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ntent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你饿了吗”苏锐问道。

    “有点?!钡つ荻钠帐祷笆邓邓唤龆隽?,还渴呢。

    “求我,喊一声哥哥,我就请你吃午饭?!彼杖裥γ忻械乃档?。

    一边说着,他的眼睛还故意肆无忌惮的在丹妮尔夏普的紧身衣上来回打量着,不得不说,这衣服把对方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勾勒出来,非常美妙。

    丹妮尔夏普被苏锐看的有点心里发毛,双臂挡住了前胸,不过,让她喊苏锐哥哥,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给就算了,我自己去弄吃的?!钡つ荻钠账蛋?,就要开门下车。

    “行了,不为难你了,给你?!彼底?,苏锐从车里拿出了一百欧元,递给了对方:“买两个三明治,再给我买一杯咖啡,剩下的当你的小费?!?br />
    丹妮尔夏普接过了钱,冷哼一声,可是,推开车门下车之后,一丝笑容已经在她的脸上迫不及待的绽放出来。

    从来不把钱当钱的姑娘,此时此刻竟然也有能为了一百欧元而雀跃的时候。

    等到丹妮尔下车之后,苏锐便把座椅调整了一个合适的角度,闭目养神。

    可是,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丹妮尔夏普还没有回来。

    苏锐睁开眼睛,自言自语:“这个女人不会是趁机逃跑了吧”

    不过说完之后,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身上就一百欧元,能跑到哪里去”

    又等了十分钟之后,丹妮尔夏普还没回来,这下苏锐有点坐不住了。

    他推开车门,沿着丹妮尔夏普之前离开的方向走过去,在两百米之外的拐角处,他发现了一家露天的小餐厅。

    这餐厅是自家人的院子改建而成,面积不小,不过这个时候却从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这个东西不是我打碎的,凭什么要我来赔再说了,这个碗能值多少钱而你却让我赔两百欧元”这是丹妮尔夏普的声音。

    苏锐一听就明白了,丹妮尔夏普遇到了宰客事件。

    他并没有立刻进,隔着栅栏把一切尽收眼底。

    此时此刻,丹妮尔夏普正站在餐厅的最中央,二三十个黑人将其围在了中间。

    “还说不是你打碎的”一个黑人怒气冲冲的说道,他看起来足足两米高,就像一个移dong的黑铁塔一般。

    “我从你身边走过,你突然站起来,把我的盘子给打翻了,甚至汤汁都溅了我一身,你难道都没有看到吗这是我的店,你必须要赔偿”看来这个高大黑人是个店主。

    苏锐眯了眯眼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他并不着急出手。

    “明明是你故意撞在我身上的”丹妮尔夏普还在辩解:“我点了你家的几个菜,吃完之后才站起来,结果你端着盘子故意往我身上撞,是不是”

    苏锐这下乐了,原来这丹妮尔夏普哪里去买三明治了,而是拿着那一百欧元自己潇sǎ来了,结果遇到了黑店。

    苏锐真想说俩字该啊。

    “必须要赔偿这个盘子和衣服,加起来要三百欧元,如果拿不出来,你人就留下给我打工”

    黑人店主的目光在丹妮尔夏普的身上来回扫了一扫,眼底流露出了一丝贪婪的味道。

    因为他也发现丹妮尔的身上没有口袋,那一百欧元还是攥在手里的,三百块她肯定拿不出来

    那么漂亮的女人本来就已经很少见了,更何况她的身材还那么劲爆黑色紧身衣下面凹凸有致的曲线,极容易勾起男人身体里面那一份最本能的冲动。

    几乎是在看到丹妮尔夏普的第一时间,黑人店主就已经确定了要把这个漂亮女人留下的想法。

    他们这一伙人是从巴黎流窜来的,已经成为了该镇子的一霸,基本上没有人敢惹这些大块头,许多白人居民受到欺负也是有苦说不出。

    因此,这黑人店主一个电huà,便把自己的二三十个同伴给叫来了,这些人本来还有点不情不愿,结果一看到丹妮尔夏普如此美貌,便赶也赶不走了。

    “让我留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br />
    丹妮尔夏普心中气极,但并没有被这种情况吓到,她毫不退让的跨前一步,盯着黑人店主:“敢这样做,你有几条命”

    “嘿嘿,我还就喜欢你这种泼辣的小妞儿?!焙谌说曛魃斐瞿瞧焉劝愕拇笫?,就要去推丹妮尔夏普的前胸。

    说是推,其实他想要趁机狠狠吃个豆腐。

    可是,一道紫光已经是一闪而过

    唰

    那个黑人店主发现,自己右手除了大拇指还在,剩余的四根手指全都不翼而飞了

    “啊”

    他这才感觉到了疼痛,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谁能想到,只不过调戏个小妞而已,自己的四根手指竟然齐根而断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光是他,其余的黑人们也都愣住了

    这还是这个小镇上miàn唯一一次白人敢对黑人进行反击的

    甚至,他们都没有看清楚丹妮尔夏普是如何动作的

    “还有谁敢拦着我”丹妮尔夏普拎着紫色软剑,目光之后冷芒无xiàn:“谁拦,谁就死?!?br />
    在黑暗世界之中杀戮惯了,丹妮尔夏普身上的杀气一旦释放出来,便让这些黑人感觉到极为的不舒服。

