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两旁,大部分都是草地和树林,其中有着零星的人家。

    欧洲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许多城市都是根据自然环境来建设,植被率都是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不像华夏,钢铁丛林高楼大厦全部建好之后,再在其中点缀一些绿地,所谓的自然实在是少的可怜。

    即便欧洲的工业很发达,他们的原野也仍旧很多,经济的发展和环境的?;げ⒚挥行纬擅飨缘某逋?,当然,这一点有利有弊,就比如现在,对于苏锐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那一盏灯亮起来了,在黑暗的夜空之下显得有些无力,可是,谁也不能忽视那一点光芒。

    那是白色的灯光,来自于一幢孤零零的房子之中,看起来颇有一点惨白诡异的味道。

    苏锐和歌思琳都注意到了这房子和灯光,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把目光从灯光亮起处收了回来,而后彼此对视着。

    “你看,该来的已经来了?!彼杖袢跃衫鸥杷剂盏氖郑骸澳阕急负昧寺??”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那握着歌思琳的右手又用了一些力,被整个黑暗无数人觊觎过的美好柔荑就这样被苏锐握在手心里。

    苏锐这样做,真的只是单纯的鼓励,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局面一定不简单,光靠武力值的支撑是远远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勇气比武力要更加重要。

    他不知道歌思琳以往有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但是苏锐希望,自己身边的这个姑娘能够充满勇气。

    在军师他们还没有及时赶到的情况下,苏锐必须要坚持一个小时,否则,就只有让天才程序员霍金把导-弹给发射过来,大家同归于尽了。

    “放心吧,我很强的?!?br />
    歌思琳迎着苏锐鼓励的目光,另外一只手攥拳挥了挥。

    此时此刻,她忽然发现,苏锐的眼神竟然如此清澈。

    歌思琳不禁有点走神了。

    从开始到现在,除了苏锐在卫生间里撞到了自己的换洗衣物之外,这个家伙从来就没有露出过好色的意思,哪怕是搂着自己的时候,他也仍旧保持着克制,当时的歌思琳还认为此人对内心的控制力度达到了一个非??植赖某潭?,绝对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可是,此时歌思琳迎着苏锐的眼神,忽然发现,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干干净净,和自己的相处过程之中也没有什么杂念。

    这一点是绝大多数男人都不具备的,也是最让歌思琳放下防备的地方!

    歌思琳这一场走神,可走的够远的。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女人从来就都不是一种可以长时间保持专注的生物。

    “他们已经要来了,你们也要死定了?!卑掳兔费钤谒嫡饣暗氖焙?,语气之中竟然有一丝惨然的味道,也带着一丝即将解脱的快意。

    苏锐还是没有松开歌思琳的手,不知道他是不是忘记了,还是根本就没想松开。歌思琳也是一样,就这样一直被苏锐拉着,同样没有抽出来的意思,倒是脸颊上的温度又热了几分。

    苏锐轻轻的笑了笑,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惧怕之意:“奥巴梅杨,其实,这些人要来了,也就意味着,你对他们而言,已经失去了剩余价值,对吗?”

    当然是这样,否则奥巴梅杨的脸色就不至于那么惨淡了。

    想到自己枭雄一生,到头来却以这种结局而收场,奥巴梅杨尽管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死到临头,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暂时无法离开,但是你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他们到底是谁?”苏锐稍稍弯下腰,微微眯着眼睛,问向奥巴梅杨。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我又何必多说?”奥巴梅杨说着,嘴唇已经渐渐的变白了,脸上的血色也开始逐渐的退去。

    他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越来越快的心跳,目光之中的惨然之色越来越重了。

    “你猜的没错,今天这个局……从头到尾都不是我安排的?!币残硎侨酥?,其言也善,奥巴梅杨的话语也开始多了起来,自嘲的说道:“我只是个诱饵,诱饵而已?!?br />
    “你怎么了?”苏锐并没有关心奥巴梅杨所说的话,他的注意力全被对方的不正常状态所吸引了。

    按理说,刚才苏锐和歌思琳联手给奥巴梅杨所施加的内伤,并不会让他变成现在的这种模样!

    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面色难看之极,这究竟是怎么了?

    歌思琳眯着好看的眼睛,看着这一切,目光之中带着凝重的意味:“你是中毒了吗?”

