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萨克的速度虽然不能和极致状态下的苏锐相提并论,但是同样不慢,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苏锐的面前!

    如果他再晚来一秒钟的话,苏锐的膝盖就要结结实实的顶在阿瑞斯的胸膛之上了!

    苏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了,一连串的进攻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根本没有丝毫的滞涩之感!

    面对这种攻击,战斗狂人阿瑞斯竟然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他的做法只有四个字——听天由命!

    堪称无敌的战争狂人,竟然在短短几招之内就落到了这样的下场,不得不让人唏嘘感慨!

    “住手!”

    哥萨克一声吼,然后一条长腿伸出,犹如利剑一般,直奔苏锐的喉咙而去!

    如果苏锐仍旧保持对阿瑞斯的攻击而无视哥萨克这一脚,那么他将毫无疑问的喉骨尽碎,变成尸体!

    哥萨克这是以攻为守!逼的苏锐不得不做出选择!

    你不是想要杀了阿瑞斯吗?那么好,付出你自己的生命来交换吧!

    可是,苏锐的选择很明确!

    他一个翻身,朝侧方闪开,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邪神哥萨克的这一迅猛冲击!

    可是,就在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经从苏锐的右手间爆射而出!竟是直奔躺在地上的战神阿瑞斯而去!

    一边躲闪还一边进攻!

    后者没有料到苏锐会突然使出这一招,但是战斗的本能让他不可能呆在原地继续等死,哥萨克已经救了他一命,接下来要靠他自己脱离战局了!在这种生死关头,他同样不会浪费机会!

    虽然双臂皆是受到了重创,但是阿瑞斯的两条腿还是完好的,他在地上一蹬,身形便迅猛的朝后方爆射而去!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办法躲开苏锐的那一记军刺!毕竟,这一下是早就计算好的后招!

    也幸亏阿瑞斯的身体在地上挪了一下,本来可以插进他胸口的四棱军刺转而插进了他的腹部!

    这一下,破裂的不是心脏,而是膀胱!

    血液没有在胸腔之中炸开,但是尿液却炸的满腹腔都是!

    战神阿瑞斯再次侥幸逃得一命!

    不过,即便他的腹肌坚硬如铁,也别想扛得住四棱军刺这种放血利器的攻击!

    苏锐的四棱军刺是由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精巧无比,在军刺的后方是带有可放可收的坚韧细丝,此时,阿瑞斯的身体向后方滑动着,军刺还插在他的小腹处,但是,细丝的另外一头还在苏锐的手中呢!

    苏锐伸手一招,细丝迅速回收,四棱军刺从阿瑞斯的小腹之中退了出来,在空中牵扯出了一条血线!

    而更加浓烈汹涌的鲜血,开始从阿瑞斯的腹腔之中喷涌而出!

    军刺专为放血而生,如果不立即送医院救治的话,堂堂一代战神很快就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了!

    双臂重伤,腹部遭受重创,这几乎是彻底失去战斗力的节奏!

    不知道苏锐的四棱军刺有没有顺便割断阿瑞斯的肠子,如果有的话……估计阿瑞斯还没等到送进医院呢,就已经要宣告玩完了。

    苏锐还想再对阿瑞斯发动攻击,但是邪神哥萨克却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该死的阿波罗!”

    现在的情形完全的超出了邪神哥萨克的预料,他身形如电,瞬间欺到了苏锐的跟前,双掌迭出,朝着对方的后心印去!

    后者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再次一闪身子,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一招,随后根本不停,右手间的四棱军刺在夜色下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直冲哥萨克的咽喉而来!

    哥萨克一个闪身,同样惊险的躲开,如果他慢上一秒钟的话,军刺的尖端会毫无疑问的划开他的喉咙!

    高手过招,稍不注意就会落到粉身碎骨的下??!

    哥萨克的身体骤然翻腾起来,两道寒芒突兀的在他手中出现了!

    这是他一直以来都使用的兵器,蛇形刃!

    两把兵器看起来一模一样,大概各有一米来长,尖端和利剑一样锋利,但是“剑身”却呈弯曲状,就像是两条蛇一样,蛇形刃之名,由此而来!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br />
    邪神哥萨克一个前冲,两把兵器已经在身前舞出了浓烈的白芒!

    初看起来,简直就是白茫茫的一大片,极为的耀眼!

    苏锐手持四棱军刺,和蛇形刃乒乒乓乓不断交手着,两个人的实力几乎是在伯仲之间,因此,越是这种情况,越是大意不得!

    海神波塞冬杵着他的三叉戟站在原地,望着哥萨克和阿波罗交战的场面,面部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很显然,他那一击虽然暴烈,但是却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反而帮了一个大大的倒忙,害的阿瑞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一想到开战没几分钟,他们就已经损失了一员大将,波塞冬的心情无论如何也好不起来。

    他的眼睛始终锁定在现场的战局之上,三叉戟随时出击,只要苏锐在和哥萨克的对战之中露出破绽来,那么他就能立刻发动最强的一招!

