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兹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苏锐说的是事实。

    他把所有的财富分成了五份,分别藏在欧洲的五个不同的国家。

    本以为这样已经是万无一失了,即便丢了一个宝库,还可以拥有剩下的四个,不至于损失太大伤筋动骨,依旧可以保持东山再起的资本,可是,现实总是比想象要残酷太多。

    苏锐看着那张地图,摇了摇头:“格列兹曼,你真的就是个傻逼,我用这个词来形容你,都是对你最友善的称呼了?!?br />
    “我要是你,我根本不会画什么藏宝图,把这些东西都记在脑子里不就行了吗?千万别告诉我,你丫的根本记不住这区区五个地方!”苏锐真是快要无语了,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傻逼的人。

    “明明可以记在脑子里的事情,你偏偏要大费周折的弄个地下金属宝库,只是为了藏一张图而已,你这是自恋到了极点,还是玩探险游戏玩上瘾了?”苏锐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格列兹曼不断的抹着冷汗,他何尝不知道苏锐说的很对,但是在他看来,既然自己手握重宝,难道不得给重宝打造一个豪华的宝库吗?要是全靠记在脑子里,那岂不是有点明珠投暗了?

    这人呢要是一旦有了钱,就非得找点事情炫耀一下,格列兹曼花了十来个亿打造了个地宫,也只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虚荣心而已。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他做的很对,没有了他的傻逼行为,苏锐也就无从发现其他的宝库了。

    “你这地图标注的还真仔细,有地点有坐标还有通行路线?!彼杖裨娇丛揭⊥?,笑道:“真心感谢你,亲爱的格列兹曼?!?br />
    “不用客气,大人?!备窳凶嚷奚プ帕?。

    苏锐听了,差点被气乐了:“行了,别假惺惺的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无心插柳,反而让你可以活的更长久一些?!?br />
    格列兹曼听了之后,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的这四个宝库,是不是都需要你的瞳孔或者面部识别通过之后,才能打开?”苏锐问道。

    “是的?!备窳凶嚷乖诜⒍?。

    “这样就对了?!彼杖袼档溃骸叭绻挥姓庖桓霰獾幕?,我在拿到东西之后,可能就把你给杀了,现在有五个宝库,我就可以让你多活一段时间了?!?br />
    “可是您答应不杀我的?!备窳凶嚷秸骄ぞ?。

    “可是你之前还告诉我这里再也没有其他的宝物了?!彼杖癯胺淼囊恍?,一句话把格列兹曼给憋死了。

    “现在先不要担心你的生命问题,去把最后一个盒子打开吧?!彼杖裎⑽⒁恍?,盯着最后一个更大的纯金盒子,此时此刻,就连他的心中也有些期待了。

    这又是什么地图?

    不得不说,格列兹曼的一系列安排,还真的很能给别人带来期待感。

    格列兹曼不得已,只能小心翼翼的打开最后一个盒子。

    不过,在打开了之后,他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用光了,抱着盒子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一张地图从盒子里面掉了出来。

    也一样是个绢质的地图,但是展开之后,足有一平方米。

    “这是在……阿尔卑斯山?”苏锐看着那起起伏伏的山脉,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丝的精芒来。

    “是的,就是阿尔卑斯?!备窳凶嚷档?。

    “别有一句没一句的,有什么话给我一次性说完?!彼杖窈莺莸孽吡烁窳凶嚷唤?。

    “这地图并不是原版,而是我从外公留下的地图中拓印来的,那份地图时间久远,已经快破损的不成样子了?!备窳凶嚷钗艘豢谄?,面带震撼之色,说道:“据说,这份地图是波旁王朝财富的聚集地,当然,只是据说而已,我并没有办法考证?!?br />
    “财富的聚集地?什么意思?”苏锐挑了挑眉毛,事实上,他也看出来了,这份地图上的内容应该是有些年代了,上面的很多用语还是中世纪的,苏锐现在也不太能完全看的懂,至于一些线条,更是断断续续,堪称粗劣,明显受到了时光的侵蚀,需要增加一些自己的理解力。

    “波旁王朝在鼎盛时期控制了欧洲的许多国家,财富多的不可想象,可是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皇室非常有?;小峭低档淖撇聘?,藏在秘密的地点,以防王朝出现了意外,他们就可以借助这些财富东山再起?!?br />
    “完全就是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地图而已?!彼杖癯胺淼男α诵Γ骸拔蚁衷诖蟾乓部梢曰隼嗨频亩?,然后埋在地下,等后人发现了,也会当做是一副藏宝图?!?br />
    “这并不是真相?!备窳凶嚷底?,又开始激动了起来:“这份藏宝图应该就是真的,只是波旁王朝连续动荡了好几次,那些统治者不断更迭,因此连他们自己也把这份藏宝图给遗失了。如果能够取得里面的财富,那可就绝对是富可敌国了!”

