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我的问题?!?br />
    苏锐看到格列兹曼在怔怔出神,不禁不爽的踹了对方一脚。

    堂堂的波旁王朝“继承人”,就这样被一脚踹倒在了草丛里面,狼狈不堪。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正处于强烈的震骇之中

    格列兹曼并不是军人出身,对于打仗也完全是外行,他本以为标准烈日佣兵团已经非常厉害了,但是在太阳神殿的攻击之下,他们根本就不值一提

    真是日了狗了,自己居然还要和战力如此强大的太阳神殿作对,简直就是在找死好吗

    “你一心想着杀我,我却还帮助你扫除障碍清除内鬼,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苏锐问道,在说话的时候,他又狠狠的踹了格列兹曼一脚这样可真是不太解气啊。

    格列兹曼已经彻底的认清了形势,因此也是有苦难言,只能不断的点头:“是的,是的,我要谢谢你?!?br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格列兹曼在心里补充道:“我谢你全家谢你所有的祖宗”

    苏锐笑了笑:“谢谢可不能光是嘴上说说,还得拿出点诚意来才行?!?br />
    格列兹曼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宙斯:“我愿意奉献出波旁王朝皇室遗留下来的所有财富,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保留?!?br />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保留”苏锐笑眯眯的,目光似乎能够看穿格列兹曼的内心。

    后者的心脏突突一跳,强行保持着镇定,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怎么会呢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万一被你发现了,我肯定活不成,在生命面前,我是不会玩这些小花招的?!?br />
    说完这句话,格列兹曼继续在心里面补充道:“当然,我?;ㄕ心阋膊恢??!?br />
    “看你的表现了?!?br />
    苏锐又重重的拍了拍格列兹曼的肩膀,看起来轻描淡写,实则非常用力,后者简直感觉自己要被拍散了架。

    可是,即便这样,他也不能多说什么,还得陪着笑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宙斯开口了:“既然这样,那现在就不妨带我们过去好了?!?br />
    格列兹曼同样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多呆一秒钟,只想着抓紧交钱赎身,听了宙斯的话,忙不迭的答应了:“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过去?!?br />
    “谁跟你是我们注意点用词”

    苏锐说着,又伸出一脚,把格列兹曼踹翻在地,后者真是要被踹的感觉到人生都绝望了。

    “我还有事情,要等一下过去?!彼杖袼档?。

    “什么事情”宙斯看了看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苏锐转过身来,看了看在场的名流们,微微一笑,说道:“我想,对于刺杀我和宙斯先生这件事情,在场的诸位一定都是出钱出力了吧”

    当然,波旁灵修会所有的经费都是来自于这些高级会员们的赞助

    没有人回答苏锐。

    他见到这种情况,又拍了拍格列兹曼的肩膀:“我亲爱的朋友,你来告诉我,他们到底有没有参与”

    这无疑又是把格列兹曼给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果他说没有参与,那么必然会忤逆苏锐的意思,遭到一阵毒打,如果说参与了,那么可就相当于把所有的会员全部给出卖了

    这可是相当于釜底抽薪到那个时候,这批会员之中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跟着自己来复辟波旁王朝了

    面对这种两难的情况,格列兹曼并没有犹豫太久,因为,苏锐一旁那既戏谑又嘲讽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

    什么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是的,波旁灵修会的所有资金都是来自于他们?!?br />
    格列兹曼说完这句话,感觉到浑身一阵阵的无力大势已去。

    果然,听到了他的话,那些平日里对他十分忠诚十分虔诚的会员们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他们都是他的追随者,而他却出卖了他们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这种事件更让人感觉到寒心更让人感觉到愤怒

    迎着那些仿佛要把自己撕碎的眼神,格列兹曼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从此之后将要隐姓埋名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这些名流们个个都是有钱有势,如果下决心针对他,那么这位波旁王朝后代的日子还真的是不太好过

    “既然这样,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br />
    苏锐轻轻的鼓了鼓掌,然后打了个响指。

    看到他的这个动作,站在楼上的军师挥了挥手。

    两列训练有素的太阳神殿精英战士从大厅里面涌了出来,围住了全场。

    和他们相比,那些来自于标准烈日的佣兵们则是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没有一丁点的战意。

    尽管他们手中有枪,但是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这些枪在今天是绝对不会再响起来了。

