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格列兹曼和苏锐都这样说,丹妮尔夏普心中的恐惧也好多了,她围着雕像走了一圈,仔细的观察着上面的纹路。

    隔了几百年,她仍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雕像上面的沧桑之感。

    丹妮尔夏普的历史并不算精通,她虽然知道波旁王朝,但是对于这个王朝是如何从一个封地演变成公国,再发展成皇室的历程并不清晰,因此,听到苏锐说什么“罗贝尔公爵”,这让她感觉到有些云里雾里。

    不过她不需要在意这些,她只要知道,这雕像很值钱,那就足够了。

    “能够在动乱之中把这雕像保存的那么完好,也算是十分不错了?!彼杖袼档?,在这石像面前,他完全不需要去考证真伪,那古朴沧桑的气息根本就没法作假。

    即便是普通的石头,经过时间的洗礼,也能变成价值连城的东西。

    “据传这石像里面有一个纯金打造的塑像,但是没法考证?!备窳凶嚷樯艿溃骸耙蛭?,没有人舍得把这石像给砸开。如果不是当年皇室早早的就封存了石像,恐怕很难在后来的动乱之中保存下来?!?br />
    苏锐只是看了这一样物品而已,就已经觉得非常满意了。

    这仓库里面还有许多其他值钱的东西,苏锐一样一样的看过去,看的非常仔细,几乎每一样东西都拿手机拍了照片。

    当然,他对这些欧洲皇室的古董是没有太多的珍惜情怀的,以他的风格,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把这些古董给变现了。

    “好,这里面的东西我都拍下来了,我会给你一个地址,三天之内,你要把这些东西安全送到,少一样,我就剁掉你一根手指?!彼杖竦档?。

    格列兹曼还想着悄悄的弄走几样呢,结果一听到要剁手指,顿时打了个激灵:“不敢不敢,绝对不敢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给全部安全送到的”

    丹妮尔夏普在一旁听着,感觉到有点别扭了:“阿波罗,你搞什么难道说这些东西你准备全部据为己有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旁边,你没看见”

    其实,这倒不是丹妮尔夏普贪财,而是因为波旁灵修会明明袭击的是宙斯的飞机,她也跟着干掉了对方好几架武装直升机,结果好处全让阿波罗一个人得了,想想都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苏锐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你们神王宫殿财大气粗的,会看上这点蝇头小利亲爱的丹妮尔,你脑子烧坏了”

    丹妮尔夏普咬了咬牙,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

    财大气粗归财大气粗,和这分摊战利品根本就是两码事吧

    再说了,这一仓库的宝贝,还是蝇头小利吗

    丹妮尔夏普很有种想哭的冲动,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我就知道你看不上,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笨吹降つ荻钠找ё抛齑讲唤不?,苏锐微微一笑,写了个地址,交给了格列兹曼。

    丹妮尔夏普的嘴唇动了几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还真拉不下脸来去问苏锐讨要战利品这个男人的无耻程度已经突破天际了

    苏锐完全不在意身边美女的想法,而是对格列兹曼说道:“用这些东西,来换你一命,是不是很值”

    格列兹曼不敢反驳,连连点头。

    “请您放心,这些东西我一定会按时送到您指定的地方的?!备窳凶嚷胍ソ舭颜饬阶鹞辽窀妥?。

    “可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万一三天之后你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怎么办”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格列兹曼连连保证。

    “可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苏锐似笑非笑:“你总不会是让我相信你的人品如何吧”

    格列兹曼都快被逼哭了:“那就请您说出一个方法来,然后我照办?!?br />
    “不用麻烦,我相信你的人品?!彼杖裥γ忻械乃档?,只是,在格列兹曼和丹妮尔夏普看不到的地方,一道冷芒已经是从他的眼睛里面一闪而过。

    能够把这些古董保持的这么完好,说明格列兹曼真的有可能拥有着波旁皇室血统,至少能够扯上一点关系,这一点几乎已经是确定了的,只是,苏锐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究竟还有多少波旁王朝的后裔,自己抢了他们那么多宝贝,他们会不会记恨自己

    当苏锐把这个问题给挑明了之后,格列兹曼连连摆手:“并不是像您想的那样,事实上,我也只不过是从我外公的手里把这些东西给继承了过来,事实上到我这一代,波旁皇室的血统已经非常的稀薄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br />
    苏锐倒也没有在这个无法考证的问题上面多做追究,而是围着仓库又走了一圈。

