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华夏人?

    “错,我是印度人?!?br />
    听了苏锐这个问题,军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完全没有任何继续讨论下去的兴致,他拿起另外一部手机,对有着“程序员”之称的天才黑客霍金说道:“定位到了阿波罗的坐标没有?”

    霍金正呆在一处大房间之中,几十台电脑屏幕在不断闪烁着,每台电脑前都有一个人在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极其忙碌。

    这是太阳神殿独立拥有的黑客小组,霍金拥有这里的最高指挥权限。

    想当年霍金初来太阳神殿的时候,只是一个被某个世界最大软件公司开除的小伙子,当时某家世界级的银行找霍金所在的公司帮忙升级安全防护系统,公司派出经验最丰富的小组来负责此事。

    当时霍金只不过是个刚刚进入公司两个月的菜鸟级新人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参加这种项目,可是,在安全防护系统升级完成之后,霍金却指出了这其中的不足。

    他当时很是羞涩的建议说,这种系统的防护性能还有待提高,只要给他十分钟,就可以轻松攻破这系统的所有防护。

    由于当时参与设计的都是公司最顶尖的团队,因此根本就没人把霍金的话当一回事,甚至大加出言嘲讽,固执到偏执的霍金为了“公司的名声不受损”,于是真的出手了。

    他就这样坐在办公室里,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击了五分钟,于是,那新系统的防火墙便真的被破开了,银行的钱他可以随意转出,要多少就有多少。

    无论是对于公司而言,还是对于银行而言,这都是个震撼性和震怒性的消息,银行取消了订单,公司损失了大客户,而霍金,则要承担这一切的责任。

    他被开除了,然后被军师收留了。

    “已经找到了大人的所在位置了,亲爱的军师?!被艚鹚档溃骸拔蚁衷诟迷趺窗炷??”

    “用最快的速度,入侵附近国家的国防系统,然后……”军师停顿了一下,袍帽阴影下的眸子里面掠过了一丝冷芒:“给我找一枚导-弹?!?br />
    “导-弹?”

    听到这两个字从军师的嘴里说出来,霍金倒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意外,不过,曾经有一次阿波罗大人准备用导-弹轰击山本组的总部,后来又担心引起外交纷争,不是给拦下来了吗?

    不过这一次,军师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决心呢?

    霍金不会考虑那么多的问题,军师对他有着知遇之恩,让他做什么他都会毫不含糊的答应下来。

    “阿波罗有危险,所以,你一定要尽快?!本λ档?,他的声音之中透着凝重的意味。

    “明白!”这是玩命的大事,可是霍金却没有任何的推辞,一挥手,立刻和手下人专注的投入了工作。

    …………

    而此时,苏锐对面的灯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凡是改装远光灯的都是混蛋?!?br />
    苏锐说着,按了车上的某个开关。

    这个时候,陆地巡洋舰车顶上后期加装的一个探照灯骤然亮了起来!

    这探照灯早就和车顶加固在了一起,因此在刚刚的撞击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坏。

    那强烈的白光已经形成了一道光柱,即便跨越了上百米的距离,也仍旧没有丝毫的散开,比对面的浓烈强光还要强上一倍!

    在这种情况下,对面那些车子的驾驶员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了!

    探照灯来回扫射着,歌思琳脸上的笑容也慢慢露了出来。

    面对前后夹击的情况,她没有任何的紧张,反而越发的放松。

    苏锐似乎就拥有这种魔力,他能够轻轻松松的让周围的人拥有很明显的安全感。

    陆地巡洋舰已经停了下来,而那些车子还在缓缓的向前推进着。

    苏锐知道,探照灯不可能阻挡住他们的脚步,但是,对于任何一个能够让对方感觉到难受的机会,苏锐都不会放过。

    歌思琳明白苏锐的意图,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身边这个男人的行事方式了——从不吃亏,有仇当场就报了。

    这种淡淡的痞气,在平日里接触的所谓“贵族”身上,歌思琳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在此时的她看来,或许这种才叫做真性情吧。

    “歌思琳,你有没有被他们照的很不爽?”

    “有?!备杷剂盏愕阃?,用手挡住了对面远光灯的光线:“实在是太亮了?!?br />
    “那你看我的?!?br />
    苏锐把陆巡横了过来,变成侧面对着那些车辆,然后左手伸出了窗外,举起了枪口。

    砰砰砰砰砰!

    每一枪响起,都会把对面的一盏远光灯给打碎掉!

    苏锐开枪的时间间隔极短,似乎根本就是随手击发,但是却准而又准!

