一般。

    喝了那么多的酒,肯定已经渴到不行了,她刚想要水喝,却发现了床头柜上面放着一杯水和一杯牛奶。

    都还是温的。

    一口气把两杯都喝掉了,丹妮尔夏普才觉得舒服不少。

    这是谁准备的?很显然的事情。

    她半坐在床上,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中不禁涌出了浓浓的不真实感。

    在这之前,苏锐绝对是她最讨厌的男人,没有之一,但是,昨天晚上怎么和他喝酒就喝的那么开心?后来怎么还干出来那么疯狂的事情?

    虽然喝的多,但是丹妮尔夏普并没有断片儿,反而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记得十分清楚。

    至于和苏锐在浴池里面发生的事情,让她想想都有些不好意思,当然,对于那种冲动的感觉,她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

    “该死的混蛋?!彼Я艘а?,转过脸,又看到了那两个已经空了的杯子:“看起来还挺细心的嘛?!?br />
    丹妮尔夏普深知自己的诱惑力,所以对于苏锐昨天晚上没有把自己怎么样的行为,她还是比较赞赏的,毕竟,能够管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可绝对不多见,甚至他还主动睡在了沙发上。

    不过,想了想,丹妮尔夏普又有些生气——我那么漂亮,你还能视而不见,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想着过去对苏锐的种种印象,她实在没法把眼前的男人和之前那个总是欺负自己的家伙联系到一起去。

    丹妮尔夏普裹着浴巾站起来,听到客厅里面有声音传出,于是走过去,发现苏锐正在汗流浃背的做俯卧撑呢。

    这个家伙只穿着一条短裤,显现出极其匀称的线条,嘴里正数着:“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刚刚到了一千,苏锐就一下子趴倒在了地板上。

    这倒不是因为他累的,而是因为丹妮尔夏普的一只脚正踩在他的后背上。

    “呵呵,一大早就在这里拼命呢?看来你也知道自己资质不行,笨鸟先飞?!彼胺淼乃档?。

    苏锐被这只脚踩着,有点喘不过来气,不过脚底的皮肤倒还是蛮细腻的。

    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女人的优越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把脚拿开,我要起来?!彼杖癫凰乃档?。

    “就不拿?!钡つ荻钠绽湫ψ牛骸拔椅奘蔚南牍涯悴仍诮畔?,今天终于实现了?!?br />
    “你还真会自欺欺人啊?!彼杖癯胺淼乃档溃骸翱斓闳每?,你这个脑残?!?br />
    “你才是脑残?!钡つ荻钠斩哉庵侄纷煜耙晕?,不依不饶,干脆两只脚都踩到了苏锐的后背上:“让我再踩半个小时?!?br />
    “别做梦了好么?”

    苏锐猛然翻身,一把扯住了丹妮尔夏普的脚踝,用力一掀!

    只听到一声尖叫,而后白色的浴巾在空中缓缓飘落。htt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