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这一次丹妮尔夏普吐的很彻底,由于总是想起那恶心的高大黑人,她几乎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等到丹妮尔夏普吐完之后,发现苏锐已经拿了一瓶水站在她的身旁。

    “给你,漱漱口?!彼杖裉玖艘豢谄骸安惶先搜?,吃亏在眼前?!?br />
    丹妮尔夏普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拿过水去。

    由于死了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还是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但事实上,当地的警察已经被这伙黑人给弄的烦不胜烦,得知因动枪而死了人之后,不仅没有详细调查,甚至还有点除掉了社会毒瘤的感觉。

    这是个路上的插曲,但是对于丹妮尔夏普来说,倒是让她老实了很多。

    “这算是个三明治引发的血案吗?”苏锐看着靠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丹妮尔夏普,打趣着说道,后者这会儿一直在沉默。

    “你还嘲笑我,有没有一点同情心?”丹妮尔夏普明显没什么兴致。

    “同情心?那是什么东西?我不对你落井下石都算仁慈了,还同情你?”苏锐说道:“到前面找个地儿吃饭吧,你害得我还饿着肚子呢?!?br />
    “我吃不下,你随便好了?!钡つ荻钠斩疾幌牒退杖裾哿?。

    “我说你这个妹子,怎么没有一点道歉的觉悟,这样可不好?!?br />
    苏锐干脆也不吃午饭,一直开着车,直到夜色将暗的时候,才来到了法国东部的一座城市之中。

    “走,下车,带你吃饭去?!彼杖袼档?。

    “不去?!钡つ荻钠胀Щ共桓咝四?。

    “不去也得去?!?br />
    苏锐开始实行专政了,他先下车,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把丹妮尔夏普给拽出来了。

    “你干嘛?”揉了揉发疼的手腕,丹妮尔夏普很是有些不满。

    “现在你的安全由我全权负责?!彼杖袼档溃骸澳阍谖疑肀?,就是个烫手山芋,如果出了什么事,宙斯肯定要找我的麻烦,所以,你不能有一点损伤身体的行为出现,包括饿肚子,明白吗?”

    苏锐咄咄逼人毫不客气的一番话,竟然让丹妮尔夏普的心情忽然变得好起来了,不过她却还有点拉不下脸来:“随便?!?br />
    “那好,今天哥哥带你换换口味?!庇谑?,苏锐扯着她的手腕,来到了一家华夏餐厅。

    苏锐还是很注意,并没有去拉丹妮尔夏普的纤手,只是抓着她的手腕,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暧昧。

    一进入这个华夏餐厅,众食客的目光便被立即吸引过来了,丹妮尔夏普实在是太过耀眼,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自带光环。

    苏锐压低了声音:“等吃完饭后,我去给你买个口罩?!?br />
    丹妮尔很疑惑:“为什么?”

    “你看看你多吸引目光,如果今天不是那黑人觊觎你的美色,何至于发生后来的事情?长的太漂亮不是好事啊,想低调都不成!”

    苏锐的话听起来是在抱怨,但却让丹妮尔的心情好上加好,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似一朵娇艳的花儿,在餐厅之中绽放。

    由此可见,宙斯的女儿虽然看起来暴力看起来骄傲,但是耳根子却是很软的,她很喜欢别人“不经意”的“赞美”她。

    苏锐自作主张的点了几个菜,在点菜的时候,那男老板还不停的对其竖大拇指。

    丹妮尔夏普见状,有些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要夸奖他?”

    老板激动的说道:“能够找到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做女朋友,这位先生可给我们华夏人争了光?!?br />
    “我并不是他的女朋友?!钡つ荻钠战馐偷?。

    “现在女孩们都是这样讲?!崩习迳平馊艘獾乃档?。

    开什么玩笑,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进来的时候要拉着小手?

    等到老板走后,苏锐笑着对丹妮尔夏普说道:“我喜欢这个老板的眼光?!?br />
    “流氓?!钡つ荻钠杖跃擅缓闷?,虽然苏锐今天救了她一命,但是短时间内是别想扭转对他的印象了。

    等到菜端上来,苏锐还特地跟老板要了一瓶二锅头。

    能够在这里看到这种牌子的酒,可是着实不容易的事情。

    苏锐给丹妮尔夏普倒了一杯,然后举起了杯子:“丹妮尔,还是那句话,既然宙斯让你跟在我的身边,你就得安下心来,好好学习?!?br />
    “去你的,你没资格教育我?!钡つ荻钠詹宦蛘?,她抽了抽鼻子,桌上几盘菜的香气已然钻进了鼻孔里。

    “其实,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我并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么讨厌?!彼杖裥ψ潘档溃骸八挡欢慊够嵋蛭业娜烁聍攘Π衔??!?br />
    “这不可能,厚颜无耻?!钡つ荻钠障衷诨鼓芨芯醯狡ü纱Υ吹奶弁锤芯跄?!

