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跪下,要么死?

    苏锐的声音绝对不算小,因此周围那些热烈鼓掌的政商名流们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节奏看起来完全不对?

    不,何止是完全不对,简直就是整个儿反过来了好吗!

    这一男一女不是他们热烈欢迎的英雄吗?怎么此时此刻竟然会对格列兹曼说出这种话来?

    听着苏锐的威胁,格列兹曼额头上面的冷汗止不住的流下来!

    如此直接,开门见山!

    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想的到,他们想要刺杀的正主儿,此时此刻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堂而皇之,高调至极!

    格列兹曼知道,自己不能跪下,也不能死!

    倘若今天跪下了,那么就别想再领导灵修会里面的这些政商名流们了,未来波旁王朝的皇帝,怎么可以向别人下跪?

    如果死了,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泡影!况且,格列兹曼根本没有去自杀的勇气!

    苏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你这样让我很失望的好不好?既然敢派出直升机来围攻我,怎么现在就没点勇气和骨气了?”

    格列兹曼两腿发软,已经是站不住了。,

    他虽然也算是久居上位了,但是完全无法承受苏锐和丹妮尔夏普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传递而来的压力!

    苏锐代表的是太阳神殿,而丹妮尔夏普则是代表着神王宫殿!

    “好歹你也得把自己变成一个合格的对手行不行?不然我会感觉到很掉价的?!彼杖裆斐鍪秩?,轻轻的拍了拍格列兹曼的肩膀。

    “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这个时候,格列兹曼身旁的女伴怒斥道。

    “很好?!?br />
    丹妮尔夏普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过身来,一脚狠狠的踹上了这个女人的小腹。

    宙斯的闺女此时正怒火中烧呢,这个女人可谓是主动的撞到了枪口上,这一下被踹出了七八米远,重重的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

    “不许动!”

    格列兹曼见此并没有出声,反而是他身后的几个保镖冲了出来,把枪口齐齐对准了苏锐和丹妮尔夏普!

    面对这几个枪口,丹妮尔夏普的面容更冷,紫色软剑几乎就要挥起来了!

    “再动就开枪了!”一个保镖冲着丹妮尔夏普喊道。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见到一道紫色光芒已经从眼前骤然亮了起来!

    那个用言语威胁丹妮尔夏普的保镖只感觉到一阵凉风从手腕间划过,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整个手臂都使不上力量,手中的枪就摔落在地了!

    只见他捂着手腕,那里不断的有鲜血涌出来!

    丹妮尔夏普这一下,竟然是把他手腕处的动脉给割开了!

    如果宙斯的闺女想要杀人,那么这一群保镖已经一个不剩了,紫色软?;庸?,他们还能有的活?

    丹妮尔夏普一?;映鲋?,冷冷的说道:“我看还有谁敢动?”

    格列兹曼的脸色非常难看,对几个手下说道:“都别动了,不要伤到尊敬的丹妮尔小姐?!?br />
    明明是怕丹妮尔夏普伤了他们,这格列兹曼反过来说,倒也是脸皮够厚了。

    很显然,他更在意的是丹妮尔夏普的看法,而不是苏锐。

    毕竟,和神王宙斯比起来,太阳神阿波罗确实要更好对付一些。

    啪!

    格列兹曼还没有说完,丹妮尔夏普就已经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

    这一记耳光打的既结实又响亮,把格列兹曼扇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苏锐已经看穿了格列兹曼的想法,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微笑着看着丹妮尔夏普的动作。

    “丹妮尔夏普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事先并不知道您在飞机上?!备窳凶嚷瞬坏貌寥ド砩系慕庞?,趔趄之后连忙站好,恭恭敬敬的回答!

    丹妮尔夏普的身份,会给别人形成一种有如实质的威压!

    不过,他这话可算是彻底的不给苏锐面子了,后者也有些忍不了了,皱了皱眉头,说道:“格列兹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丹妮尔夏普道歉,却一直无视我,你认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格列兹曼连忙解释:“不,不是这样,其实我今天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苏锐给打断:“其实你是在找死?!?br />
    苏锐嘲讽的一笑,然后指了指天空之上。

    在那里,还悬着一架运输机呢!

    “格列兹曼,你知不知道,这上面究竟坐的什么人?”苏锐淡淡笑道。

    格列兹曼不讲话,答案是显然的。

    “你以为上面坐着的是我,所以对飞机发动了攻击?”苏锐眯着眼睛:“你的那些喊话我可全都听到了,广播的穿透力可够强的,什么要把我连人带飞机打碎在空中,或者跪下投降,同时飞机上的每个人都自断一臂,是不是?”