    “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彼杖衩辛嗣醒劬?,望着在场的那些人:“既然敢去做,那么就得有承受代价的觉悟?!?br />
    宙斯淡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一旁的丹妮尔夏普则是非常不爽,眼睛里全是鄙视的神情。

    她不满的冷笑:“说的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敲诈勒索来找理由”

    苏锐听了这话,没好气的瞥了这女人一眼,同样不爽的说道:“女人一旦太聪明了,可就嫁不出去了?!?br />
    说罢,苏锐不理会丹妮尔夏普那似乎要杀了人的表情,淡淡说道:“接下来,我来说几件事情,在场的每个人都要听清楚了,否则的话,你们极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br />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噤若寒蝉,没有人怀疑苏锐的话,因为场间还躺着好几具尸体呢

    “第一件事情?!?br />
    苏锐的声音似乎充满了严肃的味道:“标准烈日佣兵团全部放下武器投降,在场的所有人立即接受太阳神殿的整编?!?br />
    整编标准烈日

    这就是说,苏锐竟然要把这个名震中东的佣兵团给纳入太阳神殿的版图之中

    听到这话,一旁的丹妮尔夏普不禁愤愤的骂道:“真无耻?!?br />
    她见过不少打劫的,但是就没见到过像苏锐这样的

    人家攻击他,他不仅不杀,竟然还反过来要把佣兵团整个儿打包收入麾下

    果然,听到了苏锐的话,这些佣兵们都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他们是佣兵,不是战士,事实上平日里自由散漫惯了,如果让他们接受太阳神殿的改编,那么无异于重新服役,连吃喝拉撒都有人管着,这些习惯了自由的家伙们可不愿意这样做。

    看着在场并没有一个人放下枪或者表态,苏锐微微一笑,毫不介意,因为这种情况根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知道,你们不会想要心甘情愿的加入太阳神殿的队伍,但是,你以为我就那么心甘情愿的想要收下你们”苏锐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冷冽的味道,冷冽之中还带着嘲讽和蔑视。

    “你们以为你们很优秀加入太阳神殿会让你们感觉到屈才”苏锐跨前了一步,双脚微分,负手而立:“你们想要杀了我,我今天不杀你们,都是我的仁慈了。你们知不知道,和我的战士们比起来,你们就是渣?!?br />
    没有人讲话,标准烈日的佣兵们也并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比太阳神殿的战士们强大多少,但是,让他们投降可以,但是接受改编,这件事情还是太让人蛋疼了。

    还是那句话,他们是佣兵,不是战士。

    “十秒钟,放下枪,否则死?!?br />
    苏锐的这句话非常简短,但是却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严意味。

    站在苏锐的身后,丹妮尔夏普看着这个男人,忽然感觉到了一阵陌生。

    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嘻嘻哈哈嘴贱人贱让人讨厌至极的男人吗这还是那个在华夏吃自己豆腐在欧洲打自己屁股的男人吗为什么此时此刻完全转变了画风

    在丹妮尔夏普的眼里,此时的苏锐竟然是充满了一种王者之气

    如果说宙斯身上充满的是王者的霸气和统治力,那么苏锐的身上就是王者的锋锐之气他就像是年轻版的宙斯

    宙斯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女儿,然后指了指苏锐,说道:“学着点,既然能够成为天神,就一定有他超过普通人的一面,今天这件事情可以帮助你更好的理解阿波罗?!?br />
    丹妮尔夏普还在嘴硬:“我干嘛要理解他”

    宙斯淡淡一笑:“你之前在冥王身边呆了那么久,应该可以从他的身上学到不少的东西,我想,接下来如果把你送到太阳神殿去,或许也是个极好的锻炼机会?!?br />
    “把我送到太阳神殿”丹妮尔夏普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差点都要凌乱了

    “宙斯,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把我送到阿波罗的手下锻炼你难道老糊涂了吗”丹妮尔夏普认为自己都已经被阿波罗欺负成了这个惨样,老爹不仅不帮自己出头,反而还要把自己送到太阳神殿,美其名曰“锻炼”那个混蛋加流氓能教给自己什么

    宙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丹妮尔,现在的你,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都还需要仔细的打磨,我只有你一个女儿,神王宫殿不可以没有继承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