    “富可敌国?”苏锐微微一笑:“那好,这份图我就先收着,不过这绘制可是有点粗劣,要是想要凭借一份几百年前的地图找到所谓的藏宝地点,概率低到不可想象?!?br />
    停顿了一下,他又拎起了另外一份地图:“相比较而言,还是这一份对我更有吸引力?!?br />
    没有人不喜欢钱,太阳神殿想要继续发展,所需要的钱财都是天文数字,“富可敌国”确实充满极大的诱惑力,但是,苏锐不可能去追求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如果把这几个宝库的东西都给变现出来,想必要比从凯斯帝林手中敲出的那一大笔钱还要多的多吧?

    苏锐看了看一脸灰败的格列兹曼,笑道:“好好活着,接下来的几个宝库,我还等着你帮我去打开呢,如果你表现的好,对我没有任何的欺骗,我会考虑彻底的饶你一命?!?br />
    在两个小时之前,格列兹曼还做着一统黑暗世界的美梦,结果短短两个小时之后,他就已经变得一无所有了!

    格列兹曼从来都是个有理想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能够想方设法的活下去,才是他最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

    “这两张地图都交给您了,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对您隐藏的东西了?!备窳凶嚷衅蘖Φ乃档?。

    “这样就最好不过了?!?br />
    苏锐笑了笑,走到丹妮尔夏普的身边,说道:“剩下的四个藏宝库,我们一人两个,平均分了,你看如何?!?br />
    平均分?这可能吗?

    丹妮尔夏普完全没想到,苏锐竟然可以那么大方!

    看到对方不讲话,一副愣愣看着自己的样子,苏锐笑了笑:“干啥这么看着我,难道我大方一次让你很吃惊?”

    “不是很吃惊,是非常非常吃惊?!钡つ荻钠找涣车幕骋桑骸八凳祷?,我现在认为你有什么阴谋正在进行中?!?br />
    “这年头,当个好人也不容易,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去哪了?”苏锐直接把那几个宝库的地图给塞进了口袋里面,“既然你不要,那就都是我的了?!?br />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要了?”这句话丹妮尔夏普本想说出来,但是看到苏锐那一副无耻的样子,欲言又止。

    苏锐走到丹妮尔夏普的对面,拍了拍她的肩膀,老气横秋的说道:“丹妮尔,既然你老爹让你跟着我学习,那么我有一句很关键的话要交代给你?!?br />
    “切?!笨吹剿杖裣韵殖鲆桓崩鲜Φ难?,丹妮尔夏普更加的不爽了。

    “财富总是眷顾勇者?!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懊娑宰试?,勇敢的去争去抢,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如果不这样的话,又怎么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丹妮尔夏普听了之后,倒是没有发出鄙夷的声音,反而若有所思。

    她从小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并不了解黑暗世界底层的疾苦,所以,苏锐的这种心态是她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甚至就连她的父亲宙斯也是这样告诉她——不用在意这些小利,我们不缺钱。

    所以,丹妮尔夏普对苏锐的某些行为很不齿,她真的看不上。

    但是,对于那些“战利品”的分配不公,她的心里又有些不爽。

    而这就变成了一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

    “活的真实一点,不是挺好的吗?”苏锐盯着丹妮尔夏普那好看的眸子,微笑着说道。

    此时此刻,丹妮尔忽然觉得苏锐不是那么的面目可憎了,倒是有一种教书育人的神棍气质,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错觉。

    “阿波罗,你和绝大多数的华夏人都不一样?!钡つ荻钠账档溃骸八呛芮?,不争也不抢?!?br />
    “这就是华夏人给世界的印象?!彼杖袼党隼匆痪淙盟庑┠昀炊脊⒐⒂诨车幕埃骸耙蛭娜硕际翘趴兹谌美娴墓适鲁ご蟮??!?br />
    “他们很勤奋,但是却太谦让了?!彼杖褚×艘⊥罚骸澳愫芨挥?,但是同样很谦让,但是这一点不太好——因为会给后来者超越的机会?!?br />
    所谓的后来者,自然指的是太阳神殿之类的势力了。

    如果保持这种大规模攫取的势头,那么太阳神殿终有一天会超越神王宫殿。

    苏锐看到丹妮尔夏普愣神的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我是没有任何野心的,但是,等到我不得不有了野心的那一天,我更不会谦让了?!?br />
    停顿了一下,他眯了眯眼睛,一缕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我更会争,更会抢,我会让自己心安理得的野心勃勃?!?br />
    ——————

    ps:感谢至尊lovenoname二十万赏!你一个人撑起了本月月票的大半江山,今天加更表示感谢!

    感谢此情可问天、紅龜仔、大咚呱、龙骑云、书友20655360、花仙子小裴、歌声遍地gg、旧念念旧丶、森林战狼8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