    “干了这杯酒,不管咱们过去有什么误会,我都希望能够两清?!彼杖癜驯泳僭诹说つ荻钠盏拿媲埃骸拔揖茨??!?br />
    说着,他一干到底。

    丹妮尔夏普整天自诩女中豪杰,自然也不会含糊,也是当场喝干。

    不过她没想到,这酒竟然这么辣,呛的连忙喝了一大口水。

    苏锐哈哈大笑,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空前融洽。

    “你嘲笑我?”丹妮尔夏普自然不愿意在这个男人面前落了下风,因此拿过酒瓶,再次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杯就是一两,又是干了一杯。

    她那么迫切的样子,让苏锐想拦都来不及。

    喝完之后,丹妮尔夏普的脸色变得越发娇艳起来,俏脸之上多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就像是新雨之后的玫瑰。

    “这酒不错?!钡つ荻钠蘸榔乃档?。

    苏锐看着她逞能的样子:“行了,吃点菜,这酒度数很高的,我平时也只能喝一瓶?!?br />
    “很高吗?我怎么不觉得?切?!彼底?,丹妮尔夏普鄙夷的看了苏锐一眼,干脆拿起酒瓶,往嘴里咕咚咕咚的倒了起来。

    由于这瓶子小,里面也只剩二两,但是一口气喝下肚子也是着实不容易,登时,丹妮尔夏普便感觉到整个食道都是火辣辣的。

    “来,别喝了,尝尝华夏的特色菜?!?br />
    苏锐不知道丹妮尔夏普的酒量怎么样,但是这样喝下去,迟早得出事,他可不想带着宙斯的女儿去医院挂水。

    “可是,我不会用筷子?!?br />
    丹妮尔夏普说道。

    此时她明显有些晕乎了,两腮处的红晕更加明显。

    “我教你?!彼杖窨际职咽纸萄鹄?,丹妮尔夏普也学的很开心,也不介意双方的手相碰在一起,这个场景不知道羡煞了多少餐厅里面的人。

    也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由于学会了使用筷子,心中高兴,丹妮尔夏普一兴奋,又要了一瓶二锅头。

    苏锐拦住了前来上酒的餐厅老板:“不行不行,她不能再喝了,把酒拿走?!?br />
    “把酒留下,他这个男人实在太渣,我一个女人都敢喝酒,他都不敢喝,怂!”丹妮尔夏普鄙视的看着苏锐,眼光之中充满了挑衅。

    餐厅老板倒也是好意,对苏锐眨了眨眼:“喝多了,晚上睡觉才能睡得舒服嘛?!?br />
    这话真是大有深意,华夏语博大精深的程度可见一斑。

    苏锐几乎要苦笑了,结果丹妮尔夏普顺着说道:“就是,我都两三天没有睡好觉了呢!”

    “得,兄弟,你可不能这样对女朋友,她想睡觉你还能拦着吗?”老板自作主张的把酒瓶给丹妮尔夏普打开了。

    “哥们,加油啊?!崩习逶诹僮咧?,还对苏锐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来,你陪我一起喝?!?br />
    丹妮尔夏普又给苏锐倒了一杯,酒劲儿渐渐上来,她倒是越来越放得开了。

    “我不喝,你也不能喝?!彼杖袼档?。

    “我偏要你喝,你不喝,我就喂你喝!”

    丹妮尔夏普干脆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到了对面。

    “你要干什么?”苏锐可不想这暴力女来喂自己二锅头,这场景想想都让人有点想起鸡皮疙瘩,一点都不美好。

    可是没想到,丹妮尔夏普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在苏锐的大腿上,单手揽着苏锐的脖子!

    苏锐忽然就有了一种艳福无法消受的感觉!

    他想要躲开,可是丹妮尔夏普却揽的越发紧了,苏锐的脸都快要贴到那颇为饱满的山峰之上了。

    “是不是男人?我喂你你都不喝?”丹妮尔夏普鄙夷的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了,开始喊道:“哥们,快点,你要不喝,我们可帮你喝了!”

    “就是啊,这么漂亮的美女喂你喝酒,要是我,喝死也甘心??!”

    苏锐还在抿着嘴躲着,结果丹妮尔夏普抽出紫色软剑,往桌子上一拍,生猛无比的说道:“不喝我杀了你?!?br />
    什么叫女王,这特么就是女王范??!

    围观的食客们没有人相信这真是一把能杀人的剑,而且还是整个西方黑暗世界有名的利器之一,在他们看来,这软剑就是……晃晃悠悠软不叮当的,橡胶做的吧?

    “情趣道具!你们看看多有情调,人家连道具都拿出来了!随身携带好不好!”

    他们还真的把这紫色软剑当成了和皮鞭滴蜡一样的某种道具了!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那么多的目光围观着,苏锐已经不得不喝了。

    “好,我喝,我就喝这一杯?!贝耸贝丝?,在围观的食客们眼中,苏锐的表现实在是怂逼到了极点。

    在丹妮尔夏普心满意足的笑容之中,苏锐把美女喂的这一杯酒喝个精光。

    酒香混合着丹妮尔夏普的淡淡体香,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冲击!

    ——————

    ps:昨天lovenoname一下砸了四十万赏,圣峰一个十万赏,一下子把咱们推到了第一,我也要给力,今天冲击四更,表示感谢,加油!

    马上月底,也求一下大家手里的月票哦。第二更五点半,第三更八点半,第四更十一点,加油加油。手机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