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丹妮尔夏普真的觉得自己有些认不清苏锐了。

    她忽然发现,这个男人之所以能够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一定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体会过许多人都体会不到的辛苦,才可能这样迅速崛起,野蛮生长。

    这样有能力有手段还不要脸的男人,一旦他真的有了野心,那么谁还能够挡在他的前面

    没有人

    丹妮尔夏普认为自己应该尽快把自己对苏锐的新发现转达给宙斯。

    “我要回去了?!钡つ荻钠账档?。

    “怎么那么急切的要离开”苏锐眨了眨眼,嘲笑的说道:“你不是之前死乞白赖的要留在太阳神殿的吗”

    丹妮尔夏普听了这话,又要柳眉倒竖了:“死乞白赖我怎么就要死乞白赖了”

    她对这个形容词太不满意了,简直就跟自己哭着喊着要去太阳神殿一样

    “我不会去的,打死都不会去?!钡つ荻钠找ё叛肋湃骸岸椅揖婺?,我就算杀不了你,也一定会撕烂你的嘴?!?br />
    苏锐微微一笑:“欢迎欢迎,不过,丹妮尔夏普同学,你这样暴躁可不太好,时间久了,就会有病的?!?br />
    “有病你才有病好不好”事实上,人家丹妮尔平日里也还算得上是骄傲冷艳,但是每每面对苏锐,真是要被对方折磨的发狂,说失态都是轻的。

    “你知不知道,女人的心态对于她们的身体健康而言很重要?!彼杖窨拷说つ荻钠盏亩?,轻声说道:“你是不是某个周期有些紊乱”

    听了苏锐的话,丹妮尔夏普的脸瞬间就涨红了,整个人也跳开了一大步,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不过,说完之后,她立刻打住了话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br />
    好吧,这下连欲盖弥彰都做不到了,直接就干干脆脆的承认了。

    一看丹妮尔夏普的样子,苏锐便知道了答案,他笑呵呵的说道:“其实你是不知道,我在华夏还有个神医的名号,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病症,如果你想要治病的话,快点来求我,过期不候哦?!?br />
    丹妮尔夏普还处于震惊之中,因为苏锐真的一句话便点破了她的病症

    怎么会这样这完全不应该啊难道他真的是神医

    丹妮尔夏普非常确定的是,她从华夏回来之后,就整天心烦意乱,然后某个周期也就真的紊乱了,可是这个事情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苏锐怎么会知道的

    苏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脸上就写着四个字我偏不说。

    “哼,就算我随便找个医生,也不会找你治病的?!钡?,丹妮尔夏普再一次承认了。

    苏锐绝对不会说出真相的,因为他之所以能够一口说破丹妮尔夏普的病症,那纯粹就是随便说的。

    很多妹子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紊乱或者不调,苏锐只不过随口蒙了一句,如果猜不对,也就当做是调戏好了,谁能想到,丹妮尔夏普居然还真的这样。

    这算是什么意外之喜

    “如果你长时间这样下去,不仅会影响身体健康,容貌也会受到影响,脸上会有雀斑,起痘痘,皮肤也会越来越不光滑了?!彼杖褚涣衬氐乃档溃骸吧踔?,以后极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生宝宝哦?!?br />
    “谁要生宝宝”丹妮尔夏普冷着脸,女人都是在意容貌的,因此,苏锐的形容让她的心里甚至有了那么一点担忧。

    “反正吧,你要记住,你是个女人,紊乱影响你的健康,必须要治好?!彼杖衽牧伺牡つ荻钠盏募绨?,隔着如此近的距离,他能够清晰的闻到从对方的皮肤间渗透出来的淡淡香味。

    此时,看着丹妮尔夏普的侧脸,苏锐忽然发现,对方真的很漂亮,可惜他一直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一直把人家当成男人看待,只要一张嘴,就是连刺激带打击,绝对没好话。

    “我治不治好,不关你的事情?!钡つ荻钠掌艉舻?,不过由于苏锐说出了她的隐秘病症,此时的宙斯之女显得有些底气不足,甚至脸庞之上都有一层淡淡的红晕,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不好意思的。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不想看到你的身体不健康?!彼杖裎⑽⒁恍Γ骸罢庋?,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想好之后便来找我?!?br />
    不过,苏锐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丹妮尔夏普随便找个医生,恐怕都比他要靠谱的多。

    宙斯的闺女终于不再说话了,冷冷的跟在苏锐的后面,朝着通道外面行去。

    折腾了一夜,天都已经快亮了。

    三个人在格列兹曼的乡村旅馆里面用了早餐之后,外面已然开来了两辆车。

    身材高大的霍尔曼和冷酷男金泰铢从车子上跳下来,径直走到了苏锐身边,右手放于左胸前,来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大人,我们来了?!?br />
    “好,你们接下来就配合格列兹曼一起,把东西都运出去,注意保密和低调,还有,要保证格列兹曼的人身安全?!?br />
    苏锐说完,示意两个精英手下坐下。