    波塞冬就像是个野兽,虽然是看起来很安静的立于战场的一边,但是苏锐却不得不分心去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个可怕的对手!

    冥王则是缓缓的迈步朝战场中央走来,如果按照恨意的浓烈程度来讲,他应该是最希望苏锐立刻身死的,没有之一。

    望着场间的两个身影,冥王哈帝斯的眼睛里面精芒闪动,手掌也开始缓缓的蓄力,气势在悄无声息的提升着。

    站在他身后十几米处的那些邪恶神殿的手下们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哈帝斯身上所传来的这种气息变化,这种变化让他们感觉到非常的压抑,呼吸都不畅了!

    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哈帝斯的决心!恐怕他一出手,所造成的危险甚至比波塞冬的那一下三叉戟还要致命!

    哥萨克倒也没有催波塞冬和哈帝斯尽快加入战团,有些时候,独自战斗要比群战好打很多。

    虽然他现在和苏锐杀的难解难分,但是哥萨克的骨子里还是骄傲的,他毕竟已经是成名多年,认为苏锐不过是一名后辈而已,太阳神殿才成立不过几年的时间,连邪恶神殿的零头都没到!

    前辈如果打不过后辈的话,该是一件多丢人的事情?因此,哥萨克的进攻越发猛烈!

    在场的人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到蛇形刃的本来面貌了,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如瀑布一般的白光!天知道哥萨克把他的两把蛇形刃给挥舞到了怎样的速度!

    如果是一般的敌人,遇到这种程度的攻击,恐怕早就被绞杀成了碎渣!

    苏锐的目光沉着,脚步沉稳,四棱军刺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每次都能准而又准的格挡开对方的攻击!

    哥萨克很快,苏锐比他更快,毕竟他是一把武器应战对方的两把武器!在场的人看不清哥萨克的动作,同样更加看不清苏锐的动作!

    阿瑞斯用受伤的左手捂着肚子,一点一点的朝战场边缘挪动着。

    苏锐的那一记攻击让他元气大泄,现在浑身竟是一点力量都提不起来!

    鲜血不断的从他的左手指缝间涌出来,很烫很烫。

    阿瑞斯无心去关心战场的情况如何了,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保下一命。

    即便是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战争狂人,也不会随随便便的舍弃掉自己的性命!

    期待已久的战斗虽然干干脆脆的落败,阿瑞斯的心里有不少的不甘,但却还有一丝爽快。

    他的想法总是异于常人的,在他看来,虽然自己重伤,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他找到了个好的对手!

    如果不是重伤的话,他真的很想找个地方喝两杯!

    阿瑞斯已经发现,阿波罗把握机会的能力甚至还要在他之上!如果阿波罗没有把握住那稍纵即逝的战机,恐怕现在战局已经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一点点的挪动着,勉强退到了战场边缘,周围都是邪神殿的下属,却没有一个人敢来扶起阿瑞斯的。

    “一群傻逼?!?br />
    阿瑞斯咒骂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瓶红色的药水。

    药水看起来很粘稠,就像是血一样。

    “你说的对,我终究有一天会遇到这种情况的?!?br />
    阿瑞斯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这句话,然后拧开瓶盖,把非常粘稠的药水全部倒在了小腹的伤口处。

    奇迹出现了。

    四棱军刺专为放血而生,可是,一遇到了这红色的药水,那从伤口处汩汩涌出来的鲜血竟缓缓减速,一分钟后,上面竟然已经结了痂!

    如果仔细观看的话,这血痂完全就是那红色的药水所凝结成的!

    止血了!

    不管是不是短暂止血的,那四棱伤口真的不流血了!

    阿瑞斯摸了摸肚子上的伤口,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来,他再度叹了一口气,取出了另外一瓶蓝色的药水。

    这蓝色液体也粘稠无比,阿瑞斯这次并没有将其倒在伤口上,而是全部吞进了嘴里。

    这液体一入口,澎湃的药力便骤然释放了出来!

    “真是鬼才?!卑⑷鹚挂膊恢朗窃谠廾浪?,感受着身躯之内充满了力量,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迅速的离开战??!

    就在阿瑞斯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的时候,哥萨克和苏锐还杀的难解难分呢!

    就在这个时候,冥王哈帝斯动了!

    他好似一阵旋风,朝着战圈爆射而去!眨眼就来到了哥萨克的身后!

    是的,就是哥萨克的身后!而不是阿波罗的身后!

    ——————

    PS:抱歉,回来的晚了,第二章十二点之后,大家早点睡。虽然写得慢,但真的都是在挤时间在写,争分夺秒。

    感谢jason0927、海城。米彩、拥挤人潮、zsxleee、踏浪归来者、TommyHu、书友21324026、见水抛杆、baggio840118、smile左岸、书友23649601、黑白承诺、ken不再赌博、小草1102、zzcc137sky、呓语766、凉夏萌比、戏言2020、苏玲芝、此情可问天的月票支持!月票榜掉到第十了,求月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