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a300_4();

    “该死的,阿波罗,你给我闭嘴!今天我一定要割下你的舌头!”

    谢丽尔的目光在喷着火焰,浑身上下都在狂冒着戾气!似乎几年前的往事就像是她身上的炸药包,一点就炸了!

    “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时候,八卦**极其强烈的哥萨克出声了,他摇了摇头:“谢丽尔,你有什么事情对我进行了隐瞒?”

    “大人,我……”

    谢丽尔回头望向了哥萨克,然后摇了摇头:“大人,等我割下了这个阿波罗的舌头,再向你详细汇报?!黜旤c小說,”

    “不用了,我来替你说吧?!?br />
    苏锐微微一笑,又开始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哥萨克,还记得你那个心腹是怎么死的吗?”苏锐淡淡笑道:“他是被我杀的?!?br />
    哥萨克的脸色瞬间阴霾了下来:“这个我知道,你不需要再说了?!?br />
    那件事情也是促使太阳神殿和邪恶神殿结仇的导-火索!

    “这只是你知道的一方面而已,还有你不知道的呢?!?br />
    苏锐没有管谢丽尔将要杀人一般的脸色,哈哈一笑:“在那次的事件中,你的圣女谢丽尔也扮演了很关键的角色呢?!?br />
    “什么意思?”哥萨克眯了眯眼睛,一股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我的意思很简单?!彼杖袼档溃骸叭绻挥行焕龆陌镏?,我或许不会如此轻易的杀死你的心腹,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把整个赌场的钱借走了?!?br />
    “到底是怎么回事?”哥萨克的面色已经十分不好了,他隐隐觉得,多年以前的事情似乎有很多因素都瞒着他。

    “再具体一点的你还是去问谢丽尔吧,反正我很感谢你,那个时候我很缺钱,而你的那一间赌场又是整个黑暗世界可以排进前五名的,你知道吗,我把那一天赌场的流水全部都借走了,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不那么缺钱了?!?br />
    哥萨克的脸被气的发白。

    “对了,忘了告诉你,太阳神殿现在的基地之所以改造的如此迅速,和我用你赌场的钱给施工方发了大笔的奖金不无关系?!彼杖袼蛋?,双手抱拳:“哥萨克,谢丽尔,我先谢过了?!?br />
    “好,好,好?!备缛肆盗巳龊米?,嘴唇似乎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

    他很愤怒,也很后悔,如果没有当初的轻视,他完全可以把太阳神殿扼杀在襁褓和摇篮之中,又怎么会坐视对方这样的发展壮大呢?

    而促使对方发展壮大的资金,竟然是从他的赌场里面抢走的!

    此时此刻,哥萨克不禁有了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

    而在凯斯帝林的奔驰车中,军师听到苏锐这样讲,目光之中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往事开始一幕幕的在眼前浮现。

    几年前,他们白手起家,锐意无限。

    那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说干就干,只要设好了计策,就连天神也敢坑一把。

    苏锐在来到西方黑暗世界之后,只有一次冲动的事情,那就是为了给朋友报仇,不顾一切后果的出手,强行灭了幽灵魔影组织,从而晋升十二天神位。

    而坐在一旁的凯斯帝林则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以前的生活还真精彩,可就是档次不怎么高?!?br />
    很显然,凯斯帝林是在讽刺苏锐他们是依靠着敲诈和抢劫发家。

    “你们这种大少爷,又怎么能知道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是种什么感觉?”军师反讽。

    “可是你也不应该缺钱?!笨沟哿炙档?。

    “那并不是我的钱,而是……家里长辈的?!本Τ聊艘幌虏潘档?。

    “我很想知道过去的几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会让你的身上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笨沟哿忠×艘⊥罚骸罢獠⒉皇俏胰鲜兜纳倌晔逼诘哪??!?br />
    凯斯帝林非常确定,在军师的身上一定发生过某种翻天覆地的剧变!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一定发生过!

    军师转过脸来,眼眸之中露出了微微嘲讽的光芒:“你呢?你还是我认识的少年时期的那个你吗?”

    凯斯帝林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你看呢?”

    “你经历的变化绝对不比我的小?!本σ砸痪湎幕敖崾苏飧龌疤?。

    …………

    “阿波罗,今天你一定会死在我的刀下?!毙焕龆潘杖?,目光之中绽放出颇为浓烈的恨意。

    歌思琳见此,心里觉得非常不舒服,她跨前了一步,想要站出来挑战谢丽尔。

    似乎已经觉察到了歌思琳的举动,苏锐一只手放在背后,对她轻轻的摇了摇。

    歌思琳看到了苏锐的手,咬了咬嘴唇,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发自内心的讨厌这个谢丽尔,她不喜欢任何人这样诅咒苏锐,尤其是女人。

    “哦?恼羞成怒了?”

