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扇门上并没有钥匙孔,看起来就是普通的门板。

    但是苏锐知道,这绝对没那么简单,一定有着别的开启方法。

    果不其然,格列兹曼掏出钥匙,对着门板的某个位置便插了进去。

    原来,在门上还有着一层贴纸,格列兹曼这一下捅破了贴纸,钥匙便顺利的插进了钥匙孔里面。

    丹妮尔夏普看了看门,又看了看躺在院子里的那一名服务员,略带疑惑的说道:“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格列兹曼在?;ㄕ械摹?br />
    她已经是故意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来问了,因为在苏锐的面前,她实在是无法做到“不耻下问”。

    “这个啊”苏锐看着丹妮尔夏普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微微一笑,说道:“你离我近点,我就告诉你?!?br />
    丹妮尔夏普真的很想知道苏锐的答案,于是便咬了咬牙,把耳朵贴了过来。

    可是没想到,苏锐根本就没说一个字,而是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的耳朵都是极为的敏感的,苏锐只是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就已经让丹妮尔夏普的耳朵瞬间红了起来,整个人也连忙跳开。

    “该死的流氓”

    望着苏锐,丹妮尔的眼睛里面怒意升腾。

    苏锐哈哈大笑,示意了一下,前方的隐形门已经打开了,露出了一条长长的甬道。

    顺着甬道望进去,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瞧不见。

    不知道怎么的,丹妮尔夏普一看到这种漆黑的地方,就会联想起之前苏锐所说的“鬼”,心中顿时就有点紧张了起来。

    她几乎是本能的挪动了脚步,站在了苏锐的身后。

    这几乎是女人的天性了,就算她功夫再高性格再强悍,面对这种漆黑的环境,也会本能的需要依靠。

    “两位,就是这里,请进吧?!备窳凶嚷档?。

    “你先进去?!彼杖窭渖档溃骸盎褂?,把灯给打开,我可不相信你这通道里面没有灯光?!?br />
    “好的?!备窳凶嚷懔说阃?,然后又在门后面摸索了一下。

    通道里的灯光随之亮了起来,但也只是几盏微弱的壁灯而已,每隔十米才有一盏。

    这样一来,这通道黑倒不算黑了,不过却平添了另外一种诡异的气息。

    也许是由于苏锐之前关于“鬼”的暗示,现在丹妮尔夏普的心里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某些恐怖电影,她甚至觉得眼前的场景和某个电影里面如出一辙

    等格列兹曼进去之后,苏锐先一步迈进了甬道,他转脸看向依旧站在原地的丹妮尔夏普,微微笑道:“怎么还不进来你难道害怕了”

    “害怕这种字眼永远不可能在我的身上出现?!钡つ荻钠绽湫α缴?,随后便迈进了通道。

    格列兹曼又回过头来,把隐形门给关上了。

    苏锐仔细的盯着格列兹曼关门的动作,似乎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而丹妮尔夏普则是在看着苏锐,尽管她口口声声的说着不愿意跟苏锐学习之类的话,但是此时此刻,她本能的想起宙斯的叮嘱,本能的去观察苏锐。

    甚至,此时的丹妮尔夏普还会不自觉的把苏锐和自己做比较,她甚至在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在这里的话,能不能做的比苏锐更好

    在这一点上面,丹妮尔夏普还算是比较理性的,不过,她得出来的答案也远超自己的想象,那就是苏锐的细心,根本就是自己所比不了的她错过了太多太多的细节

    丹妮尔夏普所不知道的是,那个被苏锐狠狠扔在院墙上昏迷的家伙,腰间还插着一把枪,保险甚至都已经打开了。

    不过,经过苏锐的这一下,这个家伙估计就算不死,也要瘫痪在床了。

    这甬道很窄,宽度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如果是稍微胖一点的人来到这里,恐怕都要被卡住。

    格列兹曼走在最前面,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而苏锐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甬道是有着清晰的坡度,他们在一路下行。

    甬道处于地下,但是却十分干爽,没有任何的潮湿和霉味,走在里面也不会感觉绝倒任何的气闷,说明这里面有着不错的通风换气系统,格列兹曼的先期投入还是非常大的。

    通过这些细节,苏锐更加确信,自己并没有来错地方。

    不过,丹妮尔夏普却没有心情观察这些,此时此刻,她满心都是紧张。

    因为,现在的她脑海里已经充斥了之前看过的种种恐怖电影的画面,以前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走在这诡异的甬道里面,看着昏黄的灯光,听着几个人单调的脚步声,以前的不害怕的那些画面此时已经一股脑的全部冲进了脑子里面,越是想要不去想这些事情,越是控制不住

