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哈帝斯从一开始就提议要集体进攻,可是此时战神海神邪神都先后出手了,他却一直站在场边,看起来是在寻觅机会。

    随后,他的气势缓缓升腾,一路攀升到了顶峰。

    哈帝斯在积蓄着力量,只要瞅准机会,他一定可以发出最强一招!

    可是,哈帝斯是出招了,但是谁都没想到,他这一招竟然不是针对苏锐,而是针对着哥萨克!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结盟了吗?

    全场的人都愣住了,他们甚至都已经忘了呼吸!

    这场面的转变也太快了吧?就连歌思琳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普天之下,除了苏锐和哈帝斯之外,又有几人能够知道,他们早在华夏就已经完成了临时性的结盟?

    他们的结盟比起哈帝斯和哥萨克来,还要早上好几个月!

    所有人都没看到这些,他们看到的只是冥王哈帝斯从华夏大败而归、军师带领手下把冥王殿洗劫一空。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为了西方黑暗世界里更大的利益,几天之前还你死我活的两大天神,竟是立刻摒弃前嫌,完成了结盟!

    事实上,这种结盟是非常松散的,没有任何的制约,全凭当事人的一句话。即便今天苏锐见到了哈帝斯,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认为对方可以履行承诺。

    毕竟,这次可是杀掉阿波罗的绝好机会,如果此次错过了,那么接下来哈帝斯还不知道得等上多少年!

    结盟归结盟,但是阿波罗和军师对冥王殿所干下的那些事情,哈帝斯可是一件也没落下,全部清清楚楚的记着呢!

    不管怎样,他都会和阿波罗之间有个了结,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所以,哈帝斯的行为,给了苏锐极大的惊喜!

    哥萨克正和苏锐缠斗在一起,忽然觉得身后有劲风传来,只当是哈帝斯出手了,并没有太过在意,仍旧继续对苏锐进行着攻击。

    可是,当劲风越来越猛的时候,哥萨克开始感觉到不对了!

    因为,这劲风似乎是冲着他来的!倘若以这种力道来说,哈帝斯的攻击目标绝对不是苏锐!

    千钧一发之际,容不得哥萨克多想,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已经化为了本能,让他往左侧横移了半米!

    而就是这半米的距离,救了他一名!

    如果哥萨克不躲开的话,那么哈帝斯蓄力已久的双掌会毫不花哨的击中他的整个后背!

    到那个时候,任凭哥萨克的防御再强,也会被拍的背骨尽碎,心脏也化为碎片!绝对活不成了!

    没有谁能够在无防守的状态下抵抗住哈帝斯的双掌!

    横移了半米之后,哥萨克只感觉到一股磅礴大力从后方袭来,然后狠狠的撞了自己右肩膀!

    砰!

    哈帝斯的全力一击可不是开玩笑的,中了这一招之后,哥萨克的身体被轰的旋转着飞了出去!

    天知道哈帝斯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哥萨克在空中不断的旋转着,足足经过十几秒之后,才堪堪卸掉其中所包含的大部分力量,而后勉强落地!

    在落地的一刹那,哥萨克有些摇晃,不过他还是在第一时间稳住了身形!

    可是,他右手似乎有些握不住蛇形刃了,咣当一声,这把利器摔在了一块石头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哈帝斯,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感受着右肩处的疼痛,哥萨克愤怒的吼道。

    他万万没想到,冥王哈帝斯竟然会背弃他们彼此之间的盟约!

    这一掌可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此时此刻,右肩受伤,让他无疑战斗力锐减!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些什么?!壁ね豕鬯够翰阶呱锨袄?,目光之中带着让人琢磨不定的笑容。

    他并没有选择乘胜追击,而是走到了苏锐的身边,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背后。

    苏锐同样没有追着上去,那是因为和阿瑞斯的激战看似短暂,但实际上极为的惊险,这让他浑身的气血还处于剧烈的翻腾之中,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可是,当哈帝斯的这只手放到他的后背上时,苏锐周身的沸腾气血便开始渐渐的平复下来!

    这一手疗伤的本事极为的神奇,就连苏锐也无法做的到!

    转头看了哈帝斯一眼,苏锐低声说道:“谢谢?!?br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裂开嘴笑了起来,他的心情显然十分不错。

    战神阿瑞斯重伤遁走,邪神哥萨克也被打伤,冥王的出现,让一对四变成了二对二!

    “呵呵?!惫鬯估湫α肆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目光阴沉的看着哥萨克。

    “这演技也是没谁能超越了?!?br />
    哥萨克啪啪的鼓掌,但是表情比哈帝斯更加阴沉。

    在鼓掌的时候,他还时不时的皱皱眉头,很显然,右肩膀的伤势让他在鼓掌的时候都感觉到了疼痛!