    “不,应该是药效发作了?!彼杖衲抗饽氐乃档?。

    他早就已经判定出来,既然幕后的人想要控制住奥巴梅杨,肯定会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否则,这种枭雄级别的人物,又怎么心甘情愿的屈居别人之下?

    要知道,奥巴梅杨当年的目标可是成为十二天神之一,取魔影而代之!

    “是X-one?!卑掳兔费钏档?。

    “X-one?”听到这个名字,苏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他对这种东西,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换而言之,他这一年来的东奔西跑,都是这玩意儿给害的!

    这种东西是几年来风靡欧美的一种新型毒品,而三矬氨仑,就是X-one的主要原料!必康集团采用的新合成方法,极大的降低了三矬氨仑的合成成本,也让林傲雪成为了西方黑暗世界诸多势力的争夺目标。

    “不应该啊?!彼杖衩凶叛劬Γ骸拔抑溃兀铮睿宓亩抉⒆髦⒆?,和你现在的样子完全是两码事。再者说了,这是毒品,在很多渠道都可以买的到,那些人并不能通过这种东西来控制住你?!?br />
    “这是被他们基于X-one改良过的,不是毒品,而是毒药?!卑掳兔费畹纳艨雌鹄从行┬槿酰骸叭绻幻扛鲈路盟歉龅慕庖?,来中和体内的毒性,那么就会必死无疑?!?br />
    “今天就是你服用解药的日子么?”苏锐的声音有些凛冽的味道。

    “是的,应该中午服用的,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卑掳兔费畹纳粼嚼丛叫槿?,看起来这毒药一旦发作,效果会扩散的十分迅速!

    “如果在发作之后的半个小时里面拿不到解药,我就死定了?!?br />
    奥巴梅杨好歹当年也是一方枭雄,不管和苏锐有多大的仇,此时人之将死,看待苏锐的眼神也没有之前那般充满着仇恨了。

    抑或是说,他的这种仇恨本身就来自于对他这些年遭遇的不甘。

    苏锐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年里,他活的像狗一样,不管奥巴梅杨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似乎都不应该是他的结局——除非,控制他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强大了。

    歌思琳还算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把苏锐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此时,奥巴梅杨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脸色苍白的吓人,看起来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

    “我的生命要结束了?!?br />
    奥巴梅杨的声音很微弱,但是口齿还算比较清晰,他说道:“其实我早就想死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勇气,阿波罗,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

    苏锐在多年以前就想把奥巴梅杨千刀万剐了,但是现在杀了他,和那个时候的心境已经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

    能够布下这样的局,天知道背后之人的用心是多么的险恶!

    利用苟活的奥巴梅杨,利用他心目中对自己的仇恨,不断培养出报仇的种子,一想到这一点,苏锐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

    是的,饶是神经强悍如他,此时的心情也不太好了。

    他并不是紧张,也不是忐忑,而是简单的三个字——不舒服。

    他不喜欢别人这样针对自己,尤其是在这种不声不响的情况下。

    何止是阴损和阴险,简直就是毒辣和狠毒!

    “杀了他吧?!备杷剂沼昧Φ奈樟宋账杖竦氖?。

    此时此刻,这位黄金家族的小公主也没什么好心情,奥巴梅杨那急促的呼吸让她有种凄凉的感觉。

    夜风拂过面颊,带来的不是浪漫和唯美,而是种种的阴冷,这个夜晚,所有的意境已经全部消散了。

    歌思琳并没有放开苏锐的手,因为在这个时候,苏锐是她唯一的战友,也是唯一能够给她传递安全感的人,无论接下来会出现怎样的敌人,他们都必须要并肩面对。

    “你们今天晚上一定走不了了,杀了我之后,你们也自杀好了?!卑掳兔费畹暮粑蛹贝?,说话几乎都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蹦出来!

    “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不愿意告诉我背后之人是谁吗?”苏锐嘲讽的笑了笑。

    他说完这句话,抬起头,望向十一点钟方向,在那栋房子里的灯光映照下,苏锐已经看到了影影绰绰的人影。

    “告诉了你又有什么用?他们已经盯着你太久太久了,我只是个诱饵,而他们真正的招数,还没有使出来呢?!卑掳兔费钅切槿醯男θ葜型懦胺碇猓骸鞍⒉?,在你覆灭幽灵魔影组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苏锐的面色有些凝重,眯了眯眼睛,一缕危险的光芒从中释放了出来。

    而歌思琳则是向身侧跨出了一步,一只手握着苏锐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抱住了苏锐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