    因此,她现在已经是凝神戒备,紫色软剑握在手中,随时准备对即将出现的敌人造成致命一击

    不过,当她看到苏锐镇定自若的样子,丹妮尔又会骂自己怂,不过还是没用,心里的恐惧无路如何也控制不了。

    她真的很想让苏锐就此放弃前行,但是这种丢人的话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依照苏锐的估算,他们现在已经来到了地下几十米的位置,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很大的工程。

    即便以苏锐超乎寻常的方向感,在七拐八绕的甬道里面走了那么久,也完全分不清所处的方向和位置了。

    或许,这里已经远离了之前的乡村小旅馆了。

    格列兹曼率先停下了脚步,眼前又出现了一扇门。

    “这是瞳孔识别,只有我的眼睛才能打开?!备窳凶嚷馐偷?,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也是在给自己的生命增加保险你们不能杀了我,杀了我就出不去了。

    格列兹曼真的很担心苏锐会在甬道里面对他动手,毕竟对方想要弄死他,跟弄死一只小鸡完全没有区别,因此,他才想方设法的,能拖一分就拖一分。

    “瞳孔识别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高科技的玩意儿?!彼杖癯胺淼囊恍?,说出了让格列兹曼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一句话来:

    “既然是这样,那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就只有把你杀了,然后把眼球取出来扫描了?!?br />
    “不敢,不敢,我绝对不会不配合的,您放心好了?!钡叵吗览锓浅5那辶?,但是格列兹曼的汗水还是从他的身体之中冒出来,迅速的打湿了衣服

    不过,苏锐的话刚刚说完,就感觉到丹妮尔夏普从后面打了他一下。

    “你打我干什么”苏锐转脸问道。

    丹妮尔夏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彼杖窀つ荻钠盏恼飧龆飨铝烁銎烙?。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丹妮尔夏普之所以打了他一下,就是因为苏锐说出了把格列兹曼眼球给挖出来的话,这氛围都那么恐怖了,何必说出如此血腥的话人家根本受不了好不好

    格列兹曼站在门口的扫描仪前,从扫描仪中射出了一道红芒,在他的瞳孔上面来回扫着,然后电子音便响了起来:“身份验证完毕,通过?!?br />
    啪,一声脆响,这扇门的锁便弹开了。

    格列兹曼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把这扇门推开。

    好家伙,这可够厚的?!?br />
    锐看了看这扇门,忍不住的赞了一句这门是钢板制成的,侧面足有一米来厚,恐怕炮弹都炸不透

    一扇门都是如此的质量,苏锐完全能够想的到,他们现在所处的甬道外壁,也一定都是用了如此厚的钢板

    为了隐藏波旁王朝的皇室遗产,看来这个格列兹曼还真是不惜代价了

    大门打开,露出来的是一间足有上千平方的仓库。

    仍旧是漆黑一片,格列兹曼伸出手,打开了灯。

    与此同时,丹妮尔夏普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紧紧的抓住了苏锐的胳膊

    “不至于吧,大姐”苏锐本来一点都不害怕,倒是被丹妮尔这一声尖叫给弄的浑身一激灵,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喂,你怎么了”苏锐嘲讽的笑道:“平时不都是很强悍的吗怎么这个时候装起小鸟依人了可惜演的不太像啊”

    这句话着实把丹妮尔夏普给气的不轻,不过她现在也没心情去和苏锐斗嘴,还是攥着苏锐的胳膊,然后抬起了头。

    “呼”

    等到强行鼓足勇气,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丹妮尔夏普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也随之放开了苏锐的胳膊。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如真人一般大小的石像,所有的器官也都是一比一的比例,怒目圆睁,上身赤着,露出强劲的肌肉,手中持着一把长剑,浑身透出一股威严,栩栩如生。

    丹妮尔夏普刚刚就是被这石像的眼神给吓到的,她还以为是个真人来着。

    苏锐望着这石像,说道:“这是谁”

    格列兹曼说道:“这是波旁公国罗贝尔公爵的雕像,一直矗立在皇宫的后花园中,在后来的动乱里面被保存了下来,非常珍贵?!?br />
    苏锐走上前去,围着石像打量了一圈,不禁点了点头:“罗贝尔当年奠定了波旁公国的统治权,这个石像价值连城?!?br />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不禁闪过了六个字打土豪,分田地

    ps:感谢lovenoname留云借月的二十万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