    苏锐微微一笑:“不过,你谢丽尔这几年也渐渐把邪恶圣女的名头给打的很响亮了,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雏儿了,想必今天应该会挺难对付的?!?br />
    谢丽尔终于忍不住了,她的两把短刀交错一挥,便朝着苏锐劈了过来!

    “有点意思?!?br />
    看着两道刀光交错袭来,苏锐的唐刀并没有出手,而是连续往左边退了几步。

    他一闪避,谢丽尔便如影随形的跟上来,气势也开始暴涨,场间已经是一片白茫茫的刀光了,苏锐被彻底的笼罩其中!

    光从这气势上来看,苏锐几乎已经处于了必输无疑的境地了!

    可是,谁都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几年来,谢丽尔把所有的精气神都用来修炼她的这两把双刀了,这一对刀耍起来简直比她的两条胳膊还要来的熟悉,曾经苏锐施加在她身上的耻辱,她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白色的刀芒,配合上她黑紫色的紧身衣和灵巧的身法,简直像是穿花蝴蝶一般!

    只不过,这蝴蝶虽然美丽,但是一个不留神,就会给人带来致命的伤害!

    被谢丽尔狂攻了两分钟,苏锐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刀,他只是在简单的利用步法和身法来进行闪避,同时也在暗暗观察对方的刀法破绽。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躲避之人的身法要求就已经是极高了!

    谢丽尔久攻不下,心中的火苗不禁更加旺了几分!

    几乎每次她的双刀都是擦着苏锐的身体而过,却每次都无法击中目标,对方总会在千钧一发之际险而又险的避开!

    事实上,谢丽尔的身手也能算得上是西方黑暗世界中顶尖水平了,在以往绝对不比苏锐要差多少!

    如果换做以前,苏锐手中的唐刀或许早已挥起来了,他之前的身法确实无法完全避开如今谢丽尔的刀法,但是现在,把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学个通透之后,谢丽尔的刀光已经奈何不了苏锐了!

    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苏锐还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谢丽尔越来越焦躁,对方都还没有出手反击呢,自己就连他的衣服都沾不到,这场比试的最终结果似乎已经确定下来了!

    “阿波罗,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谢丽尔喊了一声,然后继续狂攻,可是苏锐却更加的闲庭信步,几乎完全无视她的攻击了!

    因为,谢丽尔的刀法已经快被苏锐给摸清楚了!

    虽然她是双手持刀,但是这种情况比起萍踪侠影录里张丹枫的双剑合璧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如果左右手可以同时做出不同的攻击动作的话,那么在同等级别的对手之中,这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很显然,谢丽尔并没有把刀法修炼到这种地步!

    狂风一般的攻击了那么久,谢丽尔的体能已经下降了,她的额头上已经全部都是汗水,发根全被打湿!

    如果换做是其他高手,很难抵挡她这一轮攻击,但是苏锐就不一样了,不仅躲开了,还把对方的刀法琢磨个通透!

    “谢丽尔,你不是我的对手?!?br />
    苏锐说罢,唐刀挥出。

    一道乌光好似划破了天际,如闪电一般,来到了谢丽尔的身前!

    仅仅是一道乌光而已,就让漫天的白色刀芒登时停止了!

    谢丽尔的脚步也已经彻底的停了下来,双刀还举在半空,但是浑身上下却一动也不能动。

    因为,唐刀的刀尖,正贴在她的咽喉处!

    甚至,刀尖已经刺破了谢丽尔咽喉处的肌肤!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让对方立刻缴械投降!

    苏锐这一刀对于力道的把握、对于距离的判断以及对于时机的选择都是精准到了极点!

    如果这刀尖再前进几公分的话,恐怕谢丽尔的脖子就要被刺个对穿了!这位名动西方黑暗世界的邪恶圣女也会就此的香消玉殒!

    “怎么……怎么会这样……”谢丽尔望着苏锐平平递出来的刀身,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她完全不能相信眼前的结果!

    一刀!苏锐仅仅是出了一刀而已,就完成了这种堪称“绝杀”的致命反击!

    这怎么可能?

    在谢丽尔看来,自己苦练多年的刀法已经臻入化境,为了报当年的仇,她这几年里面付出了远超常人的努力,就是想要让苏锐败在自己的刀下!

    可是结果呢?

    从头到尾,谢丽尔都没有能够伤到苏锐,反而对方仅仅是出了一刀而已,就将其彻底的击败!

    这种对刀的掌控能力,让谢丽尔的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挫败感!

    “这难道很让你感觉到难以置信吗?”

    苏锐微微一笑:“你是自杀呢,还是我来杀了你?”

    ——————

    ps:明天又要赶赴首都了,然后直飞江西,参加作协组织的重走长征路的活动,途经赣州、于都、瑞金、井冈山、南昌、贵阳、黎平、瓮安、遵义、赤水,到17号结束,因为每天都要换一个城市,每天都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时间比较紧张,我保证不断更,尽量两更,谢谢大家的支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