    苏锐每重复一句,就让格列兹曼额头上的冷汗多一分!

    的的确确,这些都是格列兹曼事先对飞行员交代的!他本来以为此行万无一失,根本就没想到竟然会出问题!

    啪!

    苏锐刚说完,丹妮尔夏普又赏了格列兹曼一记耳光!

    那耳光极为响亮,抽在格列兹曼的脸上,也抽在众人的心底!

    此时格列兹曼心中那个汗啊,要是知道飞机上面有丹妮尔夏普,他说什么也不会这样喊话,让宙斯的女儿自断一臂?这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格列兹曼,其实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没有关系,但是某个人,你可是一定不能得罪的,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哦?!?br />
    苏锐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再次指了指天上。

    在那里,运输机已经开始缓缓降落了。

    两个螺旋桨所发出的狂风,让地面上的人们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可饶是这样,众人还是努力盯着上方,似乎想要看的清楚明白一些!

    格列兹曼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妙!在他的眼里,那一架钢铁猛兽之中似乎蕴含着极大的威胁!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这架运输机缓缓落地,舱门打开,一个身穿古典礼服的老人率先走了出来。

    当格列兹曼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葛伦萨!竟然是葛伦萨!这可是曾经的老牌天神,如今的神王宫殿大管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格列兹曼,是不是感觉到非常的惊喜?”苏锐站在一边,微微一笑,这就是他期待看到的结果。

    而在场的其他政商名流却完全不知道,这个系着领结的小老头曾经拥有着多么恐怖的威望!能够成为黑暗世界十二天神之一,又有哪个会是等闲之辈?

    葛伦萨缓缓的走下来,然后站在了飞机的一侧,微微佝偻的身形竟然挺直了些,看起来完全无惧于直升机发出的狂风。

    十秒钟后,一个满头金发的白袍男人站在了机舱门口。

    格列兹曼登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看不见的东西给扼住了一般,胸膛也异常气闷,几乎都要窒息了!

    仔细研读过比埃尔霍夫情报的他自然知道,这个高大的男子,就是如今的黑暗世界之王——宙斯!

    天啊,宙斯怎么会在这个飞机上?

    “因为,这本身就是宙斯的飞机?!彼杖窨创┝烁窳凶嚷男睦砘疃?,顺便帮忙解释了一句。

    他一直很乐于助人。

    “误会啊,这真的是误会!”格列兹曼几乎要哭天抢地了!

    为什么前方传来的情报会有这么大的误差?为什么比埃尔霍夫的某些情报人员没有告诉他宙斯也在飞机上面的事实?

    这个失误几乎是致命的!

    事实上,格列兹曼不仅前期在比埃尔霍夫那里买情报,后期在行动的时候,也是花了大价钱,才让情报之王派出得力手下,获取太阳神的第一手资料。

    比埃尔霍夫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他是苏锐的敌人,而是这个家伙从始至终都是站在中立的立场上,搜集所有人的情报,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也正是因为没有任何支持倾向的原因,才让比埃尔霍夫的生意越来越火爆。否则的话,卖出了那么多人的秘密情报,还不保持中立,不早就被别人给弄死几百遍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比埃尔霍夫的情报员,毕竟无论是宙斯,还是丹妮尔夏普,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出现的只是大管家葛伦萨。

    而葛伦萨已经多年没有在公众面前亮相了,那个情报人员距离太远,看不真切,所以也没有把这位老头子当成一回事,压根就没认出来,这也就形成了格列兹曼犯下致命错误的直接原因!

    这简直就是个神坑!要把格列兹曼坑到死的节奏!

    所以,当看到阿波罗飞在天上的时候,格列兹曼才下定了攻击的决心!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可惜的是,他在最后的攻击之前,还指示飞行员,想要羞辱阿波罗,结果被苏锐当场干翻——如果这个家伙先对宙斯的运输机来上一通狂轰乱撞,也就没接下来的事情了。

    宙斯走下了飞机,不疾不徐的来到了格列兹曼的身边。

    他的个子比格列兹曼要高上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战战兢兢的男人,说道:“听说,是你要杀我?”

    受到宙斯的眼神压迫,格列兹曼早已经是魂不附体,竟然是两腿一软,砰的跪倒在地!

    “误会,真的是误会!我真的不知道您在飞机上!”

    格列兹曼并不是故意跪倒的,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可是他说出了这句话,宙斯又怎么会给他站起来的机会?

    众神之王随便踢出一脚,就把格列兹曼踹出了十几米!

    “就算我不在飞机上,太阳神的位置也不是你能觊觎的?!敝嫠沟纳舫渎搜蛊攘?,传遍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