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角的余光?

    听了苏锐的话,奥巴梅杨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没想到,苏锐在这种情况之下,观察力都可以这样的敏锐,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怎么样,我并没有说错吧?”

    在苏锐看来,奥巴梅杨的所作所为虽然隐蔽,但是有一些破绽还是太明显了些。

    奥巴梅杨准备了多年,想要对自己完成复仇,之前的悍马追逐战,确实给苏锐造成了一定的困扰,甚至包括此时的多人围攻,如果把苏锐换做身手一般的人,抑或是没有歌思琳的帮忙,或许情况都会有些麻烦。

    但是,对于奥巴梅杨曾经的手腕来说,这一场伏击确实是有些虎头蛇尾了。

    他既然已经沉寂隐忍了好几年,就完全不应该布下这种局,虽然有一定的杀伤力,但是却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如果换做是苏锐来布下这场杀局,那么一定会里三层外三层,所有的手段层出不穷,一定会预料到对方可能做出来的所有反应,不把对方彻底钉死在这里,绝对不罢休。

    所以,奥巴梅杨一开始所准备的场面看起来是不错,但是威力并不如想象中的大,完全不是他这种层次的人所应该布下来的局。

    简单的来说,这不是奥巴梅杨的风格,也不是他的水平。

    他一定有着某种后手。

    或者说,这种后手并不是出自于他的安排。

    在苏锐看来,这一切应该是……另有其人。

    苏锐眯了眯眼睛,望着对方:“实话实说吧,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在他看来,如果奥巴梅杨不从实交代的话,他也会给对方一个痛快的,留着这个家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但是,苏锐的好奇心一直都是很重的,他很想知道,什么人能够使得动奥巴梅杨。

    毕竟,在几年以前,对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枭雄级的人物了,不会心甘情愿的被别人驱使的。

    至于那十一点钟方向,苏锐也往那里看过,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奥巴梅杨脸上的狰狞意味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嘲讽的笑容,但是如果仔细看去的话,这笑容之中的嘲讽竟然还有一种惨淡的意味。

    “不愧是太阳神阿波罗,我倒还真的是小看你了?!卑掳兔费钏档溃骸凹改昵澳隳苡宋?,灭了幽灵魔影,我们输得不冤?!?br />
    “临死之前才有这种觉悟,是不是有点太晚了呢?”

    苏锐说着,踩着奥巴梅杨肘关节处的脚又开始用力,后者疼的五官都要扭曲变形了!

    “太晚?对于我这种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晚的!”

    说到这里,奥巴梅杨脸上的狰狞意味再次冒了出来,狂吼道:“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你知不知道我究竟受了多大的罪?阿波罗!为了杀了你,我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出卖灵魂!”

    “出卖灵魂?”苏锐听到了这句话,目光之中露出了饶有趣味的神色来,他眯了眯眼睛:“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为了杀我不惜出卖灵魂的?”

    说到这儿,苏锐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很想出卖我的灵魂,想必能够卖个好价钱,但可惜的是,不知道该卖给谁啊?!?br />
    说完,他还不等奥巴梅杨回答,踩住他肘弯的脚就已经骤然发力!

    歌思琳分明听到,一阵让人牙酸的嘎吱嘎吱的声响传了过来!

    苏锐这一次改变了发力方法,不是一次性的重击,而是缓缓的加力!

    这样的痛苦程度和之前几乎一样,但是痛苦的持续时间要更长一些!

    奥巴梅杨话语之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足够让人玩味,出卖灵魂?

    啧啧,这就说明,这件事情和苏锐最初的判断一样,奥巴梅杨的身后一定还有着别人!这件事情并不是出自于他的手!

    不过,能够这样控制住一个曾经野心勃勃的枭雄级人物,其背后的事情还真的很耐人寻味。

    从这一点来看,今天的事情还有的玩呢。

    不过,苏锐事先就已经有所准备,因此并不算太担心。

    再大的场面他都见过,再惨烈的伏击战他都经历过,早就已经彻底的做到了临危不乱的地步。

    “阿波罗,你不得好死!”

    奥巴梅杨痛苦的喊道。

    “你说对了,我还真就是不得好死的那种人?!彼杖袼档溃骸拔夷芄豢吹贸隼?,你的身体内部有一些问题,是不是你背后的人用一些手段控制住了你的身体,让你为他们做事?”