    他拿起早就看过的一串宝石手链,仔细端详着,然后说道:“丹妮尔,你过来一下?!?br />
    听到苏锐这样说,丹妮尔夏普本能的走了过去。

    “什么事”她没好气的问道。

    她却没想到,苏锐竟然直接拉起了她的手。

    丹妮尔夏普才不愿意和苏锐做出这种亲密接触,连忙要抽回手。

    不过,在她把手抽回去之前,苏锐已经把那串宝石手链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七彩的宝石,在昏黄的灯光之下,闪耀着迷离的光彩,和丹妮尔夏普的皓腕搭配在一起,真的是夺目生辉。

    “和你很搭,送给你?!彼杖袼档?。

    极少有女人能够抵抗的住宝石的吸引力,这和拜金无关,和审美有关,因此,丹妮尔夏普看着手腕上的宝石手链,越看越喜欢。

    不过,她还在嘴硬:“切,我才不要你的东西?!?br />
    说着,她就要把手串给撸下来,而后却被苏锐给制止了,他用霸气的眼神看着对方,说道:“不要,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就当是给你赔礼道歉了?!?br />
    赔礼道歉

    丹妮尔夏普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词竟然会从苏锐的嘴里说出来是不是自己耳朵坏掉了

    对苏锐那人之贱则无敌的性格有着深深了解的丹妮尔夏普几乎本能的认为,苏锐接下来一定没什么好话。

    可是,这一次她错了,苏锐并没有任何贬损丹妮尔夏普的后招出现,反而一脸真诚的说道:“我们两个现在是合作方,合则两利分则两弊,而且,我看这手链和你的气质真的很搭配,错过了就太可惜了?!?br />
    丹妮尔夏普完全不相信苏锐会那么大方,但是她太喜欢这手链了,于是说道:“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道歉好了?!?br />
    她说完,便好似漫不经心的站到了一边,然后转过身去,开始欢喜的欣赏自己的新首饰了。

    不过丹妮尔夏普没有注意到的是,此时的苏锐已经把格列兹曼给拉到了一旁,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手链以前是特伦王妃的”

    格列兹曼赶忙拍着马屁:“您真是博闻强识,连特伦王妃的彩虹手链都能认出来?!?br />
    事实上,苏锐的眼力真的震撼到了格列兹曼,毕竟这手链只是在一些壁画和雕刻之中出现过,但是苏锐甚至能够清楚的叫出其原主人的名字

    苏锐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丹妮尔夏普,微微笑着说道:“这手串是从特伦王妃的尸体上面撸下来的”

    格列兹曼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苏锐对着丹妮尔夏普的背影眨了眨眼,如果后者知道自己戴着的是某个人的遗物,不知道会不会浑身发凉,当场发狂

    不过,恐怕她一辈子也不会得知真相了。

    “小妞,跟哥哥斗,你还嫩太多了?!彼杖褡匝宰杂?。

    沿着墙壁又走了一圈,苏锐似乎是在欣赏着那些藏品。而格列兹曼的眼神一直注视着他,紧紧攥着的手心之中已然满是汗水。

    “大人,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您先回去,这些东西我一定给您送过去,您看怎么样”格列兹曼竟然都喊出了“大人”。

    “你很赶时间”

    苏锐听到对方的话,笑眯眯的转过脸来。

    “不,不是,我就是怕打扰您的休息?!备窳凶嚷馐偷?。

    “哦这样啊,那我是不是该为你的孝心点赞呢”苏锐笑眯眯的。

    “不敢,不敢,关心您的身体,是我应该做的?!?br />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笑容骤然一收:“格列兹曼,我怎么看你都是在很想让我离开这里?!?br />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做您的主”格列兹曼心中一慌,连连摆手。

    “是吗”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可是我相信我的直觉,你已经催我离开催了三次,还用什么睡的太晚影响身体健康为理由,你不觉得自己所找的理由实在是太过蹩脚了吗”

    这个时候,丹妮尔夏普也转过脸来,她之前光顾着沉迷于手链的五彩缤纷之中,却发现自己忽略了极为重要的问题而在这一点上,苏锐的观察力和细心要比她强上好几个档次都不止

    无论丹妮尔夏普对苏锐有多么的不服气,此时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在苏锐的身上,真的有很多值得她学习的地方

    格列兹曼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了:“大人,这个地方现在都是您的,您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我又怎么敢干涉您的决定呢”

    “可是,你表现的稍微有那么一点迫切?!彼杖裎⑽⒁恍?,站在了一面墙壁的前方。

    看到苏锐所站的位置,格列兹曼的脸色已经惨白了

    ps:第五更送上,呼,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