    哥萨克没有去捡起掉落的那把蛇形刃,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与其接下来让受伤的右手继续迎敌,不如把所有的压力都转交给左手,让右手好好休息,关键时刻再派上用场。

    可是,这一切哪有哥萨克想的那么简单?要知道,他挨的那一下,可是冥王哈帝斯的全力一击!

    他的肩胛骨已然布满了裂纹!

    “这算是你的夸奖吗?”苏锐微微一笑,道:“我接受?!?br />
    “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时候决定合作的吗?”

    哥萨克一边不露痕迹的运着气,一边问道。

    哈帝斯的那一掌同样弄的他浑身气血翻腾,难受的很。至于他的肩膀,回去之后也要经过复杂的手术,否则就算是保住了,也别想回到以前水平的三分之一。

    这绝对是哥萨克无法承受之痛!

    “在华夏?!彼杖袢缡邓档?,他还摊了摊手。

    “在华夏?这不可能!”哥萨克就像是被兔子咬了一样,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两个人明明就是从华夏开始交恶的,又怎么可能达成结盟?

    可是,无论哥萨克如何抵触这个事实,结果都是发生了的,事实胜于雄辩。

    阿瑞斯重伤离开,他的右肩膀也暂时无法使用,海神波塞冬虽然强悍,但是能够打得过对面两个毫发无伤的家伙吗?

    “我也非常佩服两位的演技,把我都彻底的骗过了?!?br />
    就在这个时候,海神波塞冬说话了。

    之前,他和冥王一样,也是在蓄力,随时准备瞅准机会就爆发出最强的杀招??墒窍衷?,海神波塞冬似乎已经把全身的气机给隐藏起来了,从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人。

    哥萨克怒极反笑:“该死的,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成为战友?”

    冥王望着这个娘炮,淡淡的说道:“这是你活该?!?br />
    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冥王一直都是从骨子里讨厌邪神!

    从这方面来讲,两个人还是有着一丁点的渊源的,只不过个中原因,就只有冥王能够知晓了。

    而此时,波塞冬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了哥萨克的身边。

    他仍旧是把三叉戟杵在地上,目光从苏锐和哈帝斯之间来回打量着,忽然寒冷一笑:“干的漂亮?!?br />
    “谢谢你的夸奖,希望我接下来的表现能够让你更满意?!?br />
    对于苏锐来说,对方还剩一个半,己方还剩两个,这一场战斗,断然已经没有了输的道理。

    如果在这种条件下还失败了,那么苏锐已经可以上吊自杀了。

    可是,对于哥萨克而言,他同样是不能输的!

    “波塞冬,咱们两个联手,一人一个,把他们彻底解决掉,你能不能做到?”哥萨克咬着牙说道。

    “我没问题?!辈ㄈ渥乓徽帕?,三叉戟一挥,蓝色的光芒便如同海水一样的流淌出来!

    “爽快!”哥萨克长吼一声,此时的他倒是一点都不娘炮了。

    可是,哥萨克的话还没说完,海神波塞冬就已经化为了一道蓝光,冲向了苏锐和哈帝斯的位置!

    说动手就动手,毫不含糊!

    见此情景,邪神哥萨克自然也不会落后,他左手拿着蛇形刃,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划,就已经白光暴涨,朝着苏锐和哈帝斯吞没而去!

    二对二,这已经算的上是比较公平的对决了。

    苏锐对阵哥萨克,而海神波塞冬则是应战冥王哈帝斯!

    四个人你来我往,彼此的对手经常变化,真的是打的不亦乐乎。

    “阿波罗,你去死吧!”哥萨克一声尖利的呼喊,左手的蛇形刃已然挥起,朝着苏锐的胸口扎了下去!

    “我要是那么容易死,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彼杖袂崆嵋恍?,四棱军刺随手一荡,直接把蛇形刃给荡开了!

    在捕捉兵器的轨迹方面,苏锐远远甩开哥萨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哥萨克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妙之感!

    这种感觉曾经在他的身上出现过,结果每一次都会让他遭遇莫大的险情!

    一道匹练的蓝光,直冲哥萨克的后心而去!

    …………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空已经传来了轰鸣的声音。

    “总指挥”军师给凯斯帝林下了命令,让他调集了二十架武装直升机,现在已经赶到了现??!

    对于这个战场而言,武装直升机的加入,无疑会造成压倒性的结果!

    ——————

    PS:写着写着睡着了,抱歉,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