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斯帝林有种要崩溃的感觉了。

    他扭过头,看了看军师,那眼神之中的意味非常明显这就是你所说的纯洁的战斗友谊?谁家的战斗友谊还需要亲一亲的?

    军师面纱之下的脸上应该写满了尴尬,他轻声咳嗽了两声:“我可以作证,这是他们互相鼓励的一种方式?!?br />
    好吧,看到苏锐和歌思琳这样拆自己的台,就连军师也想不到什么太好的解释了。

    本来凯斯帝林已经被说服的将信将疑了,结果歌思琳又冒出来这么一句,好吧,这两人算是跳进黄 河也洗不清了。

    互相鼓励?

    凯斯帝林听到军师这样讲,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觉得你这种解释我会相信?”

    当然不相信。

    反正凯斯帝林现在的内心深处已经有无数头神兽在疯狂的奔腾着了,他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军师,说道:“这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br />
    “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本τ裘频乃盗艘痪?,然后立刻改口说道:“凯斯帝林,或许我们都想多了,事情可能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br />
    “那应该是哪样?”

    凯斯帝林的语气冷冷,他知道,就算歌思琳和苏锐彼此之间不是那种关系,但是妹妹能够主动说出来这样的话,无疑说明她和阿波罗之间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这亲密的甚至已经到了暧昧的程度。

    在凯斯帝林看来,歌思琳绝对不可以说出这种话,他这个当哥哥的也绝对不能接受妹妹和这种家伙搞暧昧。

    同时,他的心里也有点纳闷,这才几天啊,妹妹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自己简直完全认不出了。

    “也许,这种大战关头,他们两个人面对那么多敌人的包围,需要给彼此找个依靠?!本Τ辽治龅溃骸翱沟哿?,我们两个都没有经历过那种情况,所以没有发言权?!?br />
    “呵呵,希望是吧?!笨沟哿掷湫α缴?,他现在也学会自欺欺人了。

    他指了指手机,说道:“把免提关上吧,要听你自己听?!?br />
    军师苦笑了一下,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弄什么信息共享,这不是在给自己没事找事吗?

    不过,就在军师将要把免提给关上的时候,从里面又传来了苏锐的话:“歌思琳,你这种时候还在调戏我?”

    凯斯帝林看了看军师,从鼻孔中重重的喷出两道废气,然后摆摆手,示意军师先不要关掉免提。

    后者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干脆把袍帽彻底的扯下来,盖住了整张脸,然后靠坐在座位和车门的夹缝处,显得有气无力。

    在军师身上极少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的这副状态无疑表明了接下来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掺和了。

    歌思琳的话再次传了出来:“我没有调戏你,我是认真的?!?br />
    苏锐说道:“可是咱们刚才不是已经亲过了吗?”

    “亲过了又怎样?难道不能再多亲几次吗?”

    “当然可以,不过……”苏锐说道:“咱们这样的话,要是你哥哥知道了,他会不会不高兴?”

    “管他呢?!备杷剂账灯鸹袄纯涨暗哪巧?,也许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歌思琳已经彻底的释放出了她内心深处的小野兽。

    “亲亲一下又不算什么,他要是知道我们两个睡了一夜,还不得气疯掉?”歌思琳说罢,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似乎背地里面说哥哥的坏话是一件让她非??牡氖虑橐谎?。

    凯斯帝林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这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啊,怎么可以胳膊肘向外拐?自己被气疯了,难道就能让她那么高兴?

    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对?

    凯斯帝林回想着刚刚歌思琳的那句话,脑海里面简直像是有一道霹雳闪过!

    她说……她说她和阿波罗睡了一夜?

    凯斯帝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怎么可以这样?”他心中这样想着,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出来。

    如果说之前歌思琳所说的“亲一下”已经对凯斯帝林造成了重伤害的话,那么这一句“睡一夜”直接就让这位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大公子濒临死亡了!