    事实上,如果刚刚那个黑人店主不去趁机吃丹妮尔夏普的豆腐,后者也没打算用出这么凌厉的招数,顶多把所有人都打一顿就行了,但这货偏偏就敢去摸宙斯的女儿,其悲剧的结果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哎呦,没想到你这个小妞还有两下子啊”

    这个时候,一个外围的黑人喊了起来,他并没有看清楚丹妮尔夏普是如何动作的,也正因为没看清,所以才不知道害怕,那么漂亮的姑娘,如果就此放走,实在是太可惜了。

    黑暗世界之中排名前三的美女可是堪称绝对的颜值担当,苏锐或许没感觉到什么,但是这些雄性动物们一见到丹妮尔夏普,本能的感觉到,如果能和她发生点风流的故事,那么少活十年也愿yi。

    红颜祸水,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尤其是还动辄喊打喊杀的红颜,那就不是祸水,是祸海了。

    “不要让她走,你们扑上来,给我弄死她”

    黑人店主捂着手痛喊道,他有种疼的要晕过去的感觉,盯着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满是怨毒

    “我要走,谁拦得住我”丹妮尔夏普冷笑一声,然hou转过身,紫色软剑一挥,直抵前方男人的咽喉

    对方只感觉到一股锐利的气息袭来,让他所呼吸的空气都变得凉了几分,本能的就想让开通路。

    丹妮尔夏普嫌对方的动作太慢了,直接伸出一脚,重重的踹在了前方男人的胸膛上miàn

    面对这种速度的攻击,对方又怎么可能躲得开,当即就倒飞了出去,甚至还连带着撞倒了三个人

    一石激起千层浪,丹妮尔夏普的这一脚无yi点燃了整个场面。

    所有人都朝着她涌过去,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丹妮尔夏普倒也没有太过血腥,软剑收起,用的几乎都是拳脚。

    不过,即便如此,那些黑人也完全不是她的对shou,基本上是一招就倒

    没有十几秒的工夫,丹妮尔夏普的身边已经躺了十几个人

    那个断了手指的黑人店主见到这种情况,怒骂了一句,然hou便转身来到柜台下面,抄起了一把来复-枪

    他用未受伤的左手持枪,装了一发子弹,黑洞洞的枪管正瞄准着丹妮尔夏普的后背

    偷渡来到法国之后,他的身上都已经背了好几条人命了,再来一条也不算什么

    一旦把身体机能和协调性训liàn到某个高度,心底总会产生一丝本能的危险感觉,丹妮尔夏普也是如此。

    此时她正一掌掀翻一个体重足有其三倍的壮汉,猛然转过脸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那个黑人店主狰狞的表情

    “给我去死吧,该死的女人我会善待你的尸体的”

    如此近的距离,除非天fu异禀的黄金家族中人,否则很难躲得开

    丹妮尔夏普意识到很难躲开,几乎是本能的想要甩出手中的紫色软剑,可是,一道乌光却比她的速度更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横穿了整个院子,然hou准而又准的刺进了黑人的额头正中央

    依旧闪耀着乌光的四棱军刺,甚至有一半都没入了其额头之中,可见用出了多大的力气

    那来复-枪的扳机再也没有办法扣下去了黑人店主的庞大身躯便仰面栽倒在了地上

    不知何时,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黑人店主的身体旁边,他慢慢悠悠的拔出了军刺,对着满院子人说道:“你们都看清楚了,他想要开枪打我的同伴,我才出手的,我这是正当防卫?!?br />
    那些黑人一见到杀了人,之前的勇气顿时一扫而空,想要逃跑,蜂拥而出,有几个看到门口挤的人太多了,干cui从栅栏翻出去,就跟火烧屁股一样

    丹妮尔夏普惊出了一身冷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随随便便的吃个饭而已,还能吃出人命来

    “都死了人了,还不走”

    苏锐没好气的瞪了丹妮尔夏普一眼,拉起她的手腕就朝外面行去。

    看着自己的手腕被拉着,丹妮尔夏普有些诧异,不过倒也没有立即松开,毕竟在正常的城镇杀了人,心理面还是会有一点不舒服的。如果被追究起来,也得花上好一番功夫才能摆平的了。

    “人又不是我杀的?!?br />
    丹妮尔夏普被牵着走,嘀咕了一句,由于底气不足,她的声音比较小。

    苏锐差点被气乐了:“大姐,拜托你搞清楚好不好,是我救了你,要不是我把那家伙杀了,你早就被人打死了,他们连你的尸体也不会放过的”

    听到苏锐这样讲,丹妮尔夏普不禁想起了那个黑人店主看着自己的眼神,忍不住泛起一股恶心的感觉来。

    苏锐觉得有点不过瘾,继续连刺激带打击:“就这种人做出来的东西,你也能吃的下去还点了好几道菜”

    这句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丹妮尔夏普终于忍不了胃里面的恶心之感,走到路边,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