    很显然,苏锐说到了点子上面,因为奥巴梅杨这种野心男是绝对没人能够从心理上面控制的了的。

    想要控制他,除了在身体上面动心思耍手段,其他攻心手段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歌思琳站到了苏锐的身边,说道:“要不要快点杀了他,然后离开这里?!?br />
    苏锐摇了摇头:“事实上,既然这个家伙背后有人,我们就已经暂时无法离开这里了?!?br />
    歌思琳隐隐的有些不安:“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苏锐的脚还踩着奥巴梅杨的胳膊肘呢,目光却柔和的看着歌思琳,并没有回答对方,而是轻声的反问道:“你怕不怕?”

    被苏锐的目光这样注视着,歌思琳的心中隐隐一动,然后回答道:“本来有点紧张,现在不怕了?!?br />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充满着无限的安全感,没有什么能够比他的眼神还更能给予自己勇气。

    苏锐闻言,笑了笑,然后对歌思琳伸出了一只手。

    “我们要并肩作战了,我的小公主?!?br />
    苏锐这话本来的意思是鼓励鼓励歌思琳,这一句“我的小公主”和“我的大小姐”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歌思琳本来就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可是,落在歌思琳的耳中,这句话却充满了浓浓的暧昧情绪了。

    不仅歌思琳是这么想,就连被苏锐踩在脚下的奥巴梅杨也都快要崩溃了,大哥,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瞎搞?你知不知道,老子现在身上骨折好几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你却在打情骂俏!

    你丫的知不知道,这是在变相践踏我的尊严好吗!

    奥巴梅杨如果知道自己今天的亮相会引来这么憋屈的后果,估计这辈子不会再在苏锐面前现身了,这种感觉真是憋屈到了极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歌思琳听了苏锐的话,俏脸已经是红了几分。

    她本来就极为的明艳动人,此时身穿一身睡衣,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天使气息,但是,略带红晕的脸蛋却又让其多了一分人间的烟火气,实在是美不胜收了。

    望着苏锐,歌思琳的明眸之中闪动着难言的光彩,她没有说任何话,而是同样的伸出手去,和苏锐握在了一起。

    “他在说,我的小公主呢?!备杷剂赵谛睦锘叵胱耪饩浠?,不禁觉得有种蜜糖一般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还能把泡妞技能在无意之中发挥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彻底的无语了。

    事实上,歌思琳从来都不是容易被男人接近的人。都说穷养儿富养女,对于这句话的真正理解是,养儿子要培养他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持之以恒的毅力,而养女儿就要培养她精神上的富足和心里的爱,以免日后随随便便有个男人对她好,就能把她给带走了。

    歌思琳是最富养的那种,平日里高高在上,对于下面的人一个不高兴就会拿起皮鞭抽,性格有些乖张,当然,这种性格也是她的身份地位所造成的。

    因此,按照富养女的理论,她是最难被男人带走的那种,甚至想要撬开她的心扉,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看着眼下苏锐的“成果”,歌思琳的心扉明显已经被苏锐给撬开了一条缝隙,而且人家还是无意中撬开的。

    这些年间,除了她哥哥凯斯帝林和某些亲戚之外,从来没有异性敢用平等的语气和直视的目光面对歌思琳,更别提对其露出鼓励的目光了。苏锐和歌思琳的第一次照面,虽然前者毫不客气的来了个火力覆盖,将堂堂的黄金家族卫队轰杀成渣,也给骄傲的歌思琳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但是,这几天的时间,让歌思琳的性格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转变,她逐渐发现了苏锐性格和人格中的诸多闪光点。

    很难得的,歌思琳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知道,率先挑起争端的是黄金家族,是她自己,苏锐从头到尾都是在被动的防守着。她落到后来的下场,导致下属们死伤惨重,黄金家族的尊严被太阳神殿践踏的荡然无存,歌思琳完全可以当得上四个字——咎由自取。

    当然,她本身是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和那么强的理解能力的,自我原谅的水平也不会达到这种地步,能够后来把所有的责任都“怪罪”到自己的身上,和普列维奇夫妇的旁敲侧击还是脱不开干系的。

    那传奇一般的老两口从头到尾都是在帮助着苏锐来搞定歌思琳。

    本来那三天的时光就让歌思琳对苏锐的观感改变了不少,此时此刻,他们又经历了并肩作战,曾经的不快已经彻底消散,反而彼此之间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歌思琳来不及细想,她以为这是战友情谊。

    彼此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

    但是,脸蛋上的红晕又表明,这种战友情谊似乎很不单纯。

    望着两人“深情”注视的样子,躺在地上的奥巴梅杨真的好想狂吼一声——特喵的能不能不要这样虐待单身狗?

    而在此时,远处的原野上,十一点钟方向,已经亮起了一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