    一听到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格列兹曼顿时舒服多了,他知道,在这五个宝库的东西被搬空之前,他还是能够保证自己好好活下去的。

    “还有,这些东西全部运到阿尔卑斯的拍卖行仓库里面,我们一件一件的往外丢出来,一件一件的震撼他们?!彼杖袂崆岬嘏牧伺氖郑骸耙⒉屏?,兄弟们?!?br />
    几年下来,周围人都深知苏锐的性格,因此,就连一贯不苟言笑的金泰铢都露出了一丝笑容。事实上,苏锐也不会亏着大家,每次遇到这种飞来横财的事情,大伙儿都能拿到不菲的奖金。

    丹妮尔夏普闷头吃饭不讲话,她明明可以分到两个宝库的古董,但是却几乎自行放弃了,再加上自身的病情,真的是郁闷坏了。

    “对了大人,有一件事情需要向您汇报?!被舳档?。

    “什么事情”苏锐扬了扬眉毛。

    霍尔曼看了丹妮尔夏普一眼,犹豫了一下。

    “不要紧,丹妮尔夏普小姐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彼杖裰刂氐呐牧伺牡つ荻募绨?,后者气的在桌子下面踩了苏锐一脚。

    “我才不屑和你做朋友?!钡つ荻钠粘胺淼乃盗艘痪?,看起来不经意的继续吃早餐,但是却支起了耳朵。

    “军师说他要带傲雪小姐回太阳神殿参观一下,然后就送她回华夏,他们已经动身了?!?br />
    “这么迅速”苏锐倒是没想到,军师的动作那么快,这才短短几个小时,就已经离开了。

    林傲雪在这里呆着确实不安全,回到了华夏之后,这些西方的暴力分子们至少不会太过肆无忌惮。

    听到林傲雪的名字,丹妮尔夏普冷哼了一声。

    “你哼哼什么觉得人家比你长得漂亮,你不服气”苏锐瞪了丹妮尔一眼。

    “呵呵,她哪里比我漂亮了”漂亮女人都是这样互相不服气的。

    苏锐淡淡的下了个评语:“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人?!?br />
    于是,丹妮尔夏普又要紊乱了。

    吃完早餐,苏锐便带着丹妮尔夏普上了一辆车。

    “你是跟我走,还是回宙斯那里”苏锐面带嘲讽的微微一笑:“现在选择还来得及,我是会不计前嫌给你治病的哦?!?br />
    “有病也不会找你治?!?br />
    丹妮尔夏普没好气的说道:“送我去见宙斯”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又不是你的司机?!彼杖袼档溃骸霸偎蛋⒍八股侥敲创?,我也开不上去?!?br />
    “开不上去”丹妮尔夏普面带鄙夷,然后话锋一转,说道:“你那么久没回黑暗圣城了,就不准备去看看吗”

    “你这样一说,我倒还真的得去看看,我得问问财神,他的阿尔卑斯投行最近有没有拍卖会,我得抓紧把波旁王朝的遗产给变现了?!?br />
    苏锐三句话不离主题还是赚钱要紧。

    于是,丹妮尔夏普只能继续对苏锐投过来鄙视的目光了。

    从这里赶到阿尔卑斯山脉最近的位置,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苏锐开着车,就当游览一下法国的美景了。

    身边有着美人儿,开车似乎就不算太累了,别管美人儿的性格怎么样,至少看起来还算是比较养眼。

    不知不觉开到了中午,苏锐的车子驶入了一个法国的小城镇。

    看到镇子中央的几家店铺,苏锐对丹妮尔夏普说道:“去,买两个三明治,就当咱们的午饭了?!?br />
    “我不去,要去你去?!钡つ荻钠账档?。

    “凭什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你坐我的车,浪费我的油钱不说,吃个三明治都不舍得掏钱你老爹还让你跟我学习呢,你就先把铁公鸡给学去了”

    丹妮尔夏普听了,不仅没有发怒,倒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

    “怎么回事啊”看着丹妮尔的这副表情,苏锐倒是来了一点兴趣。

    “我身上没带钱?!钡つ荻档?,声音甚至都放低了一分。

    “呦呵宙斯的女儿连三明治都买不起,谁相信啊?!彼杖裰沼诖揭桓龌?,开始大肆释放嘲讽技能。

    “我真没带钱?!?br />
    丹妮尔夏普还是半夜接到凯斯帝林的报信之后,和宙斯一起乘坐直升机急匆匆的赶来,她身上的黑色紧身皮衣连一个口袋都没有,怎么可能装钱

    “意外之喜啊?!?br />
    兜里没钱就没底气,苏锐忽然惊喜的发现,这次行程他要彻底的掌握主动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