    他扭头看了看军师,发现后者远远的贴着车门,最大限度的拉开了和这个手机的距离。

    “这就是你所说的互相鼓励?”凯斯帝林气的嘴唇发白,冷笑道:“他们的方式还真的有点特别啊?!?br />
    在凯斯帝林看来,阿波罗不仅掳走了自己的妹妹当人质,还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占有了人质!特么的,作为一个劫匪,这样做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军师不说话了,不管那对“狗男女”之间的真实状况到底是什么,归根结底,歌思琳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证明至少他们在一张床上是呆过一夜的。

    凯斯帝林也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面,平日里总是意气风发的他,此时看起来也是变得有气无力了。

    “我们的确是睡过一夜,可是,现在的年轻男女不都是流行这样吗?他们比我们还要过分呢,想必你哥哥会理解的?!彼杖竦纳粲执用馓嶂写?。

    凯斯帝林捂着胸口,一阵剧烈的咳嗽,感觉都要咳血了一样。

    苏锐说的是实话,他的本意是,和歌思琳之间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搂着她度过了一个雷雨之夜,这种纯洁的行为比起那些一见面不问姓名就开房的年轻男女,显然不是一回事。

    可是,在凯斯帝林看来,这就是一回事!

    “军师!”咳嗽完了之后,凯斯帝林看向了军师,目光凶狠。

    本来文质彬彬的他一旦露出这种神情来,着实有点让人感觉到恐怖呢。

    “咳咳,什么事?”军师同样咳嗽了两声。

    “这件事情,我必须要一个说法!”凯斯帝林一边说话,一边急促的呼吸着,胸肌都在上下起伏着,表明他此时的心情绝对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说法,因为我并不知道他们之前还……还睡过一夜?!本σ埠苡裘?,为什么听起来明明是你的妹妹歌思琳主动在泡阿波罗,你却还来质问我?这难道不是恶人先告状吗?

    军师的脸被黑纱遮着,看不清楚状况,但是可以想见的是,他的额头上一定布满了黑线。

    凯斯帝林想要说什么,电话里面又开始传来两人的对话。

    从他听见对话的第一秒开始,这每一句对话都像是一把把刀子,不断的在往凯斯帝林的胸口插着,直到让对方鲜血淋漓!

    “你别岔开话题,我就是想亲亲你,怎么样?”

    歌思琳在说话的时候,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哥萨克。

    苏锐同样瞥了一眼哥萨克,然后和歌思琳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之间的想法。

    看来,两人从战斗伊始,就已经展现出了许多不同于常人的默契之处了,这一点真的很难得。

    对于战斗方向的把握,对于敌人心理的摸索,苏锐和歌思琳的许多想法都可以称得上四个字不约而同。

    “你就那么想亲我?”苏锐望着歌思琳:“现在女孩子都那么主动了?”

    “那又怎样,只许你抢走了我的初吻,难道我就不能抢你的?”歌思琳说罢,踮起了脚尖,双手紧紧搂住了苏锐的脖子,把嘴唇凑到了苏锐的耳边。

    “当然可以?!彼杖穹词掷孔×烁杷剂盏南搜?,同样微微低下头,把脸凑过去,还故意用不低的音量来了一句:“我的小美人儿,我们开始吧?!?br />
    他们是在借机耳语,在哥萨克看不到的角度,用第三个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在进行着某些对话。

    可是,这种动作落在周围邪恶神殿的成员眼里,就是真的在狂啃了!

    而手机的另外一端,听到苏锐说出“我的小美人儿”这句肉麻之极的话,就连军师都有些受不了了。

    军师凭借和苏锐的默契,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应该是在和歌思琳故意演戏给哥萨克看。但是,感觉归感觉,就算军师把这种判断说出来,凯斯帝林也完全不会相信,只会认为他是在强词夺理!

    在苏锐说完之后,两个人的声音就没有继续传来,很显然,他们真的“开始了”。

    凯斯帝林攥了攥拳头,看了看车厢,似乎想要找个东西砸一下,来发泄心中的郁闷和气愤。

    看到没找到任何的东西,他又送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一张手帕,然后盖在了脸上。

    军师看他的样子,就已经判断出来,这个骄傲无限的大公子已经郁闷到了极点,从现在开始,直到目的地,估计他都不会再讲出一个字了。

    “见鬼,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军师在心中无奈的说道。

    在他看来,这两人心真大,在这种时候打情骂俏,还越调戏越专业,越调戏越上档次了。

    在奔驰车内的两个人还在处于濒临崩溃状态的时候,站在苏锐和歌思琳对面的哥萨克已经是满脸阴霾!

    邪神同志认为,这两个人真的是太过分了,他们完全就是故意这样做的!当着自己的面在狂啃,怎么可以这样无视他?

    哥萨克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拖延时间,今天他要让阿波罗付出代价!

    至于那个小美女……哥萨克也要一并带回去,让她尝一尝自己的手段!

    就在哥萨克发着狠的时候,那边的苏锐和歌思琳还是没有松开口,从周围人的角度看去,他们两个确实是吻的……缠缠绵绵,难解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