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尔目光之中流露出不甘的神色,但是眼前的现实她必须要接受。

    这一次比试,她输的干脆利落,苏锐的强大让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任何获胜的可能性。

    她心中不甘,但是又无可奈何。

    如果真的要自杀的话,只要稍稍把脖子往前倾一下,那把锋利的唐刀就会切断她的喉管。

    可是,谢丽尔即便心中有很多的屈辱,但是她并没有这种勇气。

    “看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你?”

    苏锐微微一笑,唐刀还是平平的举着,似乎从头到尾,这把刀都没有抖动过一下!这份臂力和掌控能力也算是精确到了入微的程度了!

    对于这一点,谢丽尔的感受最为深切!

    她的脖子肌肤被刺破了一点之后,刀尖就始终停留在了那里,连一毫米的上下颤抖一下都没有出现!

    “这一次,我不会杀了你?!彼杖袼档溃骸耙蛭谖铱蠢?,你曾经帮过我?!?br />
    谢丽尔的眉头微微一动。

    “不管你是不是有意帮我的,但是在我看来,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太阳神殿想要迅速崛起,就会少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契机?!?br />
    苏锐这话看起来是在放过谢丽尔,可实际上却是在使劲的往谢丽尔的身上拉仇恨啊,不远处的哥萨克听到这句话,简直脸都绿了!

    谢丽尔不说话了,她知道,苏锐之前毫不眨眼的杀掉了四名邪恶神卫,此时却愿意放掉自己这个邪恶圣女,从此之后,整个邪恶神殿的人会怎么看自己?邪神大人又会怎么看自己?

    谢丽尔在邪神殿中的地位仅次于哥萨克,平日里神殿里面的许多日常事务也都是由她来负责,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她的生死,哥萨克一人便可以决定!

    就像今天的比试一样,她事先便得知了这个消息,虽然她迫切的想要挑战苏锐,但是其本身并没有多少的反对权力,哥萨克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而谢丽尔最担心的,则是哥萨克千万不要因为苏锐今天饶了自己一命而起什么疑心才好!

    “我不管哥萨克怎么想,但是,我今天就是要放了你,谁也拦不住?!?br />
    苏锐说罢,唐刀骤然一收!

    随后,他一脚踹出,正中谢丽尔的胸前!

    那雪白的山峰虽然有着安全气囊的作用,但是被苏锐这么狠狠一脚踹中,所抵消掉的冲击力不过是十分之一而已。

    谢丽尔的身体被踹的远远飞出,然后跌落在了人群里面!

    堂堂的邪神殿圣女,就这样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事实上,苏锐对这位所谓的圣女从来都没有半点的好感,如果不是为了顺手埋下一个钉子膈应膈应邪神哥萨克,谢丽尔恐怕刚刚就已经没命了!

    对待敌人,苏锐从来都不会怜香惜玉,在他看来,敌人是没有性别的。

    当然,山本恭子是个意外。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管谢丽尔的本性到底如何,但是和邪神哥萨克相处那么久,一直处于对方的领导之下,所作所为自然会沾染上许多对方的气质。

    所谓的邪神殿圣女,完全没有半点圣洁的气息,她虽然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还算是洁身自好,但是她这两年来的性格已经越来越偏执,越来越冷酷,面对敌人之时,经?;崦鹌渎?,口口声声是为了防止对方后代的报复,简直是残忍到了极点。

    不过,这一点和山本恭子又有不少的相似之处。

    狠是没错的,对敌人狠就是更没错了,尤其是在西方黑暗世界这种地方,可是,让苏锐没法接受的是,这种狠没有底线。

    这一次,不杀谢丽尔,但是想必日后邪神哥萨克也会对其心生芥蒂吧?

    几乎在看到谢丽尔的第一眼起,苏锐就准备用个小小的离间计了,否则的话为什么还要和对方废话那么多,故意让哥萨克听的是云里雾里?

    能够在临阵对敌之时想到那么多,苏锐也算是殊为不易了!