    连续打碎了五辆车的车灯,正面的光线终于不是那么的刺眼了。

    “这下有没有好一点?”苏锐眯了眯眼睛,问道。

    “感觉舒服多了?!备杷剂招α似鹄?,然后,她也拎起之前的那把枪,对准了公路另外一方的车辆。

    又是连续的枪响,那些车子的远光灯尽数破碎。

    在这个过程之中,歌思琳同样也没有瞄准,这样看来,她的枪法真的不比苏锐差上多少。

    “干的漂亮!”

    苏锐伸出手来,竖在歌思琳的身前。

    后者同样伸出纤手,和苏锐来了一个战友式的击掌。

    若是放在以往,哪个男人敢碰她的手?

    歌思琳并不知道,在击掌之时,她的嘴角所露出来的微笑,是这几年以来最舒心也最自然的一次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彼杖窨戳艘谎鄹杷剂?,发现这个姑娘的眼睛里面闪动着难言的神采。

    “不,除了等待之外,还有战斗?!备杷剂胀潘杖?,有些跃跃欲试。

    “我发现你也不是一个安分的姑娘?!彼杖袼档?。

    “姑娘”这个词,用英文表述起来,也就是“女孩”的意思,不知怎么的,听了这个字,歌思琳的脸庞微微的红了一下。

    “我是被你挑起了战斗的**?!备杷剂湛吭谝伪成?,双手互相握着,似乎她在通过这种动作完成战斗前的准备。

    也许,这是亚特兰蒂斯家族成员的特点,在凯斯帝林对军师踢出那暴虐一脚之前,很少有人注意到,凯斯帝林的双手也曾在后背紧握着。

    …………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对面的车子虽然被打碎了车灯,但是并没有还击。

    他们已经把路面彻底堵死,距离苏锐的陆地巡洋舰也只剩下了十几米的距离。

    后面的车子同样把道路给封死了,此时的苏锐和歌思琳已经无路可去,周围就是树林和田野,以陆巡的强悍越野能力,不是不可以颠簸着离开,但是这样的话,速度提不起来,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敌人的子弹给撵上了。

    不过,苏锐本来就没打算逃跑。

    他已经做了决定,就是要和歌思琳一起留下来,看一看胆敢算计他和歌思琳的人到底是谁。

    也许,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了。

    有军师当他的智囊和后盾,苏锐才不会担心对面的这些家伙能把自己怎么样。

    对面的那些车子也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个黑衣人渐次下车,手里端着枪,在车子面前站成了一排。

    此时,苏锐仍旧把车顶上的灯光开到最大功率,从那些黑衣人的脸上逐一扫过。

    被这种强光照射着,那些人已经无法睁开眼睛,只能腾出另外一只手来遮挡,好不容易形成的气势气场被这简单的灯光给破获坏殆尽。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包围圈的最外围,而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从其中走出来。

    他个子中等,看起来也就是一米七五的样子,有着一头金黄的卷发,留着一撇小胡子,走路略微有一点瘸,五官并不算丑,但是却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决定他这种气质的最关键的是他的眼神,很阴很冷,似乎眼睛里面总是包含着丝丝嘲弄的情绪,让人根本不想和他对视。

    即便迎着陆巡探照灯所发出来的强烈光芒,此人也只是眯了眯眼睛而已,并没有用手挡住光线。

    这说明两种可能性。

    要么他就是个瞎子,对光线几乎没有任何的感觉,要么就是他已经可以随意控制眼部对光线的感知能力了。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就有点略微可怕了。

    他一路走到最前面,那些黑衣人看到他,都微微低头行礼。

    很显然,在这堆人中,这个瘸子的地位很高。

    他看向了坐在车子里面的苏锐,阴冷的目光穿透了前挡玻璃,和苏锐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

    和他的眼神相比,苏锐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一股子淡然的味道,似乎没有任何的戾气,也没有任何的嘲讽。

    歌思琳把目光从对面瘸子的身上收回来,望向苏锐,说道:“你认得他吗?”

    “认得?!彼杖竦恍Γ骸耙桓鱿不蹲氨频纳当贫??!?br />
    听了苏锐说出这么“粗鄙”的话来,歌思琳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畅快,她竟也隐隐的想要跟着一起骂一句。

    “我想,今天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彼杖裢耪驹诔底忧胺降娜匙樱骸岸苑绞浅逦乙桓鋈死吹?,歌思琳,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br />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是在拦着我了?!备杷剂罩辶酥灞亲?,竟然率先推开了车门!

    ——————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