    当然,苏锐把最后踹谢丽尔的这一脚当成是对她的惩罚,即便她的“安全气囊”能够化解一部分的冲击力,但是挨了这一下,脏腑肯定受创,至少得在床上躺满三个月,否则就一定会留下后遗症。

    谢丽尔一落地,立刻有人上前将其抬起来离开,肯定是送往就近的医院救治了。

    哥萨克看都没看身受重伤的谢丽尔一眼,他微微一笑,再次开始了鼓掌。

    “没想到,我的圣女都不是你的对手,连你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她自己却受了重伤,真是枉我这么多年的苦心培养了?!备缛说乃档?,他完全没有一点关心谢丽尔伤势的意思。

    “说实话,她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要是在几年前,或许我还得更吃力一些?!彼杖竦男Φ溃骸跋衷谑遣皇且搅说谌亓??”

    第一关是四大邪恶神卫,第二关是邪神殿的圣女谢丽尔,至于接下来哥萨克所准备的第三关是什么,还真的挺让人期待的。

    “当然,亲爱的阿波罗,我为你准备了那么久的大餐,肯定会劲爆的超出你的想象?!备缛丝雌鹄醇心托?,笑眯眯的说道:“保证很美味哦,需要你细细品尝?!?br />
    苏锐盯着这个笑眯眯的变态,眼底释放出一抹危险的光芒来:“你这样拖下去,难道就不怕夜长梦多吗?”

    “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备缛顺胺淼男α诵Γ骸拔揖桶鸦胺旁谡饫?,就算军师和太阳神殿的所有成员都来了,也别想把你救走?!?br />
    “是吗?”

    苏锐的目光微微一凝。

    事情果然和他所预料的相差不大。

    邪神哥萨克尽管做起事情来让人有些难以琢磨,但是极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苏锐也是十二天神之一,虽然排名在哥萨克的后面,但是凭借后者的实力,想要把苏锐完全的给吃下去,还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不付出极大的代价,绝对别想办的到。

    这也是十二天神之间极少会有势力发生大规模正面冲突的原因,彼此既然都会受到巨大的创伤,那么不如就安安稳稳的和平共处下去好了。西方黑暗世界也是正因为此,才保持了若干年表面上的平静。

    可是今天,哥萨克选择对苏锐动手,那么就说明了,他一定是拥有了接近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既然是这个样子,那么我就只能报以期待了?!彼杖竦哪抗庵姓婪懦鑫尴薜恼揭饫?。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敌人施加给他的压力越大,他就反弹的越强。

    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军师应该已经快到了,只要他能赶到这里,和自己里应外合,那么突围并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距离这边大概有几公里的位置,忽然响起了枪声!

    先是零星的几枪,然后噼里啪啦,简直如同爆炒豆子一般,杂乱无章却又激烈无比的枪声在夜色之下传出很远很远!

    苏锐本能的转过脸,和歌思琳对视了一眼!

    他能够从歌思琳的眼睛里面看出来浓浓的担心!

    很显然,这枪声便预示着——军师和凯斯帝林肯定已经赶到了!

    他们一定是在和哥萨克放在外围的防守力量交火!

    苏锐快走两步,来到了歌思琳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歌思琳摇了摇头,示意苏锐别为自己担心。

    哥萨克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一句话也不说,似乎对这一切根本就是早有预料,外面那些激烈的交火,甚至根本不会让他有一丝丝的担心!

    苏锐拿出电话,放在了耳边,果然,从里面传来了军师的声音。

    “阿波罗,外面的防御力量强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和凯斯帝林的车队被阻截在外面了,暂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有强攻才能进的去!”

    苏锐眯了眯眼睛,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多支撑一段时间,我一定可以打开缺口,如果实在不行……我就让程序员往这里的坐标上面轰上两枚导-,他现在已经成功入侵了某国的国家防御系统?!本Φ纳舴⒊?,说完便挂了电话。

    两枚导-弹是铤而走险的行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军师也是绝对不会动用的。

    因为那样的话,把敌人炸死了,自己也活不成了。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哥萨克微微一笑,白皙的面孔之上流露出浓浓的揶揄之色,他的兰花指甩来甩去,看起来颇为得意:“我知道你太阳神殿的战斗力很犀利,但是,我今天已经做好了准备,除非你调用导-弹来炸,我们同归于尽,否则,这个犹如铁铸一般的包围圈,你是绝对无法打开的……无论是从里面,还是从外面?!?br />
    看着哥萨克脸上自信的笑容,苏锐并没有任何的退缩,他捏紧了歌思琳的手,轻声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br />
    歌思琳望着身旁男人的侧脸,柔和且坚定的说道:“有你在,我不害怕?!?br />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哥萨克:“现在,是不是该让我见识一下你事先准备好的第三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